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伴隨著青衫長老一聲爆喝,那黑光油亮火繭紋絡一亮,釋放出黑亮的符文之光,強悍的高溫瞬間炸裂而開,如同火山爆發一般。

勁烈熱浪,轟然席捲,空間破碎,大片虛空顯露而出。並且,整個風狼谷都是受到波及,兩邊的峽谷被高溫吞噬,直接消失大段。

「府主!」

「不!」

天涯府的弟子歇斯底里,一個個紅著眼,就要衝上去和無命拚命,但是一個個都被長老的阻攔了下來。

「府主不會有事的,我們要相信他!」一名長老不知道是安慰自己還是安慰大家,低吼著傳音道。

可是,他自己心裡也沒底。

當勁氣散去,塵煙落定,半空中,方蠻的身形一動不動的立在原地。

「沒了氣息!」不遠處的地玄仔細的感知了下,嚇得半死,忍不住驚呼出聲。而他一出聲,附近的地玄皆是駭然失色。

天涯府府主!就這樣死了?!

這絕對石破天驚!

靜,死一般的寂靜。

無命張狂,殘忍出聲,「桀桀…垃圾,果然中計了,原本以為還要費一番手腳呢,沒想到這麼容易。」

青衫老者冷笑一聲,臉上一抹蒼白之色,緩身飛至無命身後,不再言語。場面再度寂靜下來。

「沒了方蠻,你們不過是一群烏合之眾!」嚴昌譏諷,趁勢打壓。對於這種打擊對方士氣的機會,他自然不會放過。

而這時,不遠處,一片煞氣之雲,緩緩飄蕩過來。來人低著頭,一臉陰沉,看不見他的目光。

「哼…」嚴昌一聲冷哼,他自然知道來人是誰。

觀戰的玄,也是很快便是認出了他的身份。

「無命,你很好。」林闐的頭,彷彿不打算抬起,他聲音像是被壓著從他喉嚨發出。

「林師兄!」一些天涯府的弟子泣聲呼喊,「一定要給府主報仇!」

「對,一定要給府主報仇!」

悲傷的情緒,在眾多弟子中蔓延開來,很多弟子死死咬著嘴唇,不讓自己哭出聲來。眾多殺意森森的目光,直接鎖定在那血紅骷髏衣袍上。

而林闐,似乎無悲無喜。

只有天涯府的幾個長老眸光含淚,盯著林闐。只有他們知道,在林闐心中,方蠻幾乎是父親一般的存在。

林闐是孤兒,在天涯府長大,從小他就吃得苦,每次修鍊,他總是最勤奮的一個。方蠻雖然五大三粗,但是對這個自己撿來的孤兒,卻是特別上心。

雖然白天嚴厲,常常讓他受傷,但是晚上確實偷偷送來玄葯,幫助林闐恢復。

他也很有天賦,甚至,後來天涯府弟子,他加入了天涯府「小三雄」…

往事在眼前飛速掠過,大悲無形,林闐厲眸抬起,雙目看不見寒意。但是誰都知道,此刻的林闐,是暴風雨前的平靜。

「想爆發?呵呵…」嚴昌突然笑了,觀戰的玄心中皆是一緊。

這無命,實在太會玩弄心計了。

先是屠殺天涯府弟子,引得方蠻發怒,青衫老者戰的不溫不火,其實卻在準備秘法大招。等到關鍵時刻給方蠻致命一擊。

「方蠻亂了方寸,難道林闐也要步入後塵嗎?」有玄替天涯府擔憂起來。

今日一戰,天涯府註定要元氣大傷了。

「我知道你想殺我,可惜,你不會有機會的。」嚴昌冷聲,面目帶著猙獰,「你的對手,是她。」

嚴昌遙遙一指,空間碎裂,水無雙的身形自玄力通道中踏出。

「嘶!果然!」

無數玄倒吸涼氣,他們終於嚴眉肅目,一個個嚴板著臉。這一幕,自然被嚴昌看在眼裡。

他要的,就是這種效果!

「巨斧與骷髏宗,徹底綁在一起了!」有玄失聲…

可以預想,中域接下來會發生什麼。

之前,骷髏宗只是小打小鬧,現在方蠻死,水無雙出現在天涯府戰場…

「大風暴,要開始了嗎?」

……

與此同時,骷髏宗宗地,守門弟子正玩世不恭的躺在一塊巨石上,手中玩弄這一柄手臂大小的匕首。

「呵呵,真羨慕出去吃肉的兄弟啊…」幽幽一嘆,卻是說出了他的心聲。

骷髏宗的玄想要修鍊更快,必須需要大量死氣,而剛剛死去的玄,他們身上的死氣對他們修鍊最有幫助。

百無聊賴,守門弟子皆是鬆懈無比,他們相信,骷髏宗近日來的活動,已經嚇破了很多人的膽。

根本不會有玄來闖骷髏宗,除非是誰活得不耐煩了。

他們可是知道,宗門內,暗中有一批地玄強者坐鎮!

然而,就在他放鬆之際,一柄凜冽的玄刀激.射而出,噗的一聲,悄無聲息的奪走了他的生命。

臨死前,他的眼睛瞪得很大,他連敵襲的信號都來不及發出。

很快,他的屍體被一名銀衣地玄拖到一株古木后。這銀衣地玄掏出一個小瓶子,麻利的往屍體上倒了一點。一個呼吸的功夫,屍體便是化成了膿水。

而在這個銀衣地玄身後,密密麻麻一片,與他衣著服飾一樣的高玄整裝待發。

「骷髏宗弟子,一個活口都不要留下!」(未完待續。) 葉佳期更覺得老喬同志神經兮兮,吃飯就吃飯好了啊,還用「約」字,像是剛剛陷入愛情的十七八歲少年。

她回了:就我們倆嗎?

喬斯年:對,不準帶其他人!!!

葉佳期:……

反應這麼大。

她就想著要不帶上知寶**愛也行啊,知寶很乖的。

老喬同志要給她什麼驚喜嗎?還是說今天又談了什麼大項目?

葉佳期無解。

她看了看時間,已經是下午四點多,她也沒什麼事,就喊上助理秘書一起去京城幾家分店走走看看。

約摸六點半,喬斯年打電話給她:「在哪裡?我去接你。」

「在望月路這邊的分店,好像要下雨了,要不我們回喬宅吧。」

「包間已經訂好了。」喬斯年不容反駁。

「噢,哪家啊?吃什麼?」

喬斯年親自開了車,雙手輕輕打著方向盤,手機開了免提,他把車開到望月路去。

天色昏暗,確實快要下雨了。

「一家法國餐廳,燭光晚餐。」

「……」葉佳期輕咳一聲,「老喬同志,我懷疑有詐,我申請回家。」

「你有什麼好讓我詐的?嗯?」

「鴻門宴?」

「燭光宴。」

「今天是什麼日子?」葉佳期絞盡腦汁還是沒想出來,「老喬同志,說出你的動機。」

「不是什麼日子,就是想約你吃個晚飯,咱們多久沒有一起單獨出來過了?」

「也不是很久……吧?」葉佳期也想不出來了,反正她現在去哪都喜歡帶著家裡的小崽崽。

「你記性真是越來越不好,很久了,這都春天了。」

「哦……可是理由不充分,我總懷疑有詐。」

「詐你個頭。」喬斯年真是無語,他能詐她什麼?

「我要裹緊我的小棉被,不能被老喬同志趁人之危。」

「夠嗎?不夠的話我再給你加一層。」

說著說著,喬斯年的車已經過了一個路口,拐彎。

離葉佳期的店沒有多長距離了。

天色越來越昏暗,烏雲籠罩在上空,像是要下雨一樣,春天的空氣里總是漂浮著一層花草的香氣,芬芳而讓人神馳。

喬斯年的電話一直沒掛,因為他想聽葉佳期的聲音。

遠遠地,他看見了她,但路口正好是紅燈,喬斯年將車停下,隔著車流看著店門口的葉佳期。

今天的葉佳期穿了一件飄帶紅色上衣,下身是黑色一步裙,沒有穿外套,遠遠看去,她正抱著臂在張望,一手還拿著手機。

「老公,我好像看到你的車了。」

「什麼叫好像?老公的車都不認得了?」

「呸,誰記得,你今天開的這輛車一直停家裡車庫,都沒怎麼看你開出來過。」葉佳期見是一輛黑色法拉利跑車,「老喬同志今天心情看上去是真不錯,很少看你在上班時間開跑車。」

「因為這車只有兩座,你多帶一個人都不行。」

「瞧瞧你這算計我的樣子。」

「算計老婆不能叫算計,叫情調。」喬斯年看著紅綠燈的秒數,「你先進店,外面太冷了,看著要下雨,烏雲密布。」 長空渺渺,流雲淡淡,風狼谷的風比平時不知道要大多少,吹的不少玄都是用手遮擋住雙眼。

「林闐,你的對手是我!」鳳目凜冽,一抹冰寒殺意閃爍其中,冷漠的俊容上無悲無喜,沒有任何情感波動。

「你們很好,今日無論最終結局如何,你們二人必有一人隕落與此!」林闐兇悍,背上的闊刀不住的發出嗡鳴,像是感受到主人的憤怒,忍不住要飲血一般。

無量光熾盛,如一輪無量烈日在半空釋放,光華耀眼,璀璨奪目。林闐雙腿微曲,猛地一發力,宛如一發勁猛的炮彈般彈射而出,殺向水無雙。

「哼,我會讓你知道我陽妙心清玄水體的厲害!」陽妙心心中暗暗低喝,霸體之力一開,整個人變得成水精靈一般,全身都是有玄水組成,剔透可見。

林闐長聲一喝,闊刀在手,無匹威勢,止不住的爆發出來。他雙目盡寒,面帶悍怒,眸子中的怒意如火般噴射出來。

下方的天涯府弟子也是神情悲憤,一個個紅著眼睛殺了出去。

而在風狼谷大戰如火如荼時,天涯府府地。

「漢老,這恐怕不妥吧?」一名天涯府的弟子皺著眉頭,有些懷疑長老的舉動。

「不妥?哼,你難道敢違抗我的命令不成,按照天涯府的規矩,府主不在,一切事務皆由長老做主!」

「是…」這名弟子表面諾諾,不敢再言語,只是眼中卻是多了一抹戒備。

漢老的舉動,有些不對!

漢老威脅出聲,惡狠狠道:「那你還愣在這裡幹什麼,趕緊搬。」眸中掠過惡毒之色,厲芒時隱時現。

要不是自己動手太麻煩,他早就將這些人殺光了。

「你們要明白,身為天涯府的長老,我這麼做也是為了天涯府的未來打算。我已經得到消息,這次骷髏宗來勢洶洶,並且還有巨斧的人從旁相助,我這樣做,也是未雨綢繆!」

漢老言之鑿鑿,極力說服眾多弟子。

「如果府主不小心戰敗,被骷髏宗巨斧聯合殺上門來,我們剛好可以丟棄府地,及時逃命,以圖日後東山再起!」

「這就是你將天涯府珍藏轉移的原因么?呵呵,真是夠勉強的…」

「是誰?!」眸中寒光一閃,氣勢凌厲一散,手中權杖一橫,就勢要攻擊,驚得眾多弟子不由得放下了手中的玄石。

「是誰?呵呵,看來,天涯府的內奸,是你這個長老無疑了,真是可惜,枉府主這麼信任你,派你留守府地…」

漢老雙腿玄光一閃,身形驟然衝出,「是你…」同時,偷偷傳音給昊青。「小子,看來梁權沒能干擾到你啊…」

昊青冷笑道:「他,確實給我帶了了不小的麻煩…」

「看來,梁權已經死在你手裡了,死在第一霸體的手裡,他也不冤,到時賺到了。」漢老冷聲傳音,口中卻道,「天涯府弟子聽令,林虎居心叵測,他竟然殺害天涯府弟子梁權,速速將他拿下!」

昊青目光掃過眾多弟子,不急不緩道:「如果你們真是天涯府弟子,那你們就應該將玄石玄葯等放回原處,然後將你們的這個天涯府內奸拿下。」

眾多弟子懵然,不知所措,一時間不知怎麼辦才好。

「混賬,你們連天涯府的規矩都忘記了嗎?你們是天涯府弟子,我是天涯府長老,我的話你們敢不聽!」漢老怒聲呵斥,凶神惡煞道。

「如果你真的是天涯府長老,這敵人來犯之際,就不會想著轉移玄藏。分明是你包藏禍心,圖謀不軌!」

昊青寒聲,氣勢咄咄接著道:「大敵當前,你不安心留守後方,反而干起這趁火打劫的勾當,你不是內奸誰是!」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