• Home
  • 未分類

「宗主,緊趕慢趕,過不了多久,我們就能到烏雲城了。」刀疤介紹道。

關公臉宗主鄭重地道:「聽說烏雲城很不簡單,傅家早在烏雲城成立之初就坐鎮這裡,哪怕夏帝國統一東方,傅家也依然深得器重,恐怕他們必有過人之處。」

刀疤不禁小聲詢問:「宗主,那呂雄到底救還是不救?」

宗主瞪了他一眼,冷冷地道:「都已經到了這裡,怎麼可能不救?我們大力神宗怕過什麼?刺客聯盟剛崩潰那會兒,我們只能隱藏起來。如今世界又亂了,夏帝國和義盟打得不可開交,現在正是我們刺客重振輝煌之時!烏雲城……嘿嘿,就當做我們的墊腳石吧!」

烏雲城內,今天似乎和以前沒什麼區別,大家都向往常一樣生活著。

烏雲學院,自從范溫被殺,研究室被毀,辰然被打入深淵監獄,科研所也不復存在了。

羋彩進入了學院政史部學習,以後也能當個管理者。

放學后,又有大幫男生在政史部大樓門口等著,他們都是來請羋彩吃飯的。以前科研所的羋彩,在大家看來是遙不可及的。但是現在,大家都頂多把她當成追求的美女看待,甚至不少貴族還有點瞧不起她。

這不,羋彩又像前幾次一樣若無其事地走過,有個貴族少爺便起鬨起來:「羋彩,你別不識抬舉。老子是嚴家的人,請你吃飯是看得起你,別給臉不要臉。今天你接受也好,不接受也罷,老子就是要你陪我過夜!」…… 羋彩當作什麼都沒聽見,嚴家少爺一把拉住了她:「還蹬鼻子上臉了是吧?老子這就辦了你!」

他一把抱住羋彩,當著眾人的面就要親熱。羋彩忍無可忍,她一邊掙扎著,精神之力釋放而出。

就在這個時候,嚴家少爺被人拉開了。拉他的人是蕭稟,大家看到蕭稟后紛紛散開,如今的烏雲學院,蕭稟是無可爭議的第一人,據說還深受城主府的重視。

「蕭……蕭稟,你要幹什麼?」嚴家少爺惶恐地道。

「滾!以後別再來打擾羋小姐!」蕭鼎冷冷地道。

「算你狠!」嚴家少爺丟下這句話就走了,他不是怕蕭稟,畢竟蕭稟實力再強,地位也不及貴族。

但蕭稟不僅受到城主府重視,還受到傅芸這箇舊情人的照顧。二人的關係似乎又曖昧了起來,跟蕭稟作對,就是跟傅芸作對。

羋彩道了一聲感謝,便低著頭想要離開。

蕭稟卻突然拉住了她:「等等。」

羋彩趕緊甩開他的手,她能看出蕭稟心中的邪惡,所以根本不想和他有過多瓜葛。

見羋彩不說話,蕭稟主動邀請道:「羋小姐,今晚是否有空呢?」

「沒空。」羋彩脫口而出。

蕭稟的臉色有些不悅,好像隨時都會動手一般:「羋小姐,不知今晚你有什麼重要的事情做?」

「我……我已經約了人了。」羋彩胡亂找著借口。

「誰?」蕭稟質問道。

羋彩躲閃著蕭稟犀利的眼神,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她雖然來了政史部學習,但依然沒有什麼朋友。 總裁強寵:痞妻不拒愛 辰然的事情帶給自己太大的痛苦,她現在只想一個人靜靜地生活。

蕭稟的嘴角露出一抹陰笑,如果羋彩再不給自己面子,說不得他也要用強了。學院第一美女,何況這個女人和辰然關係那麼好,只有佔有了她,才算是真正的勝利!

「羋小姐,怎麼不說話了?」蕭稟催促著。

這時候,遠處一個人邊跑邊喊著:「對不起彩姐,我來遲了!」

此人正是徐來,他來到了羋彩身邊,看都沒看一眼蕭稟,而是對著羋彩道:「彩姐,說好去我家吃飯的,你沒忘吧?」

羋彩鬆了口氣,笑道:「沒忘,現在就走吧。」

「慢著!」蕭稟生氣了,「徐來,你竟敢和我搶女人?」

徐來疑惑地望著他:「我聽不懂你的意思,你不是已經有女人了嗎?快回頭看看吧,你女人正盯著你呢!」

蕭稟回身一看,沒想到傅芸真的在遠處盯著他看。他只好勉強露出笑容,像朋友一樣和徐來二人告別,隨後屁顛屁顛地去傅芸那邊解釋了。

羋彩一路走著,一邊讚歎道:「真有你的。」

徐來撓撓頭:「多虧了我的鷹眼異能,我看到蕭稟糾纏你,就趕緊去找通知了傅芸。反正現在沒事了,你和我一起去吃晚餐吧。」

羋彩有些猶豫,徐來趕緊解釋:「別誤會,我沒有其它意思,只是看到你一直沒從那件事中緩過來,所以希望讓你開心一下。」

「好吧。」羋彩答應了下來。

二人去了朝日軒,這回沒有人跟他們搶位置,徐來直接要了三樓的包間。

他們享受著美食,只是吃著吃著,都各自沉默起來。

「徐來,你說小然現在還好嗎?」

「我相信他一定會沒事的!」

「我也相信他……」

他們更多的是自欺欺人,但也樂在其中。心中的悲痛,也只能由這一絲信念來緩解。

二人正沉浸在回憶之中,樓下傳來了吵嚷聲。

「芸小姐,徐少爺不在這裡,您不用上去看了!」

朝日軒的主事極力阻攔著傅芸,但傅芸似乎就是來找徐來的,一路帶著人奔上了三樓。

踹開包間的門,傅芸看到了徐來和羋彩,冷笑道:「果然在這裡!」

徐來心裡不滿,但表現地還是很恭敬。他起身相迎:「芸小姐,不知你有何事?」

傅芸冷笑道:「何事?我倒要問問羋彩這個小賤人,她纏著蕭稟是為了何事!」

羋彩的臉一陣青一陣白,徐來帶著怒氣道:「芸小姐,話不能亂說,彩姐什麼時候纏著蕭鼎了,明明是蕭鼎……」

話說到一半,就被刁蠻的傅芸給打斷了:「哼,居然敢勾引我的男人,今天就在你臉上划幾刀,看你還怎麼勾引人!」

她說著,便釋放出了一陣陣玫瑰花。整個包間里都是玫瑰飛舞,要將徐來和羋彩籠罩。

很明顯,傅芸根本不想講理。她心裡也明白事情的緣由,就算是蕭稟的錯,她也因為嫉妒心而遷怒羋彩。

眼見著玫瑰花就要觸碰到他們,羋彩終於使用了精神力異能。

傅芸腦袋一疼,立刻昏了過去,漫天玫瑰也隨之消散。

「有人傷害小姐,全都殺無赦!」有個護衛高喊。

外面又湧進來了許多人,傅芸是有備而來,帶的斗師有十幾個,其中不乏五脈斗師和六脈斗師。

別說這麼多人了,就算來一兩個五脈斗師,羋彩都要頭疼不已,加上徐來又沒什麼作戰力,面對現在的情況,他們毫無辦法。

「逃!」沒等城主府護衛動手,徐來就打破了窗戶,然後和羋彩一躍而下。

三樓的高度,把他們兩個摔得也夠嗆。雖然是異能者,但他們遠不能和辰然等人相比。

樓上的護衛們見狀,也是一躍而下。這些斗師可強多了,穩穩噹噹落在了地面上。

徐來扶起羋彩就逃,可斗師的速度比他們快很多,頃刻間就把他們圍在了中間。

「徐公子,你讓開,我們要殺了這個小賤人!」有護衛喊道。

徐來畢竟是徐家的少爺,徐家又是大金主,城主府還想繼續撈錢呢,所以護衛們也不敢隨意對付他。

徐來把羋彩護在身後,雖然他的作戰力還不如羋彩,但這時候他也沒有獨善其身的想法。

雙方對峙間,突然聽到「轟隆」一聲巨響。這響聲驚天動地,整個烏雲城都震了一下。

緊接著,一聲長長的號角響起,這是烏雲城遇敵後,全城阻擊的信號!這號角聲,除了幾十年前夏帝國兵臨城下時響起過,就再也沒有人吹響。但是今天,號角聲又響起來了!

城民們紛紛從自己家裡出來,他們倒不害怕,只是好奇。上一次夏帝國來時,烏雲城直接投降了,所以烏雲城的人根本沒經歷過戰亂,更不知道什麼是滅城之災。

包圍徐來和羋彩的護衛們同時看向遠處,城門口火光滔天,隱約有龐然大物的身影。他們再也不敢怠慢,趕緊帶著昏迷的傅芸離開。號角聲響起,他們哪還有功夫顧及徐來二人。

「究竟發生什麼事了?」羋彩自語著。

徐來面露驚恐:「號角聲太久沒想起過了,彩姐,先去我家躲躲吧!」

羋彩沒有拒絕,立刻和徐來前往徐府。

號角聲響起的原因,自然是大力神宗展開了進攻。祖象一個衝撞,直接把城門給撞破了。那些衛兵怎麼可能攔得住?

僅僅是片刻的功夫,祖象突破防禦,開始朝著中心的城主府而去,一路上橫衝亂撞,不知有多少無辜的城民被踐踏至死。而象背上的人全然不顧,居然還大肆狂笑著。

城主府,整個府邸就是一個堡壘。大校場上,所有戰鬥人員都集結著,一個威嚴的人站在最前方指揮,他就是烏雲城的城主傅葉。

「火槍隊遠處支援,五大統領進行圍攻,全員出動!」傅葉一聲令下。

五個統領帶著手下蜂擁而出,他們都是八脈斗師,手下也全是一干斗師,每個統領有二十個手下,合起來就是近百斗師。不過大多是一脈和二脈斗師,只比普通人強一點罷了。

主要的作戰力還是八脈斗師,五個統領圍攻祖象,火槍隊全力開火,總算是讓祖象停下了腳步。

象背上的大力神宗宗主冷冷一笑:「就憑這些人還想擋住我們?火鳥、瞳虎、暴魚,你們三個去把那些人消滅乾淨!」

他喊出的三人,是大力神宗除宗主外最強的三人,都是夜月刺客。而火鳥、瞳虎和暴魚,是他們的綽號。

三人直接從象背上躍了下去,和城主府的軍隊交戰在一起……

深淵監獄,辰然等人繼續殺著蛇群,他們正不斷推進,似乎快要勝利在望了。

蛇群忽然停止了進攻,然後仰天長嘶,好像在呼喚著什麼。

緊接著,身後突然傳出巨大的吼聲,那是泫蛇的怒吼。

因為大家殺的蛇太多了,而蛇類都是泫蛇的同族,作為王者級別的存在,它怎麼可能坐視不理?蛇群呼救,泫蛇響應,它龐大的身軀無法鑽過洞穴,乾脆一路破土而來,而且速度並不慢。

感受到了來自泫蛇的威脅,眾人都是面色沉重,更有兩個獄衛不管不顧向前衝去,想要擺脫泫蛇的追殺。

但是前方依然有數不盡地蛇群,辰然等人都來不及幫助他們,兩個獄衛便淹沒在了蛇群之中。

蛇群一時間難以突破,泫蛇必會趕到,所以還不如直面泫蛇。

眾人嚴陣以待,偏偏蛇群為了呼應自己族類的王,又開始了攻擊。

「我和辰然抵住泫蛇,其他人繼續對付蛇群進行開道!」庾傁喊道。他的實力也是夜月刺客,年紀又大,所以眾人也都聽他的話。

在庾傁的指揮下,一場與蛇族的爭鬥全面展開…… 泫蛇一路破土而來,動靜太大了。那巨大的身軀,帶來的衝擊力之大可想而知。

庾傁的鬍子不斷延伸交織,甚至穿透了四周的土石,形成了一張大大的網。這網不僅僅用來抓捕,組網之須鋒利無比,一旦觸碰,便立時分為兩段。

泫蛇轉眼間便到了,它一路橫衝直撞並未停止,自然落入了網中。只是大網沒有對它造成任何傷害,反倒是激怒了它。

蛇軀一陣擺動,那蛇鱗就如鋒利的刀刃,把大網直接割破了。

庾傁臉色煞白,喝到:「捆神索!」他的長須不斷生長,並且交織盤繞,組成一根粗長的鎖鏈。一根長須便已經堅韌無比,這一根盤繞成的鎖鏈,少說也有上萬根長須,堅硬程度世所罕見。

捆神索立刻纏繞上了泫蛇,把泫蛇給綁了個嚴嚴實實。但這是蛇,而不是其它的獸類!

泫蛇的身上流出水漬,蛇軀本就光滑,再加上滑溜的水漬,直接滑出了捆神索。鎖鏈鎖不住光滑的東西,泫蛇成了庾傁的一大剋星。

辰然立刻出手,整個人化身成高大的黑暗魔王,可化身為黑暗魔王之後,依然比泫蛇小上許多。他雙手直接抱住了泫蛇的身軀,黑暗之力想要侵入泫蛇體內。但才剛剛觸碰到表面的蛇鱗,泫蛇便怒吼一聲,無數水柱從鱗片之間的縫隙中衝出,按理說尋常的水流對辰然根本沒用,但泫蛇釋放的水柱,直接把黑暗魔王沖飛。

泫蛇一轉頭,一口水炮在嘴中匯聚,然後直接朝著辰然噴吐。

黑暗魔王立刻分解,黑氣四散,這才躲過水炮的正面衝擊。水炮打在土石之上,竟然開了一個深不見底的洞。

庾傁還沒放棄,捆神索乾脆化成一條打神鞭,不斷凌空抽打。這招起了作用,泫蛇的身體堅硬,雖然打神鞭沒有破開它的身體,但也在它的蛇鱗上留下淡痕,並讓它疼得不斷吼叫。

泫蛇張嘴咬住了打神鞭,利齒竟然把鞭子直接咬成兩段。這反而幫了庾傁的忙,兩段鞭子乾脆一起進攻。

辰然從旁協助,他化回了人形,只是將雙手變成兩團黑氣,朝著泫蛇不斷轟擊。每一次的轟擊,都是黑暗之力的侵蝕。

二人合力之下,泫蛇的鱗片不斷碎裂,身上開始出現傷口。

「吼……」泫蛇仰天長嘯,它渾身泛起了藍光。同一時刻,整個地底通道不住地震顫,深淵監獄那邊也是,大家連站都站不穩。

不一會兒,腳下開始有水流出現,水線不斷升高,而且水浪洶湧翻滾著,似要把人淹沒。

「糟了!」庾傁頓感不妙,「泫蛇能操控雨水,我們身處地底下,它正在匯聚地下之水,這是要把我們淹死的節奏啊!」

「先把泫蛇收拾了再說!」辰然喝道。打敗了泫蛇,地下水的匯聚自然會停止。

二人加速進攻,但泫蛇可不會傻站著讓你打,它一飛衝天,竟然破土而上。

「泫蛇走了!」辰然驚呼道。

庾傁看了看其他人,呂雄、黑蛇等人停止了和蛇群的戰鬥,他們正在水中掙扎著。

而蛇群魚貫而退,並不是所有蛇都有水性,所以它們紛紛退卻。不過片刻功夫后,十幾條藍白色巨蛇就從水中遊了過來。

「這是凶獸級的波紋蛇,如果在陸地上我們倒是不怕,但在水中實在難以施展。」黑蛇急道。

他們在水中連站都站不穩,更別提攻擊了。反觀波紋蛇,水中是它們的地盤,它們在水底下敏捷遊走,速度快到了極點。幾個獄衛還沒反應過來,就紛紛慘叫著淹入水中,他們被波紋蛇直接吃掉了。

庾傁道:「泫蛇幫我們打了條通道,我們正好可以藉助水的浮力逃出去。大家聚攏過來,我們先把波紋蛇對付了!」

他說著,便施展長須異能攻擊。雖然被水阻礙,但長須依然能在水中攻擊。

辰然也一樣,黑暗之力消除不了這麼多水,但可以在水中攻擊。廢了不少時間,總算是把波紋蛇給殺光了。

「深淵監獄里的那些囚犯怎麼辦?」辰然猛地想起。

眼見著地底快被水淹沒了,大家都沒有吭聲。

庾傁道:「我和你一起去指引他們過來,至於他們能不能順利逃出,就看那些人自己的造化了!」

辰然點點頭,他們二人迅速回去。夜月刺客可以變幻身形,辰然化成一團黑氣,庾傁化成一縷長須,他們在水中的速度並不慢。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