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此時就聽顏龍不慌不忙地道:「飯可以『亂』吃,話可不能『亂』說!你們誰看見我們的人打了你們隊長了?誰看見了?」

所有的福克斯衛兵們都愣住了,說實在的,他們還真沒看見有誰動手打他們的隊長?可是,隊長大人怎麼可能就那麼無緣無故的「飛」了出去,整張臉還腫得像豬頭一樣?

不愧是狡猾地狐狸,那個發話的福克斯衛兵小眼睛滴溜一轉:「我看見了!打人地就是你!」他手指的方向赫然就是顏龍!他這招叫做指鹿為馬,反正他背後有整個福克斯公國撐腰,他怕什麼

果然,眾福克斯衛兵們也反應了過來,紛紛指著顏龍叫道:「就是你,我看見了!」「我也看見了!」…….

正所謂眾口鑠金,顏龍「打人」的罪名算是被做實了,不過顏龍根本沒打算在這上面跟那些狐狸們多廢話,就聽他懶洋洋地伸了個懶腰,囂張無限地道:「沒錯,就是我打的,那又怎麼樣?」

「你?!」那個福克斯衛兵哪裡想的到顏龍居然一口就承認了,還反問他要「怎麼樣」?!再狡猾的狐狸也只是狐狸,碰到不吃他們那一套的「龍」,他們也只有吃癟的份…..

「你們知道這位是什麼人嗎?」

雖然福克斯衛兵們早就知道來的人卡特公國的酋長,但是他們不但不傻,而且還非常『精』明,所以他們不約而同地集體裝起了糊塗,腦袋搖得跟幾十個撥『浪』鼓一樣:「不知道!」

「量你們也不知道!如果你們早知道這位是誰,還敢這樣來攔我們的路,我們就算殺了你們,你們的公爵大人只怕非但沒話好說,而且還要感謝我們幫他管教你們這些不長眼的東西吧?」顏龍氣勢洶洶地瞪起了「牛」眼,冷冷地道:「告訴你們,這位就是我們卡特公國的酋長,戰神聖子大人欽封的世襲伯爵——嘯風血蹄大人!」

眾福克斯衛兵們心中暗暗叫苦:牛頭人里什麼時候也出了這麼一個厲害人物?不但實力強橫(他們已經認定小隊長是顏龍打的了),而且嘴皮子更是比他們福克斯狐人還要溜?!而且顏龍的這番話入情入理,把他們說的是冷汗直冒——不管牛頭人在獸人國度中的地位再怎麼低下,但是牛頭人酋長的伯爵身份卻是貨真價實的戰神聖子大人欽封的,比普通的公國侯爵,伯爵的地位都要高出很多,放眼整個福克斯公國,只怕也只有他們的大公爵才壓得過他吧?要是人家真得追究起來,他們這些小兵哪裡是人家的個兒?只怕真得會如那個小個子牛頭人所說,大公爵不但不會保他們,還會殺了他們來保全福克斯公國的顏面呢!

當下眾福克斯衛兵們面面相覷,終於再無一人敢出來跟顏龍叫板了…… 「啊!你完了!」葉星北幸災樂禍的摸摸鬢角的花,「這裡的花不能隨便摘,摘花會被工作人員訓,還要罰款的!」

「這樣?」顧五爺思考狀:「要不……咱們說這是從地上撿的?」

葉星北:「……你走開!」

顧君逐大笑,在她眉心親了下,「罰罰罰……反正就摘了一朵而已,也罰不了幾塊。」

葉星北:「……我還以為你會說,只要能哄的我老婆開心,罰多少都沒關係,爺有的是錢!」

「不不不,」顧五爺很嚴肅的說:「那樣的話太LOW了,充滿暴發戶的氣息,像我這麼有氣質有涵養的人,怎麼可能說那麼LOW的話。」

葉星北上下打量他,「你的氣質有眼睛的人都看得到,確實挺唬人的,但是你說話有時候挺不像豪門公子哥兒的,我聽過很多次了,你說話特別接地氣,一點都不像嬌生慣養,不食人間疾苦都豪門少爺。」

「我原本就沒嬌生慣養,更沒不食人間疾苦,」顧君逐輕笑,「一個手底下帶著不知道多少個從大山裡出來的兵,什麼亂七八糟的地方都去過的人,你能指望他說話有多豪門公子范兒?」

「好吧,」葉星北點頭,「其實這樣也挺好的,我十五歲之前都是在小鎮上長大的,罵人的話我都會說,聽你說話還是蠻有親切感的。」

「你會說什麼罵人的話?」顧君逐饒有興緻的看她:「說來聽聽。」

葉星北啼笑皆非:「還有你這樣的?自己找罵?」

「有道理!」顧五爺再次思考狀:「這樣好了……」

顧五爺抬手摸摸葉星北鬢邊的花:「待會兒工作人員要是訓你摘花,還讓你交罰款,你就罵他,這樣我就知道你怎麼罵人了。」

葉星北:「……你走開!你太討厭了,人家都是坑爹,你坑老婆!」

顧君逐大笑,牽住她的手,繼續往前走,「和我相比,你倒更像是豪門大家嬌養出來的千金閨秀,不管是氣質和談吐,絲毫看不出你在小鎮上生活過十五年的樣子。」

葉星北舉手投足一顰一笑都端莊優雅,她是偏甜美嫵媚的相貌,尤其是笑起來的時候,清甜似蜜水,彷彿帶了鉤子,特別的勾人,可就因為一行一動都帶了端莊優雅的貴氣,即便長相偏媚,也不會讓人覺得她輕浮。

葉星北笑笑,沒有說話。

這都是葉星闌的功勞。

當年她剛來Y國時,因為言行舉止不符合葉星闌的要求,沒少吃苦頭。

連一年時間都沒用,她就學會了上流社會的舉止和禮節,一言一行,像極了出身大家的貴族千金。

不知道她出身的人,根本不知道她是半路出家,原本只是一個從小鎮上來的鄉妞兒。

嚴師出高徒這句話用在葉星闌和她的身上,體現的特別淋漓盡致。

她雖然沒說話,但顧君逐也懂了。

顧君逐無意再和她談葉星闌。

過去的已經過去了。

葉小北與葉家的恩怨,已經一筆勾銷。

這樣很好。 ?就料到會發生這種情況了:越是自作聰明的人,想的多,而想得越多,就越容易掉進別人的圈套!說實在的,顏龍並不是真的沒有腦子,只不過絕大部分的時候他都懶得去動腦而已……

當下顏龍冷哼一聲,趾高氣昂地揮舞著手中的大斧道:「都想明白了?」

由於眾狐人衛兵沒有一個人活的不耐煩了,所以也沒有一個人繼續跟顏龍抬杠,當下連連點頭如搗蒜般地道:「明白了,明白了……」

「想明白了還不趕緊讓路?!」顏龍「牛」眼一瞪,咋咋呼呼地叫道:「耽誤了我家酋長老爺的要事,你們就算有十個腦袋也賠不起!」

總算福克斯衛兵們里還有沒被完全嚇傻的——開始去叫人的那個福克斯衛兵小眼睛一轉,對顏龍賠笑著道:「這位老爺請稍安勿躁,雖然是伯爵大人來訪,但是按照規矩我們還是要向城守將軍大人通報一聲的,否則萬一出了問題,小的們可是擔當不起這個責任!另外,還請伯爵老爺出示一下自己的徽章,否則…..」

這小子還真『精』!顏龍只好撞了撞身邊「呆若木『雞』」的嘯風,悄聲道:「兄弟把你的徽章給他們看看!」

看傻了眼的嘯風這才反應過來,忙從懷中掏出了一枚『精』美的銀制徽章,在眾福克斯衛兵地面前晃了一晃——銀『色』的徽章在夕陽的照『射』下顯得分外閃亮。徽章上雕刻著圖騰柱和戰斧的圖案,正是戰神聖子親自頒發給卡特公國世襲伯爵的身份象徵!

「看清楚了嗎?」顏龍一臉傲慢地對眾福克斯衛兵道,讓眾福克斯衛兵們齊齊產生了一種錯覺——難道這個隨從裝扮的小個子牛頭人才是真正的伯爵,而中間那個貴族裝扮的大個子只是個隨從?

為首地那個福克斯衛兵看到了嘯風的憑證,態度立刻發生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轉彎,就聽他用一種謙恭異常的語氣對嘯風和顏龍道:「伯爵老爺和這位老爺,剛才小的們不知道你們的身份,所以才……還請兩位老爺大人不計小人過。不要跟我們這些小兵計較了,我這就去向城守大人通報老爺們大駕光臨地事,相信我們大人一定會為老爺們舉行盛大的歡迎儀式的!」說完這些話,他就逃一般地帶著眾福克斯衛兵們抬著仍然處於昏『迷』中的小隊長往城『門』里跑,似乎生怕顏龍會拿斧子砍他一樣,……

看著那傢伙前倨後恭的態度和現在喪家犬般的德『性』。顏龍眉頭一皺,冷聲喝道:「站住!你過來一下!」

眾福克斯衛兵停下了腳步,為首的那個衛兵哭喪著臉轉過身來,指著自己的鼻子道:「老爺,您說的是我?」

「沒錯,就是你!」顏龍冷冷地點了點頭,一雙「牛」眼中閃過一種彷彿不容他人置疑的厲芒,那種上位者特有地威嚴頓時顯『露』無疑!

那個衛兵渾身一哆嗦:對方眼中的那種光芒他很熟悉,自己地隊長不是也經常用這種眼光瞪自己么?——雖然隊長的氣勢比起這個牛頭人差遠了,不過無數次地慘痛教訓告訴他。如果面對這種目光還敢不聽話的話,那下場絕對是自己的小身板承受不了的……於是雖然他很不情願。雖然他的雙『腿』在打戰,但是。他還是乖乖地走向了顏龍……

顏龍用一種其他牛頭人絕對做不到的輕盈姿態跳下了氂牛坐騎,迎向了那個正在渾身篩糠的福克斯衛兵,用一種親熱異常的口氣對他悄聲道:「這位兄弟,我們酋長老爺這次來貴城是為了執行戰神殿地秘密任務,所以通報就不必了,你把城『門』打開,讓我們進行就行了!」

這種假的不能再假地假話讓那個福克斯衛兵先是嚇了一跳,隨即腦袋就搖得跟撥『浪』鼓一樣:「不行不行。這事我說了不算!我只是個小兵而已,老爺您就別難為小人我了!」

顏龍眉頭一皺。非常不滿地悶聲道:「那誰說了算?」

那衛兵被顏龍冰冷的語氣嚇得結巴了起來:「是,是是我們隊長,可是他,他現在還在昏『迷』中……」實在沒轍的他只好把所有責任都往自己頂頭上司的頭上推了,反正隊長現在昏『迷』著聽不到——不然他哪敢啊?

顏龍心中一陣煩躁——自己在城『門』耽擱的時間已經太久了,而耽誤的越久,對自己也就越不利,一定要速戰速決才行——這麼想著,顏龍的臉頓時拉了下來,一把揪住了福克斯衛兵的領子,把他瘦弱的身軀凌空提了起來,同時惡狠狠地在對方耳邊低聲道:「你信不信我現在就把你一劈兩半,然後左半邊身子喂狗,右半邊身子喂狼?!」

這下那福克斯衛兵的『尿』都差點被嚇出來了,可是他還是沒辦法痛快地答應顏龍的要求:因為『私』自放一支軍隊入城,那可是殺頭的大罪,要是平常還好說,可是現在周圍可是還有那麼多同僚看著呢!放行是死,不放行也是死,你讓他何去何從?

就在那衛兵左右為難,渾身篩糠的時候,一個清朗的聲音拯救了他:「新奧爾良城守,一等子爵莫繼急,奉沙郎大公爵的命令特來迎接血蹄伯爵老爺入城!」

「呼~」那衛兵長出了一口大氣,高興得眼淚都快出來大概不用被劈成兩半喂狗喂狼或者被拉出去砍頭了吧?

而顏龍則是疑『惑』地看向了那清朗聲音的主人——一個相貌英俊,氣宇軒昂,穿著華貴,帶著一群同樣英俊,同樣衣著華貴隨從的狐族帥哥——這老狐狸頭頭兒葫蘆里賣的是什麼『葯』?居然主動派人來迎接牛頭人的隊伍入城?

還有,這個帥哥的名字怎麼這麼怪?居然叫「『摸』JJ」?

不知道是不是顏龍覺得自己不夠帥,反正他看見帥哥就覺得不爽,當然,自己人和太監除外…….

這時候「『摸』JJ」又有動作了,就見他帶著隨從們來到了嘯風的馬前,連眼尾都沒有掃顏龍一眼,就徑直對嘯風道:「伯爵大人,聽說您是來跟銀狐對質的,是嗎?」

嘯風這時候只能如實回答了:「沒錯!」

而此時顏龍的心裡開始竄火了:『摸』JJ的臭小子,你背了!居然不把老子放在眼裡!!! 「還不死!還不死!」

在沈憐星心情繁雜的同時,正為司徒地蒼、夏枯仙子、雲華老道三人命牌皆破碎而錐心刺骨的司徒朗,也得到了屬下關於沈家神子出現於六號墟門並完成跨越的事。

「你小子以為逃到離墟就好了嗎?想得太美好了!真正想要你命的人,正在離墟徒等著你呢!」

目光陰鷙,司徒朗從喉嚨深處擠出沙啞的獰笑。

「你是怎麼看管雪舟的?他去離墟了!他去離墟了!逆子,還不快去保護他?若他頭上少了一根毛,老夫……老夫揍你,呃……不!老夫把你逐出家門,從此不見!」

隨身帶個狩獵空間 此時的沈炎元也收到了來自沈家的傳訊,他以神識注入傳送令牌中,聽到自己老爹近乎於撕心裂肺的尖叫聲,眼珠子直接掉出眼眶……

雖然老爹的威脅,對沈炎元而言,完全沒有任何威脅性。

反正老爹打不過他,不被他打就不錯了,沈姓對自己而言,也沒有半點吸引力。

但被他老人家咆哮的內容深深驚嚇……沈炎元腮幫子拚命哆嗦。

「我去!我去!」

那衝動的小外甥……

特么直接衝去離墟救人了!?

他是腦子被驢踢了吧?

就算前往離墟又如何?能救下那個鎮魔小小嗎?他都不知,鎮魔跨域傳送的彼端在哪,何況從離墟到域外,還要穿過重重戰場,跨越無數人族、異族、天魔的棲息地,他一小小化神,想要橫渡,簡直是天方夜譚!

只怕歷經千辛萬苦,找到的也不過是鎮魔小小的屍骨而已!

一想到小外甥即將面對的困難,以及將要面對的殘酷結局,沈炎元面色慘淡。在心中將他罵了一遍又一遍!

沈子皆聰穎,怎麼這個小外甥一到關鍵時刻,腦子就缺條筋呢?

不是缺條筋。

此時,跨越墟門的沈雪舟,何嘗不知自己現在的舉止,無異於虎口送死,大海撈針?

但他不能等待。

舅舅剛剛粗略提及,紅城內的跨域傳送陣一旦開啟,只有完成獵殺魔頭任務的鎮魔弟子,才會被平安傳送回來。

小小雖然聰明伶俐,手段多多,但想在數天之內完成獵殺,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畢竟域外久無人去,天魔數量激增,人族修士的生存環境遠比三千年前,鎮魔弟子晨練時惡劣得多。

她若能活,必須修為增長,力量提高,只怕也要數月,數年……才能完成任務。

他不能等著。

等待讓人度秒如年,心情荒蕪。

哪怕尋不著她,哪怕她會先於自己而歸來,他也必須去做現在這件事!

不然便安撫不了此刻自己快要崩潰的心情!

不然便不能面對她獨自經歷了生死自己卻安享閑適的時光!

你既然在鬼門關前掙扎,我也踏入修羅場里……陪你!

「什麼?沈域的神子,來離墟了?」

在整個離炎都在為沈家神子這荒誕不負責舉止而震驚的同時,離墟沈家,也接到了這條傳訊。

離墟天齊府,凌天城內,四個身著重甲的戎裝修士,手捏傳訊符,表情一怔,而後對視狂笑起來!

「哈哈哈哈!讓我們四人,去會一會這內府弱不經風的小神子吧!」

「聽說他其實還不姓沈,是個小雜種,嘖嘖……沈家的血脈,越來越混亂,還不如老子,取而代之!」 他看了看時間,「時間不早了,我們去吃飯?」

葉星北笑著點頭,「好啊!」

兩人手牽手回到他們定好的包間。

推開門,葉星北愣了下,回過神來,連忙退後幾步,看了看房間上方的門牌:竹廳。

沒錯呀,是她定的房間。

可現在,房間里已經坐了人,有男有女,加起來有十來個。

「請問一下,」葉星北客氣的問:「請問你們是不是坐錯房間了?這是我訂的房間,我的外套還在那裡掛著。」

葉星北指了指掛在牆角的外套。

來到這邊時,氣溫升起來了,他們覺得熱,先把外套掛在房間,又出去的。

「北北姐姐?」一個長相嬌俏可愛的小姑娘,從中間的位置上站起來,笑盈盈的走到葉星北面前:「北北姐姐,好巧哦,你也來吃飯?」

她嘴裡和葉星北打著招呼,眼睛卻忍不住的往顧君逐臉上瞟,掩不住的驚艷。

「是。」葉星北伸手把顧君逐往後推了推,自己站在顧君逐面前,面對葉桃。

葉桃像是沒發現她的小動作,把目光從顧君逐臉上收回來,沖著葉星北笑的更加甜美嬌俏:「北北姐姐剛剛說,這是你訂的房間?」

葉星北說:「是,我的外套還掛在那裡,我肯定沒有記錯。」

葉桃笑的更加嬌艷,笑容中帶著微不可見的得意:「真不好意思呢北北姐姐,經理沒和我說,他一見是我,就立刻把我帶到了這個房間,他說雖然這個房間已經定出去了,但就兩個客人,用這麼大的房間浪費了,待會兒他會給你們安排個別的房間,還給你們打八折,讓我們不用介意。」

「哦?是嗎?」葉星北看向站在一邊的服務員:「去,叫你們經理過來。」

服務員見葉桃雖然笑的甜美,可兩人之間的氣氛很明顯劍拔弩張,不怎麼和諧,連忙走到一邊,用對講機把這邊的情況通報給了經理。

片刻后,經理匆匆趕來。

他先殷勤的和葉桃打了聲招呼,然後才看向葉星北:「北北小姐,您看,您人少,桃桃小姐人多,您就行個方便,把房間讓給桃桃小姐,然後您今天的消費,我給您打個八折,您看怎樣?」

站在葉星北身後的顧君逐挑了挑眉。

北北小姐?

這裡是……葉家的產業?

他唇角勾起興味的笑。

他一直知道,葉星北在葉家沒地位。

可看到眼前這一幕,他還是低估了葉星北在葉家沒地位的程度。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