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秦天明趕回皇宮,在議事堂見到了秦睿等人,他喚了一聲:「秦睿~」

秦睿探究的看了一眼秦天明懷中紅色襁褓里的嬰兒,隨即想到這幾年中他對秦天明大肆購買靈舟,煉製水屬性符籙的做法很是不解,卻不想自己的兒子有這種先見之明。

眾位大臣正在探討國家存亡的大事,簡單的拜見了一下世子殿下又你一句我一句的開始爭論,內容自然是留與不留。

一派大臣勢要先送走各城百姓,另一派大臣則揚言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說自己等人是國家的根本,只要購得他處島嶼,便可使百姓有家可依。

眾人吵得熱火朝天,秦天明見秦睿眉頭越皺越緊,他剛要喝止眾人,卻猛地發現大地一陣顫動!

咔嚓咔嚓的斷裂聲不斷響起,島嶼恍如被頂級地裂術擊中一般,開始出現偌大的裂縫!

一些房屋隨著裂縫倒塌深陷其中,眾位大臣看著半墜的大殿也不再爭吵,想要留下的大臣也覺得此刻還是走為上計!

面對如此災難時,還有多少人心中存有君國之念,他們不僅要顧及自己,還有自己的家室。

轟隆隆!

大地張開了無數大口一般,吞掉了數千百姓和房屋,而此時白鬼一族之人早已上岸,大肆殺害百姓,進行掠奪!

秦睿收到消息后立刻帶著所剩無多的軍隊親自誅殺白鬼一族之人,配合著秦睿的法術,皇城中百姓獲得了更多生機,但他處就沒有如此幸運了。

島嶼上的裂縫無處不在,白鬼島加快了地裂下沉的速度,秦睿命令秦天明帶領自己的貼身侍衛護送大風國世子龍天和登上靈舟的百姓離開,秦天明知道自己留下也起不到什麼作用,此時決不能讓龍天受到傷害,否則白鬼島民難有安身之處。

「秦睿,你和母后—」

秦天明還沒未說完,秦睿就打斷道:「武兒放心,秦睿和你母后一定會保護自己的,這些百姓就交給你了。」

秦天明早已得知冰瑩已經被家人安全送離,他現在更加擔心父母安危,可是聽到秦睿如此說,只能點頭同意,他卻不知此次會與父母離開這麼久。

砰!

龍天幾道風刃斬殺了一隻白鬼一族之人後仍要向前衝去,卻被侍衛死死抱住。

「你敢攔我?!!」龍天厲聲道。

侍衛挺身說道:「屬下不敢,陛下是大風國的世子,背負千萬人的希望,如果陛下有半點閃失,那皇上絕對不會放過這些白帝百姓!」

龍天聞言,發熱的腦子有些清明起來,他可是知道自己的秦睿多麼護短,而自己現在衝過去,也不會對白鬼島的覆滅起到幫助,他剛要說話,就見到幾個殘影。

唰唰!!

秦天明推開侍衛的佩刀后揚聲道:「是我!」

龍天見到秦天明光著上身手裡抱著一個嬰兒大感奇怪,他上前問道:「城中情況怎麼樣了?」

秦天明聞言黯然的搖了搖頭,自己多年準備已經很充裕了,卻不想白鬼島還是沒有避免覆滅的結局。

他深吸了一口氣,用了一張符籙飛到最高的靈舟上,手指劃了一個獅吼術道:「大家聽著,我是世子秦天明,秦睿現今還在城中抵抗白鬼一族之人,他將安排眾位的重任交給了我,現在大家速速登入靈舟,將一切乾坤袋之外的物品丟掉,每個靈舟坐滿后即刻開船,去往大風國!」

下面的百姓聽到后終於有了主心骨,雖然慌亂,但仍是擠進靈舟,秦天明跳下來對龍天說道:「大風國是天明哥大陸中最大的島嶼,也只有大風國才能接受這些百姓,你秦睿會同意的。」

龍天無奈道:「你都先斬後奏了,我還能趕走他們不成,幸好我早已稟明秦睿,他已經同意,並且聯絡了眾多附近島嶼,送來靈舟。」

秦天明真誠道:「多謝了。」

——

秦天明站在靈舟的尾部,看著浪花激滾而去,心中一直不能安心,天知道他此刻有多想返回白鬼島。

他已經發了無數條消息,但不僅聯絡不上秦睿母后,連早已退走的冰瑩一家也不知所蹤。

他讓龍天派侍衛前往各處靈舟查看,卻沒有發現冰瑩一家的身影,他心中有種不好的預感。

滴滴~

懷中的通訊鏡終於收到消息,秦天明此時手卻有些顫抖,他以極大的毅力才將通訊鏡掏出,待看到旗子上影像時卻肝膽欲裂!

秦睿感到島嶼馬上就要沉沒,可是他求救的靈舟還沒有到,沒有靈舟的保護,百姓落入水中,就會成為白鬼一族之人的盤中餐,他與多年相伴的妻子互視了一眼后皆看到對方眼中的決心。

二人雖然捨不得兒子,但是面對千萬百姓的性命之憂,他二人仍是下了狠心。

秦睿此時正帶領一眾親衛不斷施展合土之術,只見那開裂的大地竟有著閉合之像!

秦睿全力施展合土術,他身邊的侍衛則不斷釋放水球、風刃抵禦白鬼一族之人。

忽然,幾名境界較高的白鬼一族之人擊倒秦睿身邊的護衛后合力釋放一個六級陣法。(未完待續。) 秦睿被四面圍攻,他沒來得及防備,瞬間被倒飛而出,噴出一道血霧!

秦睿吐血倒地后立刻隱匿身形施展五級土遁之術,可是他立刻發現四處空間被禁閉術封閉!

原本就將力竭的秦睿在禁閉術中被幾隻天妖圍攻,他手指一動,剛劃出一個破禁術,卻猛地睜大雙眼!

秦睿祭出白帝棺凌空一擊,白帝棺竟然撕裂空間消失不見。

秦睿自己的身影也一閃來到了寰宇之中。

大佬寵妻不膩 「陛下!」四周侍衛見到秦睿被人偷襲,雙眼幾欲冒火,眾人私下尋找,卻找不到那暗算之人。

汪洋大海,一葉靈舟中。

秦天明早已醒來,卻像木偶一般怔怔躺在床上一動不動,他沒有服用辟穀丹,卻已經不吃不喝多日了,他的頭髮散亂,雙眼布滿血絲,身邊躺著睡得正甜的嬰兒。

這幾日任何人要來抱走嬰兒,秦天明都會遞去一個兇惡的眼神,使得前來喂孩子的侍女都有些怕見這少年了。

吱嘎。

龍天推開門,待他見到秦天明還是這幅模樣后又退了出去,他雖然與其交往不深,卻是知道秦天明並不是脆弱之人,只是遭此家國巨變難免心中苦悶,多日規勸不見效果,只能讓他自己慢慢想明白了。

秦天明見到龍天退出去后,眼珠轉動了幾下,心中疑竇叢生—

「你真的決定了?」幾日後秦天明來到龍天的屋子,向他說明了自己的打算。龍天聞言不禁驚呼出聲。

「恩,我想了許久,父皇留下的親衛所剩不多,父皇又不知去向,我一個淬體元修,如何能夠統領一個國家,百姓剛剛有了居所,我強要帶走他們去一個新的島嶼,他們也會不服。」

「我知道你是要先提升自己的實力,可是擎天宗雖然是我大風國護國宗門,卻一直與你白帝國的護國宗靈犀劍宗不合,你—」

秦天明擺擺手不在乎道:「不合又能怎樣,現在靈犀劍宗只剩下不到百人,這百人還要寄居在你大風國,昔日的輝煌早已隨著白帝大陸的覆滅消失,宗主父皇也不知所蹤,剩下一盤散沙早晚要歸附與其他宗門。」

龍天聞言只得無奈同意,通過這段時間的交往,他也知道這身材瘦弱的小子骨子裡傲氣著呢,他怎會在乎這些。

龍天見到秦天明緊緊抱著懷中的嬰兒時忍不住問道:「那這孩子呢?也不知你是從哪裡撿來的,入門之後準備一直帶著他嗎?」

秦天明見得龍天同意,終於露出一絲微笑,他撫摸了一下懷中嬰兒的小臉,說道:「這孩子是我在千萬百姓中中救得的孩童,我給她取名叫做『帝陵』,入門之後我準備讓侍衛在宗門附近建個住所,孩子就暫時讓他們看管。

龍天看了看秦天明,又望了望紅色襁褓中的嬰兒,最終重重嘆息一聲。

秦天明緊緊抱著帝陵,心中嘆道:我現在只有你了。

白帝大陸距離大風國近千里,即使這批靈舟速度極快,近十日才行駛了路程的一半。

這幾天中路過許多島嶼,龍天多次想停船帶秦天明去那些島嶼中散散心,但秦天明顯然沒有興趣。

這日,秦天明不知靈舟行經何處,海浪洶湧翻滾,幸好靈舟四周有氣牆術阻擋,否則不知灌了多少海水。

咚咚~咚咚~

秦天明在房間里正哄著嬰兒入睡,忽然聽到船底傳來奇異的聲響,他發覺自己自從懷有白帝如夢后,感官變得敏銳起來,此時不禁發現了異狀,還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轟!

一陣劇烈的響聲傳來后,靈舟一陣搖晃,秦天明立刻用一根綢帶將嬰兒系在自己懷中,取出龍吟劍走了出去。

「白鬼一族之人,有白鬼一族之人襲擊船底,大家快拿好法器!」

秦天明聽到船艙中侍衛的呼喊聲后匆匆來到了龍天房中,他見到房中還有一位道士之後向他點點頭。

「龍天,這不是各島嶼往來之間的商路嗎?怎麼會冒出大量白鬼一族之人?」

龍明聽到秦天明直呼世子其名是皺了皺眉頭,心道:你一個亡國世子還如此擺譜,真是不清楚自己現在的處境啊,不過他見到龍天世子沒有異樣的表情后也沒有多說。

「我剛剛與父皇通信,他說最近白鬼一族之人戰場有變,幾大護國宗門玄修者死傷慘重,而白鬼一族之人卻悄然退走,不想轉戰襲擊各大商線,父皇已經在來的路上,擎天宗也召集了附近宗派進行絞殺白鬼一族之人,我們在海上不安全,我準備就近著陸。」

秦天明感受著搖晃的越來越劇烈的船身只能點頭同意。

「世子殿下,不知為何大量白鬼一族之人圍在這艘靈舟附近,靈舟已經破損,請世子殿下轉乘他–。」

這名侍衛的話還未說完,秦天明便見到他胸口被一根海水聚成的水箭穿透!

呼呼呼~~~

幾名不知從何處冒出來的白鬼一族之人手執三角玄器向屋內朝著龍天衝去!

秦天明一道風刃還未打出,龍天身旁的龍明道長便施展出冰刃術將這幾名白鬼一族之人擊穿!

秦天明猜測這老道應該是護國宗內的長老,他剛一走神便驚覺身後一涼!

秦天明汗毛的豎了起來,他以最快的速度釋放了一個水牆術擋在身後,猛地向旁邊一閃,但是在此進入的白鬼一族之人明顯更為厲害,幾道水箭輕易穿透了秦天明施展的水牆術刺在了他的肩膀!

秦天明施展了一個隱匿術后讓自己身形隱匿,只聽得幾道風刃夾雜著空氣發出嗡嗡的響聲射向近處的一個白鬼一族之人!

這白鬼一族之人一個不慎胸前便被刮出一道血霧!

境界越高的白鬼一族之人皮也越堅固,秦天明見這白鬼一族之人的皮被自己的一級風刃刺破後有了信心,他在身形顯露出來的一剎那釋放了一個御風術,白鬼一族之人的水箭攻擊過來時只擊中一個殘影。

秦天明來到他的身側龍吟劍一揮,一道劍氣便將這白鬼一族之人攔腰斬斷!(未完待續。) 秦天明受傷費力的殺死這低級白鬼一族之人時卻發現那龍明道長早已結束了另一邊的戰鬥,已經帶著龍天逃離此處!

「殿下,您,您的眼睛—」

「唉~」秦天明幽幽一嘆,此刻他怎會不知自己的眼睛受損,幾欲失明。

「其他兄弟呢?」

「其他人—」小五想到其他兄弟皆已死去,悲傷正濃時卻驚覺世子殿下的稱呼!

秦天明雖然目不能視,但卻知道小五此刻定是極為驚訝,秦天明說道:「國已不在,你們仍衷心護我,我豈能再當你們是下屬?今後你我二人兄弟相稱吧。」

小五嘴唇蠕動了幾下,雖心中萬般反對,但是此刻見到殿下的模樣,也不忍心拂逆了他。

幾日後,秦天明擦過生肌散,外傷已經好了很多,他此刻已經換了一身儒衫,雖然帶著一頂大大的草帽,也難掩自身的獨特氣質。

「世,天明哥,大風國如今不接受我們,我們要去往哪裡?」小五進宮之前是個孤兒,玄修有成當得國君貼身侍衛極其衷心,現在直呼世子其名,渾身說不出的難受。

「小五哥,大陸島嶼數千,何處不可安身?我身負家國之仇,洛溪師傅之憂,現在只有你我二人可是不夠,這小島最近的島嶼為古蘭城,據說也是繁華無比,想來是個好去處啊。」

小五見到秦天明露出自信的微笑,彷彿一切成竹在胸,他不禁覺得即使兄弟相稱,今後再會成為世子的下屬。

可是世事難料,秦天明還沒有和小舞動身,一道白光便將他捲走,來到了血色大陸,開啟了新的征途。

白鬼島,地處白帝大陸偏南,氣候濕熱,島上樓閣極美,林戰踏入島中后看的目不暇接,秦天明卻沒這眼福。

他頭上一頂大大的草帽幾乎遮住了整個臉龐,雖然白鬼島上氣候有些炎熱,不少百姓帶著草帽這樣,但還見過秦天明這樣把自己捂得如此嚴實的。

秦天明有了白帝棺后,感官本就強了很多,現在受了內傷,聽覺更是敏銳,他能清楚地聽到兩旁路人議論自己。

秦天明身上被白鬼一族之人砍傷的傷口很多,要是不穿這麼多衣服遮掩一下更是嚇人,他有些冒汗,不由說道:「林戰,我們找一家客棧吧。」

林戰稱是后,二人來到一處名為「神宮」的客棧。

秦天明曾是白帝世子,身上乾坤袋中自是寶貝無數,林戰結果銀錢后說道:「掌柜的,兩間上房。」

掌柜原本覺得這兩人實在是個土財主,上等材質的衣服誰也不是穿不起,用得著往身上套那麼多層嘛。

林戰開口就是兩件上房,這掌柜的也不感覺奇怪,正笑眯眯的取鑰匙時,一陣銀鈴般的清脆聲音傳來:「也給我兩間上房。」

掌柜循聲望去,見到兩人明顯是女扮男裝的客官,說話那人正是走在前面一位唇紅齒白,面若桃花的俏佳人,即使身穿男裝,也遮掩不住俏麗的姿色。

掌柜眼角撇到了身材略高的青衣女子腰間的牌子后猛地一怔,他看了看秦天明這兩個怪人面露難色道:「客官,小店就剩下兩間上房了,您二位?」

秦天明和林戰如何聽不出掌柜話中的驅逐之意,秦天明怒極而笑道:「明明是我二人先來,掌柜這是何意?」

掌柜還未說話,青衣女子上前說道:「一人一間吧。」

「小,公子,可—」

黃衣女子打斷身後的女子說道:「小瑩!」

被稱作小瑩的女子被喝住后吐了吐舌頭,瞪了秦天明二人一眼,隨著青衣女子上樓去了。

秦天明接過掌柜遞來的鑰匙後跟著她二人一起上樓,兩間上房是緊挨著的。

林戰年紀不小,心性極其沉穩,他與秦天明才不會與那二人一般見識,林戰打開房門后,帶著秦天明目不斜視的進入房中。

小瑩何曾見過在小姐面前如此傲嬌的男子,她重重哼了一聲,將門關的震天響。

深夜,秦天明和林戰在房中盤腿打坐修鍊,秦天明的功法只進入了第一層,現在步履維艱,秦天明深深感到實力的重要。

秦天明修鍊的功法乃是靈犀劍宗的天級功法「玄天訣」,玄天訣中包羅萬象,秦天明僅僅修習了第一層,便發現自己修鍊的速度比其他雜靈根者快了很多。

君玄位界,本應靜下心來努力改造體質,但秦天明此時心中急切求成,察覺自己的功法沒有多大進展,時,便開始修鍊二級玄技風刃術。

對於修鍊了玄天訣的秦天明來說,雖然他現在只是君玄位界中期,但二級玄技也是可以嘗試的,奈何秦天明心中深處壓抑著血海深仇,而洛溪師傅又下落不明,他此時只想不斷讓自己變得強大!

受到心境影響的秦天明,修習速度明顯慢了下來,此時變成修鍊狂人的他卻沒有察覺到。

白茜茜雖然是白帝國護國宗靈犀劍宗的少宗主,但她去往靈犀劍宗的次數屈指可數。

在秦天明開始修鍊進入君玄位界后,洛溪便取來一些適合秦天明修鍊的玄技教他口訣,而秦天明注重基礎,因此秦天明現在只會一些低級玄技,他這本教習二級風刃術的書籍還是白帝大陸覆滅幾日前父皇給他的。

白帝大陸的散修極其艱難,不說沒有等級高的功法輔助,每種玄技書籍也只有各個宗門才有,秦天明已經有了玄天訣,功法暫時不需其他,他現在迫切希望得到更高級的玄技書籍。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