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總之,如果要戰,絕不是現在與之戰鬥。

至少在找到龍皇絕天劍之前才行。

在此之前,戰鬥能避免則盡量避免。

獵魂帝聽到林天佑的話后,不再傳音了。

因為他知道,林天佑說的話都是實話。

真要打起來,除非他立刻讓自己的分身借著洪荒之氣,突破到完美鬼神境。

但這是非常危險的舉動。

一旦突破,那必將被天道主宰察覺,天道之雷也會隨之而來。

如果僅僅是被天道之雷轟滅他的分身,倒也沒有什麼。

怕就怕天道宮裡,那位主宰會對他的本體產生戒備。

以後再想凝化出分身,恐怕是不太可能的了。

「可惡!

洪荒至尊這麼多,天道主宰為什麼單單把我困住?

他到底在害怕什麼?」

獵魂帝皮囊下的天子分身,恨聲想道。

那位主宰一定是在忌憚什麼,否則,十大至尊里,不可能只抓他一人。

三人一路無語,各懷心事的繼續前行。

林天佑跟獵魂帝戒備著魔龍至尊。

而魔龍至尊也在戒備著獵魂帝。

至於林天佑?

魔龍至尊根本沒有放在心上。

准鬼神境的實力雖然表現出了上位鬼神的氣勢,但沒什麼用。

在至尊的眼裡,就算是上位鬼神的巔峰境界,也如同螻蟻一般渺小。

大約走了半天的時間。

幾人終於出了山路,前方變的寬闊起來。

路上的行人也比在山道行走時,更多。

這些人意氣風發,說的話也都是希望得到龍皇絕天劍。

看的出來,那柄至尊之劍,對洪荒強者們的吸引力有多麼的巨大。

當然了,並不是所有人來洪荒首山之地,是為了想得到龍皇絕天劍。

一些明白自己實力的聰明人,他們認為這樣的神兵,只有真正的強者才能得到。

憑他們哪有資格得到?

或許連見的資格都沒有吧?

所以,他們此次前來,目的並不是為了得劍,而是來賺那些想搶劍的強者們的錢財。

前方的空地旁,有一個篝火營地。

這個篝火營地是一名上位四層鬼神境的強者搞起來的。

他看到有路過的強者,便站在那裡高聲喊道:

「各位走過路過的朋友,如果餓了或是想休息了,可以到我的篝火營地坐坐。

我這裡有烤肉,有美酒,還有恢復精神的靈丹。

價格公道合理,請務必進來看看啊!」

魔龍至尊是一個貪吃的男人,一聽到有烤肉,就走了上去,問道:

「老闆,都有哪些烤肉啊?」

「我這篝火營地,什麼烤肉都有,只要您能出的起價格!」

篝火營地老闆感覺到魔龍至尊身上的魂力波動,心頭一凜,知道這不是自己可以冒犯的存在,連忙笑著臉回答。

「那有鳳凰肉嗎?」

魔龍至尊開口問道。

「什麼?」

篝火營地老闆一愣,隨即為難的道:

「我說客人,您在跟我開玩笑吧?

鳳凰可是洪荒神獸,誰敢吃它們?

再說了,它們還有聖獸朱雀當靠山呢。

除非我們是活膩了,才敢去冒犯它們。」

「切,真沒用,連鳳凰肉都沒有,還敢說什麼烤肉都有!」

魔龍至尊冷哼一聲,十分的不滿。

這一幕落在獵魂帝的眼中,他越來越懷疑這個人的身份了。

連鳳凰一族的肉都敢吃,這樣的人只有至尊級別的強者才能做到。

而且還得是排名在前七的至尊,才敢說這樣的話。

難道說,這個戴著木雕面具的傢伙,是至尊?

想到這裡,他將目光掃向林天佑,傳音道:

「林少,這個傢伙恐怕不簡單!」

「嗯,確實不簡單。

他身上的霸氣和傲氣,不輸咱們!」

林天佑輕輕點頭。

林天佑覺得,這個魔蛇,或許是他找龍皇絕天劍靈的最強阻礙。

但林天佑並沒有擔心。

因為只要龍皇絕天劍靈在這裡,那他就能哄她回來。

有了龍皇絕天劍在手。

這個魔蛇,即便再厲害,也可以無懼!

最後,三人共同點了一條烤熟的蛟龍肉吃。

這是一條最低階的蛟龍,身長不到十米。

但即便是這樣,切斷烤熟之後,也將三人所在的篝火空地擺滿了蛟龍肉。

魔龍至尊首當其衝,將面具拉開一半。

露出了自己的嘴巴,直接把蛟龍最好吃的部分抓在手裡,如同饕餮一般,塞進嘴裡猛吃起來。

獵魂帝沒有什麼胃口,隨意撿了塊蛟龍肝,慢慢品嘗。

而身為大吃貨的龍皇鬼帝,卻不輸於魔龍至尊,不僅兩隻手裡抓著烤龍肉,嘴裡更是塞著一塊大大的肥肉,生吞猛嚼起來。

極品壞公子 只見帝國學院的半空之上,有土黃色的魂氣與深藍色的能量匯聚在一起,形成了強大的氣波。

大陸上的天才少年少女們與這群似乎是打不死的亡靈戰鬥著。

這水深火熱的戰鬥,一直持續到了深更半夜,天上圓月高高掛起,萬里無雲,風起雲湧。

在帝國學院的大門外。

滿身是血的躺著一個年輕人,只見爍黎緩緩睜開了雙眼,艱難的站了起來。

學院正處於水深火熱之時,他不能倒下。此刻,只有去向魂教求救,而各大屬性魂教都在天南地北,最近的,也就是金系魂教了。

爍黎定了心中的想法,然後踏著緩慢的步伐在雪地里行走了起來。

所過之處,一片血液蔓延。

……

「梅隔江,你還要堅持到多久?」翼不羈的笑著道。

梅隔江長老神情一片寧靜,手中土黃色的魂氣源源不斷的輸出。

翼冷哼一聲,驀地收起了深藍色的強大能量,巨大的深藍色蝴蝶形狀能量自他身後迅速凝聚起來。

「蝶翼,去!」翼雙指併攏指向前方,只見鋪天蓋地的深藍蝴蝶以迅雷不及掩耳的氣勢擊向前方!

梅隔江長老眼睛嚴肅凝重的眯起,他匯聚著土黃色的強大魂氣,形成一個保護罩,不僅僅是保護他自己,也是為了保護身後的學生們。

那深藍色的蝴蝶瞬間擊向了梅隔江長老的心臟之處,打碎了那土黃色的保護罩,直直擊損了梅隔江長老的心臟處魂脈!

「長老!」

「梅隔江長老!」底下與亡靈交戰的少年少女們紛紛焦急的向上方看去。

梅隔江長老的身軀倒了下去。

有一位學生接住了他。

梅隔江的封地獠獸也因為主人的魂脈被損失了形態。

「這礙事的傢伙倒下了,接下來就是你們了!」翼笑著匯聚起強大的深藍色蝴蝶形狀能量。

學生們不由往後退了一步。

「大家不要退,保護好後面的學弟學妹們!」不知是誰大聲喊了一下。

少年少女們的腳步立刻停下,紛紛匯聚起了各種顏色的屬性魂氣。

五顏六色的魂氣匯聚在一起,形成巨大的保護罩,代表了帝國學院的學生們團結的力量!

「就這點力量,也想抵抗我的蝶翼!痴心妄想!」翼冷笑著,身後再次匯聚起深藍色蝴蝶形狀的能量。

「蝶翼,去!」

剎那間,深藍色蔓延了帝國學院的整個天空。有好多少年少女不堪重負,紛紛倒地。

然後,又是一陣絢爛的金色光芒,籠罩住那深藍色的光芒!

「嗯?帝國學院還有什麼金屬性的歸真境強者么?」翼眯起了眸。

只見學生們紛紛驚喜的望向了院長室的方向。

「院長!」

「院長,您來了!」

「太好了,院長來了!」

「爺爺,是爺爺!」赫連丹驚喜的望向了百里流月,爺爺破境成功了嗎?

百里流月卻是眯起了眸,心算了時間,根本就不對勁!

眼見院長室出來了一位年輕人,身穿金袍,膚色瑩白,面容俊郎,唇微微發白的男子。

他便是赫連城,如今步入了歸真境,年齡容貌均恢復至了二十歲的模樣。

「恭喜院長晉陞!」有位學生驚喜道。

「恭喜院長晉陞!」接著是鋪天蓋地的聲音。 魔龍至尊見狀,眼睛頓時眯起。

好傢夥,居然比他還能吃?

雖然這是下級的蛟龍肉,他吃起來沒有什麼味道。

可至尊在吃東西,你一個跟班也敢搶?

他早已經把林天佑當成了獵魂帝的跟班。

所以很生氣。

將手裡的烤肉吞下,魔龍至尊站起身,一把從林天佑的身邊搶走了一大截龍肉,拉到了自己的身邊。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