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不過,老者並沒有到李浪這邊來,而是拿出一個杯子,把酒斟給了李浪對面的那位黑丑書生。

同時的又給她一碟小菜下酒。

黑丑書生略顯局促地站起身道:「掌柜的,小生不會喝酒。」

老者笑了笑道:「公子,請給小老兒一個面子吧。」

方才,黑丑書生進店,向老者表示自己只想討一碗水喝,當然她可以付錢的。

白髮老者非但不收她錢,還將她請進酒館,稍作休息。

此時,老者都這樣說了,黑丑書生即使百般不情願,也只能答應下來。

錦書不負黎 當著老者的面,用袖子遮擋住自己,揚起脖子將酒一飲而盡。

「好,公子海量!」

白髮老者見這樣,才笑逐顏開地離開黑丑書生的桌子,轉身看向了李浪。

李浪在這時正好想到了如何把「含笑兩步倒」給老者吃下。

「三位客官,到你們了。」

老者臉上掛著笑容而來。

此時,李浪三人的酒杯都已經空了。

白髮老者將酒給他們滿上,並客氣地說:「請三位嘗一嘗,看這魯酒是否合你們的口味。」

黑齒熊之大咧咧地笑道:「多謝掌柜好意。」

白如玉也舉起杯子,朝老者點了點頭。

「掌柜的,今日既然是貴店開業的好日子,怎麼能只有我們喝酒,你也應該喝一杯才是……」

李浪笑著站了起身,接過老者的酒壺,他的指甲蓋上已經沾了些「含笑兩步倒」的藥粉。

老者意外地看了李浪一眼,隨後便見他拿起黑齒熊之的空酒杯,倒滿一杯后,遞到了他的身前。

「這位公子說的好,掌柜的你也應該喝一杯。」

「對,掌柜的,喝一杯。」

這時候已經有讀書人開始起鬨了。

老者看著身前的酒杯,嘴角略微抽搐了下,頓時有種吃了屎的感覺,但明面上又不好拒絕,只好接過杯子。

他想了想,忽然舉起杯子,對眾人道:「各位,既如此不如大家同飲此杯!」

這老頭是在騙這些讀書人,都把酒幹掉,這樣一來就不會有漏網之魚了。

李浪一副看穿了對方心思的模樣,但他並不著急,因為老者已經成功服下了「含笑半步倒」。

當所有人手裡的杯中酒喝完,店內的氣氛便達到了高潮。

然而沒過多久,一干讀書人都忽然覺得眼前開始發花,有重影了。

搖了搖腦袋,眾人只感到雙腿發軟,使不上力氣,只想癱坐在地。

「這是怎麼回事?」

「糟了,這酒有問題。」

「掌柜的……」

頭一次出遠門的讀書人成功遭受了踏入江湖后的第一次毒打。

而有江湖經驗的讀書人,想要反抗,想要逃走,卻無能為力。

黑丑書生早就暈倒在了酒桌上,當然,她是被酒醉暈的,還是被葯迷暈的,不得而知。

「哎呀,倒了倒了倒了……」

李浪見此,十分感激自己剛才的決定。

雖不覺得身體有什麼異樣,卻也學著東倒西歪的書生們,趴在了酒桌上。

黑齒熊之本想反抗,卻在白如玉的眼神示意下,倒在了桌上。

過了好一會兒,當酒館重新歸於安靜的時候,白髮老人才吩咐孫女宛兒將酒館大門關上。

而他自己則走到了李浪桌子前,冷冷地道:「哼,三位,不用再裝了,我知道你們沒事。」

李浪聽到這個,卻沒有醒,就好像學校幼兒園小孩子午睡的時候,有老師過來說睡著的孩子請舉個手,你還真舉手那樣,他此刻怎能醒來呢,或許對方也是在猜他李浪到底有沒有被迷翻。

「晉國襄王李延信,別人不認得你,我可認得。」

這時候,白髮老者的聲調突然變了,從剛才的蒼老,變得渾厚有力。

第一個從桌上起來的是黑齒熊之,他晃了晃腦袋,疑惑地指著老者問道:「你是如何知道俺家王爺的身份?」

老者並沒有回答,而是看著慢悠悠從桌上爬起的李浪,問道:

「襄王殿下,我薩沖自問做事向來謹慎,十分完美,從未失手過,你們如何看出我有問題的?」

李浪整理了下斗笠,深刻牢記一個王爺該有的樣子,很裝逼地道:「呵,這世上沒有什麼完美的事,你以為你做的很好,可在我的眼裡,卻是錯漏百出。」

「哦?是這樣嗎?」老者半信半疑地道:「那你告訴我,我哪裡露出破綻了?」

「現在談這個還有何意義?」李浪道:「薩掌柜,你埋伏在此,是專門為了等我嗎?」

薩沖點了點頭:「沒錯。」

李浪:「是誰派你來的,你又是怎麼知道我的行蹤?」

薩沖:「哼,我原話返還給你,王爺你現在談這個也沒有任何意義。」

「想必是邯鄲城裡的人吧?」

「無可奉告!」

「看來你打算在這解決掉我們了。」

李浪低語問了一句,

「沒錯。」

薩沖笑了笑說:

「方才真的好險,若不是宛兒告訴我,三位已對我產生懷疑,我怕我還被你們蒙在鼓裡。

你們既已服下自己的解藥,還要喝我那杯藥酒,是不是想讓我以為你們已經不醒人事,一會兒好從我的口中探尋到秘密?」

「呵呵,隨你怎麼想了。」

李浪見他終於發笑了,轉移話題道:「既然薩掌柜不願意告訴我們雇傭你的人是誰,那我就不再去問了,但可否讓我見識一下你的真實面目呢?也好讓我們知道自己到底死在了誰的手裡?」

黑白二人聽到這話,本想起身表示自己這邊還有一戰之力,對方一老一少而已啊。

李浪卻朝他們壓了壓手。

「哼哼,也好……」

而這時,薩沖已經不再假裝了,「讓你們看看我的易容術。」 「實力不錯嘛,不過得罪了我謝雲,你今天非死不可了」謝雲心裡不禁暗自感嘆唐天的實力

「那就讓我看看你有沒有這個實力了,風神腿」唐天心裡很清楚時間拖得越久,不管是對自己還是對秦月她們都是非常不利的面對唐天這一次的攻擊,謝雲並沒有施展地甲屏障防禦,而是直接施展武技硬碰硬「巨石之劍」

「砰」

謝雲看著唐天擦去嘴角處的血跡,得意地哈哈大笑起來:「怎麼樣,小子,這下該知道我有沒有這個實力了吧!」

「就這點實力也想殺我,我看你真的是在做夢」唐天一臉不屑地看了一眼謝雲「好,那我就看看你接下來怎麼接我這一招,巨石之劍」謝雲看到唐天居然敢瞧不起自己,心裡忍不住冒起了一團火「那我就接給你看看,旋風斬」面對謝雲的攻擊,唐天毫不退縮直接就是硬碰硬「轟」

這一次對拼唐天和謝雲兩人同時後退了五步,平分秋色「不錯嘛…」可是謝雲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被旁邊的一道慘叫聲吸引了「啊?師兄救…我」

可是當謝雲轉過頭去看的時候,人已經分成了兩半了「師弟」謝雲大叫了一聲就準備跑過去,可是這時唐天的聲音卻突然在謝雲的耳邊響起了「在戰鬥的時候分心,後果可是很嚴重的哦,旋風斬」

「地甲屏障」謝雲反應也不慢,在聽到唐天的聲音后,謝雲就毫不猶豫地撐起了防禦「嘭」

謝雲看到唐天的攻擊沒有打破自己的防禦,心裡剛送了一口氣的時候,可謝雲的那口氣還沒送完,謝雲就看到自己的地甲屏障破了這可把謝雲嚇了一跳,不過這還不算什麼,當謝雲看到唐天所施展的武技的時候,謝雲的臉上充滿了震驚地神情「你怎麼會我嵐風宗的烈焰刀?」

「這個問題你還是到黃泉再問好了」唐天毫不猶豫就是一掌打向了謝雲「我知道了,文雪和贏火是你殺….」話還沒說完,謝雲就頭一歪死掉了,不過謝雲的眼睛卻沒有閉上,顯然是死不瞑目….

「唐天,一個月的假期只剩下十天了,唐天你打算什麼時候回去」龍千月說道聽到龍千月的話,唐天才發現時間過得還真快,不知不覺間二十天就沒了,「我想在天星森林再呆幾天,看看能不能找到玄虛草」

「唐天,你要找武髓果煉製武髓丹這我知道,可是你要找玄虛草煉製什麼丹啊」秦月一臉好奇地看著唐天,在一旁的龍千月聽到秦月的話,也是一臉好奇地看著唐天「我想要煉製的是玄心丹」唐天說道「什麼?你說你要煉製玄心丹?」聽到唐天要煉玄心丹,秦月和龍千月都一臉不可思議地看著唐天「怎麼了,玄心丹只是二品丹藥而已,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的」唐天看到秦月兩人的表情,感到很是奇怪,「自己又沒有要煉製高級丹藥,幹嘛這樣看著自己啊?」

「你知道什麼啊!我告訴你天楓帝國的煉藥師們已經有三百年的時間沒有煉製出玄心丹了,要是帝國的那些家族們知道你手裡有玄心丹的藥方,一定派人來收購你手中的藥方,甚至可能會派高手來搶奪」身為皇室的公主,龍千月對於那些大家族的作風可是一清二楚「沒這麼誇張吧,要知道玄心丹只是二品丹藥,而且只對靈級武者有用,效果也就是提升靈級武者一到兩重的修為」唐天聽到龍千月的話,顯然是有點不相信「你知道什麼,要是那個家族能夠到了玄心丹的藥方話,那麼那些本來沒有希望衝擊王級的人,就會有希望衝擊王級了,要知道王級可是一個家族的中堅力量,你說他們能不搶嘛!」龍千月沒好氣地看著唐天唐天聽到龍千月的話后,用心一想覺得很對:「那這藥方我可要藏好了」

….

「唐天,還有七天假期就要結束了,你說我們是不是該回去了」秦月對著前面的唐天說道「恩,我們明天早上就開始回去怎麼樣」唐天雖然還不想走,但是也知道沒時間,看來只能希望下次有機會再來找了,「對了,千月跑哪裡去了」

「她剛才說是去找吃的了」秦月一臉無奈地說道,「千月這個人什麼都好,就是有貪吃這個毛病」

「秦月,你說千月每天吃那麼多的東西,身材怎麼還是那麼苗條啊?」一提到龍千月好吃,唐天就好奇龍千月的身材是怎麼保持的「好啊唐天,原來你每天都注意千月這個,看我不告訴千月」秦月雖然嘴上這麼說,可其實心裡卻是希望唐天能夠時刻注意自己,不過秦月又不知道該怎麼表達,才會讓唐天了解自己的心思就在這時龍千月一臉開心地從旁邊跑了過來,「唐天,你們剛才在說什麼?不會是再說我的壞話吧?」

「剛才唐天在說,千月每天吃那麼多東西,為什麼只有胸部長大,其他的地方不長」秦月一臉壞笑地看著龍千月聽到秦月的話,唐天連忙對著千月搖手否認:「千月你別聽秦月瞎說,我之前只是說你每天吃那麼多食物為什麼不長胖而已,絕對沒有說其他的什麼,我向你保證」

「沒關係的,只要唐天你喜歡就好了」瞬間龍千月臉紅的比猴屁股還紅,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龍千月心裡暗自羞愧,不明白自己怎麼會說出那樣的話「千月你說什麼」由於龍千月說話比較小聲,唐天根本沒聽清楚「沒什麼,我沒說什麼」龍千月聽到唐天沒有聽到自己說的,心裡不禁感覺有點小小的失望唐天沒聽清楚,可不代表在旁邊的秦月沒聽清楚,聽到龍千月說的話,秦月直接一口水就噴了出來,一臉不敢相信地看著龍千月,剛才的那話居然是出自帝都的公主之口,要是剛才的話被帝都的那些追求者聽到了,秦月相信絕對會發生大地震的「千月,到今天我才知道,原來你還有這樣的一面啊!」秦月小聲地對著龍千月說著「怎麼,是不是羨慕我比你的大啊,我聽說男的都喜歡比較大的哪一個哦」龍千月一臉得意的看著秦月聽到龍千月的話,秦月先看了看自己的,又看了看龍千月的,滿臉地不甘心:「你不要得意,總有一天我會超過你的」

「就怕你沒這個機會」龍千月臉上充滿了得意地神情「喂,我說你們兩個在嘀嘀咕咕說什麼呢?」唐天看著秦月和龍千月兩人交頭接耳了半天,心裡很是好奇她們在說什麼「剛才千月說她今天晚上想給你暖床,她不好意思說,讓我給她說」秦月說著還一臉曖昧地看了一眼龍千月聽到秦月的話,唐天直接假裝沒聽到走開了「秦月,我看你是嫉妒吧!」龍千月故意挺了挺自己的胸部秦月的看到龍千月的動作,直接被氣的說不出話來,為了避免繼續遭受打擊,很乾脆地就把頭轉向了另一邊,看到秦月的表情,龍千月在一旁開心的哈哈大笑了起來「你們兩個不要再鬧了,千月,你剛才去找吃的找到什麼吃的了?」唐天說道「哦,對了,我差點忘了這件事」龍千月聽到唐天說話,才想起自己把正事給忘了「什麼事?」秦月一臉好奇地看著龍千月「我剛才在找吃的時候,找到了玄虛草」龍千月一臉得意的說道「你真的找到了玄虛草?」唐天有些不敢相信地看著龍千月「當然了,不過你那是什麼眼神啊」龍千月看到唐天居然懷疑自己,氣的把頭轉向了一旁「好了,你們兩個不要爭了,千月把你找到的玄虛草拿出來給我看看,這樣不就知道真的假的」秦月看到唐天兩個又要鬧起來,趕忙就勸了下來「我沒摘回來」龍千月有點不好意思地說道,「不過,那是因為旁邊有一隻靈獸在旁邊的緣故」

「那你現在帶我我們過去看看」唐天說道「恩」龍千月點了點頭之後,就帶著唐天和秦月向自己發現玄虛草的方向走去….

「你看那是不是玄虛草」龍千月指了指前面的一株小草「恩,真的是玄虛草」唐天看後點了點頭「怎麼樣,我沒騙你們吧,叫你們懷疑我」龍千月一臉得意的說道「好了,你厲害還不行嘛,你說的那隻靈獸呢?怎麼沒看到」秦月看了看四周也沒找到龍千月之前說的靈獸龍千月看了看四周,「我剛才看的時候,還在這裡的,現在可能是出去找吃的了吧!」

「你們在這裡等我,我去摘玄虛草」接著唐天就小心地向前面走去了,雖然沒有看到那隻龍千月說的靈獸,但是唐天依然不敢有半點輕心「唐天,等等我,我陪你去」

可是龍千月還沒走兩步,就被秦月給拉住了,「千月,摘靈藥的事就交給唐天,我們兩人還是乖乖地在這裡等唐天好了,萬一一會要是出了什麼意外的話,我們兩個也好去接應唐天」

「哦,知道了」雖然龍千月心裡很想陪在唐天的身邊,但是也知道秦月的話有理,所以只好乖乖地和秦月一起在這等唐天了而唐天小心地走到玄虛草的旁邊,也沒看到那隻靈獸出來,心裡不禁鬆了一口氣,不過就在唐天準備伸手去摘玄虛草的時候,唐天卻一道突如其來的攻擊給打飛了出去唐天站起來之後發現自己的面前出現了一隻靈獸靈級巔峰的碧凌蟒,這一刻唐天心裡後悔剛才沒向千月問清楚這隻靈獸的情況,都怪自己太心急了,看來自己的心性還有待提高不過現在唐天知道自己已經沒有時間去反思了,因為這隻碧凌蟒已經向自己發起了攻擊,這隻碧凌蟒看起來很笨重,但是移動起來的速度卻是一點多不慢,唐天還沒反應的過來,就被碧凌蟒再次的打飛了出去 「所以她做的這些事情,其實我也能理解,她只是為了自己母親,所以一時間有些糊塗罷了。」

「你倒是挺大方的啊。」葉皓軒笑了笑道:「如果是我,對於背叛我的人,我是不會原諒的。」

「事情也要分個情況,她的情況,所做的事情也不是故意的,所以我沒有什麼理由不原諒她。」梁佩珊道。

「對於背後的那個組織,你了解有多少?他們找你麻煩的目的是什麼?你都弄清楚了嗎?」葉皓軒試探性的問。

葉皓軒其實已經清楚,李茹背後那個組織找梁佩珊,完全是因為梁佩珊那神奇的血脈,葉皓軒也向特勤局反饋過信息,但是特勤局現在還沒有給葉皓軒答覆。

他之所以這樣問,完全是想試探一下樑佩珊對於自己的事情到底知道有多少。

「不清楚。」梁佩珊微微的搖搖頭道:「我派去的人,只是和他們稍微有一點接觸,便受到了警告,所以我們不得不退了下來,我最近也不敢在派人過去了,生怕打草驚蛇,所以我還不明白他們到底是什麼人,他們的目的是什麼。」

「但是,有一點是肯定的。」梁佩珊想了想道。

「哪一點?」葉皓軒問道。

「那就是他們找我,肯定不是為了錢。」梁佩珊肯定的說。

「不晃為了錢,那是為了什麼?」葉皓軒搖搖頭道:「你想多了,這些事情,還是以後在提吧,去卧龍休閑山莊那裡,時間趕不?」

「時間不急,可以慢點走,我警告你,不要在飆車了,不然的話超速罰款從你自己的工資裡面扣。」梁佩珊給葉皓軒打了一針預防針。

「好吧,好吧,我不超速了,我慢慢來行了吧。」葉皓軒苦笑,他只得慢慢的開著車向前走。

剛剛走了沒有十分鐘,前面一條橫卧在高速公路正中央的車檔住了葉皓軒的去路,前面有兩名交警在指揮著。

「麻煩事來了啊。」葉皓軒走下了車,梁佩珊也跟著跳了下來。

「今天這裡封閉了,恐怕走不了了,你們想辦法離開吧。」一名交警走上前來說。

「清障車還要多久才能到達現場,警官,我們今天有急事,你能不能幫幫忙想想辦法?」梁佩珊急了,今天見的人,可不是一般的人,要是去晚了,合作可能就會黃了。

「這我可沒辦法了,你也看到了,路現在被封了,除非你能從這裡飛出去,不然的話你不可能走得過去的。」那名交警指了指前方的大車道:「清障車要過一段時間才能趕到這裡,大概還要一個小時的時間才能徹底的把路清開,你們還是想想別的辦法吧,要不就在這裡等吧。」

「等?這絕對不行的,我今天中午還有一個重要的客戶要見,如果耽擱了,那可是損失。」梁佩珊有些著急了,她急急的說:「附近有沒有出口。」

「高速,向後面的出口就免了吧,別在發生什麼危險了。」交警警告的看了兩人一眼道:「你們可不要把我這個交警當做空氣。」

「我認罰行了不?」梁佩珊沒好氣的說。

「那也不行,之前的出口,距離這裡有十多公里,難不成你逆行十公里回去?這個責任我可擔不起,等吧,是客戶重要,還是小命重要?」交警說著又拿起了對講機,和上邊的人做了一下聯繫。

「葉無常,你想辦法。」梁佩珊揪住了葉皓軒,就好像是揪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一般,她叫道:「快想辦法,今天的這個客戶,不能錯過了。」

「那我可沒有辦法了。」葉皓軒雙手一攤道:「我又不會飛,你讓我怎麼過去?」

「等吧,不管是什麼理由,你們也不能就這樣當著我的面違規啊,我好歹也是交警啊。」那名交警又走了過來。

「哦,那我老闆現在很著急,怎麼辦?」葉皓軒指了指前方側翻的油罐車道:「那不,車頭的部位還有間隙,我覺得以我的技術,能開過去。」

「這可是油罐車,隨時都有可能會爆炸,我得為你們安全著想。」交警還是不肯讓道。

「這個,我們不要命了,這樣行不?」葉皓軒無語的說。

「那也不行,我不管你們有什麼急事,現在必須在這裡等,除了這個辦法之外,沒有其他辦法,除非你們現在有許可權調動直升機過來。」交警說。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