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勞累和疼痛,還有白天里那些弟子們的目光和話語,一幕幕,一句句,就像刀子一般扎在烏塵的心裡。

天穹黑暗,就像一座黑色巨山,壓在大地之上,厚重讓人無法喘息。

烏塵緊握著拳頭,仰起頭看著黑暗無垠的天空,胸膛起伏,身軀顫抖。

不知經過多久,烏塵緩緩放開拳頭。

只見他痛苦的眼眸中,現出一絲堅韌。

接著他找到一塊巨石盤坐上去。

他首先溫習了一下武道。

侯武一重的修為,暫時沒有指望突破,但絕對不會讓他荒廢。

然後烏塵把水火雲訣在體內默默運行起來。

一個周天,兩個周天,三個周天…

最後烏塵都不知道把水火雲訣運行了多少遍,到第二天天亮的時候,才停下來。

接下來的日子,烏塵的生活,彷彿變成了一個固定不變的模式。

每日早上從草藥峰到正陽峰擔水,然後回來灌溉葯圃。

兩點一線,簡單至極。

隨著日子一天天過去,烏塵漸漸適應了每日的勞作,肩頭上被磨起了厚厚的老繭。

他的水桶也從原來的小竹桶,漸漸換成現在的大桶,當然仍舊比龐蹇的水桶小了一號。

時光忽忽,烏塵來到萬靈宗葯園兩個月。

在這兩個月中,烏塵在適應勞作的同時,一直以來沒有得到完全休息的身體,終於得到了喘息的空間,進而全面恢復,第十四體訣虎體趨於大成,堪比真正的先天王體。

也就在幾天前,烏塵所擔的水桶終於更進一步換成了和龐蹇一樣的大桶,雖然有些吃力,但相信過就可以完全適應。

儘管烏塵適應了在葯園的生活,但一直沒有適應的是每天在擔水來迴路過雛靈廣場之時,那種內心的刺痛,隨著時間越來越長,越來越久,這痛楚非但沒有消失,反而是越來越是灼烈!

沒有人理解,一個有著絕世天資的人,只能遠遠的望著別人修鍊,那是一種怎樣的感受?

也沒有人會體會到,雛靈廣場和邊緣的小道兩者之間的差距有多麼大,多麼遙遠。

每當烏塵擔水從雛靈廣場走過,聽著那些靈道弟子的吟唱誦念,並不時發出陣陣源自內心的笑聲時。

烏塵的心腔如同滴血一般撕裂!

一開始時,烏塵每次路過雛靈廣場,都會不由自主的加快速度,不想聽,不想看雛靈廣場上的一切!

可是到後來,烏塵變了,每次他經過雛靈廣場的時候,都故意放慢腳步,並不時打量著廣場上那些衣著光鮮,面目驕傲的弟子們!

若是那些人對他發出不屑的嘲笑和譏諷,烏塵不但不會動怒,反而會現出討好的笑容。

在那些雛靈廣場的萬靈宗弟子看來,隨著時間的度過,一切都變了。

自己這群人變成了真正的萬靈宗弟子,而烏塵從一個原本還有些端著架子的高傲弟子,變成了一個真真正正的擔水小廝,一個下人!

可是他們不知道的是,在烏塵向著他們發出討好的笑容背後,每天夜裡,烏塵都要成千上萬遍的溫習從前的武道和靈訣!

靈武之道,尤其在初始階段最是枯燥,明明淺顯易見,卻又無法避免。

烏塵正是記住了那些白日的苦痛,以此來讓自己一遍遍的溫習那些早已未如嚼蠟的東西。

這一切並未沒有作用,兩個月的時間中,烏塵虎體大成趨於圓滿,本來在武道上舉步維艱的他,生生又更進一步晉陞到侯武二重!

侯靈三重的修為,在穩固的基礎上躍升到侯靈四重,水火雲訣更加熟練。

尤其在請靈之上,烏塵模模煳煳的有了一絲明悟。如果之前的請靈他都是靠運氣的話,那麼現在他請靈至少會有半成把握可以成功!

這一日,忙碌完一天,龐蹇再次倒頭便睡。

烏塵依舊來到外面,找了一塊大石盤坐上去。

他已經習慣了把每天晚上睡覺的時間,用修鍊來代替。

就在他準備閉目內視的時候,忽然一個聲音傳來道:「是時候了!烏塵,來!」

話音落地,一團不知從哪裡冒出了雲霧,瞬間籠罩住下來。

下一刻,烏塵直覺自己輕飄飄的飛了起來,向前方行去。

因為有著白霧的遮擋,並不知道方向。

不知經過多久,雲霧散去。

卻見前方現出一個洞口,隱隱有亮光從裡面傳出。烏塵知道用白霧把自己捲來這裡的人,就在裡面,不由沉聲道:「前輩深夜尋我來此,不知有何事?」

然而烏塵說完之後,山洞之中久久沒有回應。

烏塵眉頭一皺,卻不知道該走還是該留。

正在這時,只聽一個蒼老的聲音從山洞內傳出來道:「烏塵,我來問你,你可知我為何讓你做雜役?」

烏塵怔了一下道:「前輩的葯圃面積龐大,龐蹇師兄一個人,不好打理,所以讓我從旁協助!」

蒼老的聲音,一聲冷哼道:「放屁!

自己走吧!」

說完之後,山洞中忽然吹出一股白霧,力大無比。

烏塵噔!噔!噔!後退數十步方才拿樁站穩,回頭一看不由嚇了一跳,後方竟是直上直下的萬丈絕壁。

「如果你下不去,就在這上面餓死吧。」蒼老的聲音不屑的道。

烏塵一聽,心中又氣又怒,這人把自己擄來這裡,卻又不送自己回去,當真好沒道理。

但他也知道形勢比人強,心中一橫暗道:「下去就下去,你以為我真的會餓死?」

當下烏塵真的從那絕壁上,緩緩爬下。

這山峰高絕無比不說,角度更是刁鑽,烏塵幾次好懸沒有摔下來粉身碎骨。

花了整整一夜時間,才來到山下。

烏塵抬起頭看看東方已經發白的天色,再看看身後的絕壁,只覺得喪氣又懊惱。

這一夜的時間就這麼被浪費了,沒有修鍊不說,趴下這麼陡的絕壁,比擔水灌溉還要累千倍百倍!

烏塵好不容易判斷好了地形,回到草藥峰,卻見龐蹇正好拿著水桶出來,一看烏塵便笑道:「烏,烏師弟,想,想不到你起的這麼早。

水,水桶,我都給你準備好了。」

說著話,龐蹇把扁擔向烏塵一遞。

烏塵真想不接扁擔,告訴他自己很累想休息一天,但轉頭看了一眼這五十多畝葯圃,若是自己休息的話,只怕龐蹇一個人真不知道忙到什麼時候。

一念及此,烏塵只好接過扁擔,跟著龐蹇一起向正陽峰走去。

轉眼又是一天過完。

由於昨天的精神,沒有晚上修鍊的補充,烏塵實在睏倦無比,索性準備偷懶一天,先上床睡覺,補充精力。

哪知道他剛上床沒有多久,又是一陣蒼老的聲音傳來道:「到時候了,來!」

一陣白霧沖了過來,把烏塵捲起就走。

未幾之後,烏塵再次來到那山洞之前,蒼老的聲音再次傳出道:「烏塵,我且問你,你可知我為何讓你做雜役?」

烏塵不聽還好,一聽就一肚子火,也管不了那麼多,上前一步高聲道:「你讓我做雜役,還要問我為什麼,我怎麼知道?」

(未完待續。。) 「什麼!」舒其和陳伯森想了很多,可就是沒想到趙塵來找他們的目的卻是這個,不過也足以讓他們興奮起來,實在是這一屆金像獎創辦的糟糕至極,怕是難以再找到贊助商了。沒想到趙塵卻在這時候送上門來,這簡直就是及時雨,雪中送炭!

「趙塵老師,你說的是真的?」

「那當然,以我的身份,何至於騙你們!」

「那不知趙塵老師每年願意贊助多少?」

舒其話音剛落,趙塵就拿出一根手指。

「一萬?」舒其和陳伯森臉色頓時難看起來,以為僅僅是一萬港幣的贊助費,這麼點錢根本什麼都搞不了,一點用都沒有。

趙塵搖搖頭,臉上帶著笑容,示意他們繼續猜,他這人倒也有點惡俗。

「難道是十萬不成!」這麼一來,舒其和陳伯森的臉色面帶興奮,十萬港幣對目前的他們來說不是一個小數目了,就像今天所創辦的金像獎,花費的也差不多就是這個數字。

「錯了,是每年一百萬港幣!」

「納尼!」趙塵這麼一說,兩人滿臉都是不敢置信,以為聽錯了,可看到對方的表情后,又覺得沒有聽錯,頓時呆楞當場。

最終還是舒其清醒的快一點,連忙問道:「趙塵老師給這麼多贊助費,怕是也有什麼目的吧!」

「當然,不過這對你們來說也是好事,我不會阻礙金像獎的發展,只需要金像獎前綴以及獎盃都要加上天下兩字,就算是報酬了,想來你們也不會拒絕吧!」

趙塵的目的就是這個,金像獎以後必定會功成名就。 道界天下 日後影響力相當大,尤其是在亞洲地區。

其實他這相當於花錢購買金像獎的冠名權而已,也就是變相的給天下社打廣告,所花費的也就是每年一百萬港幣而已。這錢對他來說就是毛毛雨。半天不到就能賺回來。

可這對舒其和陳伯森而言,就是筆巨款了。《電影雙周刊》雖然在香江還算有些名氣,可基本沒有什麼盈利,兩人的資產也就可想而知。之所以創辦金像獎,無非就是因為對電影的熱愛。

是以他們對冠名權並不熱衷。並且趙塵承諾每年贊助一百萬港幣,最終倒是同意下來。

雙方簽訂合同后,趙塵隨後和兩人仔細討論了一下,將一些後世頒獎典禮的舉辦方式道了出來,至於他們會不會照做,那就只能另說了,反正趙塵也達到了自己的目的。

目的達成后。趙塵轉而朝無線電視台那邊過去,華星唱片舉辦的音樂培訓班也是在這邊。這次主要是為了見一下周蕙敏,免得太長時間沒有見面,導致雙方生疏。

此時已經是到了晚上。只是才剛進入無線電視台總部,迎面就碰到了一位相當熟悉的人,就是有著『雙周一成』之稱的周星池!

當然,現在的周星池可沒有後世的風光,更是連一點名氣都沒有,可謂是人生最低落的時候。

周星池從小是和四個姐弟一起在單身母親的撫養下成長,個性不突出,書讀得一般,打工也不大賺錢,他從小和梁朝維就是好朋友,兩人一起大做演員夢。

在1980年的時候,周星池做麗的電視過特約演員,只不過沒有獲得什麼名氣。於是在1982年拉上對演戲還不感興趣的梁朝維報考無線電視藝員11期訓練班,實際上反而錄取的是梁朝維,最後周星池進了訓練班的夜間部。

按照歷史來看的話,往後的幾年周星池同樣沒有跑過龍套,做過主持,可就是沒獲得多大名氣,直到主演了《他來自江湖》才算是出頭,繼而開始打響名氣。

周星池在看到趙塵時,不禁愣了一下,隨後低著腦袋想要越過去,或許對自尊心比較高周星池看來,兩人身份差距太大,就算他打了招呼,趙塵也未必會回他,何必自己找不痛快呢。

不過趙塵還是下意識的道了一句:「周星池!」

這一句直接讓周星池徹底震住,抬起頭,然後一手指著自己,示意是不是叫他。

直到趙塵點頭后,周星池狂喜了一下,反而疑惑起來,他有自知之明,根本沒有什麼名氣可言,趙塵怎麼會認識他?

「趙塵…老師,你認識我?」

趙塵自己也有點傷腦筋,不過腦袋一轉立馬說道:「你忘了我可是有過目不忘的本領,不過只是在電視上看過你一次,那是兩年前的事了,那時你好像是特約演員!」

周星池聽到趙塵的理由先是欣喜異常,不過轉服又變得無精打采起來,實在是他清楚那次特約演員演的很差,不然也不會兩年後來報考無線訓練班。只是讓他有點不敢置信的是,相當喜歡錶演的他沒有被錄取,反而是被他強拉上的梁朝維反而通過,如果不是有一個導師給予他幫助的話,怕是連夜班都上不了。

這件事情讓周星池非常失落,並且對自己的演技不自信起來,不過他這人倒也是相當樂觀的人,很快就將其拋開。因為他心裡明白過來了,面前不就是一個非常好的機會嘛!

別看趙塵不是無線電視台的人,也不是什麼知名導演什麼的,可周星池清楚無論是電影還是電視趙塵都有著一定的話語權,畢竟他寫過的劇本不是票房大賣就是收視率大火,更是由於每一部電影劇本起價一百萬港幣的關係,在香江電影軟更是得到了趙百萬這個稱號!

其實周星池不清楚的是,這個趙百萬其實來源於香江的很多編劇。畢竟當時趙塵一部電影劇本賣了一百萬,他們的收入和他一對比,真是無地自容,什麼都不是了,於是在羨慕嫉妒恨的情緒下,就群起給趙塵起了這麼個似是而非的綽號。

可這個綽號也在當時打響了趙塵的名氣,並為他之後的發展提供了不少的便利。

不說這些,光是趙塵現在的身份就足以幫助他了。像香江風雲人物,最年輕的億萬富豪,英國爵士以及世界知名漫畫家。

是的,在持續不斷地依靠人脈打通市場的情況下,天下社已經在越來越多的國家建立分社,導致趙塵名氣大增,他的漫畫已經在世界上獲得了不菲的名聲,才有了世界知名漫畫家的稱號。

這個稱號可以說是比島國知名漫畫家難度提升了很多,就像歷史的手塚治虫被稱為漫畫之神,前綴也要加上島國這兩個字,還不能算是世界漫畫之神,因為世界很多國家的漫畫迷根本不會承認!實在是手塚治虫的名氣主要局限於島國,在一些國家中名氣甚至還不如趙塵。

只是就算周星池的算盤打的再精,趙塵也只是和他隨意攀談了幾句而已,讓他失望不已。

只是讓周星池欣喜異常的是,幾天後,他竟然得以被無線訓練班正式錄取,不用再上夜班了。

周星池非常有自知之明,無線訓練班早已過了招收生源的日子,而他有沒有強大的人脈。而且這事還是發生在和趙塵見面的幾天後,一切的一切無不表明著是趙塵在幫他。

果然一陣打聽下來,周星池從一個導師那裡得知了一切,趙塵當時僅僅只是說了幾句話,就讓邵一夫破例將周星池招入無線訓練班。

「剛剛我見過一名叫周星池的夜班學員,我覺得他很有潛力,日後說不定會成為周閏發那個級別的人物呢!」

在知道是趙塵在暗中幫助他后,周星池暗暗下定了決心,一定不辜負趙塵的期望,盡量磨練演技,日後也好報答這個知遇之恩!

只是周星池不知道的是,其實這個完全是趙塵和邵一夫閑聊中無意說了一句而已,沒想到邵一夫卻將這句話牢牢記在了心裡,並破例將周星池收入無線訓練班,讓他更快的成長。 「既然不知道,走吧!」山洞中蒼老的聲音傳來,白色雲霧再次把他推到懸崖邊緣。

烏塵沒奈何,又是謹小慎微的爬了下去。

如此又是過了一夜,才到山下。

一切都跟第一天一樣,他剛回到草藥峰,恰好撞見龐蹇出門。

還沒等龐蹇說話,烏塵便走過去,接過了水桶。

自從第一次被雲霧捲走,每天的晚上烏塵都會被那雲霧卷到那座不知名的絕峰頂端的洞口,被蒼老的聲音問話。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