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一個從「為了國家好的革命」而變成了「叛亂」的故事就是最大的問題。

革命這東西不是好東西,辛亥革命革了清朝的命,孫文革命革了袁世凱的命·共產革命革了蔣光頭的命,若是有人在你面前提起這玩意那他肯定是想要革了現在你安逸生活的命。

就是這麼簡單。

說到底不論怎麼革命都是政治權利的變革,至於真正的基礎建設強國強民經濟發展——那革命還真是沒有的。

凱拉爾最討厭孫文的一點並不在於孫文每次革命之火吹起來就跑啥也不管,而是在於孫文將當時熱血的學子們煽動起來·而學生,恰恰是中國未來的種子!

有很長一段時間因為孫文的這種舉動讓學生們遭遇屠殺,中國一直靠老一輩的文化人在支撐,這實在是他一大罪過。

所以政治事件就是政治事件,政治事件是可以解決的,一旦變成了叛亂就代表著軍隊也不穩定定。

軍隊的不穩定就會造成整個利貝爾王國的不穩定。

利貝爾王國本身的不穩定就會造成其他兩個國家的窺視,所以利貝爾王國國內大大小小的利益團體絕不會讓對方殺死科洛絲——殺死科洛絲性質就變了。

所以凱拉爾幾乎是有恃無恐的。

就像他說的那樣·陰謀是一個接一個的巧合連接在一起才能夠故意的製造出結果。

但和小孩子玩的陰謀比起來,一個接一個的必然連接起來的陽謀才是一位真正的謀士的手段。

ps:等我半個小時。

第443章學院祭

時間就慢慢的在凱拉爾的教導和科洛絲的學習中過去。

不知不覺時間也已經來到了學院祭的前夕。

每天中午和凱拉爾膩在一起,晚上則馬不停蹄的排練著學院祭的節目。

儘管很累,但是兩個朋友和一個戀人之間的相處讓以前從未有過朋友,寂寞一個人的科洛絲開心無比,痛苦並享受著就是科洛絲現在這種狀態吧?

就在這樣的氣氛中,傑尼絲王立學院迎來了學園祭。

學院祭是一個盛大的活動,也是盧安市比較有名的一個活動·很多其他市區和其他國家的人特地趕來參加,這是如同一個節日一般的活動。

很顯然傑尼絲王立學院身為利貝爾王國唯一皇家學院的威嚴就在這裡了。

科洛絲的那位紅頭髮「學長」幾次三番的想來找茬,但是站在門口的三笠都給他殺意凜然的瞪了回去。

幾次之後對方就不來了。

這讓凱拉爾笑了兩天·對方稍微有些心計,也能察覺到他的態度呢。

看來這一次學院祭之後估計對方就會離開吧。

女人,霸少讓你取悅他 但是對方到底知道多少,凱拉爾不保證。

所以在此之前要清理的人絕不止他。

凱拉爾正用科洛絲作打盡。

當然,這種事情不論怎麼做他們其實都是不會傷害科洛絲的。

科洛絲是皇儲,身份驚人的敏感。

普通人不知道,上層社會還不知道嗎?

他們立傀儡,沒關係,政治就是妥協的藝術嘛·但是要是殺了科洛絲,那事情就完全變了性質。

一個從「為了國家好的革命」而變成了「叛亂」的故事就是最大的問題。

革命這東西不是好東西,辛亥革命革了清朝的命,孫文革命革了袁世凱的命,共產革命革了蔣光頭的命,若是有人在你面前提起這玩意那他肯定是想要革了現在你安逸生活的命。

就是這麼簡單。

說到底不論怎麼革命都是政治權利的變革·至於真正的基礎建設強國強民經濟發展——那革命還真是沒有的。

凱拉爾最討厭孫文的一點並不在於孫文每次革命之火吹起來就跑啥也不管,而是在於孫文將當時熱血的學子們煽動起來,而學生,恰恰是中國未來的種子!

有很長一段時間因為孫文的這種舉動讓學生們遭遇屠殺,中國一直靠老一輩的文化人在支撐,這實在是他一大罪過。

所以政治事件就是政治事件,政治事件是可以解決的,一旦變成了叛亂就代表著軍隊也不穩定定。

軍隊的不穩定就會造成整個利貝爾王國的不穩定。

利貝爾王國本身的不穩定就會造成其他兩個國家的窺視,所以利貝爾王國國內大大小小的利益團體絕不會讓對方殺死科洛絲——殺死科洛絲性質就變了。

所以凱拉爾幾乎是有恃無恐的。

就像他說的那樣,陰謀是一個接一個的巧合連接在一起才能夠故意的製造出結果。

但和小孩子玩的陰謀比起來,一個接一個的必然連接起來的陽謀才是一位真正的謀士的手段。

♂♂ 第444章白花戀詩

ps:第一更。

ps1:唉唉,靠幾個有錢的土豪打賞我能支撐多久呢……這已經不是作死了,這是作孽啊……

ps2:說實話真心不知道以後還有幾個宅系作者會寫宅系作品了,但是請在看盜版的朋友們記住,如果有一天宅系小說真的死了的話,一定是你們殺死的。

ps3:下本書不太想寫宅系了,看看吧,半宅,半轉型。

————————————————————

「學院祭啊……」凱拉爾笑著看著精神的人們和快樂的人們,能擺攤的只有學生,能賺錢的只有學生,能夠演戲的也只有學生,和二十一世紀的日本的學院祭真的很像啊。

凱拉爾作為一個教育者的角度的確能夠從學院祭看到不少好處。

首先,學院祭鍛煉了學生的團結合作能力,就算一個小攤,學生們也必須合作起來,五六個人一起,運送物資的,將物資拆分歸類的,將物資變成真正的商品的,還有吆喝的,指揮的,等等,再加上輪換的人,一個小攤就能鍛煉十幾個人的能力,那些更加大的,以班級為項目的,比如女僕咖啡廳又或者占星屋之類的東西,就更加需要全班的人動員起來了。

其次,學院祭既提高了學生們的團結能力又提高了學生們的競爭能力。

一個點子那麼多個班,肯定有重複的,這些重複的班級如果想要在同一個項目中打敗敵人,那麼就勢必要比別人做的更好,很顯然,在比別人做的更好方面,領袖的能力是一個方面,居中調度是一個方面,大家的團結一心通力合作發力上又是另一個方面。

所以團結的人肯定效率要比不團結的人更好,贏在一線就是這個道理。

最後。學院祭能夠大幅度的拉動學院的經濟收入,讓很多普通,貧窮的孩子們也能夠獲得資助——這種學院祭的資金將會被學校抽取一般然後用於資助貧困學生助學。

這就相當於一個小型的社會,商業,賺錢。利潤。抽稅——當然,學校抽的稅有些高而已。

然後主導這一切的並不是學院,而是學生會!

事實上用一個準確的詞語來概括的話,那麼就是科洛絲!

學生會現在並沒有學生會會長。自從那個紅頭髮的離職了之後,科洛絲和喬兩人一直在爭奪學生會會長,就算兩人關係很好,但是實際上兩人的確是在爭奪這個位置。

學院的態度更加傾向於科洛絲一些,這也是當然的了。

所以這一次的主導劇情是喬提出。科洛絲執行規劃的一個舞台劇,白花戀詩。

不僅僅如此的是,科洛絲不但擔當起了白花戀詩的規劃,而且還在白花戀詩中擔任了角色,更是將整個學校的學院祭活動打理的井井有條,可以說在學院祭開始前的前一天科洛絲就已經交出了一份讓人滿意的答卷。

凱拉爾能保證科洛絲的一舉一動現在早就呈到利貝爾女王的案頭上了吧?

凱拉爾對於上位者的心思猜得很准,或者說極好猜的。

因為只需要換位思考一下就可以了。

如果是他作為一個國王看著自己的女兒在學院中會做些什麼,會從什麼方向推波助瀾,會如何讓校長鍛煉她?

這學院祭真的是一個極好的手段。讓凱拉爾都有些眼饞,但是實際上凱拉爾的皇家學院其實是更偏向於嚴謹,專註,嚴肅的。

和這種已經平民化的學校不同的是,每一個能夠成為卡美洛皇家學院。皇家軍事學院的學子們來說他們就等於是天子門人,帶著晃晃徽章走出去都是如同天鵝一般昂首挺胸的那種。

凱拉爾故意的塑造了濃郁的尊嚴感和自豪感在自己的皇家學院中,本身就偏向於更加嚴謹更加樸實的皇家學院是學不來這種作風自由,散漫開放的傑尼絲王立學院到底哪個更能夠培養出優秀的人才來。凱拉爾說實話這並不一定的。

凱拉爾的學院更帶專業性和針對性,這裡則是自由的磨練和磨礪。在雙方師資力量相同的情況下,兩邊的學生哪邊更容易成才,凱拉爾不知道。

但是貧窮的人總會比富裕的人更珍惜金錢不是嗎?

凱拉爾依靠在欄杆上,雙手交叉著托著自己的下吧,看著下面的人流,人來人往的人流顯然對於傑尼絲王立學院是帶著好奇和探秘而來的。

傑尼絲王立學院雖然不是封閉式的但是卻禁止外人入內,學生雖然可以出入自由,但是卻離市區太遠了,除了科洛絲會經常往比較近的孤兒院跑之外其餘的學生都懶得往市區跑——這裡又有吃又有住的,而且還有小賣部,往市區跑其實沒啥意義,盧安市就一水道城市,實際上的和商業用途現在基本都只是限定在港口上。

既然市場並沒有柏斯市那麼繁華,自然也就沒有什麼能夠吸引這群天之驕子的地方。

走那麼遠山路結果還買不到什麼東西,有人會做嗎?有嗎?

所以這其實是一個封閉的小社會,而身為代理學生會會長的科洛絲就是這個小社會的國王。

說實話科洛絲能做到現在這一步他也是比較吃驚地。

這種小型的輻射掌控她已經做的很完美了,凱拉爾能夠給她打個95分,除了手段不夠硬之外科洛絲以一個女人的身份能到這種地步的確是比較讓凱拉爾驚訝的。

說句不好聽的話,科洛絲在政治,內政上表現出來的才能要比凱拉爾見過的兩位女皇,阿爾托莉亞和尼祿要高明得多。

沒錯,高明得多。

阿爾托莉亞一直是在他的扶持下進行內政的,凱拉爾有意識的將卡美洛打造成一個軍政分離的國度,所以一直是讓阿爾托莉亞保持著軍事權利,而他則保持著政治權利。

因為是夫妻,所以他就算有什麼在軍事上的政策要開始,都是夫妻兩個在睡前床上開個碰頭會,嘀嘀咕咕一陣之後第二天他拿個方案給阿爾托莉亞,阿爾托莉亞再去實施。

凱拉爾聲望雖濃,但是大多都是在內政上的,就好像前任溫胡二人一般,凱拉爾是溫相,而阿爾托莉亞則是總攬軍事的胡總,就這麼簡單,聲望不能拿來當權利用,凱拉爾聲望再高也不可能指使的動軍隊,因為兩人本身所屬管轄本來就不一樣。

而尼祿則是因為仰慕凱拉爾的才華,大部分的東西都是參照凱拉爾在卡美洛的政策,照貓畫虎,雖然不倫不類,但是依靠著國家大,政策好,實施快,方針對等幾個模糊的因素硬生生的將凱拉爾的政策給本土化,容納到羅馬變成了極具羅馬主義特色的風格政策,實施的還不錯,因為凱拉爾大部分的內政方針都是秉承中國人特有的儒家氣息,共贏,共生,這讓得利者的利益變得小了,但是得利者卻多了起來。

歐洲本土的獲利方針就是利多得益者少,於是培養出了一個又一個的巨大龐然大物,德國容克財團,英國家族,猶太人財團等等。

但中國式的獲利方針就是大家吃飽,吃好,大家都吃好了,才是真的好了。

和中國做生意的國家沒有一個虧本的,賣資源換投資什麼的這些事情你情我願嘛,資源一百年之內你肯定開採不完,一百年後等你投資我們國家經濟上來了我們再收回來嘛!

不得不說,能夠屹立在二十一世紀的國家沒有幾個是蠢人執政的。

正是因為中國的共贏政策讓很多人都脫離了美國利益圈子,為什麼?吃不飽是一個方面,美國太霸道,老是坑隊友又是另一個方面。

看看和美國玩的一群人嘛,歐元成立之前被美國打劫了一遍,現在希臘經濟危機又被美國打壓了一遍,這還是親兄弟呢,那些義兄弟就更別說了,唯美國馬首是瞻的,韓國,日本,泰國,馬來西亞,新加坡……出門打聽打聽,哪個沒被美國坑過?

國家又不是人,人的傷能一兩年,二三十年好,國家的傷口沒半個世紀是緩不過來的。

正所謂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久而久之該和誰一起玩大家心裡就差不多都有數了。

而羅馬這種大領土國家的包容力明顯是十分巨大的。

歷史上的羅馬是因為強大的外敵入侵,內部經濟混亂,貴族階層**,能用之兵寥寥無幾這才被分屍了。

但是強盛時候的羅馬別說凱拉爾了,就算是亞歷山大也要暫避其鋒——看看凱拉爾一開始定的就是通過英吉利海峽和海軍保持本土的慢慢經營就應該知道凱拉爾之前的戰略態度有多麼的消極,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人口沒人加多,資源沒人家多,武力沒人家多,除了科技,一個小國寡民,怎麼和人家大陸級別巨無霸打?

但是科洛絲和前兩位女皇都不同。

科洛絲的內政級別是天才級別的!

她自己腦子裡就有很多奇思妙想,她本身就是一個十分有天賦的孩子。

凱拉爾提出了開發盧安市的這個計劃之後她就開始籌備其他的四個城市的開發計劃。

不僅僅是王城格蘭塞爾,盧安。洛連特,柏斯和蔡斯這三個地區都必須開始著手安排開發,衣食住行四個方面利貝爾王國只有在「行」這個方面做的不錯,條條大道將整個利貝爾王國連通起來,但實際上食,住,衣三個方面幾個地區都是做不到自給自足的,科洛絲必須規劃好它們才行。(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第445章白花戀詩(二)

而科洛絲在沒有凱拉爾的幫助下硬生生的將其他幾個地區的城市規劃圖給建立了起來。

傑尼絲王立學院的教育很不錯,科洛絲一手漂亮的規劃圖堪比工科生,讓凱拉爾無比的驚訝。

當然,她的步子稍微有些大了,但這並不是什麼太大的麻煩,因為僅僅一個盧安地區的投資招商引資和買地就足夠讓她步子邁得更大一些。

只不過有些事情凱拉爾稍微提醒了她一下。

比如說如果在山地大肆的開發樹木很有可能導致泥石流等等。

稍微嚇唬一下也就夠了,科洛絲這個溫柔的小女生是個好女王,但不是一個好政客。

政客是貶義詞,但是政治家卻是褒義詞。

政治家是對一個政客一生職業的最崇高的褒獎,凱拉爾雖然覺得科洛絲不是一個合格的政客,但是的確,這種科洛絲才是最可愛的,他也是極喜歡的。

和忙得如同陀螺一般轉的科洛絲比起來,凱拉爾和三笠就如同和這個世界格格不入的人一般,用一個詞形容的話大概就是「世界的觀測者」了吧?

凱拉爾冷靜的出奇,雖然帶著三笠逛逛吃吃喝喝,但是坐在長椅上的兩個人如同不同的世界的亡靈一般看著這個繁華的世界。

凱拉爾微微地笑著,用凱爾特語對三笠問到:「三笠,對於這裡的一切,你怎麼看?」

「非常的繁華。」三笠點了點頭,說到。

她不是草包,凱拉爾要收集的信息中很多都是一些經濟問題,他們強兵的人不但要收集各種隱秘的情報,還要歸納很多經濟數據,所以他們的學識大多都要比普通的學院學生更高。

凱拉爾要的可不僅僅是只會在暗殺,情報打探方面下功夫的人,像是亞歷山大手底下的阿薩辛組織。沙漠中的很有名的世代傳承的組織,但是為了組織的維護費用問題還不是齊齊的過來投入了亞歷山大的名下。

暗殺組織的局限性凱拉爾這個後來人看得很明白。

情報組織必須和暗殺組織分開,所以才有了艾倫他領導的暗殺組。

但是實際的情況是隨著大陸局勢的變化讓暗殺組也沒了作用,現在凱拉爾帶三笠孤身一人前來就是為了讓三笠獨自在這裡提

若是兩年後再讓他們帶著大批大批的情報稍微就有些晚了。兩年後這麼一接就都在他手裡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