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源老,就沒有其他辦法了嗎?」羅星有些不信的問道。

「有。」源老說道,「但是據此都是非常的遙遠,以你如今的實力,根本就達到不了目的地。」

「什麼地方?」羅星問道。

「源門…」源老說出了一堆地名,有的地方連他都是沒有聽說過,「所以說,去天風學院是最好的選擇。」

「況且…」

「況且什麼?」羅星問道。

「你所在的家族,想來你也知道一些隱秘吧,以你爹,你二叔等人的天賦為何沒有進階到靈命境大能武者?」源老淡淡的說道。

「你是說…」羅星瞬間想到了方強叔叔對他說過的家族史,「血脈詛咒!」

「嗯,你家族所有人的確是中了一個異常詭異的血脈詛咒,不過到了你這一代已經極其稀薄。」源老鄭重的說道,「但即便如此,你也不可掉以輕心,否則將突破不到靈命境。」

羅星心思靈活,立刻將兩者聯繫到一起,當即道:「源老是說那天風學院的離火池能將血脈詛咒驅除掉。」

「嗯,不過你只說對了一部分。」源老說道。

「怎麼說?」羅星問道。

「離火池固然奇特,但也不是萬能的,所以主要還得依靠你自己,進階靈命境時,你借住那離火池內的水一舉突破,便是能將那血脈詛咒根除。」源老說道。

「怎麼說來,那天風學院非進不可了。」羅星笑著說道,眼中露出一抹期待。

「小傢伙,你也不用高興太早,天風學院招手弟子可不是那麼容易的。」源老也是笑著說道,「而且那離火池只能內門學員才能使用,且一個人只有一次機會。」

「內門學員。」羅星忽然心頭一動,「菲菲姐回來不就是做任務,考取內門學員嗎?」

「一個人只有一次,那離火池有什麼用途?」羅星心念一動,如此問道。

「嘿嘿,保密。」源老神秘的說道。

「呃…」這個源老,每一次說到關鍵時刻,都是閉口不言,羅星那個氣啊!

「睡覺去。」羅星也無所謂,反正去了之後就會知道了。

翌日。

羅星剛睜開眼,便是突然神色一動,隨後手掌伸開,一枚黑色的傳音符籙出現在他的手中,當即打出一道印訣落在黑色傳音符籙上,一道聲音也是響起:

「羅少主,靈命境大能武者已經到來,請速來。」

「嗯,來到了。」羅星收起傳音符籙,淡淡的說道,隨後臉上閃過寒芒,「有些事情,也該算一算賬了。」

羅星吃完早餐,隨後便是走出了羅家,來到了鑒石聯盟。

一座雄偉的宮殿內,白蓮和一位中年男子,坐在白色的椅子上,男子身著白色長袍,面相和善,尤其那一雙眼睛,異常的溫和。

「白蓮小姐,那羅家少主真的考取了一品大圓滿鑒石師?」那男子有些不信的說道。

畢竟十二歲能考取一品大圓滿鑒石師且戰力又如此逆天,實在是讓人有些不敢相信。

「溫長老一試便知。」白蓮說道。

就在他們說話間,一道聲音響起,「白盟主,羅少主已經到來。」

「請他進來。」白蓮說道。

轟!

黑色的殿門發出隆隆聲,隨後一打而開,走進來一名面相俊逸,身軀修長的少年,淡淡的笑容掛在臉上。

羅星走到中間出,拱手道:「見過白蓮小姐,不知這位是…」

「我就是你請來的靈命境武者。」白蓮尚未回答,那溫長老便是一口說道。

「想來你就是那天賦逆天的的羅星吧!」溫長老溫和一笑,隨後問道。

話音落下的瞬間,一股強悍的靈力威壓便是自他體內席捲而出,如潮水般朝羅星壓迫而來,直接是作用在他身上。

羅星悶哼一聲,有一種窒息般的感覺襲上他心頭,僅僅是靈力威壓便是如此可怖。

「小傢伙,本源靈力可是比本源元力高一級,當然厲害,恐怕一百個元種境武者都不是後者的對手,這是量的一種升華,可不是憑藉人數能彌補的。」源老淡淡的說道,「不過靈力之上的本源陰陽力更為恐怖。」

嘭!

羅星心念一動,一股磅礴的元力也是自體內爆發而出,席捲開來,抵消著後者的靈力威壓。

一分鐘后,羅星雙腳開始抖動起來,臉上也是滲出晶瑩的汗珠。

「不錯,不錯!竟然能抵抗住我的一成靈力威壓。」一分鐘后,溫老收起靈力威壓,讚賞的說道。

相對於後者的讚賞,羅星心中卻是一陣駭然,「後者的一成靈力威壓便是那麼恐怖,要是十成,估計後者都不用出手,便是能夠將他殺死。」

「坐吧,羅少主。」白蓮伸手道。

羅星聞言,隨意坐在旁邊一個白色椅子上。(未完待續。) 之前那個手雷幾乎是貼著她的身體爆炸的,如果不是葉皓軒,恐怕凌霄不死,也跟死差不多了,剛才特護病房裡的醫生過來查房,看到她的生命狀態,醫生都有些不敢相信,他覺得凌霄一定是遇到神仙了,不然的話根本不可能會恢復的這麼快。

「葉皓軒……」

看到了葉皓軒走進來,凌霄想坐起來,但是她努力的掙扎了一下,並沒有坐起來,她無奈的倒在了椅子上,微微的閉上了眼睛。

「不要亂動,你的身體剛剛恢復。」葉皓軒扶著她,輕輕的把她的身子擺正,然後搭在她的手腕上。

生命體征一切正常,摸完了脈之後,確定她沒有什麼特殊情況,葉皓軒才放下手來。

「人呢,抓到了沒有?」凌霄第一句話就是這句話。

「沒有,低估那傢伙了。」葉皓軒嘆了一口氣道:「那天我們準備不足,讓他跑了,不過你放心,我我一定會把那傢伙給抓起來的。」

「還是讓他給跑了。」凌霄閉著眼睛,她嘆了一口氣道:「看來我這次任務,還是失敗了。」

「這麼拼幹什麼?」葉皓軒無語的說:「不管什麼情況下,身體才是最重要的,你保重好你自己的身體,留著力氣去對付更多的間諜,不是更好嗎?」

「葉皓軒,你不懂我們這類人心中的想法。」凌霄笑了,她很虛弱的搖搖頭道:「我們這種人,從小接受到的教育是你無法想像的。」

「沒有什麼想像不了的,你們從小接到的教育,就是永遠忠於這個國家,不是嗎?」葉皓軒微微一笑道:「敵人可以逃跑,他跑了,你可以在抓,但前提是,你能留著你自己的這條命,凌霄,你記著,只有活著,一切才有可能,因為一切都是給活人留著的,不是給死人留著的。」

「我知道,我記得了,謝謝你。」凌霄笑了,她微微的點點頭道:「也謝謝你,救了我。」

「我救你,也是為了救我自己。」葉皓軒道:「說真的,你身上有些東西,讓我感動了,我覺得有些地方,我真的是自愧不如。」

「你也很好了。」凌霄看著葉皓軒道:「最起碼,在你的身上,我看到了一些不一樣的東西,一些別人身上從來沒有過的東西。」

「你們沒有追求,你們唯一的追求就是殺多少敵人。」葉皓軒感嘆道:「說真的,雖然現在我們的國家,看起來是一幅太平盛世的模樣,但是事實上,背後卻是有你們這些人默默的付出,如果沒有你們的付出,我們的現狀絕對不是這麼好。」

「雖然現在我們的國家沒有戰爭,但暗地裡卻是波濤洶湧,你們心裡,似乎是沒有太多的利益,你們的出發點只有一個,那就是為這個國家盡忠,為這個國家的人民盡忠,說真的,這種氣節,很讓我感動。」葉皓軒道。

「我從來不認為自己有什麼氣節。」凌霄虛弱的笑了笑道:「我只是想單純的獨立完成一次任務罷了,因為只有那樣,我才能得到認可,可惜的是,事願人為,不管我在努力,我所得到的結果,都不是我想要的那種結果……葉皓軒,我真的……感覺到自己很失敗。」

「不,你不失敗,萬事開頭難。」葉皓軒道:「銀狐這個人,不是一般的人所能比的,這傢伙比起一般的國際間諜要厲害的多,你現在還不知道,當時發生了什麼事情吧?」

「是……我現在也不知道當初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我只是感覺到眼前一黑,整個人就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凌霄虛弱的點點頭道。

「銀狐不是一般人,他有種能力,能影響到一個人的思緒,我總算是明白,為什麼他那麼多次被抓住,然後又那麼多次的逃脫了,就連我的精神力,在那一瞬間也受到了他情緒的影響,這個人,很可怕。」

「原來……是這樣,難怪。」凌霄喃喃的說:「難怪,他這麼多次都能逃脫,原來他是有底氣的啊。」

「是的,他的能力到底是什麼,我暫時還不太清楚,他不是古武者,也不是腦域開發者,更不是天賦者,他的這些能力,好像就是與生俱來的一樣,所以我們有必要把他列為頭號危險人物。」

「他的目的是什麼?」凌霄想了想道:「我覺得,以他的地位,他應該不至於跑到我們,做為負責散布謠言的那個人吧。」

「當然不會,這與他的身份不符合,這傢伙也是一個驕傲的人。」葉皓軒搖搖頭道:「二十多天前,這裡的軍隊暴發了一種前所未有的疫情,他們的情況與普通的感冒一樣,但是大面積的暴發,更重要的是,這種流感沒有傳染性,這件事情,你知道嗎?」

「知道。」凌霄一點頭道:「地方上的事情,只要是稍微大點的,都會到我們這裡備案的,況且這還是軍隊裡面的事情,我記得,上面已經派出了專家,對這次的事情進行調查了。」

「對,上面也很重視,他們派出了專家,對這次的事情進行調查,但是這種病毒的情況,卻是大家前所未見過的,因為病毒和普通的流感一樣,從抽檢出來的血液來看,根本看不出來什麼原因來。」

「那是什麼問題,你是醫聖,我想這個問題,一定難不倒你吧。」凌霄看著葉皓軒道。

「我來這裡,就是著手調查這件事情的。」葉皓軒點點頭道:「我發現這次的病毒原體裡面,還隱藏著一種未知的,不易被察覺的病毒。」

「這才是導致了病人們得了流感后一直不好的原因,這些隱藏的病毒,才是最大的罪魁禍首。」葉皓軒道。

「病毒事件,與這件事情有什麼聯繫嗎?」凌霄禁不住問道。

「當然有聯繫。」葉皓軒一點頭道:「因為這病毒的樣本,正是來自銀狐,如果沒有猜錯的話,他是先用第一波病毒讓很多人都得上了流感,這些流感看起來和普通的感冒沒有什麼區別。」 「聽說你請我出手對付一個靈命境武者?」溫長老問道。

「是的,想來白蓮小姐已經將我的事情告知了前輩。」羅星點頭說道。

「嗯,大概經過我也知道了,不過我最多能壓制後者,並不能擊殺他。」溫長老笑著說道。

「為什麼?」羅星雖然心中有所猜想,但還是忍不住的問道。

「靈命境武者如果不拚命的話,一般都是擊殺不了後者,除非你的實力能強到碾壓後者。」溫長老說道,「你可知道靈命境武者為何稱之為大能武者?」

「因為他們都是有強大的生機,可以斷肢重生,不擊中要害部位,都是能夠瞬間恢復,極難殺死。」羅星如此說道。

「你說的很對,況且能李家靈命境大能武者又是邪修武者。」溫長老看了一眼羅星,又是說道。

「嗯。」羅星臉上露出瞭然神色,昨天那李玲兒最後一擊后,他便是有所猜測。

「罷了,我在告訴你一個消息吧,那李家靈命境武者可不是孤家寡人,他的背後是白石城的李家。」溫長老又是拋出一顆重大消息。

白石城的李家,可是霸然之物,都是可以和鑒石聯盟相抗衡的存在。

「嗯。」羅星點頭,隨後緩慢抬起頭顱,那雙黑色的眸子中迸射出毅然凌厲的目光,道:「溫前輩只需纏住他即可,其他的事一切交給我。」

「你有把握擊殺他?」溫長老這一次倒是好奇了。

「沒有。」羅星鏗鏘有力的回道,「沒有也得一試,因為家族的希望都是我手中,我不可能拋棄家族,更不能置家族於不顧,那不是我的風格。」

「羅少主放心,既然你考取了一品大圓滿鑒石師,那就是鑒石師聯盟的人,他們不敢動你,否則就是鑒石師聯盟的敵人。」溫長老感受到羅星那破釜沉舟的決然,眼中閃過一抹亮芒,隨後說道。

「不過還有一個辦法可以使得你們家族無憂。」白蓮眼珠轉動,突然說道。

羅星聞言,神色一怔,當即有些激動的開口說道,「什麼辦法?」

「羅少主加入鑒石聯盟,那樣的話,後者也是不敢動你的家族。」白蓮說道。

「加入鑒石聯盟嘛?」羅星沉吟片刻后,眼中閃過一抹精芒,道,「不能同意。」

鑒石聯盟雖說是一個較為鬆散的勢力,但內部運轉卻是井井有序的,加入的弟子,每一個月都要做一次任務,算是對弟子的考核。

這一條規定,就令得喜歡自由的他不願加入,更別提還有其他亂七八糟的條條框框。

而且最重要的原因是他的血毒以及血脈詛咒都得天風學院的離火池才能解,所以他更不能同意。

「什麼,你不同意?」溫長老訝然道,「羅星,你可知道鑒石聯盟可不是誰都能進的。」

「不好意思,我有我的目標,況且我不喜歡約束。」羅星淡然回道。

「人各有志,我們鑒石聯盟也不強求,但機會只有一次。」溫長老溫和一笑,道。

「嗯。」半晌后,羅星面色凝重的點了點頭。

他也知道這些大勢力都是有其傲氣,決然不會再次邀請的,所以即便是他,也得慎重考慮。

「不知羅少主什麼時候動手?」溫長老話鋒一轉的問道。

「今晚。」羅星聲音中有些冰寒,他也是收買了李家一名弟子,才得知的情報。

「那好,晚上老夫自會幫你纏住那名靈命境武者,但是其他人就只能依靠你自己了。」溫長老說道。

「我知道。」羅星身上散發出一股自信,彷彿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你早有安排?」溫長老感受到那股自信氣勢,當即問道。

「的確是有一些安排。」羅星若有所指的說道,「但是決定結果的還得看溫長老。」

「哈哈哈,羅少主,你是擔心我的戰力。」溫長老聞言,當即大笑了起來。

「羅少主,溫長老的戰力在白石城也是排名前十的存在哦。」白蓮嘴角抿起,笑吟吟的說道。

「羅某還有一些重要的事情要布置,就先告辭了。」羅星忽的站起身,拱手說道。

他最擔心的就是溫長老的戰力,既然如今已經知曉,那麼就沒有必要待下去了,況且他也是有一些事情要處理。

「羅少主先忙。」白蓮說道。

待得羅星走後,溫長老臉上陷入沉思中,片刻后,才問道:「白蓮,你是說他一個月後會去白石城。」

「是的,溫長老,有什麼不妥嗎?」白蓮皺眉說道。

「沒有,只是讓我想到了你的家族。」溫長老露出一抹耐人尋味的笑意。

……

羅家,羅星坐在樓閣內,臉上露出思索之色,片刻后,他突然心念一動,一枚紅色的傳音符籙出現在手中,揮手間,打出一道印訣落在上面。

「王家主,晚上九點!」

同一時間,王家,王辰本來在訓斥幾個小輩,突然神色一動,旋即手掌一握,一枚傳音符籙出現在他的手中,一道聲音響起,「王家主,晚上九點!」

「哦,那小子終於要行動了嗎!」王辰臉上露出笑意,希望他有把握,不然的話,他們王家也會因此陷入萬劫不復的。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