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停在身邊的人是個長相和打扮都極其可愛的女生,穿著櫻野高中的校服,身材比例非常協調,儘管長得不高,卻透露出女生姣好的身體曲線。梳著雙馬尾的黑色長發,兩邊各用一個粉色的巴掌大蝴蝶結系著,可愛異常。

尤其令人印象深刻的是,她的唇上有細細的絨毛,在正午的陽光照射之下,閃耀著金色的光芒。

「請便,福山同學。」李學浩對她並不陌生,她是一年B班的班長,福山英梨,也是間島由貴的好朋友。

「真是太好了,我還以為真中同學會拒絕呢。」福山英梨左手提著便當,右手輕輕拍了拍自己雖然不大但卻顯現著少女尖挺形狀的胸口。

李學浩挪開了一點位置,讓她坐下來,心裡卻在想著,B班的班長,肯定不會無緣無故湊上來,大概是有什麼事找自己。

瀏覽閱讀地址: 樹靈對幽雪染道:「每一個成為神的人類都會做一個最稱職的救世主,他們一旦成為神就會體會到解救蒼生是他們的使命,他們為了天下蒼生奔走除魔,甚至願意為天下蒼生獻出自己的生命……」

「可是我並沒有這麼大的雄心壯志……」幽雪染向鎮魂樹的樹靈擺了擺手,可能是因為幽雪染從小孤僻,後來又成為了生活在黑暗裡的特工的關係。

她就是暗夜裡的精靈,怎麼可能會去嚮往著陽光呢,只有黑暗才是她的保護色,只有陰冷才會讓幽雪染覺得舒適。

她覺得自己被選為神,完全是命運的捉弄。

所以與其以後變成自己所不喜歡的模樣,與其以後做一個不稱職的神,幽雪染乾脆讓自己被迫獲得神格后,卻不去成為一位真正的神。

「呼……」鎮魂樹的樹林嘆息了一口氣,它道:「那好吧,我也不勸你了,你可能在短時間內沒法領悟到萬華蓮的境界,但是我可以讓你先獲取一部分萬華蓮的力量。」

鎮魂樹的樹靈說著,一顆粉色的花苞從鎮魂樹中漂浮了出來。

那粉色的花苞飛到了幽雪染的面前,鎮魂樹道:「這是萬華蓮心,是創世神母親在離開夢笙大陸的時候,她留在蓮座上的,那蓮座成了梵鏡之土山的玖夜國神殿內所供奉的創世神像下的一部分。

而這顆萬華蓮心之前一直被玖夜皇室里的人當做能死而復生的法寶,在一位玖夜帝即將過世的時候,他把萬華蓮心含在口中,企圖能讓萬華蓮心護佑自己不死。

結果那個玖夜帝還是死了,萬華蓮心也隨著他來帶到了冥界。他的靈魂成為了我的養分,然而我一直把萬華蓮心養在自己的體內。」

幽雪染盯著之面前的萬華蓮心,她不禁問道:「你是要把這個給我么?」

樹靈道:「這顆萬華蓮心給你,也算是物歸原主了。」

「那我是要把它給吃進去么……」一想到這顆萬華蓮心被不知是哪一代的玖夜帝給含在了口中,幽雪染就沒有勇氣把它給吃進自己的嘴裡了……

「不用吃,它可以直接進入你的體內的。」樹靈說道:

「玖夜皇室的那些人類都以為萬華蓮心能夠讓人長生不老,其實它根本沒有那種功能,而且它也不是用來吃的。將萬華蓮心儲存在自己的體內,讓它經受自己的靈力滋養后而開出花來,在你身體內的萬華蓮心就會形成一道保護層,來保護你體內的永恆之光。」

樹靈說著,它將萬華蓮心推入了幽雪染的身體里。

萬華蓮心落入幽雪染體內的靈泉中,在濃郁的靈氣之水的浸泡下,萬華蓮心迅速成長,一片花瓣從花苞上打開了……

鎮魂樹的樹靈感受到幽雪染體內萬華蓮心的變化,不禁驚呼出聲來了。

「你的身體里居然出現了靈泉!我以為你的身體內還是人類構造的靈台,萬華蓮心在靈台上,要以靈力養育一陣子才能開出花來,沒想到它一進入靈泉之中,又因你是蓮華血繼的血統,這麼快,萬華蓮心就開始生長起來了。」 鎮魂樹的樹靈說道:

」現在萬華蓮心在你的體內成長,它應該能夠擴散出保護層來,保護你體內的永恆之光了。「

幽雪染轉向凌蒼冽,她對凌蒼冽揚起手,凌蒼冽就伸出手去,他們兩人的手剛碰到一起,幽雪染就迅速把手收了回來。

她害怕自己會再傷到凌蒼冽。

「會感覺到疼么?」幽雪染問他道。

凌蒼冽笑了笑,他道:「你那麼快就把手收回去了,我都沒碰到。」

幽雪染連忙道:「碰到了!」她不敢伸出自己的手和凌蒼冽多接觸。

然而凌蒼冽就向幽雪染伸出手來。

男子的臉上帶著溫和淡雅的笑容,此刻的凌蒼冽,他是那樣的柔和,如月光一般要將幽雪染所包裹住。

「大膽的把手伸過來吧。」凌蒼冽說道。

這時候,反而是他在鼓勵著幽雪染。

幽雪染將自己的手伸出去,凌蒼冽把她柔軟而細嫩的手握在了自己的掌心裡。

這一次,永恆之光被萬華蓮心所升出的保護層隔絕,使得兩種元素沒有相互感應到對方,沒有感應,也就沒有發生排斥了。

「疼么?」因為幽雪染自己感受到不到疼痛,所以她一直追問著凌蒼冽:

「到底會不會疼呀?疼的話,你跟我說一聲啊。」

凌蒼冽握著幽雪染的手,他沒有鬆開,「不疼,一點都不疼。」

「你別騙我!」幽雪染當凌蒼冽是在哄她。

「真的沒有騙你。」凌蒼冽說道,他轉過身,將幽雪染抱進了自己的懷裡,凌蒼冽執起幽雪染的手,將幽雪染的手放在自己的胸口處:

「你能感受到吧,我現在抱著你,心跳是正常的,身上沒有一點的不適。」

幽雪染把臉埋在凌蒼冽的肩膀上,他們兩體內的元素不會再排斥了,他們兩終於可以再一次觸碰到對方了。

現在,幽雪染都不捨得把凌蒼冽放開了。

幽雪染的手圈在凌蒼冽的腰上,她把他抱緊了一些,再抱緊了一些,感受著他的體溫,感受著他平穩的心跳。

「以後你要是身體哪裡疼了,一定要告訴我,不許騙我。」幽雪染低聲對凌蒼冽說道。

凌蒼冽哄著她道:「好,不騙你,真的……以後再也不會騙你了……」

聽到凌蒼冽的話,幽雪染靠在他的懷中,唇邊溢出了淺淺的笑容來。

她就想這麼一直待在凌蒼冽的懷裡,讓他這樣抱著自己。

「咳咳……」鎮魂樹的樹靈雖然不忍心打斷兩人之間涌動的情愫,但是在冥界里,它望著這相依在一起,難捨難分的兩人,實在太尷尬了。

幽雪染回過神,她立即從凌蒼冽的懷裡出來了。

鎮魂樹的樹林沒有顯現出靈體來,它就用一棵樹的外貌和幽雪染對話,以至於幽雪染就沒把鎮魂樹當一回事了……

「謝謝你。」幽雪染對鎮魂樹說道。

「謝我什麼呀,萬華蓮心明明就是你們玖夜皇室的東西。」

然而幽雪染忽然想到什麼,她就問到:「萬華蓮心在我的體內待久了,會不會使得我的千重蓮進化成萬華蓮?」 第355章你喜歡的人不是我

在伸手不見五指的漆黑房間里,霍彥霆動了。

他弓下身,手腳並用躡手躡腳爬到床邊,然後迅速往床上一躍,被窩下將人懷抱了個嚴嚴實實。

火柴和胡半仙看著空無一物的鏡頭,倆人不約而同相視一眼,激動地挑著眉毛!

黑框眼鏡的高清鏡頭不僅有攝像功能,更有熱成像監控,剛剛他們分明看到自家老大動了,而現在鏡頭前空無一人,他們倆已經腦補出一場旖旎大戲!

霍彥霆壓著低靄嗓音:「別動,不然我……」

話還未說完,蘇蔓一腳將他踹下了床,漆黑中她知道霍彥霆能看到自己的怒瞪目光,但此刻她必須打斷這樣的曖昧。

房間陷入寂靜,將自己裹得嚴嚴實實的蘇蔓趴在床上一動不動地瞪著他,而坐在地板上的霍彥霆卻慢吞吞躺了下去,雙手枕在腦後,慢慢調整自己氣息……

待到後半夜,門外監視的兩位黑衣人終於離開了。

就在那一刻,霍彥霆霍然睜眸一把將蘇蔓從床上拽了下來,拉著她的手二話不說直接奔向盥洗室,打開水龍頭沖淋她的手,使勁揉搓:「不許碰男人的手!聽到沒!」

蘇蔓微微抽著眼角,黑暗中她低聲嘟囔:「隊長,我是故意牽他的手。

他肯定對我存疑,而我虛虛實實間要引起他的興趣並消除他的疑慮。

你摸我的手,像是一個握過槍的人嗎?」

霍彥霆微微一怔,用自己粗糲帶著薄繭的掌心細細感受蘇蔓手心的柔軟。

要不是蘇蔓跟著自己訓練,看過她出手殺敵,僅憑摸著她的細膩掌心絕對想象不出身前這人是名天才sniper,是名天生的兵!

想到這,霍彥霆眸間染起一抹揪疼,戀戀不捨地摩挲著她的掌心,沉聲啟口:「下次別主動碰,萬不得已時記得洗手五分鐘,不!至少洗十分鐘。」

蘇蔓啞笑,但下一秒她也發現掌心傳來的異樣感覺,輕聲驚呼:「隊長!你受傷了!我……」

話還未說完,她被霍彥霆一把拽進懷裡:「蘇蔓,我喜歡你。」

蘇蔓心口一窒,心跳似乎停了一拍。

下一秒,她收拾心緒,淡淡出聲:「隊長,你喜歡的人不是我。」

「不……」霍彥霆剛想辯駁,蘇蔓便抬手捂住了霍彥霆的薄唇。

蘇蔓深吸一口氣:「隊長,你喜歡的是蘇沐,而我是蘇蔓。

我很感激你為我護短,但我更深知你是在為蘇沐護短,你護的是那個讓你動心的蘇沐。

之前的曖昧表白也好,爺爺的一味縱愛也罷,我都不會當真。

因為我是蘇蔓,你一無所知的蘇蔓。」

說完這些,蘇蔓一頓頓放下了手,黑暗中她走出盥洗室,在背包里翻著藥盒。

被拋棄的霍彥霆寒眸沉潭,全身斂著急需宣洩的寒意!

他踏了出去,盯著蘇蔓瘦弱孤單的背影,不染半分情緒出聲:「蘇蔓,你是我的兵嗎?」

蘇蔓轉身,筆挺立正:「是!我是隊長的兵。」

「仰卧起坐,300組。現在!立刻!馬上!」霍彥霆冷幽幽啟口。

蘇蔓:「……」

能聽到這道指令的「摸瞎」二人組(火柴和胡半仙):「……」

(本章完) 「真中同學每次都吃兩個便當嗎?」福山英梨坐在一旁,距離不到五十公分的樣子,她的聲音很輕柔,聽上去有種讓人保護呵護的念頭。

「我的胃口比較大,所以吃得多。」李學浩倒沒有不好意思。

福山英梨輕輕一笑,不是嘲笑,而是一種聽到了好笑事情的那種善意的笑,瞄了一眼他混合在一起的便當,說道:「很豐盛呢,是由貴姐準備的嗎?」

「呃……」李學浩被問得一愣,這可不是間島由貴準備的,是山本綾音和福圓直美,但他能說出來嗎?

「啊,差點忘記了,由貴姐不會做飯呢。」不等他回答,福山英梨忽然捏起小拳頭打了一下自己的腦袋,更顯得呆萌可愛,然後吐了吐舌頭道,「我這麼說,真中同學不會告訴由貴姐吧?」

「……不會。」李學浩搖了搖頭,又看了她一眼,和一年C班的班長小濱麻里奈不同,身為B班班長的福山英梨顯得很天真,或者直接說,有點傻,真不知道她是怎麼當上班長的。

福山英梨安靜地吃了一會便當,有些不好意思地說道:「其實,我找真中同學有點事呢……」

「請說。」李學浩早有心裡準備,所以並不覺得詫異。

福山英梨說道:「本來我想找由貴姐幫忙的,由貴姐說讓我找真中同學就可以了,真是不好意思,好像提了過分的要求呢。」

「不知道有什麼事?」李學浩主動詢問道,一開始他還有些不放在心上,但既然是間島由貴讓她來找自己的,那麼就不能不認真對待了。

福山英梨遲疑了一下說道:「是這樣的,雙休日的時候我會在外面打工,打工的地方是一家快餐店,以前每一周店長都會把打工的薪水發給我們,但是現在已經有兩周沒有發了,上一周,店長告訴我,讓我去他家找他,他才把打工的薪水給我。」

「店長是個男人?」李學浩聽得眉頭不由一皺,幾乎想到了福山英梨被為難的原因。

「嗯。」福山英梨點了點頭,臉上有些紅暈,大概也是猜到了店長的目的是什麼,「真中同學,你可以陪我去一趟店長家裡嗎?」

「這個沒有問題。」李學浩答應下來,對他來說,這不過是舉手之勞而已。

「那麼我們放課後去可以嗎?」福山英梨的語氣輕鬆了下來,有些迫不及待地問道。

「可能要等到社團活動時間結束才行。」李學浩說道,主要是想起昨天晚上池鯉鮒安娜跟他說的,讓他今天去一下靈級社活動室,鈴木美娜子有什麼重大事情要宣布。

「好的,謝謝你,真中同學,你真是個溫柔的人呢。」福山英梨感激之下,站起來鞠了一躬。

「不客氣。」李學浩說道,別說她是間島由貴介紹來的,就算不是,像這樣的舉手之勞,他也不介意伸手幫一下。

道謝之後,福山英梨並沒有離開,而是重新坐了下來,距離和剛才一樣,都是在半米左右。她吃著便當,小口小口地吃著,很淑女的樣子。

李學浩幾乎都要擔心她吃到下午上課可能也吃不完,只聽福山英梨說道:「真中同學和由貴姐交往了那麼久,有發現由貴姐不一樣的地方嗎?」

「什麼?」李學浩微微一愣,間島由貴還有他不知道的異常嗎?

福山英梨猶豫了一下,可能在考慮要不要說出來,最後才略顯遲疑地說道:「跟由貴姐在一起,不能提起有關足球的話題,否則、否則……」可能後面的話她實在不好意思說出口,所以一直沒說出來。

「……會變成另外一個人對嗎?」李學浩將她的話接了下去,還以為她會說什麼,原來是這個,他早就知道了。

「你已經知道了嗎?」福山英梨一臉驚奇地看著他。

「是的,我已經見過很多次了。」李學浩一邊吃著便當,一邊說道,他的便當已經吃了大半,就快吃完了。

福山英梨看著他剩下不多的便當,似乎震驚於他的「飯桶」屬性,雙眼有些發直:「原來真中同學已經見過了,不知道第一次見到由貴姐的另一面時,有沒有被嚇到呢?」

「那倒沒有。」李學浩第一次見到的間島由貴就是她變身為女足隊長的時候,倒是第二次見到她突然變得害羞膽小起來反而有些吃驚,「對了,福山同學和由貴姐從小就是鄰居嗎?」

「是的呢,只是後來由貴姐家搬走了,但是我們還是有經常聯繫。」福山英梨點了點頭說道,小口地吃著便當。

「那麼你一定很了解由貴姐了,她小時候……」李學浩本打算趁機多了解一點間島由貴的事情,因為說不定以後會派上用場,知識剛說到這裡,身上的手機陡然震動了起來。

他收住話,掏出手機,發現電話竟然是間島由貴打來的,這為免也太巧了點,他剛想了解一些她的「黑歷史」,結果她本人就「出現」了。

「啊,我還有事,就先走了,真中同學,再見。」見他要接電話,一旁的福山英梨很自覺地站起來,微微鞠了一躬道。

李學浩朝她點點頭,目送她走開,接通電話。

「浩二。」間島由貴的聲音傳了過來。

「是我,由貴姐。」李學浩連忙應道,不知道她這個時候打電話給自己有什麼事。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