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少廢話,死胖子,趕緊的,還有沒有辦法,不然老子丟下你直接走了!」

「別啊!」

胖子立即驚呼,要知道他現在元氣消耗嚴重,要是丟下了他,這跟現在殺了他沒有什麼區別,想想自己乾的事,落在那些人手裡,絕對沒有什麼好下場。

「那就趕緊說!」

對於楚鳳歌來說,雖然對這死胖子有好感,但對於他的滑頭,卻是不喜,都這緊要光頭,還想誘惑自己進入那山谷,不過如果是平日裡面,他或許還真的去了,但這次因為心中那危機之感,他不會去冒險。

「死胖子,不是我不去,這次我是真的有要緊的事去處理,不過我答應你,只要我將事情處理好,我們再次相遇,我便跟你前往那山谷。」

「真的?」

「你可以不信。」

「好,這可是你答應胖爺的!」

蘇嘆說著,立即臉上露出笑容,然後再次說道:「想要躲避他們,還是要靠近那山谷,不過不用進去,在山谷四周,有強大的沙塵暴,只要我們進去就有辦法將他們甩脫。」

「沙塵暴?」

「不錯,那山谷很奇特,有沙塵暴掩護,一般人很難到達那兒,而且越接近那邊,魔獸越多。」

楚鳳歌聽到這裡沒差點跳起來:「你這個死胖子,這麼危險,你還讓我陪你去?」

蘇嘆看到楚鳳歌的樣子,趕緊抓住他的手臂,生怕楚鳳歌將他扔下不管了,立馬又接著說道:「兄弟,你聽我說,是這樣的,因為只有這一條路能躲避他們,所以我就抱著闖一闖的心思,反正都是要去那邊躲避,不如進去看看,或許我們是上天眷顧之人,能進去也說不定呢?」

楚鳳歌聽后,有些疑惑,然後看著他:「你怎知如此詳細?那地圖可是沒有繪製這些。」

「告訴你也無妨,那是我偶然得到一張地圖,上面有詳細描述。」

聽到這胖子的話,楚鳳歌才算明白過來,這死胖子根本還是在打自己的注意,想讓自己陪著他進去闖一闖,這死胖子簡直就是個瘋子,知道有強者的墓穴,就想去挖,簡直是不要命的存在。

他可不會陪這死胖子拿自己的命開玩笑,隨後冷笑說道:「死胖子,收起你的心思,別以為拿這些嚇唬老子,老子不是嚇唬大的,你既然到現在還想誘惑老子過去,還不說實話,門兒都沒有,你看老子是不是真的沒有辦法!」

楚鳳歌說完,手裡忽然出現紫玉劍,一股濃烈的殺氣從身體傳出來,那可是他在九延谷歷練的時候修鍊出來的,經過太極丹田的進化,已經擁有殺戮的味道。

這股殺氣之中滲透殺戮的味道,瞬間朝四周瀰漫開來,沒有一會兒,不遠處傳遞出一聲怒吼。

那聲音震天,在那胖子還沒有反應過來,他就感覺楚鳳歌竟然向前拚命的跑,離那聲音越來越近的時候,那強大的威壓,竟然能讓人透不過氣。

「兄弟,你想做什麼?」

蘇嘆感受到那微弱的殺戮之氣,整個人都是一顫,他才知道,自己眼前是一個煞星,但感受到那黃沙之中那驚天怒吼,他隱約已經猜測到什麼。

「想做什麼?你看著就知道了,嘿嘿!」

對於楚鳳歌來說,他原本一直不想用這個辦法,因為他不知曉這荒漠之中是否有妖獸的存在,到時候這微弱的殺戮之氣要是吸引出妖獸,那是絕對的有死無生,可是對於他來說,如其進入那更加兇險的山谷,不如拼一次,起碼他還有蠍子作為底牌,大不了到時候想辦法將蠍子喚醒。

從上次蠍子跟他說過之後,他幾乎不去依靠任何事物,他知曉蠍子說的是正確的,也是為了他好,不過真的到了那一步,他也會不顧一切的將沉寂之中的蠍子喚醒了。

那是一頭龐大的金黃色的犀牛,起碼有一座小山那麼大。

「我的胖爺!金角犀牛,三階巔峰!」

胖子看到那犀牛頓時捏著嗓子尖叫出來,而楚鳳歌直接一個轉身,朝後飛去,那金角犀牛,直接追逐過去,速度奇快無比。

身後那一群人,也聽到那怒吼,都是戰戰兢兢的,但看到楚鳳歌朝自己這邊衝擊過來,那冷嚴見狀,臉上露出冷笑,手裡的斧頭朝前一劈。

而楚鳳歌在看到冷嚴那冷笑,就知道冷嚴肯定出手,背後的火翼猛然一扇,整個身體朝天空上方沖了過去,隨後那斧頭直接砍在那金角犀牛身上。() 1635年8月17日,周五。

龐大的英格蘭主力艦隊在經過兩天的謹慎航行后,終於來到普利茅斯港外。但展現在海軍上將迪恩眼前的,卻是另一番景象。

北方一海裡外的普利茅斯港,泰馬河出海口一片濃煙,還未燒盡的戰艦殘骸在波浪的推動下擱淺在海岸,大片的垃圾覆蓋了港口水面,一具具焦黑的屍體在骯髒的水花中起伏著。

岸上,那片作為英格蘭最重要的本土海軍補給基地的倉庫區已經面目全非,無數補給品都化為了焦炭。

「將軍閣下,普利茅斯帶來消息,昨夜停泊在港口的分艦隊發生了事故,幾艘船的庫存火藥發生爆炸,大火又蔓延到岸上,燒毀了補給倉庫……」站在迪恩後面的,是37歲的羅伯特.布萊克,一位今後出台英格蘭海軍第一部紀律條令、奠定英格蘭海軍數百年傳統的未來海軍上將。

「你覺得像是意外嗎?布萊克先生。」迪恩苦笑著連連搖頭。

打從倫敦出發后,他就一直帶著某種強烈的不安,總覺得有一雙奇特的眼睛一直盯著自己的艦隊主力。如今駐泊普利茅斯的分艦隊8艘戰船基本全滅,自己的預感也成為了現實。

「就算是一場陰謀,我們依然佔有數量優勢,而且我們的每一位船長都經驗豐富。」布萊克比海軍上將顯得更加樂觀,「沒人比我們更熟悉這一帶的大海。」

「但我們的意圖,敵人也許已經知道了。」迪恩憂心忡忡地摩挲著船舷的木欄,對著癱瘓的普利茅斯海軍基地深深嘆了口氣。

沒有了退路和援軍的英格蘭海軍主力艦隊,用了兩天的時間在普利茅斯儘可能地補充了部分兵員后,再次航向了英吉利海峽西面的凱爾特海。不過現在,迪恩已經預料到了對手將有所準備,自己的突襲戰鬥將變成強攻。

而迪恩更大的預感,則是華美歐洲遠征艦隊也許會採取「旁觀」的態度,這種猜測從普利茅斯的分艦隊被燒毀后就變得異常清晰起來——能夠神不知鬼不覺、那麼恰到好處地摧毀自己的分艦隊,那也有能力在必要的時候突然殺出來。

……

8月20日,周二,正午,晴。

大型縱帆戰列艦聖瑪麗安娜號、聖地亞哥號,領導著一支西葡聯合海軍,正在錫利群島東南15海里的洋麵巡遊。全艦隊由15艘西班牙戰艦、4艘葡萄牙戰艦組成,當然,艦隊後面還吊著1艘「莫名其妙」的華美海軍扁鵲號醫療艦。

從數量上看,西葡聯合海軍要比即將前來的英格蘭主力艦隊少了近一半,但平均噸位和火力卻比對手高出一大截。尤其是聖瑪麗安娜號和聖地亞哥號上裝備的艦炮,都是最新式的美式加農重炮,還有數百支應對接舷戰的最新式34A型後膛燧發槍。

從加勒比海趕來、接替聖克魯斯侯爵阿爾貝指揮作戰的西班牙海軍上將弗雷迪,此時也緊張地舉著望遠鏡,不斷在東北方向來回掃著。他自認為軍事才能不比聖克魯斯侯爵這樣的海軍宿將差多少,但一想到要和前段時間幾乎掃滅西班牙艦隊的英格蘭海軍上將迪恩對決,心裡就沒來由的心虛。

可惡的美國人雖然不知道從哪兒搞到了情報,甚至連大致交戰時間和區域都畫了出來,但結果卻以自己的戰艦需要維護為由,拒絕派出主力參加這次海上聯合攔截。回頭看了眼艦隊最尾巴的那艘悠閑的華美醫療艦,弗雷迪心裡暗暗冒火。

不過他也無法過分指責,據說華美艦隊主力其實也沒閑著,還在封鎖聖喬治海峽,並為聖克魯斯侯爵指揮的西班牙陸軍提供火力支援。而後面的錫利群島的聖瑪麗斯島上可是停泊著即將起航金塞爾港的新一批運輸船隊,島上更是存放著上萬噸的補給物資。只要稍有閃失,整個聯軍都將陷入比之前更糟糕的境地,費雷迪是沒有退路的。

「英格蘭人!」旗艦桅杆頂部的瞭望哨傳來了聲嘶力竭的呼喊,甲板上的西班牙官兵們都毛孔為之一緊。

一分鐘后,命令下達,聖瑪麗安娜號上敲起了急促的戰備警鐘,數百西班牙官兵開始在軍官的呵斥下,手忙腳亂地將艦炮推動到位,洗刷炮膛。

西南風,西葡聯軍從一開始就佔據了上風位,而從北而來的英格蘭主力艦隊,則不得不航向轉向偏東南,以應對大戰來臨前讓人崩潰的逆風局面。

雖然風向對己方十分不利,但迪恩依然將整個英格蘭主力艦隊分成了兩部分,其中12艘將從戰場外圍繞行一個極大的弧形,重新迂迴到上風位,從西葡聯合艦隊的側后發起夾擊。而他自己則親自指揮剩下的23艘戰艦直接和對方主力纏鬥,一副打算不惜代價要將對手全殲,然後在黃昏后突入錫利群島的氣勢。

這樣一來,至少在兩個小時內,迪恩的本隊戰艦數量就不再佔據數量上的絕對優勢,甚至因為大部分戰艦都是徵調的小噸位武裝商船或海盜船,無論是水兵數量還是火力上,都要低於西葡聯合艦隊。尤其是對方陣容里那兩艘壓得視網膜發麻的大型戰艦,更是讓迪恩的神經綳得緊緊的。

一個小時后,在「西班牙紳士先開炮」的氣氛下,西葡聯合艦隊的聖地亞哥號用右舷艦炮向400碼外的英格蘭戰艦首先發起了齊射,掀開了凱爾特海會戰的序幕。

忍著如雨而來的葡萄彈奮勇接敵的英格蘭戰艦,表現出了大無畏的海上拼刺刀的精神。在300碼距離上和一艘西班牙戰艦錯身而過,迪恩依然沒有下令開火,而西班牙戰艦的又一輪齊射終於在一艘英格蘭小型戰艦上打出了讓人咋舌的畫面。

至少十幾發24磅或18磅開花炮彈打碎了那艘小船的船殼,半數以上都發生了爆炸。黑火藥炮彈爆炸的火焰即便遠比華美的高爆炮彈弱勢許多,但依然引發了無法控制的大火。騰起的煙霧和大火,讓西班牙戰列艦上的水兵發出了瘋狂的叫喊,彷彿他們的委屈都得到了洗刷。

雖然摧毀了第一個目標,不過,西班牙人很快就發覺自己尷尬了。因為這次齊射過後,他們至少在三分鐘內還處於再次裝填狀態,而英格蘭的應戰隊列已經快要進入200碼距離,那一排排打開的炮窗露出的黑洞洞的大炮,似乎在等著報復。

距離200碼,迪恩的座艦「伊斯特利」號終於找准了自己想要的目標,少數的32磅老式青銅重炮混合著更多的12磅美式中型加農炮打出了一次極為精準的齊射。即使有著華美特有的若干木質船殼鐵筋加強工藝,聖瑪麗安娜號的右舷也遭受了程度不小的損傷。

被打碎的船殼裝甲飛濺起比灼熱實心炮彈殺傷力更恐怖的鋒利木屑,炮甲板和上甲板頓時慘聲四起,數十名水兵血肉橫飛。幾面風帆也被鏈彈摧毀,被絞爛繩索的風帆垮塌而下,船速為之一降。

兩艘為躲避旗艦減速的葡萄牙戰艦,不得不朝東轉向,不過也恰好把左舷對準了伊斯特利號前面的一艘英格蘭中型戰艦,幾十門12磅美式加農炮適時打出了齊射。

不到300碼的距離,鋪天蓋地的燒灼到發紅的實心彈當場把掩護旗艦伊斯特利號的英格蘭中型戰艦打得千瘡百孔,灼熱彈引發的大火瞬間點燃了炮甲板的火藥桶。一片片如海浪一樣翻滾的火焰和衝擊波從船舷的炮門接連衝出,一連串的氣浪撕開了船殼,拋射出裡面的屍體和燃燒的木頭構件。

「開炮!把伊斯特利號和英格蘭人都送下地獄!」

被剛才一輪攻擊打得連帽子都飛掉的西班牙海軍上將弗雷迪,受到了麾下戰艦的鼓舞,此時已經放開了內心所有的膽怯和顧慮,如被戳傷的公牛一樣發出了怒吼。

一分鐘后,聖瑪麗安娜號和聖地亞哥號再次裝填完畢,幾乎同時打出了齊射。幾十顆灼熱彈、開花彈或是實心炮彈幾乎一股腦地全射進了英格蘭的戰艦隊列,又掀起了一排排火柱或浪花。

陸續有更多的英格蘭戰船進入了射擊距離,一排排炮口噴吐著雪白的硝煙,將閃爍著死亡光芒的赤紅炮彈打進西葡聯合艦隊的身體。

整個海面都被黑火藥發射的煙塵所籠罩,數十艘歐洲風帆戰艦以這個時代最為熱血的姿態展開了死戰。吊在戰場外圍的華美海軍醫療艦扁鵲號此時都看傻了。

「上士,他們會不會打光炮彈后還要衝上去肉搏?」守在艦尾唯一一門75毫米艦炮旁的華美小兵,小心翼翼地問著身邊的炮組長,這大概是他加入華美海軍以來,第一次看到這種原始而血脈噴張的海戰。

「這才是真正的海上戰鬥,小夥子。」年輕時曾經在丹麥武裝商船上有過戰鬥經歷的中年士官,此時也感慨地說著,不過目光卻看向了正在另一個方向的海平線上做著艱難迂迴的另一隊英格蘭戰艦,「他們太依賴風向了,等那些英格蘭人調整好加入戰鬥,也許所有人都精疲力盡了。」

……

海戰已經持續了近兩個小時,海面濃煙繚繞,視線只有不到200碼,任何旗語在此時都失去了作用。隆隆的炮聲中,起伏燃燒的船隻殘骸順流飄動,水面蕩漾掙扎著數以百計的交戰雙方的落水官兵。

聖瑪麗安娜號和聖地亞哥號成為了英格蘭人的首要打擊目標,在英格蘭人看來,只要這兩艘西班牙主力核心被摧毀,那離勝利就不遠了。

但兩艘西班牙戰列艦的火力實在是太兇猛了,在被迫進行的100碼到200碼距離的抵死戰中,已經不下三艘英格蘭小型戰艦在對方的齊射中被打成了破碎燃燒的殘骸。而自己這邊,海軍上將迪恩已經更換了旗艦,之前的伊斯特利號早在第二次對射后就失去了戰鬥力,如今已經處於嚴重傾斜狀態,上百的水兵抱著各種殘破木塊漂浮掙扎在船體四周的海面。

但西班牙人也不好過,不光數量上比英格蘭主力艦隊少,而且炮射速度也明顯比對手低了個檔次。往往英格蘭戰艦能打出三輪齊射,西班牙這邊才剛剛打出第二輪。此時的聖瑪麗安娜號也已經千瘡百孔,四根桅杆上的縱帆有三分之二遭到損壞,航速降低到了快要停船的地步,隨時都可能被英格蘭人貼身火攻。

也許是憋了一肚子氣,更可能是兩艘海軍主力戰列艦的大發神威讓人振奮,西班牙海軍官兵此時的士氣居然一直不減,死死地抵住了英格蘭人的近身炮戰,就連之前一直認為打醬油的葡萄牙戰艦,都勇敢地和英格蘭一艘小型戰艦發生了接舷戰。裝備著華美燧發槍的葡萄牙和英格蘭水兵,在兩船靠攏碰撞的瞬間,就紛紛打出了密集的子彈,煙火瀰漫,雙方擁擠在甲板上的士兵死傷慘重。

不過葡萄牙的武器還要精良一些,34A燧發槍比21B燧發槍更快的射速馬上就佔了上風,再加上接舷戰的人數上的差異,葡萄牙人居然把跳進自家戰艦的英格蘭海盜打了個人仰馬翻。

聖瑪麗安娜號已經起火了,無數的西班牙水兵瘋狂地搖著戰艦上配備的手搖水泵,或是提著裝滿沙子的木桶滅火。聖地亞哥號一側的艦炮幾乎全損,官兵傷亡近半,炮甲板上血流成河,失去了戰鬥力也開始準備退出戰場。這兩艘從華美訂購的昂貴的寶貝疙瘩,費雷迪是無論如何都不敢在第一次作戰中就被英格蘭人給打沉。

「將軍閣下,我們不能再繼續了,請離開這裡!」

在英格蘭艦隊里,副官布萊克將再次更換旗艦的海戰總指揮從小船上拉上甲板,然後焦急地指了指東面,「轉西風了,您可以撤出去。」

「我們佔優勢了!迂迴的分隊就要投入戰鬥了,把西班牙人從後面切斷,勝利就是我們的!我們應該堅持!」迪恩看了眼戰場西面外圍,自己之前分出的分艦隊馬上就要調整好隊列,此時居然露出了自信的笑容。

「不,將軍,您之前說得對,這一定是個陰謀!難道您認為我們真能包圍切斷西班牙人的隊列嗎?」布萊克看了眼始終在戰場外圍溜達的那唯一艘不需要風帆而悠然游弋的華美海軍醫療艦,指了指西北面,灰黑一片的臉上露出一絲驚恐。

迪恩回過頭去,舉起瞭望遠鏡,才看了幾秒鐘,臉色就開始蒼白。

幾道黑煙在西北面的海平線上若有若無,那肯定不是陸地上的炊煙。答案只有一個,是華美歐洲艦隊趕來了。

「真可惜,如果還能有兩個小時就好了……但現在我們無法通知並改變任何決定了。」迪恩丟開望遠鏡,整理著自己被硝煙熏黑的漂亮外套,反而釋然了,「布萊克先生,你回到後衛去,帶上他們回法爾茅斯去……」

「可是將軍……」布萊克眼睛頓時紅了,但看到對方那堅毅的目光,也只能行禮,然後退到了小船上。

……

下午16時整,凱爾特海戰進行到第三個鐘頭的時候,華美歐洲艦隊的3艘公主級大型輕巡洋艦和2艘共和級巡洋艦終於「姍姍來遲」。

此時的凱爾特海面上,西葡聯合艦隊和英格蘭主力艦隊都已經精疲力盡。遭受包夾的西葡聯合艦隊已經有5戰艦起火被毀,還有4艘被重創不得不退出戰場,其中就包括旗艦聖瑪麗安娜號和聖地亞哥號,剩下的也遍體鱗傷;而英格蘭主力艦隊則有8艘小型戰艦被徹底摧毀,另有5艘退出戰場,但剩下的22艘戰艦還是將西葡聯合艦隊切成了前後兩斷,完成了合圍。

被夾擊后的西葡聯合艦隊一度發生了極度混亂,損失迅速增大,甚至西班牙海軍上將弗雷迪已經下達了突圍命令,打算再次接受一次戰敗的教訓。不過當海風吹散濃煙的一角,露出一兩海里以外另一支艦隊身影的時候,整個戰場的西葡聯合艦隊的官兵都爆發出了震天的歡呼。

「長官,這裡拼得很厲害。我們可以從外圍繞過去,直接攻擊英格蘭人正在後撤的後衛,這樣能全殲他們。」旗艦細君公主號上,一名副官對著孫陽上校笑嘻嘻地說著。

「西班牙人讓人刮目相看了,他們能堅持到我們到來,就證明他們還有那麼點日不落帝國的威風。雖然是墊背,但他們完成了保護錫利群島的任務。」孫陽丟開望遠鏡,指了指混亂的戰場,「放過英格蘭人的後衛,擊沉這裡的英格蘭戰艦,給西班牙人解圍就行了。」

「遵命,長官!」副官一個敬禮,就走到艦橋另一頭的通訊艙,開始傳達最新命令。

呈線性縱隊,以5節速度從海戰戰場北側切入的華美歐洲艦隊,雪白的公主級大型輕巡洋艦的120毫米和90毫米艦炮紛紛對準了幾百米外、傷痕纍纍的英格蘭戰艦。在這個距離上的直射,基本上命中率可以達到10%,唯一所要顧忌的,就是有可能誤傷到纏鬥中的西班牙或葡萄牙友軍戰艦。

黃昏的海面,硝煙還未散去,但混亂的炮聲已經弱了不少,只剩下一片片在煙塵和晚霞遮蓋下搖擺晃蕩的虛弱船影、燃燒的桅杆和船帆……(~^~) 「牟!」

金角犀牛被冷嚴那一斧頭擊中之後,頓時怒喝,而後者卻是臉色大變,立即移動身子,可是那金角犀牛攻擊更加犀利,那牛蹄子抬起就是朝冷嚴踏去,四周的元氣瞬間撕裂,而冷嚴的身體直接倒飛了出去,大口的鮮血吐了出來。

其他的武者各自驚駭起來,不過卻有七八名武者躲了過去,而楚鳳歌沖向高空之後,嘴裡嘀咕道:「我操,死胖子,你到底多重?」

「嘿嘿,幹嘛?羨慕胖爺的一身肥肉?」

這蘇嘆不要臉的說道,而隨後卻是豎起大拇指:「兄弟,有你的!」

「哈哈,還沒這麼簡單呢,我現在要好好招呼他們!」

楚鳳歌說道,身上的殺氣再次衝天而起,手裡的劍朝前方不停的轟擊,而身後那些武者越來越近。

「死胖子,你應該恢復的差不多了吧?」

「嘿嘿,差不多了。」

「那自己自求多福,前面還有一個危險的傢伙,讓我感受到起碼是四階魔獸的氣息,一會我引它的時候,你一定要想辦法逃。」

「什麼?四階?」

這胖子聽后渾身一個哆嗦,而楚鳳歌看了眼說道:「你這死胖子也貪生怕死?就這點出息還要去那山谷?莫非讓我去,是讓我做你的替死鬼?」

楚鳳歌這一句話就像提了胖子的褲襠一樣:「放屁!胖爺只要認定看過眼的,就是舍了一身的肉,也絕對不幹這事,這種無情無義之事,胖爺干不出來。」

「行了,少跟我來這套,準備好逃了么?」

楚鳳歌說完,那胖子不停的轟擊下方,一個個巨大的坑,那漫天黃沙,兩人的配合可以說簡直天衣無縫,隨後胖子說道:「這樣他們看不見,我找一個坑將自己先埋了,你這樣引他們過去,你確定不會有事?」

楚鳳歌聽到這句話之後,哈哈一笑:「胖子,我說過我還有要緊的事要辦,事情沒有辦完,天王老子也要不了老子的命,你受傷比我重,去找一個坑將自己埋了,然後等事情過了,你自己想辦法逃。」

「轟隆!」

四周完全是漫天黃沙,眼睛都難以睜開,要知道楚鳳歌背後的火翼一扇動,那衝天而起的黃沙便朝後飛去,那一行人頓時罵罵咧咧,而就在這時候楚鳳歌一腳提在胖子的屁股上:「下去躲好!」

胖子一個踉蹌,直接倒茶大蔥,埋入了自己挖的坑,瞬間將自己埋了起來。

「媽的,胖爺挖了一輩子的墳,這還是頭一次埋自己,不過鳳歌,你夠義氣,媽的,你要活著胖爺日後必然還你這個人情,你要是死了,胖爺用靈魂發誓,不滅了三大門派跟妖靈宗,胖爺他娘的日後就叫瘦爺!」

如果楚鳳歌聽到這話,不知道作何感想,如今的他完全是全神貫注在激怒前方的四階魔獸,那龐大的氣息,他已經有了判斷,而同時先前那吸引三階金角犀牛,他知道只能抵擋一小半武者,而身後的這些他只能用這四階魔獸來阻擋。

身後一行人在追蹤,而楚鳳歌卻故意放慢速度。

「小畜生,老夫發誓,要將你挫骨揚灰!」

身後傳遞而來的憤怒之聲,楚鳳歌不聞不問,此時他臉色卻是嚴肅無比看著前方一里開外,他知道,接下來他將要跟死神擦肩而過,是死是活就要看自己的飛行技術了。

要想將這些人都留下,或者阻擋住,讓他們放棄追殺,逃離這荒漠,唯一的辦法,就是要他們怕,對這裡恐懼,讓他們自己逃。

楚鳳歌感受到身後的那些武者越來越近,他心中已經有了計算,不快也不慢,無法讓他們打中自己,現在的他不敢說話,他不想激怒對方,而且最重要的是全神貫注的放在即將到達的四階魔獸身上,要知道一個不小心自己就會隕落。

金角犀牛,他引起了對方的憤怒,是想吸引部分人,他知道三階級魔獸巔峰雖然如同破元境九重境武者,但絕對不可能瞬間能滅殺一群破元境二三重境的武者,時間長了必然會能將他們殺死,但那些人也不會傻,不敵必然會逃。

而這些跟過來的,那麼只有不動聲色的給他們一次重創,自己再找機會溜走。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