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林天佑經不住她的糾纏,只好在她的耳邊輕聲說了三個字:

「陰天子!」

聽到這三個字,幽冥宮主先是一愣,隨即面色變的無比嚴肅。

「不錯,第一天帝非他莫屬!

大哥,你的選擇,我無條件支持!」

這麼多年了,她內心也很想這個二哥。

她正想再問問,關於如何救出二哥的事情,一旁微笑的林天佑忽然目光一凝。

「三妹,你們先在這裡處理一下其他的事情,我一會就回來!」

林天佑不顧幽冥宮主等人的疑惑,直接離開了房間大廳。

下域之地,北坡。

時值旁傍晚,這裡早已經是空無一人。

黃昏的風吹來,還帶著一些肅殺之意。

林天佑迎著風漫步而來。

行至一片空地之前,他停下了腳步,而後緩緩的轉過身,目光隨意落在了遠處。

三道身影飄然而至,速度快如閃電,轉瞬之間,就已經到了他的面前。

兩男一女。

三人看上去都極為年輕。

只是他身上的氣息,帶著濃濃的邪氣。

站在中間的男子,看著林天佑,饒有興趣的說道:

「不愧是我們狂獸山指名要抓的人,居然這麼遠就知道我們要來?」

林天佑掃了一眼三人,心頭微微有些失望。

本以為來的會是天道學宮的人,再不濟也是第一天帝的人。

卻不曾想,來的居然是狂獸山的人。

但讓林天佑有些奇怪的是,這回來的三人,實力遠超從前。

每一個人都比之前那個叫陳爺的還要強大幾分。

這幾個人,莫非也是核心長老級別的強者?

林天佑看著三人,平淡的道:

「你們來到我百里範圍,我就能感知到你們的存在。

只是我很想知道,你們來這裡想做什麼。」

三人雖然比陳爺厲害,但林天佑感覺不到他們身上的戰意。

看來這些人並不是為了與他為敵的。

「龍皇威震神域,以一人之力,分封天帝候補,卻無一人敢出反對意見。

我們是佩服的很吶!

這次過來,主要是奉了我們家主人的命令,想與龍皇談一件對你有利的事情,希望你能答應!」

站在右邊那個身段妖嬈的女子,用一雙會放電的眼睛看著林天佑,說道。 嬋說不出來,只是她看著玥在那發瘋了似得在鼓動著全身的力量,就感覺心中不安在漸漸擴大……

「那是什麼力量?」北寒邪不由自主將孟安擋在了自己的身後。

「不知道,可是感覺……感覺很邪惡。」孟安臉色發白,她感覺,她好像很熟悉這股力量似得。

然後,她的腦海里閃現出了一副畫面,脫口而出道:「這是遠古時期,一個強大的惡魔的力量。」

北寒邪,嬋,素女,幾雙眼睛不約而同落在了孟安身上。

「你如何知道?」北寒邪一開始便覺得孟安身上有一股神奇的力量。

「我,……我不知道。」孟安蒼白著臉,不知道為何,因為剛才腦海中閃過的那幅畫面,她的腦海里昏昏沉沉,下一秒便暈了過去。

北寒邪連忙橫抱起了孟安。

隨著那一聲凄厲卻又似是詭異的呼喊,遠方的天空逐漸有血色出現,星空世界一片危險的平靜,令人心寒可怖。

人類世界中下起了血色的雨水。

「咦,下雨了,怎麼這雨水是紅色的呢?」

「天降異象,必有災難啊!」

混亂中,一位看似年輕,容貌清秀,溫潤如玉的少年背著書包,望著遠遠的天空。

他叫夏元止,一位普普通通,手無縛雞之力的十六歲書生。

地球。

21世紀。

魔烈焰剛剛感覺到了玥姐姐的生命力再度回歸,剛剛想去看望她,可是天空卻突然下起了暴雨!

細細一看,那暴雨竟然還是血紅色的,落在地面,就像是流血一樣,令人望而生畏。

天空中的月亮似乎被一朦朧的紅色所覆蓋,一種詭異凄美,卻極度危險的異象誕生。

玉穹天抱住魔烈焰,二人透過窗戶,看向天空中紅色的血雨,又透過那紅色的血雨,看向了遙遠的天空之中。

沒有絲毫的準備與防備,那道霸道帶著摧毀一切的力量,將整個星空世界的天空撕得粉碎。

周圍的神皆受到這股力量的波及,紛紛避諱不及。

「玥!」祭一雙眼眸,清澈而明亮,帶著希冀的目光望著她,似是在說:「快醒過來,快醒過來。」

「閉嘴!」玥一雙沾染了血的鳳眸帶著強烈的恨意。

她伸出手來,手中幻化出紅月之鐮,她凌空站了起來,一股霸道強勁的風力自她周身散發。

周圍方圓幾十里的星空世界皆受到這股足以毀滅星宮的力量,紛紛躲閃。

「我定要,毀了這世界!」玥的聲音夾雜著無與倫比的憤怒,還夾雜著另外一種詭異的音。

嬋抱起竹,大喊道:「我們快走!再不走這場風暴會殃及到我們!」

說罷,她略帶請求的目光看向了祭。

只見祭看向玥,說道:「你們都退下,我來安撫她。」

說罷,其餘人紛紛互相對視一眼,迅速離開。

不論是清醒狀態下的玥,還是瘋狂狀態下的玥,她的目的,都只有一個人:祭。

祭非常相信,玥此時此刻,只記得了那段被他掩藏起來不好的事情,其他的事情,她全都不記得了。

不記得了沒有關係,他來幫她記起。 祭毫不猶豫的走了過去,他的胸膛上的血跡未乾,臉色尚且蒼白如紙,只是那雙清澈的眸子時時刻刻都透露著最真誠的關心。

他一生生存與黑暗之中,人人景仰虔誠崇拜創世神之首祭只是一個幻影,只是一個表面,他只是一個精於算計,喜歡偽裝,驕傲又自尊心極強,卻又在愛情上極度自卑的人。

那是他兒時所受到不公平待遇的缺陷。

可是如果用這些缺陷來換取他與玥的相遇。

祭覺得,此生都很值得。

當年他黑暗中,是那一抹明媚亮眼的紅色拯救了他。

若非她,恐怕他到現在還沉溺那段黑暗的過往無法忘懷。

若非她,他也不會認識到人世界的美好。

若非她,他也不會從一個不善於表達情感,不懂愛情的人,變成了一個懂得如何去愛她的人。

這一切的一切都是她給的。

是她賜予了他人生的明媚,怎的現在,她要毀了它呢?

玥,醒過來。

這次,換我來拯救你。

換我來,將你從迷茫痛苦的深淵中拯救出來。

拯救……

血液,再次肆意飛濺。

她周身的那股力量太過於強勢霸道,她手上的紅月之鐮隱隱有刺骨的風刃在周身飛舞。

祭一靠近,身上的衣裳便立刻被不知名的力量給刮破了,莫名的有一種柔弱美。

玥周身散發著那血色的罡氣,一雙血色的眸正眯起看著他,那眼睛里,沒有絲毫的情意。

驀地,祭的心中突然一痛,有那麼一瞬間,他突然就堅持不下去。

他這一輩子對什麼都有自己的主見,都有自己的算計,可唯獨感情,在他的心中是最美麗最乾淨的。

偏偏他在這段感情還沒在他心中萌芽時,他便偷偷利用了。

玥一旦醒過來,會不會怪他,會不會不要他?

突然,他死死的抱住了滿身是刺的玥,沒有任何的反抗,也沒有一點點的神力護體。

他抱著玥,眼睛似有若無一滴晶瑩的淚落下。

玥雙眸滿是愕然,可是腦海中的聲音告訴她,不要被迷惑,不要信世間那些虛情假意的感情!

在她面前的男人,根本就是一個虛情假意的神,他與別的神,又有何兩樣?

當玥的神智再次墜落之時,祭驀地一張薄嫩的唇瓣撫了上去。

剎那間,這猶如糖果一樣的甜蜜的吻,佔據了玥的整個心房。

不!玥眸中血色大盛起來——

二人的嘴角間,因玥的那一刻迷失心智,血液滴落在二人之間,斑斑血跡,似是綻放出了血花。

由於危險的消除,所有未曾走遠的眾神偷偷的躲在星宮巨大門前偷看著。

「你們說,他們能重歸於好嗎?」星火問道。

「什麼重歸於好?人家從來就很好,這一次要不是因為魔胎和那一小片記憶神格的緣故,玥的腦袋也不會不清醒。」君芷凝不以為然的撇了撇嘴。

「也對。」秦淵點了點頭。

陽「噓」了一聲:「你們都閉嘴,哥哥出馬,豈有不成的道理?」

「你也閉嘴吧!再說話小心惹怒了玥!」素女突然冒出來怒道。 「對我有利的事情?」

林天佑笑了笑,開口道:

「我跟你們並不認識。

甚至,我跟狂獸山還有仇。

你們現在卻跟我談有利的事情。

唬弄三歲小孩子呢?」

說完這句話,林天佑話鋒陡變。

「現在你們用最簡短的話把目的說出來。

要是廢話太多,本少沒有時間去聽!」

他的傲氣與冷漠,讓兩個狂獸山來的男子眉頭緊皺。

但卻讓那個女子興緻更高。

「聽我們的同伴說起過你,霸道無禮,目中無人。

現在看來,果然不錯!」

之間最先開口的男子則帶著笑意,繼續道:

「既然龍皇是一個爽快之人,那我們就明說了!」

他指了指自己以及兩位同伴,大聲道:

「我們是狂獸山禁術研究部的邪皇長老部下。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