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奉了邪皇之令,想邀請你加入我們邪皇一脈!」

「邪皇?」

林天佑眯了眯眼睛,區區一個狂獸山的長老,也敢起這麼霸氣的名號,真是囂張。

「為什麼找我加入?理由是什麼?」

林天佑問道。

之前開口的男子頓時面容嚴肅,沉聲道:

「我們邪皇長老最近在研究一種禁術,是最大化的挖掘人的潛能。

而你如此年輕,就能把醫天帝打敗,並壓服眾人,選了天帝候補人。

我們邪皇長老認為你的天賦絕對是非同一般的強大。

如果能使用他的禁術,說不定能讓現在的你實力再增加數倍!

這門禁術,邪皇長老已經研究了五千年,幾乎是起早貪黑的研究,但沒有合適的天才供他試驗。

直到我們聽說了你的存在。

我們邪皇長老太需要你這樣的人才了!」

「能讓我的實力再增加數倍?」

林天佑雙目微眯,這幾人所說的話,他從來沒有聽說過。

但如果是真的,對林天佑來說,是充滿吸引力的一種禁術。

他現在極需要提升力量,否則,在力量不達到期望值之前,他就無法與天道主宰正面硬剛。

所以,林天佑心動了!

「如果我的實力比第一天帝更強,無限接近真神之力,邪皇的禁術,也可以讓我增加好幾倍的力量嗎?」

林天佑問道。

在去之前,他必須把這些問題都問清楚來。

「當然了,我們邪皇長老就是研究這個的。

狂獸山禁術研究部,那可是全神域都出了名的!」

為首的男子熱切的說道。

「既然這樣,那咱們走吧!」

林天佑大手一揮,同意跟他們前去。

女子頓時眼裡閃過一抹陰謀得逞的眼神。

這眼神一閃即逝,快到非常。

可惜,在真神級別的林天佑面前,這抹目光,無法逃過他的眼睛。

「等一下!」

林天佑忽然停下腳步,而後身形一閃,來到了那名一直沒有說話的男子跟前。

一隻手掌驟然探出,按在了男子的額頭上。

男子嚇了一跳,以為林天佑要對他出手。

就要後退防守。

可林天佑手一探即收,沒有做多餘的事情。

「什麼挖掘潛力?

原來都是騙我上當的!」

林天佑的聲音變冷,淡淡說道。

三人聞言,頓時一驚。

為首男子更是掃向兩個同伴。

難道說,同伴當中出現了叛徒?

否則這麼好的騙局,龍皇怎麼可能察覺的出來?

但兩個同伴也是一臉疑惑,似乎不明白林天佑為什麼就察覺出了他們的騙局。

明明騙局天衣無縫,只要林天佑能跟著他們進到狂獸山,那麼活抓龍皇的任務,就算完美達成。

屆時,禁術研究部的首席位置,必然是他們的邪皇長老擁有。

一切都是那麼的美好,結果卻不知道哪裡出現了紕漏。

「龍皇,你是不是誤會了什麼?」

為首男子率先說道。

越是這種情況下,越是要沉著冷靜。

不能被對方看出破綻。

「誤會?呵呵!」

林天佑指著之前被他碰額之人,冷笑:

「他的腦海里,明明有關於你們邪皇下達的命令,騙我進狂獸山,然後把我活捉。

這樣一來,你們的邪皇之主就能成為禁術研究部的首席。

我沒說錯吧?」

林天佑此言一出,三人頓時大駭。

「你、你剛才就碰了他一下,便能將他腦海里的記憶弄到手?」

「要不會這種手段,豈不是被你們成功騙到了?」

林天佑不屑道。

「怎麼可能?

就那麼輕輕一碰,能將他的記憶全部索走。

連我們禁術部的天才都研究不出如此術法來,你一定是猜的!」

為首男子不肯相信,瘋狂搖頭。

要是林天佑真會這樣的術法,那在林天佑的面前,豈不是沒有秘密可言?

「區區小兒科的術法,本少沒來神域之前,就已經會了,很稀奇嗎?」

林天佑淡漠的開口。

他還是龍皇鬼帝的時候,就已經會使用這一招了。

結果在神域,這一招卻是比禁術還要難的術法。

看來神域也不怎麼樣。

「任務失敗,大家快撤!」

為首男子見第一套活捉龍皇的方案失敗,立刻招呼大家撤退。

反正還有第二套和第三套方案,總有一套能把龍皇抓住。

「本少這輩子最恨被人欺騙。

如果你們真有能讓我實力增加數倍的方法,即便你們的目的是捉我,我也不生氣。

可你們根本沒有這樣的禁術,還敢騙我地去,這就不可饒恕了!」

林天佑跨前一步,周身散發出驚天的氣勢。

「讓本少不高興的下場,就是死!」

嘩!

林天佑一腳踏地。

一股魂力衝天而起。

勁風呼嘯,吹動林天佑的衣服,獵獵作響。

正在瘋逃的三人,忽然停了下來。

他們相視一眼,面面相覷。

「這是……魂力?」

為首的男子有些不敢想信的問道。

「是魂力,一定是魂力!」

旁的男同伴點頭確認。

「大哥,這龍皇看來並不像傳說中那麼厲害嘛,居然使用的是所有力量里最弱的魂力!」

女子也是笑出聲來。

「果然傳聞都不可信。

說什麼秒殺醫天帝,說什麼選拔天帝候補。

就憑他的力量是魂力,也能做到這一步?

明顯就是吹牛!」

三人眼眸中都帶著濃濃的嘲弄。

他們不打算逃了,而是決定直接活捉龍皇。

這可是一筆巨大的功勞,不能被別人搶去! 素女這短短時間內想了許久,既然主神亞蒂斯才是掠奪者,才是偽善者,那麼她又何必執著於正惡之分呢?

她的朋友,她承認玥,承認嬋,也承認孟安,可是這三個人都是無痕的人。

如今無痕與亞蒂斯同歸於盡,那麼她豈有執著之理呢?

所以……她也就跟著過來一起看熱鬧來了。

原本他們還擔心,化身魔胎的玥,會不會真的毀了星宮,毀了祭。

可是現在他們多慮了。

他們低估了玥對祭的愛,也低估祭對玥的耐心。

多少萬年了。

多少萬年的相遇相識相知相許相伴,怎麼能半路橫插過來的一個魔胎給輕易毀了?

祭雙手搭在玥的肩膀上,雙眸清澈潺潺宛若流水,笑容猶如春風拂過,那驚為天人的面容上,此刻展露著的,是對心愛之人最真誠的微笑。

他拉起了玥那修長的手,撫摸自己額頭上的硃砂印記。

「你可還記得,那一年我們的第一次相遇……」

隨著男子那充滿磁性般溫柔的聲音緩緩傳入耳中,玥的腦中,恍然出現了,那一年她剛剛出世時所見到的場景。

她被父親以血珠的本體放在血池裡養了十八年,她第一次幻化人形,第一次擁有一雙眼睛看到這世界時,是充滿了好奇。

她第一個見到的人,是那個一襲白衫,眼睛失明,氣質沉靜憂鬱的男子。

他很特別,很沉靜,與她所見到的父親那類的「凡夫俗子」簡直不是一路貨色。

可惜,他眼睛瞎了。

那時她就想,這該有多可惜啊。一個明明是那麼不平凡的人,可是偏偏被失了明的雙眼遮住了一切。

於是,她人生第一次幫了一個人,她給了他,她的第一滴辛辛苦苦煉化出來的血珠,給了他。

後來,他看見了,那一雙眸子是多麼的清澈,喜悅。

玥努力的記著他,越來越覺得他很不一樣。

再次,她為了看這個男人一眼,便偷偷違逆了父親的意願,來到了亞蒂斯的身邊,混了一個八大創世神的位置。

他是創世神之首,他的額間的硃砂,那樣的美麗驚艷。

後來的後來,她為了他們之間的感情,發起了反抗。

可是萬萬沒有想到,亞蒂斯的實力強悍到所有人都難以想象的地步!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