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家裡被她收拾得乾乾淨淨,纖塵不染,就連他換下的衣服,她都有熨燙得整整齊齊。

「喝點白開水,我去給你放熱水。」喬斯年將杯子擱在卧室的桌面上。

喬斯年話音剛落,葉佳期就撲過來,摟住他的腰,不讓他走。

喬斯年下意識托住她。

葉佳期抬起小手,解他的馬甲扣子。

扣子很好解,解完,她又急切切解他的襯衣紐扣。

剛接完一顆,他那性感、誘人的鎖骨就露了出來,很有成熟男人的韻味。

喬斯年抓住她的手腕,扣住,沒讓她繼續。

葉佳期抬著頭,眼巴巴看向他,眼底是流轉的水波,宛如驚慌失措的小鹿。

她緊挨著他,身上起了一團肆意燃燒的火。 泯天的身影一化為五,每一但身影都是那麼的真實,都有些不俗的實力!

一瞬間,五道身影一起出手,殺向了秦浩,每一道身影都是殺意已決!

泯滅魔氣包圍下,五道身影對著秦浩揮出了一刀又一刀!

萬刀虛影卻都是實際存在的,也就是說一瞬間五個人斬出了萬刀,換個說法就是已經享受了千刀萬剮的酷刑!

但泯天的力量卻不是尋常劊子手能改比擬的。所以這一擊十分的恐怖!因為每一道身影都不是假的,是真實存在的!所以才能發出如此誇張的攻擊!

但是秦浩卻是簡簡單單憑著自己肉身的強大硬扛著泯天的攻擊,但是這樣的話,秦浩的肉身也漸漸地感覺到了疼痛,畢竟太過快速的五人合擊,秦浩的肉身在強也是需要力量去維持的!

這也是泯天最後的殺手鐧,就是五道身影齊齊出手,讓人絕望的極速,泯滅一切的存在!

秦浩面色微微一凝,隨著時間的不斷增加,泯天的攻擊也越發的恐怖,而秦浩周身的璀璨仙光也漸漸地經不住不斷地攻擊而變的漸漸虛弱了起來!

「哈哈哈,死吧,死吧!」泯天的攻擊越發的可怕,越發的迅速!

秦浩知道自己必須將其打斷,不然這樣下去自己肯定要被消耗而亡!

手中盤古斧驟然劃出了一道圓形,一圈斧芒擴散開來要講泯天逼退!

砰,但是五道身影卻在斧芒就要斬到一瞬間躲開了。

恐怖的斧芒以秦浩為中心,方圓百里再無任何物體,都被秦浩一斧斬滅了!

但是這一擊並沒有任何用處,威力一過,卻是五道身影更加凌厲的攻擊!

不過秦浩本來也就不打算這一擊能夠制敵,但這一擊卻是賊秦浩爭取到了一點時間準備!

下一刻,秦浩猛然發難,空間之力瞬間將四周凝固。一道身影被定住,秦浩持斧直接怒劈而下!

噗呲,斧刃入肉,恐怖的的斧芒將這道身影直接斬滅,而剩下的只有四道身影對於秦浩的威脅卻是低了許多!

但秦浩並不放鬆。隨著身影在不斷地被自己斬滅,泯天越發的開始無力起來,對於秦浩的威脅越來越小。

最後只剩下泯天本尊的存在,而實力卻是下降了許多,畢竟當初分出去的身影都有著其一部分的力量!

泯天看著秦浩卻是沒有再次動手了,因為他知道他已經不是秦浩的一合之敵了!秦浩那無比強大的肉身確實太克制他了!換一個人,恐怕已經被其萬刀凌遲了!

「我承認你很強,但是這一次終究還是我們魔族贏了!」此刻的泯天卻是露出了勝利的笑容!完全對於秦浩沒有防備和抵抗,只要秦浩動手就能將其滅殺!

但是秦浩也沒有動手,因為他的那句話,讓秦浩卻是有著不安!

秦浩看向了虛空的某處。一道身影緩緩踏步而來,但彷彿整個天地都被其一人主宰一般。魔神煌嘟降臨!

「你很不錯,居然能夠將我的弟子都逼到這種地步,但是你做錯了一件事,就是不應該殺我的弟子滅生!」煌嘟淡淡說道,卻猶如天威一般,不可違逆,此刻的煌嘟已經是魔凌諸天,一尊萬古魔神代替了天意!

秦浩感受到了那種恐怖的壓力只是其言語間就比泯天的殺手鐧還要來的恐怖!

「言出法隨,凌駕於諸天法則之上,這就是仙聖之上的境界么?」秦浩看著煌嘟問道!

「是,也不是,因為我也沒有達到那種最終的境界。但是我在這裡卻是是言出法隨!」煌嘟言語之間是一種無敵的霸氣!

「不管你是不是言出法隨,一戰便知!」秦浩說完,整個人猛然變大!

『法相天地,盤古真身』秦浩瞬間化作盤古一般頂天立地!而手中的盤古斧也發出了久違的嗡鳴之音!恐怖的力量爆發,整個天地都無法束縛秦浩的身軀!自然而然,這個偽言出法隨自然是被破了!

「不錯,很不錯,但是你以為這樣就能和我一戰的話太天真了!」煌嘟抬手一指,恐怖的魔力連天地都無法承受!

一道魔指猛然壓向了秦浩,直指眉心,恐怖的力量讓人絕望,似乎要一指將秦浩滅殺!

但是秦浩卻是不懼,渾身混沌之力暴漲匯聚到了盤古斧之上!

一聲大喝,秦浩手中盤古斧猛然斬向了巨大無比的魔指!

轟,巨大的魔指似乎不是魔氣匯聚而成,而是實物一般,堅硬無比,就連盤古斧都無法斬破!

魔指壓下,秦浩感受到了一股勃然大力按壓而下,盤古斧瞬間變得無比的沉重,秦浩的身形都開始陷入了地中!

秦浩此時才感受到了煌嘟的強大之處,只是隨意一指,力量就已經強到可怕了!這就是仙聖之上境界的實力么?

「還要掙扎么,你在我的眼中也不過是螻蟻而已!」

煌嘟此刻卻是將泯天的傷勢恢復了!

只手鎮壓秦浩,還將泯天的傷勢恢復,這種力量已經超過了秦浩太多!

「不過如此,混沌之靈加持我身!」秦浩終於動用了混沌之主的力量!

諸天萬界之中,混沌之靈,無盡的混沌之力融合進入了秦浩的體內,一瞬間秦浩就得到的力量的加持。

砰,一瞬間,秦浩一斧將巨指劈為兩段!恐怖的混沌之力下,不是巨指變的脆弱了,而是秦浩變強了!

「咦,果然是你,盤古的傳承者,居然能夠動用混沌之靈的力量,我的徒兒敗得不冤!」煌嘟微微驚呀!

「但是,盤古沒有告訴你我是誰么,他還有一個兄弟那就是我!」

轟,更加恐怖的魔氣狂涌而出,一柄魔槍出現在煌嘟的手中!

弒靈二字,整個天地都在顫抖!

「既然他已經隕落了,那作為他的兄弟,我有義務來替他好好教導教導你!」煌嘟說著眼神之中似乎有著某種說不清的情緒!

不過手中的弒靈魔槍卻是綻放出了最璀璨的魔光!

「弒靈槍決,魔槍破天!」

(下一章完結,6月6號,新書再戰江湖!)結局我要好好斟酌一下,所以後天凌晨一口氣發三章,本書完結了,謝謝大家的陪伴啊!一年了!不容易啊!

新書起航,

在起點,當然qq閱讀也能搜到,6月吧,具體日期再說。 他明明已經明確拒絕過她。

而且,他是真得不喜歡她,對她沒有任何感覺。

他只當徐嵐是自己的秘書,且一直保持著距離。

蔣驍懶得去斟酌,他的頭很痛。

然而,怎麼都睡不著。

已經是凌晨兩點多,朋友圈忽然出現了新動態。

他點開一看是溫雪發的——

「祝哥哥生日快樂,年年十八!」

配圖大概是在派對上,溫雪梳了個漂亮的麻花辮,甜美又活潑,和以前工作時的溫順不太一樣。

蔣驍勾了勾唇。

好幾張照片,蔣驍點開。

有她跟她哥哥的合影,還有她和朋友的合影。

蔣驍意識到上次在紐約見到的那個男人就是她的親哥哥。

再點開幾張照片,他發現她身邊還站著一個年輕男人,戴著斯斯文文的金邊眼鏡,跟她靠得很近。

蔣驍蹙眉,沒想什麼,目光一直落在溫雪的照片上。

她變化挺大。

在他公司上班的時候,溫順得像只綿羊,一回家就變了。

蔣驍想起來,她已經回國半年。

估計早就不記得他這個人了。

他退出微信,丟下手機。

試圖閉眼睡覺,可怎麼都睡不著。

頭痛欲裂。

胃中翻滾,蔣驍又從床上爬起來吐了幾次。

今天晚上喝多了,一個人竟然不知不覺把自己給灌醉了。

折騰到後半夜,他才沉沉睡下去。

耳邊是海水的呼嘯聲,一陣一陣拍打在岩石上,海鷗鳴叫,夏蟲啾啾。

月光灑滿沙灘。

第二天周六。

將近中午,蔣驍酒才醒。

頭還很痛,他去酒店的餐廳隨便吃了點,坐在高樓上看著遠處蔚藍海水。

把工作處理了一些,他這才想起來,昨晚上好像跟容錦承吵了一架。

老三找到他的電話,躊躇之下,打了過去。

容錦承正在逗娃,看到屏幕上跳動的名字,拿著手機去陽台。

「小六。」蔣驍坐在餐廳靠窗的位置上,「我酒剛醒。」

「噢!」容錦承漫不經心,「有什麼事嗎?」

「昨晚上抱歉,我知道你是為我好,是我唐突了。」蔣驍語調輕緩,「可能是這段時間工作壓力比較大。」

「行了,我們之間不需要道歉不道歉的。你酒醒了就去吃飯,別餓著,工作壓力太大的話就請幾天假,公司倒不了。」

蔣驍苦澀搖搖頭,他知道不行啊。

「小六,謝謝你還記掛我,有時間我會考慮出去走走。」

「你也不肯跟我說公司有什麼壓力,你別太拼。」

「讓你操心了。」蔣驍道,「你好好陪韓小姐,我這邊的事我會解決。」

「嗯,我明天就得回校,你自己注意身體,好好休息。」

「徐嵐的事我會解決,昨晚上是我一意孤行了。」

「你能去解決就好,別覺得是兄弟挑撥你和下屬之間的關係,我見過的女人多了去,她對你的心思沒那麼簡單。」容錦承沒再多說,又怕吵起來。

蔣驍開公司不易,他不想看到被一個女人毀了。

「我會注意。」陽光照在蔣驍立體的五官上,他的眉眼裡有幾分倦意。 一柄恐怖的魔槍橫貫了天地而來,猛然的將秦浩刺來!

恐怖的力量帶著至強的魔氣,就連混沌之力都無法抵擋節節敗退!

「咔滋」

秦浩就算持盤古斧也無法抵擋這樣強大的力量!

因為肖易手中的盤古斧還不是和完全形態。

就在此時,一道身影卻是從天而降。

「哈哈哈哈,煌嘟你終於破封而出了,還記得我么!」

「吼」

煌嘟一看見來人就是怒吼一聲,連秦浩都不管了,手中弒靈魔槍頓時向著那道身影刺去!

「鴻鈞」

「給我死!」

手中弒靈魔槍恐怖的槍芒對準鴻鈞就是沖了過去。

封印了自己無數年的罪魁禍首,煌嘟豈能容他存在!

秦浩看著這兩人,面色凝重。

「看來這一切的源頭就是這兩人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