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他竭盡全力使得自己心神平穩,傲立於佛陣之前,吳銘刀鋒直指覺念羅漢。

「老和尚,多管閑事,自尋死路。」

覺念羅漢沉吟一聲道:「阿彌陀佛,我佛慈悲,施主墮入魔道,老衲無法坐視不理。如果施主迷途知返,放下屠刀便可立地成佛,如果你依舊冥頑不靈,灰飛煙滅只在瞬息之間。」

哎呦呵,吳銘暗笑,果然是萬佛寺的佛道高僧,說起話來有板有眼,一套一套的。

「呵呵呵,哈哈哈哈哈。放下屠刀之後,只怕是任人宰割吧?

「阿彌陀佛,吳施主,難道你認為,憑藉你一己之力,可以對抗浩然天道不成?須知苦海無邊回頭是岸,縱觀上下幾千年,哪一個巨魔最後不是灰飛煙滅,魔高一尺,佛高一丈。」

聽后,吳銘微微聳肩,周身魔元瞬間躁動起來,他整個人都好像被黑色火焰包裹在其中,濃烈的魔元映襯著手中這把猩紅的魔刀,吳銘冷笑道:「老和尚,你說錯了,我只記得,佛高一尺,魔高一丈。無魔無佛,擋著我,神擋殺神,佛擋,屠佛。」

嗡!

嗜血魔刀發出一聲悲鳴,霎時間血刀上血光凝聚,吳銘將嗜血魔刀高舉,十丈血色天刀所發出的血光,竟然與對面的金色佛光分庭抗禮。

猛然間,覺念羅漢也睜開了雙眼。

「哼,不知天高地厚,起陣,大羅佛印。」

覺念羅漢高喊一聲,十八弟子動作動作整齊劃一,他們坐下的金蓮飛速旋轉,十八位弟子也開始繞著覺念羅漢轉動,不多時,覺念羅漢身下的那個巨大的卍字法印竟然豎立了起來。

卍字法印遮天蔽日,綻放出萬丈金光,向著吳銘的頭頂罩了下去。

大羅佛印,十八羅漢陣中比較強悍的一個殺招,卍字法印,是佛道的象徵,據傳,卍字法印之中凝聚著歷史上無數修成正果的佛祖的法力在內。

另外,佛道講究的是掃地不傷螻蟻命,愛惜飛蛾紗罩燈。

絕大多數的佛家法門,都不是直接的殺招,效果往往都是封印。

所以,覺念羅漢這一招,目的也是將吳銘暫時封印。

眼看著巨大的卍字法印罩了下來,吳銘的確感受到了強烈的壓力。

高深佛法,對吳銘的魔功起到了很強的壓製作用。

吳銘微眯紫魂魔瞳,就在卍字法印迎頭落下的瞬間,他猛地揮起十丈天刀,向著那碩大的卍字法印迎了上去。

「天刀破佛。」

刷!

十丈血色天刀,在空中劃過一道血色的扇面,硬生生劈在了金色的卍字法印上,頓時發出一聲巨響,猩紅的血光與卍字法印的金色佛光交織在一起。

鬼哭狼嚎的聲音與佛道吟誦銘文的聲音也混淆在了一起。

強烈的衝擊波四下蔓延,十丈血色天刀直接將卍字法印擊潰,但是,卍字法印中蘊含的佛力,也將十丈血色天刀震散,這一次對拼,可以說是鬥了個旗鼓相當。

血光正在快速消弭,金芒也逐漸的黯淡了下去。

覺念羅漢的臉上顯出一抹驚色。

「此子好強的魔性,區區二十歲便有如此魔性,若不除他,假以時日,怕是會成為古往今來的第一巨魔。」覺念羅漢心中吃驚的道,同時,他也堅定了念頭,今天無論如何也要將吳銘擊殺,最起碼,也的將吳銘暫時封印。

打定主意,覺念羅漢將脖子上的一串金剛法鏈摘了下來。

「……。去……。」

覺念羅漢對著手中這串法鏈吟誦了幾句,隨後喊了一聲去,這一串法鏈上金光流轉,竟然兀自斷開了,散落成一百零八顆金色佛珠。

這一百零八顆金色佛珠,是覺念羅漢的寶貝,有著震世級下品的層次,而且其中有覺念羅漢數十年的佛法加持,對邪魔妖物具有很強的剋制力。

[綜漫]風聲細語 一百零八顆金色佛珠化作一道道金光快速接近吳銘,並且在吳銘的附近飛旋,速度越來越快,以至於短短三五個呼吸的時間過後,這一百零八顆金色佛珠飛旋的軌跡,竟是形成了一個金色的繭,結結實實的把吳銘給困在了裡面。

見此,覺念羅漢的臉上顯出幾分笑意。

「咯咯咯,阿彌陀佛,吳銘……,你已經被老衲的佛繭所困,勿怪老衲手下無情,這是你咎由自取罷了。」覺念羅漢得意的說了句,而後竟是從本命金蓮上站了起來。

接下來,他腳下的本命金蓮,緩緩向著金繭的上空飛去。

待得到了金繭的上方,足有二十四片蓮瓣的佛道金蓮緩緩轉動,金蓮的蓮瓣上,星星點點的金光,好像細雨一樣的落下,如一個金色的瀑布,覆蓋著整個金繭。

覺念羅漢也知道吳銘不好對付,所以,不惜用本命金蓮去加持了一下金繭,做完了這一切,覺念羅漢才算是安心了。

他轉頭看了看現在的戰況,不由得眉頭緊鎖,臉色凝重起來。

「看來,也不過如此,我佛慈悲,魔高一尺,佛高一丈,不論何等邪魔,最終也難逃我佛高深佛法。」覺念羅漢自顧自的意淫了一會,這才看向混戰的雙方,高聲喊喝:「阿彌陀佛,巨魔吳銘已經被老衲鎮封,爾等還不束手就擒?」 「看來,也不過如此,我佛慈悲,魔高一尺,佛高一丈,不論何等邪魔,最終也難逃我佛高深佛法。」覺念羅漢自顧自的意淫了一會,這才看向混戰的雙方。

慘烈的一幕,使得覺念羅漢直皺眉頭。

小黑、雷炎和雷朵簡直就是毀滅和破壞的代名詞,所到之處屍橫遍野,草木凋零,山石碎裂,烏煙瘴氣,元陽宗的高手都被龍義牽制,剩下的這些,雖然也有些實力,可是在小黑的面前,就顯得太弱小了。

到現在,號稱數千的元陽宗弟子,最少戰死了一千人,殘肢斷臂漫山遍野到處都是,內臟更是流了滿地,鮮血已經染紅了整片山坡。

另一邊,巨大的黑龍與無封真人混站在一起,穿雲破霧,除了無封真人外,他身邊還有十餘位轉輪鏡的高手,借著人數的優勢,才勉強可以與黑龍周旋。

見此,覺念羅漢運轉佛力大吼道:「阿彌陀佛,巨魔吳銘已經被老衲鎮封,爾等還不束手就擒?枉造殺孽,罪上加罪。」

覺念羅漢的一聲大吼,覆蓋了整個鶯山區域,所有人都聽得真真切切。

小黑、雷炎雷朵和柔兒頓時一愣。

他們一同看向空中,看到了那個金色的繭,還有上面緩緩轉動的金色蓮花。

龍義也為之一愣,顯然,大和尚並非騙人,吳銘的確是被鎮封住了。

一時間,雙方氣勢上出現了逆轉性的變化。

見到吳銘被大和尚覺念鎮封,一直被動挨打的元陽宗高手們終於有了點底氣,無封真人更是大喊道:「賊首已經被高僧封印,眾人聽令,隨本座誅殺孽龍。」

然而,就在覺念羅漢喊完這一聲還沒到十幾個呼吸的時間。

他的臉色忽然間又變得陰沉起來,就好像碰上了什麼不可思議的事情一樣,覺念羅漢緩緩轉頭,當他再次看到那個金繭的時候,臉色一變再變。

因為,原本金色的繭,竟然在漸漸的變黑。

一百零八顆佛珠,那是覺念羅漢的得意法寶,甚至比他手中的九耳禪杖更加主要,此時此刻,他清晰的感覺到,佛珠上的佛力竟然在迅速減弱。

金色的繭看似密不透風,可是,一絲絲黑色的魔氣,硬生生擠了出來,使得金繭漸漸變成了黑色。

小黑見此大笑道:「嘿嘿,別聽那禿驢胡咧咧,雷炎雷朵,愣著幹什麼呢,這麼好的機會可不是天天都有的,幹活了,給我殺。」

……。

元陽宗剛剛燃起的戰意,一轉眼的功夫又消弭了下去。

反倒是小黑越戰越勇,龍義更是彪悍,龍嘯九天、神龍擺尾、強悍的龍軀與致命的龍炎配合,逼的無封真人和十幾位高手根本不敢靠近,他們所謂的圍攻,其實就是在硬撐,在與龍義周旋罷了,就連無封真人都不敢貿然靠近,更何況其他人。

單說覺念羅漢,他急忙念誦佛道銘文,妄圖加持佛珠上的佛力。

沒多久,覺念羅漢的兩鬢就溢出了汗珠。

大約百息的時間過後,原本金色的繭,已經完全被魔氣包裹,至於那上空金蓮垂下的金色光點,效果也很不理想。

覺念羅漢心中驚呼不已。

「不可能,這絕不可能,這小子的魔性竟然強到了這個程度,糟了,糟了,我的佛珠。」

覺念羅漢騎虎難下,這個時候,就是他想收回佛珠都根本辦不到。

吳銘強悍的魔元,正在與他爭奪一百零八顆佛珠的控制權。

雖然吳銘不可能在短時間內,強行抹去佛珠中的佛性,也不可能斷開覺念羅漢與佛珠之間的感應,但他卻可以用自己強悍的魔元,阻斷覺念羅漢對其的控制。

又是十幾個呼吸的時間過去。

繭內傳出一聲爆吼。

「啊……,給我破……。」

嗖,嗖嗖嗖!

怒吼響起的同時,一百零八顆佛珠全部被震飛。

覺念羅漢的心在這一瞬間涼了半截,他現在根本沒有心思去管那些佛珠了,要命的是本命金蓮。

本命金蓮,其中不僅僅蘊含了覺念羅漢的佛法,更重要的是,既然稱之為本命金蓮,顧名思義,那是與覺念羅漢的修為,乃至生命息息相關的。

萬沒想到,吳銘竟然破了他的金繭,如此一來,使得他的本命金蓮完全暴露在了吳銘的頭頂。

如果這本命金蓮出了問題……,後果,覺念羅漢自己都不敢想象。

覺念羅漢大驚,急忙召喚本命金蓮,金蓮感受到覺念羅漢的召喚后,急速旋轉,以最快的速度向著覺念羅漢飛去。

只不過,吳銘怎會錯失這個良機?

其實,今日一戰,吳銘本沒有必要去硬拼覺念羅漢,他自然之道,佛道高僧,對他有一定的剋制力,或者說,與佛道高手對戰時,他會在一定程度上吃虧。

然而,也偏偏是因為這個原因,吳銘非要與覺念羅漢一戰不可。

因為吳銘堅信一個道理,強者是絕對沒有剋星的,所以,他必須要克服這個障礙,必須要足夠了解佛道高手,即便以後碰上更強的佛道高手,乃至傳說中的亞佛,他也不必畏懼。

眼下,破了金繭,吳銘也知道本命金蓮對覺念的重要性。

想走,晚了。

於是,吳銘右手提著嗜血魔刀,魔鱗臂上的魔爪對著金蓮逃離的方向猛地打出一掌,霎時間,吳銘體外所有的魔元都在向著魔鱗臂匯聚。

滾滾魔元好似一條魔龍,從魔鱗臂上涌了出去,緊追金蓮。

天龍吸水,這一招已經被吳銘練到了極致。

覺念羅漢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他周身金光爆閃,顯然是用盡了全力,本命金蓮距離他也越來越近,可是,吳銘的天龍吸水,同樣距離本命金蓮越來越近。

「都還愣著幹什麼,給我上。」

覺念羅漢已經慌了手腳,他無法確定,本命金蓮是先回到自己腳下,還是先被吳銘的魔元吸住,但他不敢去賭,於是,他只能用十八位弟子爭取一點時間。

覺念羅漢的十八位弟子,構成十八羅漢陣,對吳銘或許有點威懾,但是衝鋒近戰,實在不是佛道弟子的強項,可嘆,覺念羅漢的這個命令,實則就是用他們的命,來換取一點點時間,僅此而已。 對於不怕死的,或者自己找死的,吳銘向來不會手軟。

看著迎面衝上來的十八個僧人,吳銘直接將嗜血魔刀給拋了出去。

乾坤一擲,嗜血魔刀化作一道血光,頓時將兩個僧人擊殺。

同時,吳銘又將風雷寶鏡也幻化出來。

咔咔,咔咔!

每一道紫電玄雷都會將一個僧人劈成焦灰。

皮毛燒焦的味道和烤肉的味道四下彌散,覺念羅漢眼睜睜看著自己精心培養的十八個弟子,一個個的被轟成焦炭,心裡無比的憤怒。

只是眼下也沒辦法,他自顧不暇,管不了其他人的死活。

最終,只有四個僧人成功接近了吳銘。

可是到了吳銘的身邊,這四個僧人才發現一個很撓頭的問題。

自己該做什麼?

剛才拼了命的往上沖,全是因為覺念羅漢的一聲號令,現在損失慘重終於衝到了吳銘近前,他們發現,面對這樣一個巨魔,他們根本無從下手。

投擲出去的佛寶,全部被吳銘的玄天大魔翼擋落,基本沒什麼效果。

念誦佛道銘文?在遠處也可以念,沒必要衝的這麼近。

至於近身攻擊根本就不是他們的強項,由於佛道不講究殺戮,他們的法寶大多都是禪杖,佛珠之類,並沒有刀劍這種殺器。

此刻衝到吳銘面前,他們算是知道了,他們能起到的作用,只是吸引一下吳銘的注意力,僅此而已。

但是,他們必須以生命為代價。

投擲出去的嗜血魔刀在空中劃過一道弧線,又回到了吳銘的手中,回來的時候,再次奪走了兩個僧人的性命。

最後僅剩的兩個,只能閉上眼聽天由命了。

即便他們放棄了抵抗,也難逃一死,最終,覺念羅漢一個念頭而已,就白白葬送了麾下十八位弟子的性命。

如果他們真的起到了應有的作用,或許也算是死得其所。

只可惜,一切都沒有改變。

魔鱗臂上湧出的魔元依舊在快速接近金蓮,同時,吳銘滅了十八個僧人,狂笑道:「哈哈,哈哈哈哈,老禿驢,這就是你口中所謂的佛心?你可真是威風啊,一聲令下,就讓十八條性命白白送死,這就是你們佛祖所講的仁慈?」

覺念羅漢眼睜睜看著十八位弟子慘死,其中四個被血刀吸成人干,其餘的全被被風雷寶鏡轟成了焦肉,他如何不怒,但是眼下,他也只能管好自己的事了。

不斷的念誦佛道銘文,覺念羅漢窮盡其力的想要收回本命金蓮。

但他還是晚了一步。

就在金蓮距離覺念羅漢僅剩下三丈遠的時候,魔元構成的魔龍張開大口直接吸住了金蓮,滾滾魔元瞬間便將覺念羅漢的本命魔元籠罩。

天龍吸水強大的吸力,開始將本命金蓮吸向吳銘的方向。

見此,覺念羅漢震驚不已。

「吳銘,你……,你欺人太甚。」這一次,覺念羅漢甚至連阿彌陀佛都沒說。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