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也是因為家族出了一位天道神宮的第三席天罡神將。

有這位天罡神將守護,陽神多少有些顧慮。

但顧慮雖有,可卻不代表這個陽神不敢真殺人。

所以,看到陽神出現的一瞬間,少公子就直接縮了起來。

「什麼人還需要讓他離開?

你不會動手當場殺掉?

浪費了我這麼久的時間!」

陽神十分不爽的說道。

他從出現為止,都沒有正眼看一下少公子。

似乎世間沒有誰能讓他去正眼看一下。

「因為他是巨……」

土運砂正要說出少公子的巨箭族身份。

這時,林天佑及時打斷,「因為他是我的朋友,所以不能殺!」

同時,林天佑還悄悄的對土運砂使了個眼色。

告訴土運砂不要亂說話。

好在土運砂心裡也承著林天佑的恩情,即使不太願意,可還是沒有繼續把少公子的身份說出來。

「你的朋友?」

陽神聽到這裡,終於是把目光看向了少公子。

「嗯,天賦倒也能排在上九天所有強者里的上層水平。」

「龍皇,你從來沒有告訴我,你還有這樣的朋友?」

陽神看向林天佑,詢問起來。

「那是因為陽神前輩也從來沒有問過。」

鏗鏘!

一把品相不錯的寶劍出鞘。

「因為我喜歡用劍,所以這位少公子就送了這把劍給我。

因此我們就彼此成了朋友!」

林天佑怕陽神看出少公子是使用弓箭的,所以拿出了一把寶劍,先混淆視聽。

「這種破銅爛鐵,也只有你當成寶貝!」

陽神十分嫌棄的掃了那把劍一眼,不屑的說道。

「等你成了我的徒弟,我會送給你這世上最好的劍!」

「我曾聽說世上最好的劍是星辰元劍,陽神前輩是打算送那把劍給我嗎?」

林天佑看不慣陽神的那副裝比樣子,便拿出這樣的話來擠兌。

果然,聽到星辰元劍這幾個字,陽神的表情頓時有些尷尬。

世上最好的劍,確實只有星辰元劍能擔當。

可他哪裡有資格得到這樣的劍?

別說他了,就連天道主宰都不一定能得到。

「龍皇,星辰元劍那是初代真神的本源之劍,我怎麼可能擁有?

不過,送你一把天罡級別的寶劍,還是能夠做到的!」

陽神有兩把天罡神兵,本來一把是打算送給水妖王。

可惜水妖王被人殺了,現在只能送給他下一個徒弟了。

當然,如果林天佑最後能成為他的徒弟,那寶天罡寶劍,自然就歸龍皇所有。

「哦,不是星辰元劍啊!」

林天佑一副不感興趣的樣子說道。

「龍皇,你應該高興才對,天罡級別的神兵啊,我做夢都想得到!」

土運砂見陽神似乎有些不高興,便立刻開口打圓場。

「哦,那就提前向陽神前輩道謝了。」

林天佑朝陽神抱了抱拳,雖然樣子很客氣,但依然沒有什麼興趣的樣子。

陽神表情很難看,他忽然覺得,這個龍皇可能是一個非常有野心,而且胃口很大的人。

連神兵也只認星辰元劍,天罡級神兵都絲毫不感興趣。

不過這樣也好,越是有野心,越是胃口大的人,未來的成就就越大。

因為這樣的人永遠不知道滿足。

「好了,叫上你的朋友一起,我們繼續前行吧!」

陽神不想繼續跟林天佑談星辰元劍的事情。

這樣會顯得他這個未來師傅很沒有排面。

他擱下一句話,便先一步朝前走去。

也沒有去問少公子是什麼身份。

見到自己安全了,少公子鬆了一口氣,不過,他還是悄悄的來到林天佑的面前,小聲道,「龍皇,我能不能不跟你們一起走啊?

那個陽神太可怕了,我現在腳都在發軟。」

少公子其實更擔心的是自己的身份會被陽神知道,這可是要命的事情。

「放心吧,有我在,你不會有危險!」

林天佑小聲的安慰了他幾句,讓他打消恐懼。

可惜,恐懼哪有那麼好打消的?

但林天佑也幫不了什麼忙,他只能跟在林天佑的身後,忐忑不安的繼續前行。

「龍皇,我覺得你在陽神前輩面前過於放肆了。

他好歹也是一個有頭有臉的大人物。

你沒必要讓他丟臉!」

土運砂也跟了上來,在林天佑的耳邊輕語。

「是他自己說要把世上最好的劍送給我。

難道天罡級的神劍,會比星辰元劍更好?

林天佑一臉的不屑。

「如果真有星辰元劍,也只會被陽神前輩使用。

他就算再想收你當徒弟,也不可能把星辰元劍送給你!」

土運砂覺得林天佑有些太天真了。

「那不就結了?

給不了最強之劍,就別在本少面前吹牛。」

林天佑冷笑一聲,抽袖而去。

「唉,我怎麼感覺龍皇遲早會惹怒陽神前輩呢?」

土運砂搖搖頭,十分無奈的說道。

一行人繼續前行,這時離雁然也追了上來。

之前陽神突然從她的眼前消失,可把她驚壞了,還以為出了大事呢。 「轟!」驚雷般的炸響響徹天地。

在眾人震驚的目光中,流雲宗宗主等人的攻擊連同深藍色的水幕護罩一起,在這一聲響徹天際的巨響中,轟然破碎!

那隻玉手被狂暴的能量震得向後微微退了幾米,掌心中,一道細長的血痕顯出,剎那又恢復如初。

什麼?!竟然毫髮無傷!

流雲宗宗主連同一眾太上長老看得分明,心臟頓時狠狠的一抽!

凌宇鋒那個混蛋,到底為宗門惹來一個怎樣可怕的敵人啊!

要不是凌家老祖不在這裡,幾名滿腹怨氣的太上長老都恨不能將他撕成碎片!

都是他乾的好事!

唰!那隻玉手在空中微微一頓,隨後毫不猶豫的繼續按壓下來。

隨著那隻玉手的逼近,凜冽的罡風吹拂得山頂之上的流雲宗宗主等人麵皮抽抽的抖動,綠色波浪一般連綿的樹海直接被壓彎了腰,整個流雲宗都被一股恐怖到了極點的氣勢籠罩,大殿搖晃,山脈震動。

看到之前交戰的結果,再沒有人懷疑這一掌的威力!若是拍實,只怕流雲宗便會徹底毀於一旦!

到底是什麼事,竟然惹怒了這樣的強者!

看對方這架勢,分明是要趕盡殺絕!

流雲宗上下的人心裡不知道多憋屈!

尼瑪這世界上最心塞的事,就是你要死了特么的還不知道別人為什麼要殺你!

「前輩!流雲宗有什麼對不起前輩的地方,我們願意賠罪!請前輩手下留情!手下留情!」流雲宗宗主迎著狂暴凌厲的罡風,聲嘶力竭的大叫,語氣低聲下氣到了極點。

然而北冥影現在已然怒到了極致。

他不過只離開了一會,他的卿卿就被人傷成那樣,差點死在他面前!

那是他捧在掌心裡疼愛呵護,連一點點委屈都不願意她承受的人!

凌家老祖膽敢傷她至此,抽皮扒筋,挫骨揚灰都是輕的!偏偏流雲宗的人還來摻一腳,徹底喚起了北冥影嗜血殺戮的念頭!

好一個世外宗門,好一個流雲宗!

他薄削的唇角微微一扯,渾身的血煞之氣凝實,眸中血色劇烈翻滾著,沒入虛空之中的那隻手臂微微一震,另一邊,那隻玉手便直接按在了流雲宗的主峰之上。

「轟隆隆!」巨大的山峰被他按得往地下一沉,硬生生的陷入地底,一時山崩地裂,大殿坍塌,主峰之上眾弟子被翻騰衝擊的餘波一震,胸膛如遭重鎚狠狠一擊,一口鮮血噴出,身形紛紛被撞飛出去。修為較弱的,直接被震死在當場!

流雲宗宗主等人首當其衝,亦被震得吐血飛出,瞬間便是重傷!

這種攻擊,已經超過他們所能想象的境界!哪怕天衍學院號稱大陸最強者的院長,都沒給他們這樣震撼心悸的感覺!

就在北冥影要將整個流雲宗全部摧毀時,嗖嗖嗖!尖銳的破空聲呼嘯而來,響徹天際。

幾乎是剎那,天穹之上驀然射出無數道粗大的金色鎖鏈。

這些鎖鏈之上,無數玄奧的符文閃閃爍爍,或隱或現。

一股蒼莽雄渾,古樸磅礴的氣息從這些金色的鎖鏈之中散發出來。

只是瞬間,便穿越空間,直接出現在北冥影的大手面前,唰唰唰的將他的手緊緊纏絞,縛了個嚴嚴實實!

「大陸本源,法則序鏈!」看見這一幕,一名嘴角還帶著血跡,白髮蒼蒼的太上長老赫然驚叫,「他不是天衍大陸的人!無盡星海!他是從無盡星海降臨來的!」

每個大陸的玄王強者都是大陸本源的寵兒,不然是不可能修鍊到這樣的境界。若是本大陸的玄王強者互相廝殺,那是正常的物競天擇,適者生存,大陸本源不會管,但外界降臨的強者若是想要擊殺他們,就會受到大陸本源的鎮壓!

這位太上長老向來喜歡研讀古籍奇志,是以才會認出法則序鏈,從而猜到了北冥影的身份!

「什麼?!」流雲宗宗主等人聞言大吃一驚,他們能夠修鍊到玄王境,自然也是知道無盡星海是什麼地方,沒想到攻擊他們的人,竟然就是從無盡星海降臨而來的!難怪會那麼強!

「哼!本源壓制?」懷抱著君雲卿,北冥影似怕驚擾了她一般語氣輕柔,聲音卻冰寒凜冽,如刺骨刀鋒。

以他的實力,天衍大陸這樣中等大陸的本源壓制不是不能擺脫,只是這樣一來,以後都會受到大陸本源的排斥,需要時時刻刻與之對抗,實在麻煩!

低頭看了懷中昏過去的少女一眼,北冥影心中瘋狂涌動的嗜血殺念稍稍緩解。

幾個玄王境罷了,也不是罪魁禍首,留著又如何。

不過死罪可免,活罪難逃!

「今天便饒你們一命,若再敢動東炎君家的人一根毫毛——」孤傲冷絕的聲音緩緩響徹在流雲宗上空。

說話間,天空之上的手腕驀然一翻,絲毫不顧手上裹縛的法則序鏈,抬手一豎一劈!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