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剛才柴猛都哭求了,庄宗沒有立刻答應,這種時候蘇昭不是應該站出來說話的么?!

可柴猛再疑惑也不能開口詢問,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蘇昭走了。

慶功宴自然還是繼續下去了,柴猛喝得爛醉如泥不要緊,他手下的騎兵們也是需要慶祝的。

在蘇昭返回太子宮的時候,蘇曼青就跟在身邊相隨。

「殿下啊,您剛才應該當眾宣布這些獎賞的。」王德忠捧著騎兵營的花名冊和獎賞標準跟在旁邊,猶豫了幾次終究是問出來了。

剛才的慶功宴就是最好的機會,若是蘇昭將這些獎賞當眾宣讀出來,必然能夠贏得所有將士的尊重,這就是一種時機的把握和火候問題啊。

雖說柴猛的騎兵營就是蘇昭組建的,騎兵營本身就是蘇昭的人,忠誠度是足夠的,但是蘇昭剛才若是宣布獎賞標準的話,無疑更加能夠拉攏這些騎兵的心啊。

而且蘇昭這次給青龍衛的獎勵還是自掏腰包的。

王德忠就覺得這種機會浪費實在是太可惜了!

蘇昭沒有吭聲,靜靜的帶著人朝著自己的太子宮走著。不過在進皇宮之前,蘇昭卻轉彎去了太子府,也就是神曉瑜一直以來居住的地方。

「殿下……」王德忠還想追上來說什麼,卻被蘇曼青攔住了。

王德忠不知道蘇昭的心思,但是蘇曼青卻是猜到了,即便是蘇曼青不知道神宮的執法隊將要來對付蘇昭,但蘇曼青還是猜測蘇昭是想退一退的,如今的太子可謂站在浪口上,風光卻也太過明顯了。

太子府駐紮有太子府衛,只不過府內卻是沒有府衛駐紮的,走進偌大的太子府,只有蘇曼青自己轉著輪椅跟上來了,如水夜色中蘇昭和蘇曼青並排走著,在靜謐的院子中別開生面的和諧。

蘇昭很享受跟蘇曼青獨處的時間。就像是現在,雖然他什麼話都沒問,但蘇昭相信,他肯定知道自己反常原因的。

「坐坐吧。」蘇昭在涼亭中坐下了,這次蘇昭並沒有幫蘇曼青推輪椅,而是看著他自己轉動輪椅進了涼亭。

蘇昭是有事情跟蘇曼青說的,因為自己要是玩消失,需要有人輔助庄宗,並且管理太子宮的一堆事情啊。而將這麼多的事情都交給蘇曼青來做,蘇昭覺得會不會讓他太累了。

正在蘇昭有些猶豫的時候,蘇曼青善解人意的開口了。

「殿下可有事情吩咐?」

主動開口提出來問題,免得讓蘇昭為難,蘇曼青就是這麼的讓人喜歡。

「本宮要出去一段時間!」蘇昭沉默了下才說。

「曼青會幫殿下管理好太子宮的,好在地宮內的鍛造師都是蘇家的人,他們會聽話的,閔家鍛造有閔鴻在不會出什麼問題,軍隊和其他的事情,相信那些主事之人都可以自發管教好的。殿下慧眼識珠,挑選的主事者都是可以託付之人!」蘇曼青說的是實話,卻讓人聽出了恭維的感覺。

蘇昭就喜歡聽曼青說話,蘇曼青這一番話可帶著對自己曾經努力的肯定,不管是蘇昭挑選出來的軍中將領還是鍛造坊的主事,都是可以放手、讓他們獨當一面的。

也只有這樣,蘇昭才好玩消失。

「你不問本宮出去幹什麼?」蘇昭看蘇曼青表現的這麼淡定和冷靜時,心裡在欣慰之餘也有一種很淡的逆反、不悅情緒。

就好像是自己要出去,蘇曼青都不關心一下的,甚至他都不關心自己去哪裡么?!這麼不重視自己啊。

這種似乎是被他給冷落和忽視的感覺讓蘇昭不爽。

蘇曼青是機敏和細心的,幾乎是在瞬間就聽出了殿下口氣中的不滿和一絲的怨氣。

「曼青不能陪著殿下出去,曼青無用!」蘇曼青低著頭,用自責的口氣說出一種讓人揪心的哀傷。

蘇昭瞬間就不哀怨了,是啊!並非是蘇曼青不關心自己的去向,而是他根本就沒法跟著自己啊,且不說他的雙腿不方便,蘇曼青的身體也是不能跟著自己去折騰的。

剛才還對蘇曼青不關心自己去向而有些失落和不滿的蘇昭,瞬間就變得心疼曼青了。並且剛才自己用不滿的口氣質問他不關心自己,還傷了他的自尊心吧。

「本宮一定會治好你的腿!」蘇昭想著自己曾經多少次的挫了他的自尊心啊,而唯一彌補的手段就是治好他的腿了,況且蘇曼青的腿本來就是前太子給弄壞的。

「曼青相信殿下的!」蘇曼青笑的苦澀,他的苦澀並非是因為自己的腿疾,而是因為心疼太子。

每當跟太子說到自己腿的問題時候,蘇昭所流露出來的傷感和懊惱都那麼的明顯!這讓蘇曼青覺得自己像是一個傷心製造者,只會讓殿下不舒服。

而且,剛才蘇曼青也從蘇昭的情緒中感覺到了一點撒嬌、或者說是調情的意思。這本該是輕鬆加浪漫的,作為被太子心儀、傾訴對象,蘇曼青應該配合的讓太子感覺到高興和舒暢才對。

可惜蘇曼青不懂得情調,竟然是說出了「曼青無用」這種哀傷的話,一下子就挫掉了殿下的情緒啊。

「曼青呆笨,惹得太子不高興了!若是這個時候梅解語在就好了!」看蘇昭情緒不高的樣子,蘇曼青就自責的說。

本該是自責和向蘇昭承認錯誤的話,可是蘇曼青竟然又提到了梅解語!

梅解語此時可是已經失蹤了啊!又刺傷殿下的心情了……

蘇曼青……有些局促的看了蘇昭一眼,根本不知道自己接下來該說什麼話了啊!

「本宮身邊的人接二連三的消失……呵呵~本宮到現在竟然是沒有一點頭緒!」蘇昭就苦笑了起來,之前失蹤的宋湖還沒有找到,現在梅解語又失蹤了。

這麼顯眼的兩個人失蹤了,若是蘇昭遲遲找不到,那可是會被人看笑話的,更會被人覺得自己這個太子沒用,威信大大降低啊!

「殿下……」蘇曼青又苦逼了,他覺得自己實在太笨了,連哄勸一下太子都無能,這才說了幾句話就把太子弄的這麼傷心。

蘇曼青覺得自己真是太廢物了。

鬱悶的蘇曼青就看到自己的老爹蘇江哲來了,一身黑色夜行衣的老族長是瞬移出現在太子府的。

為了監視周家的舉動,蘇江哲都親自出動了,然後老族長就發現了一個天大的秘密。

「殿下,金陵遭到襲殺,是太子宮的人乾的!而且參與的人中還有您的暗衛、穿著太子府衛服裝和裝備的軍隊,和……梅解語!」蘇江哲顧不得給蘇昭行禮,出現之後就來到蘇昭面前,直接道。

這個信息量有點大,蘇昭知道周家武者要血洗金陵,可是蘇昭不是已經下令人告知張起文,讓他在有準備的情況下跟周家武者血拚的么?怎麼就被襲擊了,而且還有自己的暗衛和梅解語?太子府衛的裝備也泄露了?

原來梅解語被人抓走之後就是為了這麼一齣戲么!?

「殿下……身邊人有內鬼!」蘇曼青在最初的震驚之後,立刻就找出了癥結所在,蘇昭如今手下兵力不少,可也正因為此,才給了對方可乘之機。不過出手陷害蘇昭的人不僅僅是周家,必然還有內鬼裡應外合。

「知道了。」在最初的震驚過後,蘇昭慢慢的冷靜了下來,這份冷靜中帶著一種隱退的釋然。

看似兇險的局勢卻也是讓自己消失的時機啊…… 蘇江哲親自帶來情報,也是想跟蘇昭商量一下的,作為蘇家的老族長,蘇江哲可以有很多處理的手段,至少可以讓蘇昭不必因為金陵被血洗的事情而連累,不過眼看著蘇昭淡定的模樣,蘇江哲覺得自己好像是想多了。

蘇昭完全就不在乎金陵血洗牽扯到自己的身上啊。

「殿下,您是想隱退么?」一向聰明絕頂的蘇曼青輕聲開口。

雖然蘇昭剛才說了想要出去一下,並沒有說明要做什麼,但是蘇曼青看著蘇昭這一系列的反應已經猜出了,殿下是想隱退的。

蘇江哲什麼話都沒說,老臉上卻露出了恍然的神色。

老族長的見識和閱歷遠在眾人之上的,雖然可惜蘇昭這個時候隱退會讓大周好不容易凝聚起來的力量消散、發展勢頭阻滯,但最近太子的勢頭也的確是太大了。

急流勇退是很明智的選擇。

「本宮是要隱退一段時間。」蘇昭嘆了口氣。

蘇曼青臉上的笑容就多了幾分,因為他聽到太子說要隱退一段時間,而並非是徹底隱退的,蘇昭之所以要隱退必然是有原因的,即便不用人說和調查,蘇曼青也猜到了。

「是不是跟神宮有關?」蘇曼青問。

蘇昭看了蘇曼青一眼,沖著蘇江哲笑道:「老族長,您肯定跟曼青有很多話要說吧,你們先聊著,本宮去醒醒酒。」

明顯是避免回答蘇曼青的問題,蘇昭直接起身走了。

不過蘇昭越是這樣,蘇曼青就越是肯定了,太子殿下之所以隱退必然是跟神宮有關的,可惜,面對神宮任何家族都是無能為力的,即便是隱藏了巨大實力的蘇家也不行!

「曼青,殿下不想讓我們攙和應付神宮的事情!」蘇江哲看到自己兒子坐在輪椅上發獃的樣子,就知道他肯定在想蘇昭和神宮的事情呢。蘇江哲就只能開口了,剛才蘇昭之所以讓他留下來跟蘇曼青說說話,就是想讓他勸解一下蘇曼青,不要觸怒和招惹神宮的。

神宮能夠凌駕於大陸六國之上,其實力絕非是一個國家、更不是一個家族能夠對抗的,蘇昭是很清楚這一點的,所以她一點都不想讓蘇曼青和蘇家攙和這件事情。

在神宮的執法隊要對付自己的時候,蘇昭能做的也只能是被動的消失。

按照蘇昭以往的脾氣,這就是逃走了,是羞恥的,但是沒有足夠的實力,就只能逃走!

「兒臣知道,只是殿下要出去,我們就需要幫助殿下做好善後的工作,殿下制定的策略和計劃,也由我們來實施了!」蘇曼青也不是一個鑽牛角尖的人,不用自己的父親說大道理的勸解,蘇曼青已經明白自己接下來該乾的事情了。

不管是蘇家還是蘇曼青都不可能跟神宮抗衡的,唯一能夠做的就是在太子殿下消失的這段時間內維護好殿下曾經努力做下的一切!

蘇昭以集縣為榜樣推廣的農業水利政策、州縣機制,在太子照應下才能運轉和發展的閔家鍛造,蘇昭的各種新軍……

甚至還有在暗中對付蘇昭的敵人!也可以趁著太子殿下玩消失的這段時間把潛藏的敵人揪出來。

就在蘇曼青和蘇江哲對比分析的推敲蘇昭身邊可能潛藏的內奸和敵人的時候,有人直面的阻擋神宮執法隊了。

被抓走的神曉瑜就成了玄君阻撓執法隊的「道具」!

在大周邊境西北最為惡劣的峽谷雄山中,神曉瑜像是一面旗子一樣被綁在了山岩頂端,偉大的神曉瑜就以這種屈辱的姿勢迎來了神宮的執法隊。

代表了神宮執法和戰力的執法隊並沒有乘坐飛船,而是騎乘他們各自的道具來的,一隻巨大的金鵬鳥就是這些人的坐騎。

遮天蔽日的金鵬飛過山岩上空的時候,執法隊的人被下面的一幕給吸引了。

荒蕪、巨石斑駁的山頂上厚重蒼涼,而在這份蒼涼中卻有一抹白色格外的引人注目,那人一張嬌艷俊美的臉,卻被虐待一樣的綁在了山頂的巨大岩石上,長風烈烈,鼓盪著那人身上潔白長袍,透出一種蕭肅而凄慘的凌虐美感、

「那是神曉瑜么?」

「看錯了吧~怎麼可能是神曉瑜呢!」

「沒看錯!的確是我們的神曉瑜皇子,快點下去!」

大鵬背上的執法長老們紛紛下了鵬鳥飛掠向山岩之巔,孫長老站在大鵬背上沒動,反而是開口提醒:「大家小心!我神宮兩艘飛船隕落,強敵難應,這也是一個陷阱!」

數名神宮的執法長老一起飛掠而至,根本就不聽孫長老的勸阻。

他們覺得孫長老實在是想多了,雖說神宮的兩艘飛船的確是遭到了襲擊,隱藏在大周附近的敵人很強大,但是他們執法隊更加強大好不好!再說了他們執法隊就是來調查神宮飛船被搶走之事的,順便再把大周的太子帶走。

神宮執法隊並非是專門來找大周太子的,因為大周的太子還不夠格!

所以,這些長老們根本就是來找兇手的,而眼前如此明顯的挑釁足夠說明挑釁者就是兇手了,這可是一個機會啊,他們很直接的朝著神曉瑜衝來了,即便是明知道有陷阱,他們也要闖開!

在他們有防備的衝上來的時候,山頂上的陷阱就開始啟動了,一個巨大的法陣因為闖入者的觸動而出現了,強烈到刺眼的金光瞬間籠罩了整個山頭,因為金光太強烈以至於掩蓋了山頭上被綁著的神曉瑜。

「何方蟊賊?還不現身?!」

「用這種低級的小兒科也想襲擊我們么?太天真了!」

幾個執法長老相當不屑的直接闖進了金光中,憑藉他們強悍的個人實力把金光和大陣給破壞掉了,然後這些人就在山頂上叫囂了起來。覺得偷襲的人實在太小瞧他們了,竟然只弄了這麼一個簡單的法陣就想對付他們么?!

還在大鵬鳥上面的孫長老看到下面的人在闖陣中沒有受到多大傷害,立刻感覺不好。可惜孫長老還沒有來得及做出應對,一個黑影就朝著自己衝來了。

黑影尚未近身,一股純黑色的玄氣凝聚成的巨獸幻影就衝到了自己面前。

孫長老對這人再熟悉不過了,黑龍!曾經在東海追殺過自己的黑龍!

而有黑龍出手,必然就有玄君!孫長老只來得及應付襲殺自己的黑龍,已經無法應付從側面而來的玄君的攻擊了。

在他擋下了黑龍的進攻之後,一股冰藍色的冰刃直接穿透了他的胸口,若不是腳下的大鵬鳥主動幫自己擋下了接下來的攻擊,並且憑藉著聖獸大鵬所獨有的速度撤退,孫長老當場就要掛在這裡了。

可是即便如此,孫長老的出境也非常艱險。作為執法隊的長老他竟然是一照面就差點掛掉,說出去都夠丟人的。而且孫長老胸口上刺著的藍色冰刃無比陰邪,孫長老疼啊!

「混蛋~老夫遭到襲擊了,救我!」孫長老朝著下面的人喊。

而那些衝下去的執法隊長老們有一半的人追著神曉瑜跑了,神曉瑜是神宮皇族啊,能夠救下神曉瑜就是大功一件。而剩下的人猶豫了片刻之後才飛上來救援孫長老。

超級高手之間的過招勝負生死只在一瞬間,剛才玄君出手差點要了孫長老的命,不過因為聖獸大鵬鳥的攙和,救了孫長老一命,也因為大鵬的超級速度,讓玄君接下來的攻擊無效了。

下面的執法隊長老們回來之後,玄君自然不會繼續追殺孫長老了,帶著黑龍撤離。

「主人,若是你有雷獸幫忙,剛才的大鵬就不會帶著孫長老逃走了!」瞬移出去很遠的黑龍就跟玄君抱怨了。

一直都沉默寡言的黑龍最近頻頻表露不滿的情緒,甚至一些時候還像是有怨氣的怨婦一樣,就像是現在,黑龍覺得沒有殺掉孫長老又是玄君的錯,千年難遇的雷獸好不容易被抓到了,竟然被玄君拿去送給了蘇昭,而且還被蘇昭給鄙夷了。

看看人家孫長老等人帶著的大鵬鳥,都可以給孫長老擋下致命一擊。所以說坐騎戰寵的作用實在是太大了。

想想雷獸那強悍的攻擊力,黑龍就更鬱悶了、

「即便本尊馴化了雷獸,也不可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發揮戰力的,雷獸跟主人契合度很難提高,本尊反而是要用靈力壓制雷獸的反噬而降低實力!」玄君頗有些無奈的看著黑龍,解釋道。

雷獸的戰鬥力在聖獸中屬於最強的,可以說只有神獸可以壓制,其他任何聖獸級別都不是雷獸的對手,雷獸本身血統等級很高,但是戰鬥力如此強悍的雷獸也是有缺點的,那就是雷獸在被馴化成為戰寵之後跟主人的契合度。

因為雷獸的實力和野性,雷獸需要很長的時間才能跟主人完成心靈相擁,完全契合!

在而雷獸沒有契合期間,就需要主人用實力壓制,避免雷獸反噬了,所以玄君剛才說的也不錯,不過黑龍就是不屑的,他覺得玄君分明是在狡辯,即便收復了雷獸之後不能讓雷獸戰鬥,那也可以不用帶著啊,這樣就不用實力壓制,也就不會讓自己的戰鬥力下滑了。

「蘇昭擁有神龍血,所以可以直接馴化雷獸,而不會遭到反噬!可惜大周太子的實力太低等級了,她馴服了雷獸,簽訂血脈契約之後只會讓雷獸現有的等級降低!完全就是浪費!而且就大周太子那樣的也未必能夠馴服雷獸。」 最佳女婿 黑龍悶悶的說。

要收復雷獸作為戰寵也是需要主人擁有強悍實力的,所以說玄君收復雷獸的話最好不過了,玄君的實力很高,幾乎是超越了雷獸的,所以在收復了雷獸之後不會讓雷獸的實力有所折損。

但是蘇昭就不行了,她的實力太低想要收復雷獸會降低雷獸的等級,因為戰寵和主人之間有個定律:主人和戰寵的等級是不會差距太大的。

所以說雷獸被蘇昭馴服的話,完全會被蘇昭的低等級給拉低了實力啊。

玄君沒有回應黑龍的話,只是心裡嘲諷:本尊就是考慮到蘇昭可能會馴服不了雷獸,所以才專門出手幫忙把雷獸給虐打掉級了,就雷獸現在的實力水平,蘇昭想要收服太簡單了。

玄君覺得自己實在是聰明絕頂啊,這種事情都預先想到了,並且做的滴水不漏的。黑龍也太小瞧自己了,以為自己就那麼傻么?

「走吧!神曉瑜就讓他回去吧!」玄君沒有再跟黑龍說什麼,而是要走。玄君從來都不是一個喜歡解釋的人,就是這麼霸道又低調的存在,即便被人誤解他也不在乎的,奔放到不在乎世人眼光的強者!

黑龍就瞅著不遠處山頂上已經被執法隊的長老們找到的神曉瑜,問:「不殺了他?」

「沒必要殺他!」玄君扶額,有時候玄君真覺得黑龍挺暴力的,這麼悶一人,暴躁起來的時候很讓人費神的。尤其是黑龍要殺人的時候,玄君都不好阻止的。

玄君真覺得沒有必要殺掉神曉瑜,別看他是個神宮皇族,可是一點用處都沒有,當然是對神宮沒有什麼用處了,讓他活著浪費神宮的糧食都是好的。

所以玄君雖然是拿著神曉瑜作為誘餌,將他扔在了山頂上,但是並沒有想過要他的命,就是把神曉瑜的身上弄的髒兮兮的而已,擁有嚴重潔癖的神曉瑜恐怕瘋了吧、這也算是玄君對神曉瑜的報復了,讓他總是在蘇昭身邊轉不開的模樣。

「是玄君!魔域森林的玄君,本座要殺了你!殺了你!」被執法長老們救下來的神曉瑜瘋了。

端莊高貴的神曉瑜此時一身狼狽,雪白的長袍上沾滿了灰塵和污垢,白凈秀美的小臉上也抹得烏七八黑的,從來都不曾接觸過這麼多髒東西的神曉瑜是真的瘋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