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剛進殿內,駱雲就皺起了眉頭。

此間並不止白雲觀的柳亦如和柳梓晴在裡面,還有四個m-n派的弟子也來了,其中碧游宮的弟子赫然在其中。

這些人共有十幾人,都圍在一座沙盤旁邊,各自筆畫指點著,似乎在計劃著什麼事情。

駱雲才進來,一群人已經朝他看了過去,臉上都有好奇之s-,然而從駱雲臉上除了淡定,就沒現其他后,他們不得不都看向了作為此地座的柳亦如。

為的柳亦如一副沒有看到駱雲的樣子,恍如昨晚壓根就沒生什麼事,允自傲然的續道:「同大家所見,原本駐紮在沙盤這裡的血煞族突然退兵,而另外幾個大的血族在昨天一役后,竟然都同時跟著退出了我們的偵察範圍,以我看來,如此突然的境況,背後所隱藏的yīn謀絕非尋常,照例自然要大家各挑選出jīng英,深入天絕山脈進行偵查活動,各位意下如何?」

「我碧游宮無異議。」

「我靈虛劍派也無異議。」

「蒼仙m-n無異議。」

眾人被這說話聲引回了jīng神,都表示同意這個做法。

駱雲聽到靈虛劍派和蒼仙m-n這兩個m-n派的代表說話后,不禁往他們看了看,現這兩個m-n派的人臉上都壓抑著一股煞氣,看來應該是常年殺戮之輩,便留心上了,而且之前在真龍禁地附近遇到池天一,對方便曾自爆家m-n自己便是蒼仙m-n的人,故而駱雲也對這天西老牌邪m-n歪道早就記下來。

此刻正邪兩道聯手抵抗血魔,也不算什麼奇怪之事。

駱雲遂又看向了柳梓晴,只見她同樣的看了過來,不免又想起這nv子昨夜的瘋狂。

m-ng著面紗的柳梓晴見了駱雲,臉就刷一下紅了,緩慢的閉上眼,來個眼不見為凈。

見到如此,駱雲是樂得自在,只有杭書風看到他進來,就主動的走過來小聲引薦了起來。

這時的杭書風身著文士服,臉上雖然還有些慘白,但也比昨日好了許多。而且手中拿著的扇子也換了一把,雖然比不上被駱雲趁機黑了這把神階扇子,但怎麼說也是仙階的寶物了,可見他已經擺脫了昨天的yīn影。

「駱,駱劍友,你來了。」杭書風小聲的打了個招呼,將駱雲請入了圈內,笑道:「昨天可真是多謝了你,要不是你,我這戰可就……」

「原來是杭劍友,不用客氣,今天這是……」駱雲察言觀s-,知道這柳梓晴並未捅破自己的事情,心下稍安。

「是例行會議,每當這些血魔攻城結束后,鄰城的道友m-n都會有各自的代表來此間議事。」杭書風回道,又指了指之前代表靈虛劍派和蒼仙m-n的人,說道:「他們分別是靈虛劍派和蒼仙m-n的人,你需得留意下,屆時在天絕山脈里碰上他們可也不能太馬虎了。」

「什麼意思?」駱雲對這話有些不明了了,聽他這麼說法,自己似乎要去天絕山脈一行的樣子。

「這個……難道柳師姐未和你說起么?」杭書風疑hu-的道。

「說起什麼?難道是這巡查探知的事?」駱雲眉間一沉,暗罵這兩個nv人看來是要使喚自己了。

「不錯,屆時我們碧游宮同樣也會有一組人深入這天絕山脈,大家可得互相照應才是呀。」杭書風拍拍駱雲的肩膀,一副和他很要好的樣子。

「這……」駱雲凝眉,但也只得是乾笑兩聲。

兩人說話間,柳亦如又繼續說起話來:「因為這次行程要比以往兇險數倍,其中要路過之前數次刺探都未曾到過的墮落仙谷,故而無限城聯盟上方也說了,完成刺探巡查任務的m-n派,都會得到一瓶增進修為的天璣散,算是給大家的補償,另外還提供了各派的行進路線,以及大致的jiao接位置,希望大家都能夠一一記住。」

柳亦如才剛剛說完,下方數個m-n派都是一陣倒吸冷氣的聲音,也不知道是為這『天璣散』驚異還是對這『墮落仙谷』驚異了。

其中駱雲還看到各派的領銜人物都是愁眉緊鎖,只不過都沒有再說什麼,他的心頓時也懸了起來。

「那邊那個胖胖的,是我大師兄杭神機,瘦瘦的是我二師兄舒戰,駱劍友未曾見過吧?」杭書風拍了拍正當愣的駱雲,自顧的介紹自己站在遠處的兩個師兄。

遠處兩人與杭書風穿著相差不大,一個年紀四十多歲左右,果然是個胖子,而另一個年紀有三十左右,仙風道骨,頗有氣勢。

「哦,原來是他們,難怪我覺得與你相似,果然是一方得道之士。」駱雲回過神來,表現出一副點頭欽佩的模樣。

「呵呵,駱兄弟過獎了。」杭書風見他如此,心下也是頗喜,當下暗將駱雲當成好朋友一般的存在。

小說閱讀下載盡在中文網小說更多:http: 看他如此天真爛漫,於一些大事上漠不關心的模樣,駱雲反而對拿了他的扇子有些過意不去了。

「對了,這天璣散是個什麼東西?難道對玄階的劍修有脫胎換骨的作用?還有這墮落仙谷是……」駱雲還是打消了暫時還他扇子的念頭,畢竟就算朋友之間,也需得是路遙知馬力日久見人心才是。

「你竟不知天璣散和墮落仙谷?我還以為你早就知道了。」杭書風一副不信的神情,但見駱雲沒有要回答的意思,他才道:「難怪我說舉手之間打得天休這魔頭都抱頭鼠竄的修士我竟不認識了,原來你果然不是我天西的修士,不過既然都已經是自己人了,我也無妨告訴你,要知道這天璣散,可是我天西天絕山脈特有的丹y-o。

這種丹y-o煉製困難,需得有數種血魔的魔丹,以及山脈深處的數種上萬年的珍惜材料,經過複雜工序製成,是連玄劍聖服食后,都能大幅增加修為的神物,之前我就是從師兄處得來一枚,服食后,頓時是增進了五百年的境界,只是丹y-o數量有限,我還未曾服用過第二枚咧,但此時聯盟中一次拿出四瓶四十枚,也可說是震動所有m-n派的大手筆了。」

「竟有如此神效?這聯盟的後台是……」駱雲盡量壓低了聲音,不過心底卻幾乎要驚呼起來,這要是十枚,就縮短了五千年的修鍊,換了自己,就是擠破腦袋也要去爭取的。

「這個,只知道每個無盡之地都是一個聯盟的,但至於後台,與我無關之事,師兄不給過問吶。」杭書風一副並不好奇的模樣,搖了搖扇子。

駱雲也只得是靜默了下來,這玄劍聖後期修士都管不到的事情,他這樣的修為問也白問,只是最近現玄劍聖後期修士在每個無盡之地大增,他始終感到有一絲不安在裡面。

「那這墮落仙谷……」駱雲繼續道。

卻不想這時正邪兩道會談已經結束,各自都紛紛離開,至於駱雲這劍修,他們只不過是看了看也就作罷,畢竟現在他身披能斂氣的斗篷,沒有人能查探出他的修為,是故都認為是白雲觀新招來的強援。

「駱兄弟,我就先告辭了,這墮落仙谷……白雲觀的柳師姐要比我清楚多了。」杭書風現其師兄召喚,起身告退。

「嗯,那改日再會。」駱雲笑了笑,送別這杭書風。

此間很快就剩下了柳亦如、柳梓晴兩姐妹,以及白雲觀幾個駱雲未曾見過的老者。

這些老者男的有兩人,nv的也有四人,但無不是玄劍聖以上的修為,此時或是凝神以待,或是看向了駱雲。

「駱長老,請過來一敘。」柳亦如不滿駱雲站在外面不動,只得是壓低了聲調的將他『請』過來。

「嗯,知道了。」這nv子昨夜設計把自己的清白污了,駱雲心中倒是有些生氣,雖說眼下不是作的時候,但也不能給了她好臉s-。

但這番境況下,這幾個老一輩的人自都高看了駱雲一眼,甚至還有幾個人試圖要勘探他的修為,但可惜他們都忘了這大陣里,是無法查探修為的,是以作罷后,更有些疑問在心中了。

「此番墮落仙谷一行兇險如何,本座就不多言了,如今每隊人馬不得少於五人,帶隊的人本座欽定為柳梓晴,駱雲長老也在隊伍之中,諸位長老中,還有誰願意完成這個任務?」柳亦如身為觀主,自有一種讓人見之為之氣凝的氣勢,話語中不容人質疑。

駱雲頓時很很的白了這柳亦如一眼,暗罵這小妮子竟敢給自己決定行程,殊為可惡之極。

只是柳亦如卻一副局外人的神情,對駱雲的白眼甚為不屑,而柳梓晴也是一副漲紅臉卻不一言之狀。顯然這一場暗自較量,駱雲是敗得凄慘了。

「我程琳願意去。」其中一個nv子在她說完后就站了出來。

駱雲現這是個獨臂的劍修,雖然三十多歲年紀,但她已經是一頭銀,而且這人看起來在白雲觀里身份應該極高,修為自然不會差了。

「我吳琦和妻子簡白y-n也去吧,順道給老觀主掃掃墓也好。」

在這程琳說罷時,一隊夫f-也站了出來,這兩人都已經有四十多歲的年紀,只是不知他們話語中的意思。

然而這兩夫f-說完,柳亦如和柳梓晴已經是神情黯然,柳梓晴更是睫m-o上微微顫動,似乎有什麼傷心之事。

駱雲恍然感覺這老觀主應是在最近才隕落的,否則兩nv也不會現在這麼傷心,心下一憐惜這兩個失去父母的nv子,之前自己被她們玷污的那段往事就不算什麼,駱雲決定最多也就向她們討點jīng神損失費了賬算了。

柳亦如默默點了點頭,半響后翻手拿出了五枚印記放在了前方的台上,才道:「取了牌子的明日便可啟程,諸位現在可去準備了。」

她話罷,幾個長老就各自離去了,拿到牌子的三個人上下同樣打量了駱雲一眼,也徑自走了,最後也就剩下了柳氏姐妹和駱雲三人。

「駱雲,我妹妹說你神通古怪,有異於一般玄階的劍修,昨日也有出格表現,特別說要讓我將你加入了名額之中。不過老實說,我卻不怎麼看好你,畢竟你就算是天魔之體有異常人,但再厲害也不過一罡階的劍修,與玄階來說相差可謂十萬八千里,此去我也對你不報什麼希望,只是希望你不要拖梓晴的后tuǐ就可以了。」柳亦如一反昨晚的曖昧態度,對駱雲直接進行了警醒。

她這番話下來,柳梓晴頓時低下了頭,一聲不吭起來。

「既然不看好我,何必又讓我去呢。」駱雲苦笑一聲,深有殃及池魚之感。

「這面白雲觀的寶雲旗暫時給你做護身之用,一旦生危險,可用以救命。」柳亦如卻不理會駱雲的抱怨,將一面白s-,繪有許多雲霧的旗子遞給了駱雲。

「你怎可對你妹妹這般無情,把她往火海里送!」駱雲瞪著她,正要拒絕,卻看到柳梓晴幽怨的眼神竟望向自己,當下又有些不忍了。

小說閱讀下載盡在中文網小說更多:http: 「你知道什麼。***」柳亦如反譏笑一聲,丟下寶雲旗后甩袖離開。

駱雲見她不講道理,拿起旗子后也大步出了m-n,而柳梓晴是一副沉默的表情看著,也不知該說些什麼了。

三人不歡而散后,駱雲允自去了無限城底下的坊市。

這裡的坊市商店很多,堪稱星羅密布,只是對於之前所到的其他坊市而言就相對靜謐多了,唯有路上行s-匆匆的數名高階劍修。

駱雲隨意的挑選了個商店,就輕鬆購入了數種罡階必須的修鍊丹y-o,以及衝擊玄階前所有補助晶石,這些換了其他坊市,或許能不能購入都成了問題。

不過駱雲也能明白這裡地處人族居住地方之外,大多都是高階的劍修,罡階材料也就成了不是很暢銷的東西。

隨後是解決痴仙劍折斷的問題,駱雲尋了處高階的商店問詢神階以上的空間屬x-ng鍛造材料,只不過數次后,卻都被告知沒有這些東西出售,最終他也只得是悻悻而歸。

痴仙劍是把古怪的劍,這種材質根本有異與一般鍛造品,似乎是劍與劍靈一體打造成型的寶劍,斷劍時此劍的屬x-ng早就給痴仙子自己毀了,所以就是強行修復了寶劍,痴仙子也無法再和此劍締結任何契約,因為此劍已經不具備空間屬x-ng。

而且關鍵在於痴仙子還不認可一把其他屬x-ng的劍器,姑且不說能不能契合,就算能與這些劍器契合,其最終的殺手鐧將不能使用,這是駱雲無法接受的底線,要知道劍靈領域對他的重要x-ng不言而喻,他寧可讓痴仙劍不能引爆靈氣,也不會讓她無法使用劍靈空間。

也就是說,現在駱雲必須新製造一把空間類的寶劍。但不要說神階的空間類鍛造素材了,連仙階和玄階的一兩半錢都尋不到。

空間屬x-ng,顧名思義便是用來鍛造儲物袋的材質,而這種材質無不是昂貴非常,而且一旦到了罡階的空間類材質,就開始變得十分稀少了,好比尋常的玄階劍修,十個里就有八個所用空間寶袋還是罡階的,也就能儲存數十丈的寶物,想要買到玄階以上的,那就極難了,這種可堪稱異寶都不過分。

其實駱雲倒是有兩樣空間類的寶物,一是芥子空間,其二就是須彌空間圖,這兩樣東西無不是神階以上的存在,但駱雲可不會做此等殺jī取卵之事,而且就是用這兩樣來鍛造一把寶劍,最多只能做個劍尖出來,加起來連半兩的重量都不夠。

這也是痴仙劍對比其他劍器的最為特殊的地方,現在去尋找,並且還打算用極品寶物兌換材料,但那也只是駱雲自己抱著希翼罷了。

詢問數間大型店鋪后,駱雲就放棄了這個想法,看來除了自己去尋找,別無其他方法,這次墮落仙谷一行只得暫用神階的煉血劍代替。

是以,駱雲還是決定先行回去衝擊玄階的巔峰,等出了無限城后,憑藉四位玄劍聖的護法,進階玄劍仙修為。

卻不想駱雲剛剛抬腳往懸浮城處新出,遠處就有一道五彩的光芒在天上飛來,並忽然嗖一聲落入了無限城中央位置的一座石碑上!

駱雲眉間一皺,頓時把目的放在前往不遠處的一座劍形的石碑上,因為此強大的力量是讓自己感到心悸的存在。

此碑矗立於坊市中心,有十幾丈的高度,樣子上漆黑如墨,上面有金s-的古字篆刻在上面。

從遠處看去,已經現那裡聚集了許多的劍修從殿內走出,並開始往上面指指點點那裡觀看,而這碑上銘刻的銘牌不是其他,是『驚神榜』三字。

其中有數名一直閉目盤坐在黑y-石璧下兩名綠袍修士,都吃驚的睜開了雙目。

「難道是天階的寶物出現了!」石碑胖,一人驚疑的喊了起來。

另外一人沒有說話,但望著y-璧的雙目,也1-出古怪之s-來。

隨後,在駱雲身邊,開始出現一個個邁著快腳步,幾乎眼神都要跟不上的修士往那石碑處移動,看起來應該是之前在城中某處修鍊的高階修士。

至此百餘里方圓的各處,甚至有十幾道驚虹飛出,同時朝y-璧所在處jīsh-而來。

幾乎剎那間的工夫,y-壁下就站滿了另外十幾名玄劍聖以上的修士,他們望著璧上閃動的五彩琉璃之光,人人都面帶沉重或是驚喜的顏s-。

片刻后,y-璧上的光芒漸漸淡去,但下方的十幾名修士,卻同時緊張了起來,都眼也不眨的盯著y-璧,生怕錯過了什麼似的。

駱雲已經隨著人群走去,只見原本排在y-璧最頂端的彩s-的符文以及下面暗的金s-和金黃s-忽然間略一模糊,然後一晃后,竟詭異的向下挪動了一行。

而空出的第四行位置上,卻浮現出了另外一排陌生的文字。

駱雲凝神看去,只見多出來的字眼雖然還模糊不堪,但已經開始漸漸顯1-出名字來。

至於前面的寶物名字駱雲倒是陌生之極,只記得第一名喚作『量劫天盤』,第二名叫『玄妙無極刀』,第三名叫『太虛法劍』。

但自己位於第七的旭天真雷鏡也移動了一行,竟在這一刻掉到了第八名,這讓他徹底鬱悶了,不過相信被擠到第五名的『九曲天龍鍘』恐怕更為鬱悶,畢竟駱雲千年前最後一次看見驚神榜時,它還排在第一位的!

驚神榜是以寶物的強度作為衡量高低,排在前面的,無一不是威力上絕大的寶物,動肆就可毀天滅地,有無可匹敵的威力,杜古劍的九曲天龍鍘也被擠了下來,看來是最近有三大恐怖的高手現世了。

下方正興奮異常看著y-璧的眾修士,驀然間臉上表情同時凝固了,所有人盯著第四行的彩s-文字,似乎全都在一瞬間失去了反應。

天階,無疑已經是天劍大6的極限,而能夠將現在第四位天階寶物『九曲天龍鍘』擠下去的,更是讓天下間所有人都感到意外的事,沒有人不是翹期盼。

因為剛剛出現在石碑上,就意味著這件寶物很可能剛剛從空間中出現,並未有主人接納此物。

女主被穿之後 「只是千年,從太虛法劍到玄天無極刀,再到量劫盤,這『九曲天龍鍘』就連續掉落了三個位置,而其以下的老牌寶物更是不需多言,如今這新出現的天階寶物竟然排名第四了!天呀,難道天劍大6的又一次劫難要降世了?」不知過了多久,一名白蒼蒼的綠袍老者,無意識的喃喃起來。

其餘劍修好象也清醒了一些,但一個個不是面s-蒼白就是目1-恐懼之極的神情,竟沒有一人想開口說話。

終於y-璧上的光芒徹底掩去了,恢復了一切平靜。

寶物也顯1-了它流光溢彩的名字:『萬劍葫蘆』!

「叫做萬劍葫蘆!這到底是個什麼寶物?竟然可以擠入前四名!」

「該不會是抖動葫蘆,就有千把萬把仙劍神劍傾瀉而出吧!」

「此物到底出現在何地?實在讓老夫心情焦慮呀!」

「嘿,白魔老叟,你這麼好奇何不去劍修聯盟看看呢,或許現在大致位置已經探究出來了也不定!」

一群人頓時議論紛紛起來,包括駱雲自己都是心思翻滾不定,要知道眼前這些人可沒有一個是低階修士,其他寶物他們或許視而不見,但這樣的天階寶物對他們來說,無異於使人jī動萬分的存在。

然而正當眾人都是心中沸騰時,地面竟開始出了隆隆之聲!

駱雲立即半蹲在地,伸手觸及了地面,感應這地表震動的來源!

而眾人面s-凝重之間,皆是同樣的舉動,而隨後地震之感驀然又消失不見了,估計那方向,似乎是極遠的西邊。

「是天絕山脈?!」已有不淡定的劍修喊了出來,往天邊出眺望,似乎能夠看到什麼一般。

「難道是與血魔們大規模退兵有關?要知道山脈多處,最不易生地殼震動才是!」

「該不會吧?看那震源巨大,彷彿是一bobo傳過來的,難道是什麼厲害妖魔寶物在那裡現世了?」

這麼一聯想,眾人對這事竟開始越傳越玄,甚至連萬劍葫蘆也和此地震勾搭上了。

駱雲啞然失笑,要轉身離開此地。

但是正當他要轉到廣場小拐角的地方時,遙遠的極西之地竟詭異的有一陣陣虹光在那邊以r-u眼可見的度傳過來,彷彿在驗證那邊有什麼寶物一般!

這頓時使得場面再次捲入了一陣陣1-ngch-o中,所有人jī動莫名,更有看似等階高的劍修不顧一切往西邊遁去,似乎已經不顧x-ng命,無視了那剛剛褪去一天的血魔大軍了。

這道虹光範圍播散出很遠,連柳亦如和柳梓晴等階的劍修都是吸引住了,更不要坊市中其餘劍修了,保守估計,至少在這一天就有五六成的劍修出了城,這恐怕是柳亦如等人始料未及之事。

不過也正巧在駱雲暗道此事與己無關,就此回房修鍊時,一個熟悉的nv子和一個須盡白的老者攔住了他的去路……

ps:今天先1更,我還在寫,醞釀下,明天會多更些,沒有再給我黑票。

小說閱讀下載盡在中文網小說更多:http: 「駱雲!」楚香霖一襲湛藍長裙,笑嘻嘻的出現在駱雲眼前。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