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天神將戰力雖然非常強大,好像他的脾氣非常好,他很有耐心的解釋著,然後他非常堅定的做出了自己的斷定:「古風塵,只能是交給我們長生殿。」

古風塵覺得這位天神將,他真的夠意思,好像他將自己當做了一件物品一樣。

這也是這個時代的悲哀,假如戰力不夠,基本上沒有人會考慮你的感受,能讓人考慮你的感受的先決條件是你的拳頭夠大。

「假如我們不願意呢?」人皇說。

「那就沒有辦法了,」天神將聳了一下自己的肩膀,「那就比誰的拳頭大。」

他的回答和直接,威脅之意是傻子都可以聽到的。

「我一生征戰無數,從來就沒有屈服過」祖龍的目光堅定,「我本來以為我只有老死在床上了,結果,我能戰死在戰場上面,老夥計,這是不是一件幸運的事情?」

祖龍非常豪邁,他對著身邊的人皇說,他的戰意昂揚,他將這一戰當做了最後一戰。他全然不將自己的生死放在心上。

那一邊,麒麟一族的老祖雙目圓瞪,他的心中非常的不平靜。祖龍可以將這當做最後一戰,可以隨時戰死,因為他們龍族一直繁榮昌盛,不會存在祖龍一死,龍族就墮落了,他後繼有人,就算是目前,神龍一族戰力最強大的,也不是站在檯面上的祖龍和龍皇。他們一族的底蘊非常深厚。

而人族的人皇,他也可以痛快的戰死,甚至和他大戰的還是人族的強者,這讓麒麟一族的老祖內心非常受傷。

「瘋子,你們這些瘋子,你們在這裡大戰,這一帶都會被你們打破碎,這裡會徹底沉淪,我是這裡的保護神,我一定不能讓這事情發生!」

這信仰之力所化的玄天大帝,他非常鬱悶,這幾個人戰力太強大了,在這裡大戰,這一片天地都會被他們打得破碎。

「算了吧…….你這個保護神也當得夠好的了,這裡很遠都沒有生靈了…….打碎這裡就打碎這裡,聖靈大陸上,可能最好的戰場就是這裡了,因為這裡沒有生靈。」小果果看了這在瘋狂的抗議的老傢伙,說。

他卻朝著信仰之力所化的玄天大帝身邊走過來,他拉住額這老傢伙的手,往這信仰之力所化的玄天大帝的手中,塞入了一枚符咒。古風塵的手中,也被塞入了一枚同樣的符咒。

這一枚符咒,他想起了天角島,神龍一族的祖地邊上的天角島上,那一位在島上建築了大陣的老頭以及他那奇葩弟子丁雲秋,這一枚符咒,可以連接天角島的大陣的力量,可以將人傳送到天角島。

這一枚符咒,和天空之城的鑰匙功效是差不多的。

古風塵有一些發矇,顯然,在玄天大帝回歸聖靈大陸之前,確實就有很多強者已經看到了今天的事情,在提早做了準備。

他的心中升起了一絲絲光芒,或許聖靈大陸的前景,不會如同他看到的那樣是一片黑暗。

(未完待續。。) 「不行不行,不能想他。」喬乘帆又變得很堅定,「他那麼傷害寶寶,寶寶不可以這麼快就原諒他,要他哄。對,要哄。寶寶也是很傲嬌的!」

說完,小傢伙冷哼一聲。

葉佳期笑了,小傢伙自言自語居然這麼可愛。

跟誰學的?

絮絮叨叨的,話兒真多。

倒有點像她十幾歲的時候,如果心情特別好的話,就愛說話,說個不停。

比如有一次拿了個詩歌朗誦的第一名,她就在喬宅到處說,見人就說。

就算不太喜歡唐管家,她也跟唐管家說了。

喬斯年一回來,她就跟喬斯年說。

總之那時候很容易滿足,一點點小事就能開心很多天。

如果是喬斯年對她好點,她起碼能開心一個月!

小傢伙倒有點像她那個時候,喜歡絮絮叨叨地說個不停,什麼都說。

不過,他這傲嬌的小模樣可不像她。

像他爸。

葉佳期沒忍住,伸手在他臉上蹭了一下,白麵粉蹭了小傢伙一臉。

葉佳期笑了:「小花臉,一個人自言自語呢?」

「七七你說對不對嗎?可是他要是不哄寶寶怎麼辦,不哄的話……難道真的不睬他了?」喬乘帆好糾結。

還從來沒有這樣糾結過。

「不會的,他是你爸爸,他很愛你。」葉佳期哄道,「你也要愛他,他是你最重要的親人。」

也是唯一一個骨血相連的親人。

「唔。」小傢伙似懂非懂。

「小帆帆,訓練場可怕不可怕?」葉佳期關心地問。

「不可怕,有小紫阿姨陪我,不怕。」喬乘帆搖搖頭,「不過訓練場還有獅子和老虎,有點怕。不喜歡獅子和老虎,喜歡小狐狸,想阿狸了……」

小傢伙的話題跳躍性很大。

「也想飯糰。」

訓練場還有老虎和獅子,葉佳期嚇一跳,就不怕它們跑出來?

要是傷到人怎麼辦?

她心口一拎,忽然覺得訓練場真得是個很變`態的地方。

那裡有很多小孩子,真得就不怕出事?

她聽說這個訓練場是秦時恩開的,果然也只有這種老頭才幹得出這種事。

葉佳期真得慶幸,如果她小時候像蕭紫一樣,被喬斯年扔進訓練場去……

葉佳期嚇出一身冷汗,根本沒法想象!

她這麼貪生怕死又愛哭,要真送過去,那可真是生不如死。

忽然真是慶幸……

秦時恩變`態,還好他外孫沒那麼變`態。

她就是有點心疼小帆帆,幸虧有蕭紫在。

就是不知道蕭紫做的事如果被喬斯年發現了,會不會大發雷霆。

可她私心裡不想喬乘帆變成喬斯年那樣。

「七七,怎麼不說話。」小傢伙無聊了。

七七都不跟他說話呢。

「你在倫敦也可以養一隻小狐狸。」葉佳期道。

「不可以呀,被發現要打手的。」喬乘帆撅起嘴巴,「有一次睡懶覺遲到,被師父打手了,好疼呢。」

葉佳期心口一拎,她的手心彷彿也隱隱約約疼了一下。

這麼可愛的寶寶,也捨得下手打?

恐怕連喬斯年都沒打過他。

葉佳期心疼。 或許小果果來到這裡,早已作好充分的準備,長生殿的行為,也許在他們的意料之中。

天神將的話讓古風塵自己都有一些不相信了,他根本不相信自己的身上有著什麼東西可以拯救聖靈大陸,讓他們這樣重視,但是很明顯,長生殿確實是在找著自己,顯然他們對自己很重視。

就連這眼高於頂,超乎於聖靈大陸的各種勢力之上的長生殿都這樣重視,顯然他身上的東西非常的不凡,但是這麼不凡的一個東西,他自己竟然不知道,古風塵想想都感覺到頭暈。

人皇大人明顯早就準備好了,為他駕馭戰車的是當年出生入死的幾位熾天使,他們現在也和人皇大人站在了一起並肩作戰。

「戰!」

濃濃的戰意,從熾天使的身上散發出來,他們的戰意甚至比人皇大人更加強烈。

這一戰參與者戰力太強大了,假如真的發生大戰,這一片天地難免為破碎。

「你們不能毀滅這個地方!」那信仰之力所化的玄天大帝,他全然不顧小果果對他好意,小果果塞給了他一個符咒,顯然是想讓他逃走,但是他卻沖了出去,對著他們吼道,「你們不能毀滅這個地方,修羅城已經出現了問題,它已經不再從這個地方吸取靈氣,要不了多久,這個地方就依然會生機勃勃,你們絕對不能毀滅這個地方!」

他擋在這兩撥人的中間,想阻止這一場戰鬥。

「幼稚。」那邊,自認為不是主角,根本說不上話,只是在一邊等待得鯤鵬,孔雀,畢方族的老祖,他們對這信仰之力所化的玄天大帝的做法嗤之以鼻,他的戰力根本無法和這些大人物抗衡,這樣做只能說是勇氣可嘉。

但是,當勇氣遠遠的大於戰力的時候,是沒有辦法得到自己想要的結果的,得到的只能是屈辱。

鯤鵬一族的老祖對著玄天大帝呵斥了一聲,然後他出現在這由信仰之力所化的玄天大帝的身邊,他捏著拳印,直接對著這玄天大帝一拳轟擊過去,他對長生殿很是忠心,不愧是長生殿的狗,主人都還沒有叫喚,他就開始咬人了。

「這是我的地方,你敢!」

玄天大帝大聲吼道,一柄長劍在他手上造化了出來,帶著濃濃的殺意。信仰之力所化的玄天大帝毫不猶豫的對著鯤鵬一族的老祖一劍斬了過去。

而玄天大帝的身影,如同鬼魅一樣消失在鯤鵬一族老祖的面前,留在鯤鵬一族的老祖的面前,只有一道劍芒。玄天大帝的人憑空消失在鯤鵬一族老祖的視線之中。

「滾!」鯤鵬一族的老祖他吼叫了一聲,他根本沒有因為這信仰之力所化的玄天大帝消失而慌亂,他直接一拳轟擊在這一柄長劍上面,他對信仰之力還是有一些了解的,精通信仰之力的人,完全可以將自己虛化,在必要的時候再出現。

長劍上面,散發著一股柔和的光芒,光芒雖然柔和,但是這是假象,這一柄劍實際上是無堅不摧,可以鎮壓一切敵的,它由信仰之力所化,信仰之力的精華的功能,和毀滅的功能是差不多的。

但是非常可惜,這一柄劍對上的是鯤鵬一族的老祖,鯤鵬一族的老祖戰力強大,這信仰之力所化的玄天大帝消失在他的面前,他並沒有慌亂,而是直接一拳對著那一柄劍砸了過去。

劍發出了一聲哀鳴,劍身扭曲,彷彿是無法承受鯤鵬一族的老祖拳上的力量。

「吼!」

鯤鵬一族的老祖,他吼叫了一聲,彷彿發泄著一直沉積在心中的悶氣似的,然後對著這一柄長劍又是一拳。

這一拳力量非常足,劍已經承受不了,轟然一聲,被這一拳擊碎得粉碎。

」這樣的力量想擊敗我?太天真了,假如你就是這樣的實力,這地方根本不會有你說話的地方。」鯤鵬一族的強者,他吼了一聲,然後轉過了身來,在他的身後,這信仰之力所化的玄天大帝,他手中依然是提著一柄長劍,長劍依然是對著鯤鵬一族的老祖砍了過來。

「沒有用的!」鯤鵬一族的老祖,他輕蔑的對著這信仰之力所化的玄天大帝說,然後直接又是一拳給轟擊了過去。

玄天大帝照例是消失在鯤鵬一族的眼前,然後他的一劍直接被鯤鵬一拳砸碎。

古風塵有一些吃驚,這信仰之力所化的玄天大帝,他的戰法和修羅城前的那釋迦摩尼對付地空的手法完全一致……只不過,這傢伙信仰之力不足,不如釋迦摩尼可以重新塑造自己的身體,只能造化出一柄長劍供給鯤鵬一族的老祖毀滅。

古風塵彷彿已經看到鯤鵬一族的老傢伙腦袋上被這信仰之力所化的玄天大帝敲悶棍的樣子。

他有一些無語,信仰之力實在是屬於光明的力量,怎麼運用這力量的人,卻採用這麼一種不光明的手段呢?難道信仰之力真的只適合偷襲敲悶棍什麼?或者說是只有心理陰暗的人才可以將信仰之力的運用到這種地步,還是光明的信仰之力熏陶之下,會造成陰暗的心靈?

信仰之力所化的玄天大帝和鯤鵬一族的老祖,根本決定不了這場戰鬥的走向,但是他們依然是拼得很兇,鯤鵬一族的老祖,他越戰越自信,因為他感覺到這信仰之力所化的玄天大帝的力量變化,這長劍完全是他造化出來的,他出現的時間越來越晚,到了後面,他幾乎都掌握了這信仰之力所化的玄天大帝出現的規律,甚至根本不用回頭,直接往後面一拳砸去,就可以解決掉這玄天大帝的一次攻勢。

玄天大帝的失敗,這是必然的了。

但是古風塵知道,這鯤鵬一族的老祖,他已經墜入了一個可怕的陰謀之中。

果然,在鯤鵬一族老祖漫不經心的擊碎了他前面的那一柄劍的時候,他甚至笑了一下,他相信在他這樣強度的攻擊之下,這信仰之力所化的玄天大帝,他根本堅持不了多長時間。

「小心!」就在他洋洋得意的時候,鳳凰也窮奇一族的老祖,他們異口同聲的提醒著。

因為這信仰之力所化的玄天大帝,他打破了前面形成的規律,就在那一柄劍擊碎的那一刻,他幾乎是同時出現在鯤鵬一族老祖的背後,對著鯤鵬一族老祖一劍噼了過來。

這一劍,無聲無息,同時迅捷無比,就算是頂尖的刺客所刺的劍,也不過是這樣了。

鯤鵬一族的老祖,他感覺到毛骨悚然,他吼叫了一聲,飛速的往前面衝去,要擺脫危險。

但是一切都晚了,他往前面衝出去的那一刻,他的身上同時滲出了一條血痕,然後他的身體分成了兩半。

鯤鵬一族的老祖,竟然被這一劍噼開成了兩半!

這變化太快了,誰都沒有反應過來就發生了這樣的事情。天神將的臉色依然是冷漠,但是長生殿主已經怒不可遏了,他站了出來,大聲吼道:「你好大的膽子!」

奇窮和孔雀一族的老祖,他們沖了出啦,直接將鯤鵬一族老祖接了過來,為他們護法療傷。

長生殿的殿主呵斥著這信仰之力所化的玄天大帝,他手握掌印,一掌拍來,這一掌有著毀天滅的威力,玄天大帝迅速的後退,但是他彷彿被這一掌給鎖定了,他無法從這巨掌之中逃走,顯得非常的狼狽。

「你的對手是我。」

祖龍吆喝了一聲,直接出手截住了長生殿的殿主前進的腳步。

長生殿主根本就沒有後退,他無視祖龍的攻擊,要宰掉玄天大的這一尊分身而後快。

在巨大的壓力之下,那信仰之力所化的玄天大帝,他也發毛了,他沖著追過來的長生殿的殿主吼道:「老虎不發威,你當我是病貓?我干不過你,難道我不會將本尊接引過來弄死你?」

他奮力掙扎著,他在咆哮著。

「別……」古風塵大吼要糟。

他曾經見識過洪無悔的邪念在走投無路的情況下將洪無悔的本尊給復活了過來,或許這玄天大帝,真的可以將本尊給唿喚出來,那就非常麻煩了。

果然,這信仰之力所化的玄天大帝,他的氣息突然攀升,他在吼道:「我用自己的靈,自己的混,獻祭給你,你出來吧,為我宰掉他!」

他吼叫著,彷彿是在和他的本尊做交易。

突然,一股宏大的意志從他的身體之上產生,這一股意志,不但讓古風塵感覺到戰慄,就是孔雀,窮奇一族的老祖,他們也感覺到戰慄,他們護住老鯤鵬,迅速後退,要離開這個地方。

「追殺我的分身,你膽子還是挺肥啊!」

那道身影,彷彿可以鎮壓著這一片天地,他突然停住了腳步,對著長生殿的殿主,冷冷的說。

「玄天大帝?」這一股氣息古風塵非常熟悉,他驚唿著。

但是玄天大帝沒有理會古風塵,他看著長生殿的殿主,冷冷的說:「原來是長生殿的一隻小蝦米,我接受了本尊的獻祭,是我動手還是你自己動手?」

他根本沒有將長生殿的殿主放在眼中。

然後,他對著天神將洪天點了點頭,可能他們之間有著交集,他淡淡的對天神將說:「你蘇醒太早了,你根本沒能恢復巔峰時候的戰力,這麼早就蘇醒了是為了什麼呢?難道真的是為了抵禦我的回歸?」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