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小然!」羋彩呼喊著,但辰然和精神源靈同時消失在了天邊。

紫凝雪非常虛弱,連邁動腳步都很難,但她還是踏著堅實的步伐,朝辰然消失的方向而去,無論林凜在旁邊如何勸說,她都不聽。

這一幕觸動著羋彩,她也走了上去,扶起紫凝雪,二女共同去尋找辰然…… 「你們……」徐來都不知道該如何阻止,他看了看昏迷的童童,最後決定留下來照看。

林凜也追了上去,他是紫盟的人,自然要保護盟主的女兒。

紫凝雪和羋彩互相攙扶著,艱難地前進。

「紫姑娘,你喜歡小然對不對?」羋彩突然問道。

紫凝雪臉一紅,她沒有正面回答,而是說道:「辰然的心裡只有你。」

二女都不再說話,尷尬的氣氛蔓延,一旁的林凜聽著奇怪,心想:「辰然不是盟主的女婿嗎?怎麼心裡喜歡別人?不對,男人三妻四妾好像也沒什麼,只是……」

林凜的心裡納悶不已,他努力不去想這事,畢竟是盟主家的家務事,他一個外人還是不要摻和比較好。

他們的速度並不快,因為三個人都很虛弱。只是沒走多遠,就聽到了精神源靈的一陣陣咆哮。

辰然沒這麼傻,他可不會正面去和源靈對抗,而是不斷四處遊走,和源靈玩起了躲貓貓。

精神源靈的攻擊覆蓋雖廣,但辰然的速度也不是蓋的,他輕巧地迂迴作戰,把源靈耍得團團轉。

羋彩和紫凝雪在遠處看著,這才放下心來。只是他們的到來,引起了精神源靈的注意。

精神源靈看向了二女,乾脆不管辰然了,朝著二女攻擊過來。

羋彩和紫凝雪臉色驟變,她們轉身就跑。而林凜硬著頭皮擋在後面,他總不能讓兩個女人斷後吧。

辰然焦急不已,不斷追著精神源靈攻擊。但精神源靈不再管他,黑暗之力對它的效果有限,哪怕被辰然攻擊一兩個小時也不是問題。

羋彩和紫凝雪已經在攻擊範圍之內了,精神源靈釋放出了精神攻擊,一陣能量波動朝著二女襲去。

林凜停了下來,他咽了口唾沫,一陣陣骨刺朝前攻擊。

精神之力一震,居然把骨刺都震碎了。這要是襲擊到人身上,絕對能把肉體直接湮滅。

辰然爆發了,他不能再憐惜自己的黑暗之力,一大片烏雲擋在了前方。這些都是黑暗之力凝聚的力量,精神波動席捲,烏雲不斷四散。但辰然還在全力抵擋,黑暗之力擊潰又凝聚,終於把精神源靈的攻擊給擋了下來。

然而他來不及鬆一口氣,精神源靈的第二波攻擊又來到了。這一次,辰然沒能擋住。烏雲瞬間四散,辰然傷痕纍纍倒在了地上。他用重傷換得了羋彩和紫凝雪的平安。

但是,他也只能保護一時而已。羋彩和紫凝雪都是淚流滿面地跪在他身邊,而精神源靈的攻擊又再次降臨。

林凜閉上了眼睛,看來只能死在這裡了。

就在千鈞一髮之際,一道黑影迅速到來,形成一張漆黑的幕布,把精神源靈的攻擊擋了下來。只是漆黑幕布也碎裂了,黑影已經把辰然等人席捲,帶著他們迅速逃離,他的速度,居然比辰然還要快!

精神源靈發出一陣巨吼,雖然追趕著黑影,但距離逐漸拉遠,它的行動還是太慢了。

辰然等人被帶到了一塊巨石附近,徐來和昏迷的童童也在這裡。

黑影顯現出原形,沒想到是邪影。他不但把影子源靈吞噬了,更是一舉達到了大刺客的境界。

林凜感慨不已:「不愧是邪影,一個人就吞噬了源靈,還早我們一步成為了大刺客。看來今後在大刺客這個境界,我們也要被你踩在腳下了。」

邪影只是微微一笑,他看向了辰然,羋彩和紫凝雪都在照顧著,根本不需要他幫忙。

「這傢伙既有女人緣,實力也和我差不多,看來我們將是一輩子的競爭對手。」邪影暗想。

不過他指的競爭對手,並不是說兩個人斗得你死我活,而是一起朝著心中的目標努力,看誰能夠打敗夏帝國和義盟。

休息了一會兒,辰然好上了許多。他服用了童童帶來的療傷丹藥,傷勢得到了緩和。

「童童怎麼樣了?」他沒有生命危險,所以更關心童童的安危。

羋彩道:「我們也給童童吃了丹藥,他現在只是昏睡著,身體並無大礙,休息一段時間就能醒過來。」她說完后就起身走開,留下紫凝雪照顧辰然。

辰然望著羋彩和邪影聊著天,心裡沒來由地升起一股危機感,同時也有點疑惑不解,剛剛羋彩還很關心自己的,怎麼突然又變了個樣。

現在也不好詢問,他儘力恢復著力量。

過了一會兒,邪影便開口提議:「此地不宜久留,我們還是趕緊走吧。」

「往哪兒走?」林凜心不在焉地問道。漫無目的都行走,根本不可能找到出口,反而會遭受到源靈的攻擊。

邪影嘆道:「要是能和其他人會合就好了,人多一點,相對也能安全些。我的手下白王可能在冰雪覆蓋的地方,只是不知道具體在哪兒……」

白王擁有暴雪異能,是冰雪異能衍生出的一種異能,相比之下前者要弱一點。

辰然和紫凝雪相視一笑,他們就是從雪原出來的。那個雪原確實很廣闊,他們並沒有探索整個雪原,而是直接進入了山脈地形。更重要的是,說不定紫封也被傳送到了雪原上,因為紫封也是冰雪異能的擁有者。若是找到紫封,他們會安全許多。

「我們知道一處雪原,現在就出發吧!」辰然激動地道。

邪影點點頭:「你的傷沒什麼大礙吧?」

「沒問題,現在就走吧。」辰然道。

眾人按原路返回,並且繞了一個大圈,避開了山脈中的四個源靈。

一行人有驚無險地來到了雪原,這時候童童也醒了過來。他一直由徐來背著,雖然醒了,但現在也很虛弱,只能由徐來繼續照顧。

雪原上最強大的冰雪源靈已經被紫凝雪吞噬,即便還有其它源靈,實力應該不會太強,所以此地還是挺安全的。

眾人一路前進,不斷探索著雪原。

時間漸漸流逝,他們都不知道找了多久,此刻已經能看到雪原的盡頭了。那邊是一望無際的荒漠,辰然想到了荒漠中的沙之源靈,那是個非常強大的源靈,踏入荒漠肯定是找死。

他把這件事情告訴了邪影,邪影有些懊惱:「這也不能去那也不能去,我們何時能走出這裡!」

「前面有個人!」徐來激動地道。他用神眼異能探索,成為藍袍刺客后,能看到的距離更遠了。

「是白王,他就在雪原和荒漠的交界處!」徐來說得更具體了一點。

邪影第一個沖了過去,行了一公里多,終於看到了躺在地上的白王。

「你搞什麼呢!」邪影一腳踹在白王的胸口。

白王被嚇醒了,他剛剛躺在地上睡覺,看到邪影就如見到了親人,一把抱住他,激動地熱淚盈眶。

滄浪白虎哭了,恐怕還是頭一次見到!

辰然等人也到了這裡,看到白王的樣子,都忍不住笑出了聲。

白王尷尬不已,趕緊擦擦淚水:「門主,可算是遇到你們了,這裡究竟是什麼鬼地方?那荒漠里有個好厲害的怪物,若不是我跑得快,恐怕就被它殺掉了!」

「那怪物長什麼樣子?」辰然立刻詢問。

白王描述了一番,辰然嘆了口氣:「真的是沙之源靈,我們還是不要踏足荒漠為好。」

「對了,你們怎麼在一塊兒?」白王問道。

邪影把事情經過說了一遍,當然也講了源靈的事情。

辰然笑道:「冰雪源靈已經被吞噬,你也只能一無所獲了。」

白王使勁搖著頭:「我才不在意什麼源靈呢,從這裡出去才是最要緊的!」

所有人都沉默了,的確,從這裡出去才是最重要的。如果出不去,成為了大刺客又能怎麼樣…… 辰然看看雪原,再看看近在咫尺的荒漠,頓時充滿了無奈。紫封並不在雪原之上,也許是因為他的實力強大,所以被傳送到了更危險的環境。沒有紫封這樣的人保護,眾人完全是前途未卜啊。

其他人也都沉默著,似乎呆在雪原上才是最安全的。

「離異世洞崩塌過了多少時間了?」辰然突然問道。

羋彩一直都細心計算著時間,道:「快三十個小時了。」

林凜氣憤地一跺腳:「我們困在這裡,根本沒有了時間觀念,說不定不知不覺就過幾個月了。黃盟居然沒有把異世洞的情況說清楚,分明就是害我們!」

異世洞是黃盟告訴大家的,他們既然願意透露這個秘密,犯不著故意隱瞞一些內容,難道就是為了削弱其它四盟的力量?

辰然很快否決了這個想法,五大聯盟已經簽訂協議,就算沒有協議約束,大家要一起對付夏帝國和義盟,所以缺一不可,黃盟算計其它四盟,等於是在害自己。何況黃盟也承受不起四盟的怒火,黃倫還不至於這麼蠢。

「黃盟探索過異世洞,他們肯定也遇到過我們現在的狀況。既然他們沒有特地說明,那麼此地應該沒有想象中兇險。」辰然推測道。

「沒有想象中兇險? 寵婚醉心:老公,求別寵 我們差點死在源靈手上,怎麼能說不兇險呢!」林凜抱怨道。

辰然鄭重地道:「現在推測還為時尚早,我們先養足精神,相信無論是紫帝,還是赤帝、白帝和青帝,他們肯定在想辦法解救大家。」

畢竟來到異世洞的都是各個聯盟精英,若是這些人遇難了,對聯盟的打擊實在太大。

其他人都同意了下來,之前不是和源靈戰鬥,就是忙於趕路,大家的神經都緊繃著,現在放鬆心情休息也不錯。

他們休息了很長時間,足有七八個小時。童童帶來的療傷藥草的確神奇,不管是小傷還是大傷,基本上都能迅速恢復,此刻眾人精神滿滿,繼續呆在原地,反而把大家憋壞了。

「雪原似乎沒有源靈了,要不我們去別處看看?」邪影提議。

辰然同意道:「荒漠里太過危險,我們還是去荒蕪之地吧。」

如果坐以待斃,那麼就失去了來異世洞的意義。

徐來和羋彩都已經和對應的源靈照過面,他們各自對本源之力多少都有感悟,紫凝雪、林凜和邪影更不用說了,他們都吞噬了源靈,所以剩下來只有童童毫無所獲。如果能夠幫到童童,那就真的完美了。

眾人打算往回走,為了加快速度,他們選擇飛行。只是羋彩、徐來和童童飛不了,辰然就打算帶著他們飛,達到大刺客后,帶上幾個人飛行並不困難。

可羋彩莫名其妙地拒絕了。

「你一個人帶三個人太吃力,還是讓邪影帶我吧。」

辰然愣在了原地,反倒是邪影笑著來到羋彩身邊,拉住她的小手,立刻飛到了空中。

徐來和童童也很驚訝,他們來到了辰然旁邊,童童安慰道:「辰哥哥,你不要誤會彩姐姐……」

「沒事。」辰然帶著徐來和童童飛上了空中,但是心裡很不是滋味,一直回想著到底是哪裡惹羋彩生氣了。

紫凝雪見氣氛不對,心裡也很納悶。她和林凜先後飛到空中,一行人在沉默中前行。

回到荒蕪之地的路是如此漫長,途徑山脈的時候,眾人還遇到了源靈的追擊,因此又耗費了不少時間。

當他們踏上荒蕪之地,還沒來得及尋找源靈,異變就發生了。

整個世界地動山搖,空中出現了一條條裂縫。沒錯,裂縫出現的地方不是地面,而是天空!

每一條裂縫中都有五彩光輝穿透而出,辰然等人感覺到了一股吸力,吸扯著他們進入裂縫之中。

不僅僅是他們,在不同環境中的各盟高手,也都一個個吸入了空中的裂縫。裂縫中是之前見過的光池,所有人都感覺到了光池的浮力,讓他們不斷上升,最後從地面上露出。

四周沒有了各種各樣的環境,而是再熟悉不過的洞窟。所有人都回到了異世洞,只是他們處在異世洞各處,只有同一個環境下的人還在一起,所以辰然等人並沒有分開。

「我們回來了,我就知道不會永遠困在那個地方!」辰然激動無比,他的推測沒有錯,每隔一段時間,異世洞就會發生一次異變,把裡面的人帶入到一個神奇的世界。只要你能活下來,一段時間后又會重新回到洞窟,前後大概過了四十八個小時。

邪影道:「我們趕緊出去吧!」

眾人找尋著回去的道路,繼續探索異世洞已經沒有必要了。雖然童童沒遇到對應的源靈,稍微有些遺憾,但這次的收穫已經足夠多。

大家飛快地奔跑,深怕洞窟再次發生異變。一路上倒是碰上了其他奔逃的人,離出口越近,匯聚起來的人也越來越多,所有人都只想著出去。

最後出口在望,紫封、白羽、青靈和莫熔四帝都在那裡等候著。

「父親!」紫凝雪激動地抱住了紫封。

紫封拍拍她的背,又看了看辰然等人,道:「你們先出去,我還要繼續接應其他人。」

眾人紛紛來到了異世洞外,外頭已經有不少人了,當然還有一些人不斷從異世洞出來。

紫盟六溟將中的袁清凌、段崇浩、韋連沫和應天澈聚集在一塊兒,他們看到辰然和紫凝雪,迅速迎了上來。

韋連沫和應天澈本想問候一下紫凝雪,但想到她已經和辰然成親,所以欲言又止,只好沉默下來。

倒是段崇浩開口詢問:「小姐,你們可有所收穫?」

紫凝雪笑道:「我們幾個都吞噬了源靈,你們呢?」

段崇浩道:「我們四個只有袁兄沒有收穫。」

袁清凌的控獸異能,確實很難找到對應的源靈。其他聯盟逃出來的人也一樣,並不是所有倖存者都吞噬了源靈。不過這些人在異世洞都觸碰到了本源之力,所以多少都有些感悟。

紫凝雪看了看一臉憂鬱的袁清凌,趕緊轉移了話題:「劉清風和葉爍兩位宗主呢?還有王安雨呢?」

段崇浩搖搖頭:「沒見到劉清風和葉爍,至於王安雨……他已經永遠回不來了。」

辰然他們都是九死一生,因此不可能所有人都逃出異世洞。袁清凌四人能夠平安出來,就已經很讓人吃驚了。王安雨的死,辰然沒有一點惋惜,兩個人之間有嫌隙,既然人已經死了,那麼恩怨也就此化解。

看看其它各盟的人,基本上都是三四個人聚在一起,少說也有一半人還沒出來。

「段叔,你們是怎麼對付源靈的?」辰然好奇詢問。

段崇浩解釋道:「和源靈對抗的時候,我突破到了大刺客,所以能夠順利吞噬源靈,並且幫助到其他人。」

對付源靈,也只有大刺客能有一戰之力。從異世洞逃出來的人中,肯定也有突破到大刺客的人。

「小然!」一陣呼喚聲傳來,辰然轉身一看,原來是雲彬。

青盟八鷹都跟著青帝探索異世洞,只是回來的人只有四個。

「哥哥,嚴森老師呢?」辰然急切地詢問。

雲彬露出悲傷的表情,他搖了搖頭,很明顯嚴森已經死在了異世洞中。

悲痛的氣氛瀰漫於所有聯盟中,不一會兒,四帝從異世洞出來了。他們出現,也就預示著那些沒有出來的人,已經永遠長眠在異世洞中。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