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可他的身份,跟皇后的身份,還有兩者之間的利益,都是不可調和的。

除非……征服之?

突然間,李浪有了一個大膽的想法。

「你在想什麼?」

明月見李浪的目光不在自己身上了,而是眉頭緊鎖的樣子,不覺有些失落,也有些奇怪。

「沒什麼,對了,我這頭髮怎麼辦?」

李浪反應過來,突然摸起頭髮,熟練地轉移話題。 「你們想幹什麼?」岳佩琪鎮定了下來,這些人如果是為了求財,絕對不會冒這麼大的險,畢竟梁佩珊的身份,在滬地可是舉足輕重的,如果他們這些人真的敢把他們的歪主意打到了梁佩珊的頭上,那他們真的是離死不遠了。

不過現在他們的目的還不清楚,但這些人,真的得小心提防著點。

「不幹什麼,本來我們是沖著你們家小姐來的,我們計劃了很久,可就是沒有見到她的車落單,今天好不容易看到了她的車落單了一次,所以我們就急急的趕了過來。」

「來的時候,就有人說,梁佩珊不可能一個人落單,給我們機會抓她,但我們還是來了,果然,她不在車裡面。」龍九呵呵笑道。

「你們抓她,到底是出於什麼目的?」岳佩琪冷冷的說。

「不出於什麼目的,我說了,我們缺錢,想弄點錢花。」龍九道。

「我不相信你們一群綁匪,膽子能到到這種地步,你們敢把目光放到她身上。」岳佩琪道。

「哈哈,梁佩珊不愧是梁佩珊,她不愧是我們滬城的第一富,一個小小的助理,都能想到這麼多,看來,我們以後要好好的計劃計劃了,我們現在的計劃,還是不夠周密啊。」

「你身後的人到底是誰。」岳佩琪問。

「這個嘛,我就不能對你說了,今天有點掃興啊,我們本來是舉沖沖的跑過來抓人的,可是沒有想到居然抓到了一個小角色,你說你沒事開著你們老闆車在晃悠什麼?害得我們白跑一趟不說,還白搭上你一條命。」

突然,一個面具男猛的一伸手,一把推在岳佩琪的肩膀上,岳佩琪驚呼了一聲,她的手機掉在了地上。

「美女,你就別在我們跟前玩花樣了。」龍九慢條斯理的走上前,他伸足把那部手機給踩的粉碎。

手機上,一個號碼已經拔了出去,這是梁氏集團護衛隊的手機,梁氏集團的護衛隊,二十四小時待命的,只要他們一接到電話,馬上就會趕過來。

可惜的是,手機沒有拔通,便被對方發現了。

「現在是法制社會,我警告你們不要亂來的,不然的話這個後果你們承擔不起。」岳佩琪冷冷的說。

「法制社會,後果?」龍九像是看白痴一樣的看著岳佩琪道:「你是在逗我嗎?哈哈,對於我們這種亡命之徒,你覺得那些玩意對我們有用?」

「沒錯,我們是粗人,我們是下等社會的人,但是我們掙來的錢,比你們這些有錢人要高尚的多吧。」龍九冷笑道。

「你哪裡感覺你掙來的錢比別人的高尚了?」葉皓軒終於看不下去了,這孫子裝逼裝大發了,他一個黑社會頭子,靠綁架為生,他居然還大言不慚的說他自己掙的錢比別人的錢高尚?別逗了,你特媽的就一個混混罷了,還真的把自己當成人物了啊。

「不是嗎?至少我們掙的錢乾淨,沒有那麼多骯髒的交易,這話你還別不服氣。」龍九冷笑了一聲道。

「說這話,你不怕你自己被雷劈嗎?」葉皓軒笑了:「你麻痹你一個靠著綁架勒索別人的混混,你還敢說你掙的錢乾淨掙的錢高尚?」

「是誰給你的優越感?你的自信心是從哪裡來的,你怎麼這麼自我感覺良好?」葉皓軒冷笑道:「你太把自己抬的高了,你們這種混混,其實是見不得光的。」

「你剛才的話,有膽量的話在重複一遍?」龍九怒了,他丟下了自己的面具,葉皓軒的話簡直就是戳在他的心窩裡。

「不是嗎?」葉皓軒笑了:「你們這些,都是屬於亡命之徒,你們什麼都干,只要有錢給你們,雖然你們掙的多,但是你們也花的多。」

「因為你們覺得,錢掙來就是花的,因為你們是行走於黑暗之中的人,是見不得光的,你們不管什麼時候聽到警笛聲,都會害怕,因為你們做惡太多了,你們不可能像是普通人一樣,把自己掙來的錢全部存起來。」

「因為你們怕哪一天自己進去了,就在也出不來了,像你這種自卑的人,是怎麼說出這樣的話來的?」葉皓軒笑道:「真的,你在一次刷新了我對不要臉人的認知。」

「人呢,廢了他,讓他馬上閉嘴。」龍九冷笑了一聲,他右手一揮,一個戴著面具的小弟馬上走上來,他右手拿著一把刀,猛的向葉皓軒的腦門上砍落。

龍九看著葉皓軒冷笑,他的雙眼裡出現一絲憐憫,是的,他們仇富,他們只會說那些有錢人,躺著都能掙錢,但是他們卻忽略了別人在掙錢的同時,付出過多少的努力。

他們這些人是亡命之徒,這一刀確下來,葉皓軒就算是不當場死掉,恐怕也會丟了半條命,一邊的岳佩琪甚至已經驚呼出聲。

那一刀,終究還是砍了下來,龍九的眼裡露出了一絲冷笑,他覺得葉皓軒絕對挺不過這一刀,因為他沒有那麼好的好運。

咔嚓,砰!

緊接著伴隨著一聲慘叫,那個手起刀落的小弟感覺自己的腹部被人重重的擊了一拳,他的身體後仰,猛的向後飛跌了出去。

他手中的那把刀,已經彎曲的不像樣子了,他撲倒在地上,一動也不動了。

變故太快,快的讓人猝不及防,龍九的冷笑還在嘴角,但是他的冷笑在這瞬間凝固住了,他的臉色慢慢的開始變得難看了起來。

「你沒事吧。」岳佩琪這才回過神來,她一把抓住葉皓軒手。

「沒事,我好歹也是你挑出來的人,好歹也是你們內定的總裁貼身保鏢,這點人我都搞不定,那隻能說你們瞎了眼了才讓我進到你們集團里來。」

「兄弟你是混哪條道上的。」龍九的臉色難看了起來,其實今天晚上他本來也沒有想過一定要把梁佩珊抓過來,但至少,他也不至於折損人吧。

如果說主角沒有抓到,連一個助理也沒有搞定,自己反而還折損了些人,那麼他的面子,真的沒地方擱了。 經過了幾天的商談之後,唐天帶著龍千月兩人向著混亂領域出發了,本來唐天是不準備帶著她們去的,可是沒辦法,沒帶不準去,不過唐天在心打定注意,如果遇到危險,就是拼了命不要也不能讓她們受傷

就這樣唐天三人走走停停,前前後後花了將近一個星期的時間才到達混亂領域「終於到混亂領域了,以前老是聽別人說混亂領域危險,這一次我終於能夠自己親身體驗一下了」龍千月自從來到了混亂領域之後,就一直處於高度興奮的狀態,根本就沒有一點害怕的意思此時的龍千月雖然是一臉的興奮,但是遠在帝都皇宮的龍戰卻是一臉地愁容「你說公主去了混亂領域」龍戰怎麼也沒有想到,自己這個丫頭膽子這麼大,居然連混亂領域都敢去「是的,同行的還有秦家大小姐和那個叫唐天的男子」

「恩,你現在馬去調派皇級高手去混亂領域,把公主給帶回來,如果這次公主再有什麼閃失的話,你就真的不要回來見我了」龍戰心裡暗自決定,以後一定要對女兒嚴加管教,實在是太讓人擔心了本來龍戰還在慶幸,自己女兒躲過了摩根家族追殺,可沒想到,自己這個女兒轉眼間居然跑到了更加危險地混亂領域,此時龍戰的心裡別提有多鬱悶了,而且這兩件事居然還都因為唐天,這讓龍戰心裡對唐天這小子超不喜歡「看來以後有時間一定見見這個小子了」這一瞬間龍戰做出了個決定「可是陛下,以前帝國和混亂領域的那些勢力簽訂了協議,帝國皇級以上的武者不能踏進混亂領域的,要不遵守的話,恐怕會…」話說到一半,趙夜就停住沒說了但是身為天楓帝王的龍戰,怎麼可能不知道趙夜話中的意思了,龍戰知道一旦自己違反了協議,絕對會給帝國嚴重的後果,可是龍戰又實在是擔心自己女兒的安危,這一刻龍戰連殺死唐天的都都有了龍戰想了想說道:「你帶五名皇級去混亂領域,順便再到供奉殿,叫一名供奉一同前往,進入混亂領域之後,盡量不要和哪裡的勢力起衝突,可公主一旦有什麼生命危險地話,什麼都不要管,直接給我去救人,知道嘛!」

「屬下明白!」趙夜聽到龍戰的話,心裡吃驚地說不出話來了要知道每一名供奉最少都是尊級的強者,而且龍戰居然會為了九公主而不惜與混亂領域開戰,雖然趙夜早就知道龍戰很疼愛龍千月,但是趙夜不知道龍戰居然這麼疼愛龍千月,為了龍千月居然連祖宗江山都不顧了而此時再著急的不只是龍戰,著急的有秦家「父親,什麼事這麼急啊?」坐在秦天明下位的秦瓊不明白,自己父親幹嘛這麼急著召見自己秦天明看著秦瓊,隨後又看了看林如,嘆了一口氣說道:「剛才傳來消息,秦月進入了混亂領域」

聽到自己父親的話后,秦瓊一下子就驚地站了起來:「什麼,父親你說秦月進入了混亂領域」

以前要是秦瓊敢這樣沒有禮數的話,秦天明早就拿起棍子開打了,可是這一次情況不同,秦天明也沒有在意,只見秦天明一臉無奈地點了點頭雖然他們秦家在天楓帝國是一流的家族,可是在混亂領域也就只能算是二流勢力而已,要想保證秦月在混亂領域的生命安全,他秦家還沒有這個實力,而這也是秦天明的無奈之處「父親…」秦瓊還想在說什麼的,可是卻被秦天明打斷了「我知道你要說什麼,可是以我們秦家現在實力,要想在混亂領域保證月兒的安全,根本不太可能,不過你們不要著急,和月兒在一起的還有九公主,我現在就進宮面聖,希望陛下能夠有什麼好的辦法」

…..

「唐天,我們現在進入了混亂領域,接下來幹什麼啊?」秦月對著唐天說道「我看我們還是先找個地方先坐下來吧,正好煉製一下武髓丹和玄心丹」唐天想到自己在天星森林找到靈藥,可就是一直沒有機會把丹藥給煉製出來「嗯,那我們現在就去找地方吧!」不過就在秦月準備向前走的時候,在她的前面出現了一名男子「美女,你是不是要找坐的地方啊,那可以到我家去坐一坐」這名男子說話的時候,眼睛還不斷地在秦月兩人身上打轉,尤其是龍千月的胸部更是這名男子重點中的重點看到這名男子眼神,龍千月那還不知道此人心中的齷蹉思想,心中的怒火一下子就燒了起來,要知道龍千月可是公主,以前在帝都的時候,誰敢這樣盯著自己看,可現在不但有,而且還邊看邊流口水「看什麼看啊,要看回家看你媽去」

「小妞還脾氣還挺大的嘛,不過本少爺喜歡,只要你乖乖地跟我走,保證讓你開心的要死」這名男子聽到龍千月發火,不僅沒有生氣,反而是看得更專註當著自己的面調戲自己的女人,只要是個男的都不可能忍得住,唐天是個男的,所以唐天忍不住了:「你最好給我滾開,不然的話….」

唐天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被這名男子打斷了「不然的話怎麼樣,難道你還敢殺我不成,我告訴老子可是血靈門的少門主,臭小子你最好乖乖地把這兩小妞送過來,不然的話,我現在就能叫人宰了你」

這麼男子在說話的時候,臉上充滿了囂張地表情,顯然這樣的事已經幹了不止一次兩次了,不過這也從側面說明,這名男子身後的血靈門實力不簡單,不然的話,這名男子不可能有命活到現在本來周圍還有一大群人圍觀的,可是在這名男子說出血靈門之後,就一下全都走開了,連看都不敢朝唐天這裡看一眼,由此可以看出這個血靈門的勢力很強「怎麼樣小子,有沒有想好的」此時這名男子已經開始有些不耐煩了「我已經想好了」唐天趁機走到了那名男子的面前由於男子的注意力全部在秦月和龍千月兩人身上,根本就沒有注意到唐天已經站在自己面前,不過男子就算注意到了唐天,估計也不會放在心上「是不是想把這兩小妞送給我啊?」

「我是要送你上路,旋風斬」唐天出其不意,一下子就將這名男子的腦袋給削掉了這名男子雖然有些靈級五重的修為,但是由於長期生活在酒色當中,身體已經被酒色給掏空了,別說是唐天突然襲擊,就是和唐天正面交手,這名男子都不可能走過十招不過這名男子到死的時候,心裡都不敢相信這個臭小子居然敢殺自己,要知道他之前可是已經說了他是血靈門少主,以血靈門的實力,就算是放眼整個混亂領域那也是很靠前的本來以他血靈門少門主的身份,出門的時候都是應該有保鏢的,可今天是這位血靈門的少門主跟血靈門三長老的小妾幽會的日子,為了能夠避免這件事傳到三長老的耳中,這少門主就把那些保鏢就全部轟走了,可是誰知道今天居然會發生這種事如果知道會是這樣的話,寧願被三長老知道自己和他小妾偷情的事,也一定會帶上保鏢的,可如果是如果,現實是現實,因此這位血靈門的少門主升天了「快走」

唐天再殺玩這名男子之後,立馬轉身就拉著秦月和龍千月兩個逃跑,從剛才周圍人的表現,唐天就知道了這個叫血靈門的勢力不弱,不過要是讓唐天再選擇一次的,唐天還是會出手,只因為此人觸碰了唐天的逆鱗而就在唐天殺了這名男子沒有多久,消息就傳到了血靈門「你說什麼,你說少主被殺了」在說話的時候此人身上釋放出了強大的氣勢,而這個人不是別人,就是血靈門主,叫住血屠,也就是被唐天殺掉的那名男子的老爹,「是…是的」這名前來稟報的人,在受到血屠的氣勢壓迫差點就趴在地上「那殺我兒子的兇手抓住了沒有」

「沒…沒有」

「什麼?兇手還沒有抓到,那要你有什麼用」血屠直接就一掌拍在了這人的天靈蓋上,此人立馬就被拍的粉身碎骨,血肉橫飛「傳我的命令,全力捉拿兇手」

….

「唐天,你為什麼要殺那傢伙啊?」秦月說道「誰讓那傢伙打你們的注意,我直接殺了他,算是便宜了那傢伙」唐天剛一說完,龍千月立馬就吻了上來「這是獎勵你的」在龍千月吻之後,秦月也上來吻了唐天一下「好了,我們現在還是趕快走吧,不然被他們追上來就不好了」雖然唐天很想停下來,感受一下秦月兩人的吻,但唐天知道現在不是時候可是三人還沒有走多遠,就被人給追了上來「臭小子,你居然敢殺我們血靈門少門主,膽子倒是不小」此時在唐天對面正站著三個人,說話的是中間的中年大漢「那來的廢話,接招吧你」唐天知道面對這些人,求饒是沒有用的,唯一的辦法就是宰了他們,而且一定要快,不然再被其他的人追上來的話,自己一行人就都要完蛋了「上,抓他們交給門主發落」這名大漢對著旁邊的兩個人一揮手之後,自己就直接沖向了唐天「嘭」

唐天和這個大漢一交手之後,向後退了七八步才挺了下來,體內氣血一陣翻湧,要不是唐天強忍的話,唐天一招就被人打吐血了「靈級八重?」

「知道就好,我勸你還是乖乖地跟我走好了」

「想讓我跟你走,那也要看你有沒有這份實力,旋風斬」為了儘快結束戰鬥,唐天直接就用出了強大武技「既然你想找死,那我就成全你,血靈掌」

「噗」

招式對碰之後,唐天立馬就吐了一口血,不過唐天卻咬牙用另一隻手施展出了烈焰刀這名大漢哪裡想的到,唐天居然還能夠施展出另一種屬性的武技,在觸不及防之下,直接就被唐天削掉了腦袋唐天在殺了這名大漢之後,不敢有絲毫的停留,連忙幫助秦月兩人滅掉了各自的對手,而整個打鬥的時間,只有短短的三分鐘不斷,不敢唐天等人的消耗也是巨大的,要不是唐天等人有丹藥幫助的話,現在可能連走都走不動了 昏暗的房間里,燭火搖曳,李浪三寸不到的大平頭,在燈光下,分外惹眼。

對於李浪的這個頭,明月雖然已經聽青年王爺提到過,可當直觀具體地看到的時候,還真把她給嚇了一跳,「這個還真是個麻煩,不解決的話,你明日根本出不了門。」

「明姑娘,你會做假髮嗎?」李浪象徵性地問了一句,他忽然想起薩沖的那本《易容術》還在白如玉那裡,沒有拿過來。

明月想了想,臉色微紅地搖頭說:「抱歉,這我不會。」

「報什麼歉,這和姑娘你又有什麼關係呢?」李浪嘆了嘆氣,突然說道:「白天,我不是在城外的龍門酒館遇到了一起埋伏……」

明月抬起頭看他,「嗯,這我知道,埋伏你的人叫薩沖,是齊國有名的騙子,他如今被你抓了,此刻應該被關在王府的某個地方了吧?」

李浪說:「明姑娘,你的消息還真靈通,不過你不知道的是,我還從他身上得到了……呃。」

「得到了什麼?」李浪話說到一半,弄得明月姑娘一臉懵逼。

「沒什麼……」

李浪心裡暗罵了自己一聲白痴。

居然被美色迷昏了頭,連不該說的話都差點說出來了。

又不熟悉明月的深淺,哪裡能什麼話都講呢。

既然對方不願意說,明月也就不問,但李浪的頭髮問題,確實急需解決。

她心底想了想,忽然美目一亮:「既然那薩沖在王府中,你可以去找他幫忙,這人可是易容高手,沒什麼難得了他的。」

「喂,是我抓了他,他哪裡還會幫我的忙。」

明月給的建議非常得好,李浪也感激有這麼一個能和自己一起想主意的人,心中一暖,但他也知道這個意見的可行性非常低。

明月瞧李浪眉頭緊鎖,終於不再囂張了,不由的得意一笑。

接著,她便拿出剛剛嚇唬李浪的一個小盒子道:「方才不是和你說了,我這盒子里養了數十種小蟲子……」

「你還來真的,我以為開玩笑呢。」李浪意外地笑了笑,立馬明白了她的意思,隨後卻道:「可薩沖,他也算一個英雄,一個俠客了,那樣的人,怎會屈服於你的蟲子呢?」

明月說:「是人就有弱點,就有他的軟肋,只要找到他的軟肋,我們就好辦了。」

李浪想了想,忽然記起了薩沖在昏倒的最後一刻,喊了他孫女的名字。

「他孫女宛兒,是薩沖最緊要的人,可從她身上下手……」李浪說著,卻又猶豫道:「可她還是個孩子,一個十三歲左右的孩子……」

「十三歲已經不小了,既然對我們有用,就不能放過她。」

畫春光 「可王府這麼大,晚上還有巡邏的護衛,柴房那還有黑齒熊之把守。」

「糊塗,你不是王爺嗎?」

明月好氣地說了一句,隨即便將手上的盒子交給李浪:「把它拿著,男人不能婆婆媽媽的……」

沒想到居然被她教訓了。

李浪內心笑了笑,接過盒子的時候,又問道:「該怎麼用?」

「打開盒子,將蟲子倒到那女孩的衣服上就可以了,並和她說明蟲子的厲害,你不知道,女孩子是最怕蟲子了,特別是那種黑的大蟲子。」

「就這麼簡單?」

「就這麼簡單。」明月道:「不過,這盒子里的蟲子用過一次后,便會死掉,所以只能使用一次。」

「知道了。」李浪點了點頭,「你在這裡等著,我去去就回。」

明月看著李浪戴上一頂斗笠,走出房門。

大晚上戴斗笠的,也就李浪一個了。

然而,李浪剛走出所睡的這間院子的大門口沒多遠,就見前面有個白衣男子手裡捧著木盒子,在月光下,朝他而來了。

此人,正是白如玉。

白如玉看到李浪,驚訝道:「王爺,這麼晚了,怎麼還不睡?剛才聽路過的巡邏護衛說,您這裡好像有動靜,所以我便飛速過來看看,沒想到你已經出來了。」

李浪也非常驚訝,他連忙朝身後看了看,見那明月已經關緊了房門,他也馬上將院門關上,隨後走下台階,對白如玉道:

「白兄弟,明日我就要進宮見皇兄,和皇嫂了,可這頭髮一直是一個問題,因此我剛打算去找那薩沖,看看有沒有什麼辦法,做一套假髮出來。」

白如玉看著李浪說:「唔,這也正是我要找王爺的。」

說著話,便把手裡的木盒子捧了出來,說道:

「王爺你看,這是你白天交給屬下的木盒,屬下還幫你保管著呢,那薩沖既是個易容高手,盒子里說不定有製作假髮的方法。」

這真是瞌睡來了,就有人遞枕頭,我李浪的運氣,怎麼就那麼好呢。

李浪內心歡喜,接過盒子,對白如玉道:「那還真是多謝白兄弟了。」

「王爺以後千萬不可這樣說,真是折煞屬下了。」

白如玉朝李浪拱手。

李浪卻不以為意,他走到前面的假山旁,將盒子放在了一塊石頭上,迅速打開盒子,取出裡面的書冊。

書冊上面的字,排版是從右到左,從上到下,對於剛接觸這個世界的李浪來說,一時還適應不了。

還好,他很快就翻到了如何製作假髮的頁面上。

「原來如此……」他看明白且還記住了頁面上的內容,隨後又將書冊跟木盒原封不動地交給白如玉。

白如玉奇怪道:「王爺,你這是?」

「白兄弟,你繼續幫我保管。」

「那這上面可有記載如何製作假髮?」

「有。」李浪頷了頷首,卻問道:「不過,我問你,這王府里可有會針線活的人?」

白如玉想了想,道:「有四五個小丫鬟,她們的針線活做的不錯。」

「那好,我現在告訴你假髮的製作手法,而後你將我告訴的,與她們說,讓她們連夜幫我做一頂出來。」

話音一落,便在白如玉耳邊說出剛才那張頁面上的內容。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