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總有人看見她去了什麼地方,見了什麼人。

故而,稍一查探,便是不難將她的路線給找出來。

「呵呵,這裡面必定有她相熟的人。」

火神子露出一個似笑非笑的神情:「竟敢欺騙火族公主,我要他挫骨揚灰!」

對,秦火兒又好,火族又好,全是他火神子的囊中之物,誰敢染指,誰就要死!

「召集火衛兵,跟隨我來!」

火神子一聲令下,便是囑咐門口的侍女:「給我守好公主……在我回來之前,不能讓她外出!」

「是,火神子大人。」

侍女連聲應道。

……

秦無夜還在修鍊當中。

武道之力和靈魂力量演化出來的極境天梯,正在逐步消失。

沒錯,突破之事,不可能任由你一直嘗試下去。

終究有著一個限制……時間的限制!

雖然如此,越到危險時刻,秦無夜反倒越發沉靜。

一步,兩步,三步!

在天梯消失的同時,他愈發靠近極境終點。

「嗯?」

忽然,秦無夜平靜的臉色為之一變。

只見在最後的這一段上面……階梯數量不夠,距離終點足有九階之遠!

「是我的靈魂之力不夠嗎?」

秦無夜眉頭大皺。

因為極境乃是靈塔第十層,所以他以九層修為衝擊,定然沒錯。

這樣一來,只能是靈魂之力不夠了。

「或許要到天魂境。」

想著,秦無夜感受到後面的階梯像是潮水退去,一直蔓延到了自己的腳下。

「只能放手一搏了!」

秦無夜咬了咬牙,一躍而起。

這一剎那,極境天梯完全消失,少年的身影飛上天梯盡頭,一座巔峰之上!

「轟隆隆!」

下一霎那,密室之內的秦無夜,氣息暴漲……儼然是超過了靈塔九層,晉級靈塔第十層! ?「是嗎?」

林天佑抬起手,在自己的嘴角處,將血跡擦盡。◢隨◢夢◢小◢.lā

「開始本少也是這麼想的,如果你不是鬼帝,本少也會把你殺的毫無體面。

不過現在,本少改變態度了,即便你是鬼帝,你也一樣要死的毫無體面!」

林天佑握劍的手臂再次抬起,作出了戰鬥的姿勢。

「哈!」

噬殺鬼帝大笑一聲,不屑道:

「剛才我是被你那句『龍皇劍訣』嚇到了,這才挨了你一劍。

莫非你真以為我擋不下來那一劍嗎?太天真了!」

「很巧,你打在本少身上的那一招噬殺掌,同樣也是本少發愣的時候挨到的。

否則,憑你那蝸牛一樣的速度,想打中本少,做夢!」

林天佑繼續道:

「還以為鬼帝之術有多麼了不起呢?

本少中全了你那一掌,也仍然好好的站在這裡,你這鬼帝之位,當的可真沒有水平!」

面對噬殺鬼帝的不屑,林天佑還以不屑之言。

在言語之中,林天佑才不肯吃虧呢。

「臭小子,還敢對本鬼帝出言不遜,找死!」

噬殺鬼帝一世之尊,與人說話,誰敢頂嘴?

自然是說不過這個伶牙俐齒的毛頭小子。

他大吼一聲,揮掌衝出。

剛才那個小子不是說他的掌勁不強嗎?

那好,這次他就加重掌勁,定讓全場的鬼族看到,他要拍死這個囂張的捉鬼龍王!

「找死的人是你才對!」

轟的一聲,林天佑身上的氣勢陡然爆發。

一對黑色的龍翼憑空幻化。

以肉眼難見的速度,瘋狂的撲扇,載著林天佑直衝而去。

林天佑的速度早已經超過了音速。

在如此飛快的速度之下,他仍然還在加持力量到手中的至尊龍絕劍上。

只見一團深紅中帶著黑色的光焰,向著寶劍的四周擴散開來。

劍光的氣勢無止無盡的向上攀升。

隨著林天佑的飛行,在虛空中拖出了一條長長的光焰匹練。

美輪美奐!

唰!!

看似漫長的飛行,但現實中,連千分之一秒的時間都不到,林天佑的劍已經刺向噬殺鬼帝的咽喉。

這一劍,依然是龍王劍訣里的招術。

「好快的速度!」

噬殺鬼帝心頭大駭。

他知道捉鬼龍王的速度很快,卻沒想到這個少年還能更快。

而且身後的那一對龍翼狀的翅膀,也極為突兀。

但他已經沒有時間去細想。

因為這一劍上蘊含著極其恐怖的力量,如果他不小心被刺中,絕對會流血受傷。

這天子峰可還有很多天子城的貴族子弟,要是被他們看在眼中,傳出去,那他噬殺鬼帝的老臉都要丟盡。

所以,這一劍,無論如何也不能被刺到!

「噬殺掌,七重殺氣!」

暴喝一聲,噬殺鬼帝加重了他的掌勁,迎著林天佑的至尊龍絕劍擊出。

他的手掌所覆蓋的殺氣再次凝聚出實體,以用撼擊寶劍的劍鋒。

轟!!!

一個使用了七重力量,而一個則是全力而發。

兩道攻擊相撞在一處,這片天地之間,唯獨剩下了一聲驚天巨響。

在兩人的攻擊之下,整片大地都在其魂暴的衝擊之下劇烈的顫抖,簡直就像發生了十級的大地震一般恐怖。

天子峰之顛的眾英靈主們差點站立不穩,趕忙施展魂力,以穩住重心。

免得被震掉下山峰之顛。

山腳下的氣流奔騰,無數砂石碎草都被捲入其中,煙塵衝天而起。

好像能將一切東西都給湮滅!

待四周的動靜恢復平靜,眾人再定睛看去,發現了極為震撼的一幕。

捉鬼龍王林天佑後退了十多米,而且持劍的手還有些顫抖。

顯然與噬殺鬼帝的那一招對轟,沒有佔到便宜。

「果然還是鬼帝比較強,捉鬼龍王即便再能越級戰鬥,面對真正的鬼帝,也只有敗退的命運。」

眾鬼族們心中感嘆。

不過,他們的感嘆聲剛落,扭頭看向噬殺鬼帝時,面上的驚訝再現。

如果說林天佑退了十步,握劍的手還在顫抖,這樣子很狼狽。

那麼噬殺鬼帝的表現就有些刺眼了。

噬殺鬼帝雖然沒有林天佑退的距離遠,但也退了五、六米的距離。

他表情凝重,站在原地一動不動。

束婚無策 連與至尊龍絕劍對轟的手都沒有一絲的顫抖。

但眼尖的鬼族卻發現了噬殺鬼帝的手心,那裡居然有鮮血溢出。

也就是說,捉鬼龍王剛才的劍招,把噬殺鬼帝的噬殺掌刺破了!

「噬殺鬼帝的殺氣,據說堅硬無比。

天下任何神兵都刺不破它。

沒想到,今天卻被捉鬼龍王一劍刺破了皮。

雖然只是一絲鮮血,但足以說明捉鬼龍王的恐怖了!」

天子峰頂,一眾英靈主們,俱是面露驚駭的說道。

受剛才的魂暴衝擊,他們早已經脫離了鬼衛們的控制,全部站在山顛的邊緣,觀看下面戰鬥的情形。

此刻的噬殺鬼帝,臉上一片震撼之色,難以名狀。

他雙目大睜,難以置信的看著前方那面帶邪氣的少年。

剛才的劍招,竟將他的手掌刺破了皮肉。

地級四重劍意,確實能做到這一點,但前提是這少年的魂力要達到一千萬以上。

現在是怎麼一回事?少年以999萬的魂力,就能做到刺破他殺氣掌的程度了嗎?

林天佑甩了甩手臂,將那陣麻木甩掉,臉上再次恢復了淡漠。

他的目光落在了噬殺鬼帝的身上,輕輕搖了搖頭。

「這就是加冕了鬼帝之位的強者力量嗎?

如果是的話,那也太讓人失望了!」

比起離火鬼帝,這個噬殺鬼帝似乎差了不止一個檔次。

完全就是靠著殺氣的力量,在支撐他的帝位。

林天佑的話音傳出,天子峰的眾人全都呆住。

他們就算是傻子,都能看出來,剛才的攻擊,誰佔優勢,誰佔劣勢。

噬殺鬼帝手掌流了點血,但優勢依然巨大。

可為什麼佔了劣勢的捉鬼龍王、還敢說出這麼目中無人的話來?

「剛才那一掌,應該不是全力吧?」

林天佑繼續道。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