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此時的洛辰,臉色有些發白,額頭也已經滲出了汗水。

如此長時間、連續不斷的打出符文,不僅是對他符文造詣的考驗,更是對他精神力的考驗。

種地從1992開始 好在,他快成功了。

五分鐘之後。

「嗡……」

隨著最後一絲金色絲線的消失,眼前的誕星塔,彷彿微微的震顫了一下。

而洛辰的識海之中,那小小的誕星塔也是勐的震了一下。

隨著封印解除,它也終於感應到了誕星塔的存在。

洛辰的嘴角露出了一絲笑意,飛快的走到誕星塔跟前。

心中一動,誕星塔的大門瞬間打開,他邁步走了進去。

只是掃了一眼,他就斷定,這座誕星塔和他手中的那座,無論是外觀還是內在,還是裡面的設置,全部都一模一樣。

不過此時,他也顧不上細細探索,心中一動,立即開始控制誕星塔縮小。

片刻之後,這塔便縮小到了只有一根手指大小,被洛辰收了起來。

為了方便區分,洛辰決定給這做塔起名叫誕星二號,而原來的那座,就是誕星一號。

隨即,他便盤膝坐在陣法之中,開始恢復精神力……

(未完待續。。) 一個小時之後,陣法之中的洛辰緩緩睜開了眼睛。

他消耗的精神力,已經徹底恢復了。

站起身來,他緩緩退出了惑神陣,然後朝著小世界的入口處走了過去。

至於惑神陣,他沒有撤掉。

一旦讓眾人發現那座塔消失不見了,肯定會騷動,而他根本無法解釋。

所以,只能這樣了。

片刻之後,洛辰回到了入口處。

「唰!」

一瞬間,五萬多武者的目光,全都看向了洛辰,目光中帶著好奇和不解。

洛辰一個人離開了六七個小時,這段時間裡他到底做了什麼?

那團白霧裡,到底隱藏著什麼?

所有人都想要知道答案,但是,沒人開口詢問。

其實苗旭冉想要開口問,不過他也明白,洛辰不可能告訴他答案,所以只能打消了主意。

而洛辰,根本沒理會眾人的目光,他直接看向了柳晨風,「外面有動靜嗎?」

柳晨風楞了一下,才回答道:「沒有。」

洛辰點了點頭,下了命令,「那就繼續等待。」

聞言,三萬五千武者都是微微一愣。

他們好不容易等的洛辰回來了,結果還要讓他們等,他們到底還要等多久?

一時間,眾人面面相覷,眼中都是帶著一絲疑惑和懷疑。

疑惑,洛辰到底想要做什麼?

懷疑的是,洛辰能不能帶著他們衝出去。

而感受到眾人的情緒變化,柳晨風不由的苦笑了一聲。

洛辰繼續這麼下去的話,這些人怕是真的就要投入苗旭冉的陣營了。

所以,他只能硬著頭皮問道:「洛聖子,大家已經等了很久了,不知道我們到底要等什麼?」

「等著就行,不用多問。」洛辰淡淡說了一句,便走到一旁,開始盤膝修鍊。

看到這一幕,那三萬五千武者都是齊齊一愣。

洛辰竟然連一個解釋都沒有?

這到底是底氣十足,還是心虛的反應?

而柳晨風,卻是感覺欲哭無淚,這個洛辰,實在是太不近人情了,你解釋一下又能怎麼樣呢?

只是他不知道的是,洛辰這麼做,是故意的。

一方面,現在的情況確實需要等。

對他們來說,主動衝出去,迎接他們的就是蒼族武者的迎頭痛擊,對他們很不利。

所以,他要等蒼族對小世界發起衝擊,到時候他們趁亂衝出去,會容易很多。

另一方面,洛辰是想要看看這些人的服從程度。

在這三萬五千人之中,肯定多少會有一些別有用心的人,他們或許是抱著碰運氣,亦或是想要投機取巧。

總之,這些人的存在,對整個隊伍來說,是一種不安定的因素。

萬一在關鍵時刻這些人掉鏈子,那影響的,將是他們這個隊伍所有人的安慰。

所以,他也是想要用這樣的方式,把這一部分人剔除出去。

現在看來,多少還是有些效果的。

而小世界之外的蒼族武者,似乎也在配合洛辰的行動。

又過了五六個小時,天色已經臨近黃昏,但是蒼族還是沒有發動攻擊。

這個時候,隊伍之中終於有人忍耐不住了。

「洛辰聖子,你到底想要讓我們等我什麼時候?」隊伍之中,一個武者滿臉怒氣的站了起來。

而他的這句話,也立即引起了其他人的共鳴,很多武者,都是滿臉怒意的看向了洛辰。

「等到我覺得合適的時候。」洛辰淡淡給出了答案。

聽到這句話的瞬間,柳晨風便苦笑了一聲,這樣的答案,還不如不給。

你覺得合適?什麼時候你才覺得合適?

這不是忽悠人嘛!

而且不僅是他,其他所有人,也都是這樣的想法。

當即,那些人更加的憤怒了,立即沖著周圍的大聲喊道:「我勸大家還是別抱太大的希望了,洛辰根本就是在戲弄我們。」

「沒錯,這根本就是逗我們玩呢,我看他根本沒有帶我們衝出去的意思。」

「……」

一時間,人群之中唿喊聲四起,一個個全都是憤憤不平的模樣。

「各位,現在知道這洛辰就是個騙子了吧!」毛旭冉的聲音此時響起,沖著眾人說道:「我建議大家還是加入我的陣營,我們一起抵抗蒼族。」

「苗聖子,我願意加入。」

「我也願意,之前真是瞎了眼,竟然相信了他。」

「……」

一時間,人群之中不斷有人站起來,走向了苗旭冉的陣營。

看到這一幕,柳晨風滿臉焦急,當即就想勸阻,但是,卻被洛辰攔住了。

洛辰就那麼定定的看著,任由那些人離開,不發一言。

足足過了十分鐘,那些一動的人群才停下,他大概的估算了一下,大概有五千人左右,轉移到了苗旭冉的陣營。

也就是說,他門的這個陣營,還有三萬多人。

柳晨風不由的鬆了口氣,好歹還有三萬。

但就在這時,洛辰的一句話,卻是讓他滿臉的無奈。

「還有誰想要到對方陣營的,現在可以行動了。」洛辰的目光掃視著剩下的三萬人,「這是你們最後一次選擇的機會,錯過了這個機會,誰想離開的話,我會以叛變論處,殺無赦。」

聞言,三萬多武者面面相覷,隨即,又有零星的一些武者起身,走到了苗旭冉的陣營之中。

「還有沒有人要走?現在站出來。」洛辰再次說道:「所有留下的,我要求你們,必須嚴格執行我的命令,自認做不到的,也可以離開了。」

一眾武者互相對視著,但是最終,沒人再離開。

「好。」洛辰滿意的點了點頭,隨即目光鄭重的看向了那一群武者,「相信我,不久之後,你們會為現在的決定感覺慶幸,同時也會為你們自己感到驕傲。」

一句話,瞬間讓剩下的三萬武者精神齊齊一振,心中生出一股濃濃的豪情和戰意。

柳晨風的眼睛在這一刻散發著驚人的光芒,他終於明白,洛辰之前一系列的行動,都是故意的,為的就是這一刻。

一旁,苗旭冉的眼角不斷的抽搐著,隱隱覺得,他似乎錯過了什麼機會。

而那些剛剛轉移了陣營了武者,此刻一個個臉上,都是有些後悔和遺憾。

但是他們很清楚,他們已經不可能再回去了。

洛辰卻根本沒理會那些人,直接看著面前的三萬人,「現在,所有人跟我來。」

(未完待續。。) 「現在,所有人跟我來。」

話落,洛辰直接轉身,朝著遠離入口處的空地走了過去。

在他身後,那三萬武者連忙起身跟了上去。

片刻之後,洛辰在空地上停下,轉身面對著眾人,說道:「用最快的速度,重新劃分小隊,然後每隊推選一個隊長出來。」

話音落下,他便盤膝而坐,開始靜靜等待。

十多分鐘之後,隊伍劃分完成,一共三十個小隊,每隊的人數都在一千以上。

三十個被推選為隊長的武者,齊齊來到了洛辰的面前。

「坐。」洛辰看著三十個隊長,眼中終於露出了一絲笑意。

這是他成為首領之後,第一次對這些武者笑。

而看到這個笑容,三十個隊長都是齊齊一愣。

洛辰竟然對著他們笑了,明天的太陽會不會從西邊升起來?

三十人對視一眼,而後齊齊坐了下來。

「叫你們來,是為了跟你們說一下戰術。」洛辰說道:「如果我預計的不錯,用不了多久,蒼族武者就會發起衝擊了,到時候,我會帶著你們衝出去。」

聞言,其中一個隊長微微一愣,「洛聖子,原來你一直讓我們等待,就是在等蒼族武者衝擊?」

「沒錯。」洛辰點了點頭。

「可是,既然如此,你為什麼不和大家解釋一下?」那個隊長滿臉費解。

「這你都不明白?」柳晨風介面說道:「洛聖子之所以那麼做,是為了剔除一些想要渾水摸魚的人。」

其他那些隊長都是微微一怔,眼中都是露出了些許佩服之色,這樣的手段,他們是怎麼都想不到的。

「好了,不說這些。」洛辰對著眾人說道:「接下來我告訴你們我的戰術,你們務必要仔細聽,聽完之後,哪裡不明白就問,因為我需要你們把戰術傳達給你們手下的惡人,絕對不能出錯,明白嗎?」

三十個隊長神情一凜,齊齊點了點頭。

「好,我的計劃是這樣的……」洛辰立即仔細的講了起來。

其實他的戰術很簡單,就是帶著小部分人衝出去,然後利用陣法給眾人製造時間,讓他們也能跟著衝出去。

但前提是,最早衝出去的人,必須要頂住蒼族的衝擊,不能讓蒼族影響後續武者的行動。

想要做到這一點,這就需要一定的配合才行了。

而他主要告訴這些隊長的,就是他指揮的一些關鍵術語和一些關鍵性的節點,讓他們做到心中有數。

全部講完之後,洛辰這才看向了三十人,問道:「都明白了嗎?」

「我有一個問題。」其中一個隊長開口,「如果我們按照你的指揮,但還是沖不出去,或者傷亡太大怎麼辦?」

「只要你們嚴格按照我的指揮行動,就絕對不會出現這樣的情況。」洛辰極為自信的說道。

和蒼族武者打了那麼多的交道,這點自信他還是有的。

而感受到洛辰的自信,三十個隊長都是微微一驚。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