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身影一旦接近就會被自己排斥,無耐之下,楚天羽只能調轉方向,朝著其它方位而去。

經過幾番閃躲之後,那體型巨大的地魄魔猔最終還是跟上了楚天羽的身影。

雖然地魄魔猔的身形巨大,但速度上並不弱,而且由於空間不大,在幾次衝撞中,也是終於與楚天羽的身影再度交擊在了一起。

只見,兩者交擊在一起的同時,地魄魔猔那無比猙獰的臉上也是露出一絲無比憤怒的神情。

隨後一聲咆哮間,那雙無比巨大的利爪也是猛然間朝著楚天羽那小小的身影呼嘯而來。

二股無比強烈的破風聲也是瞬息而至。

看著那無比巨大的兩隻利爪之後,楚天羽也是立即調動體體內的武魂之力,隨即一道同樣強勢的拳影也是直接朝著地魄魔猔的利爪攻了過去。

楚天羽的拳影也是再一次朝著地魄魔猔攻擊而去。

一瞬間,楚天羽那強大的拳影便直接與地魄魔猔的兩道利爪碰撞到了一起。

呯!

一道劇烈的轟鳴聲響起,楚天羽所施展而出的拳影在瞬間之間就被地魄魔猔的利爪給轟得瞬間消散。

當楚天羽拳影消散的一瞬間,那兩道利爪也是再度朝著楚天羽的身影呼嘯而去,速度之快直接在空氣中留下一道巨大的暗影。

看著那瞬息而至的利爪之後,楚天羽也不再打算繼續閃躲了。

即使地魄魔猔的實力強大,但楚天羽依舊沒有任何的畏懼,大不了拼盡全力,楚天羽不相信以自己所掌握的眾多功法就沒有一種能夠成功破開對方的防禦。

念頭一轉,楚天羽也是直接選擇正面對敵。

隨後直接施展出一套級其強大的功法,再度朝著地魄魔猔那呼嘯而來的兩道利爪攻擊而去。

「暗雲掌!」

一聲怒喝,楚天羽手勢成掌,體內武魂之力也是瞬間擴散而出。

頓時,楚天羽的雙掌之中也是瞬間形成兩股無比強大的武魂威勢。

就在地魄魔猔那利爪呼嘯而來的一瞬間,楚天羽的掌勢也是瞬間轟出。

轟!

一道劇烈的轟鳴聲響起,只是令楚天羽沒有想到的是,當自己掌勢轟出去的一瞬間,那兩道巨大的利爪竟然突然間分散開來。

其中一隻利爪與楚天羽的掌勢對轟而去,而另一隻利爪卻是化作一道暗影直接朝著楚天心身後襲來。

一瞬間,楚天羽便感受到後背一股極其強大的魂勢力量呼嘯而來。

果然,楚天羽還是小視了這頭魂獸,竟然利用聲東南西之法,在正面交戰的同時,卻從後方來個突然襲擊。

感受到身後那股越來越接近的魂勢力量之後,楚天羽體內的武魂這力也是瞬間暴漲。

旋即再度施展出一套強絕的掌法,並緊隨著之前施展轟擊出去的掌勢繼續拍向前方處巨大利爪。

轟!

兩道強大的掌勢瞬間與前方的利爪轟擊在了一起。

而地魄魔猔也沒有想到楚天羽竟然在瞬間之間再次施展出了一套強大的掌法。

於是,當感受到兩股不同威勢的掌勢緊隨而來之後。

它那朝著楚天羽正面攻擊的巨大利爪也是在這兩道強大的掌法的轟擊之下直接後退而去。

而楚天羽利用兩套強大的掌法轟退正面襲來的利爪之後,身影也是直接朝前而去,旋即一個閃爍間也是成功躲過了身後那道瞬間襲來的利爪。

看著楚天羽那道瞬間閃身而去的身影之後,地魄魔猔那無比猙獰的神情也是不由得愣了一下。

顯然此時的他還是沒有想明白這個人類少年是如何做到的。

面對自己如此完美的進攻方式,這個人類少年卻依舊沒有受到任何的威脅,且成功的退去。

而此時的楚天羽已然離開了地魄魔猔的攻擊範圍之外,同時也是一臉驚險的輕呼了一口氣。

對方可是武王境巔峰,獸類的肉身力量本身就強大無比,剛剛如果自己一個不小心被地魄魔猔的巨大利爪給擊中的話。

最起碼也要受一些內傷的,一旦受傷,對楚天羽接下來的戰鬥也是會成很不利的影響。

一愣之後,地魄魔猔看到前方不遠處的楚天羽之後,也是再次發出一道怒吼。

巨大的身影顫動間,也是再度朝著楚天羽的身影衝擊而來。(未完待續。) 再次衝擊而來的地魄魔猔,身上所散發的氣勢也是變得更為強大了一些。

只見地魄魔猔的身影朝著楚天羽所在位置衝擊而來的同時,周圍的空間也是發出一道道極其劇烈的轟鳴聲。

同時一股無比強大的威勢也是從地魄魔猔那巨大的身形之中擴散而出。

就在楚天羽準備凝聚武魂之力進行再度反擊的時候。

突然間,地魄魔猔身上卻是散發出一股暗紅色的魂力光環,散發而出的瞬間便開始朝著周圍的空間衝擊而去。

而此時的楚天羽在感受到這股氣息極其恐怖的暗紅色魂力光環之後,眼神之中也是閃過一絲驚異。

同時心中也是不由得謹慎了起來。

那股暗紅色的魂力光環一經出現,便以瞬息之間的速度覆蓋了整個武魂塔五層的空間。

就在楚天羽一臉驚異的同時,整個空間的大地也是突然間劇烈的震顫了起來。

隨即一陣陣無比響亮的轟鳴聲也是充斥了整個空間。

此時的楚天羽終於意識到,那道魂力光環應該說是屬於地魄魔猔一族的強大功法。

意識到這一點之後,楚天羽也是猛踏地面,隨即身影一閃,也是直接來到了空中。

而就在楚天羽身影離開地面的一瞬間,整個大地就如同裂開了一般。

同時附近的小型山體也是瞬間崩塌,整個景象猶如世界末日般。

而下一秒,周圍的山體碎石就如同被地魄魔猔控制了一般,全都開始朝著楚天羽的身影呼嘯而來。

一時間,整個武魂塔五層的空間便徹底的被這些巨大的山體石塊給佔據,猶如一道道強大的魂器般在整個空間肆虐。

而楚天羽的身影也是不斷的閃避著周圍那衝擊而來的山體石塊。

而且每一塊攻擊而來的巨大石塊,楚天羽都能夠感受到其中所蘊含的強大魂勢力量。

但是楚天羽明白,眼前這種攻擊手段應該只是地魄魔猔所施展出功法的一小部分,很可能接下來越來越恐怖。

就在楚天羽發揮出絕對的速度,不斷的穿梭在各種呼嘯而來的巨大石塊的時候。

突然間,整個大地卻是再一度劇烈轟鳴了起來,這股轟鳴聲比之剛剛還要劇烈百倍。

而地魄魔猔也是在這股劇烈轟鳴聲突然間響起的時候發出一道猶如撕心裂肺般的咆哮聲。

頓時,楚天羽便是感受到,那裂開的大地之中突然間發出一陣陣巨響,隨後,那裂開的大地之中也是瞬間衝擊出一道道。

無比尖銳且粗大的石柱,一瞬間,整個大地便被這巨大的石柱給破壞得一片狼籍。

隨後那一道道無比尖銳且粗大的石柱便猶如巨龍般朝著空中楚天羽的身影呼嘯而來。

聲勢之大猶如天崩地裂!

轟!

一道道劇烈的咆哮聲不斷襲來,而那猶如巨龍般的石柱也是如同得到更多的力量般,玩命的朝著楚天羽轟然而至。

頓時,在楚天羽的感應之中,整個空間都被這一道道從大地之中竄起的石柱巨龍給佔據。

與此同時,楚天羽也是感受到那散發著無比恐怖氣息的石柱巨龍也是瞬息之間從四面八方各各方向朝著自己呼嘯而來。

一道道撕裂長空般的呼嘯聲也是瞬息而至。

這一刻,楚天羽也是突然間感受到一股窒息般的冷意。

面對這種聲勢無比恐怖的無數道石柱巨龍,楚天羽眼中已然被慎重取代。

此時的楚天羽明白,現在才是地魄魔猔所施展出的功法最強盛的階段,如果自己沒有處理好的話,很可能會陷入萬劫不復的地步。

念頭轉動間,周圍那無比強大的石柱巨龍也是瞬息而至。

面對這些從四面八方而至的巨大石柱,楚天羽一時間也是沒有更好的辦法,只能盡全力一拼。

於是,楚天羽立即釋放出體內那股屬於武王境七重的武魂之力,隨後,也是直接施展出一套攻防性極強的功法。

「紫方天罡!」

一聲怒喝,楚天羽也是直接打出一套法訣,瞬息之間,那股屬於武王境七重的武魂之力便以楚天羽為中心。

直接在楚天羽體內形成一道猶如實力的紫色氣罩。

而就在楚天羽將「紫方天罡」施展完成的同時,從四面八方朝著楚天羽的身影呼嘯而來的石柱巨龍也是瞬間擊在了紫色氣罩之中。

就在四面八方而來的石柱巨龍轟擊在楚天羽周身的紫色氣罩上的瞬間,位於紫色氣罩之內的楚天羽也是凝神注視。

眼神中更是充滿了忐忑與期待。

然而,楚天羽的這種心情卻只維持了一息時間,下一秒,楚天羽便感受到自己所施展出的「紫方天罡」也是突然間發出一道道破裂聲。

而下一刻,那些攜帶著恐怖威勢的石柱巨龍也是瞬間破開了楚天羽的「紫方天罡」,隨後直接朝著楚天羽的身影衝擊而來。

在這千均一發之際,楚天羽已經沒有任何的選擇,念頭一動,身影也是在周圍那近在咫尺的石柱巨龍攻擊而來的瞬間進入了歲月流金石之中。

而就在楚天羽身影進入歲月流金石中的一瞬間,楚天羽也是聽到那數十道石柱巨龍轟然間碰撞到了一起。

頓時一股無窮無盡的威勢也是直接襲入了楚天羽的感應之中。

而下一秒,楚天羽也是在這種恐怖的威勢之中直接躲入了歲月流金石之中。

成功進入歲月流金石之後,楚天羽也是不由得長吁了一口氣,剛剛的那一幕,即使戰鬥經驗無比豐富的楚天羽都感覺有些緊張。

直到現在,楚天羽都有些心有餘悸,在這之前,楚天羽並沒有想到這頭四階魂獸地魄魔猔竟然擁有如此強大的修為。

就算境界上比自己高了一個大階段,但楚天羽依舊覺得,對方實力不過比自己高出一點罷了。

然而,經歷了剛剛的一幕之後,楚天羽也是徹底的重新認為了這頭名為地魄魔猔的四階高級魂獸。

太強了!

楚天羽感慨道,隨後也是直接在歲月流金石之中盤坐了下來。

此時的楚天羽相信,以歲月流金石的變態材質,任由這地魄魔猔如何作為,都是不可能能夠破開的。

畢竟,楚天羽曾經可是用它抵擋住過武聖境強者至強一擊的!(未完待續。) 「我陪小柚子一起睡。」葉佳期淡淡道。

喬斯年看了她一眼,沒有多說什麼,她沒有用冰冷的言辭拒絕他,就已經出乎他的意料。

中午。

喬斯年在榕城的五星酒店訂了個包間,帶著她們母女去吃飯。

包間很大,對於小縣城而言已經是最高級別的了,包間里有鋼琴,有魚缸,有名畫,有鮮花……

葉佳期和喬斯年都是見怪不怪,小柚子不一樣,小柚子還是頭一次來這麼好看的地方吃飯,一頭扎進包間里自帶的兒童樂園。

她把堆好的小城堡給推了,又把小火車開動,還把布娃娃搬到自己的身邊,當作自己的小夥伴。

「吃個飯而已,為什麼來這麼豪華的酒店。」葉佳期看著他。

喬斯年閑適地將兩隻手插在西褲口袋中,在包間里走了一圈:「這裡比較合我意,目前看來,也比較合小柚子的意。」

「你對她太溺愛了,會把她慣壞的,她以前跟著我的時候,我不會這麼溺愛她。你昨天給她買了那麼多衣服、鞋子,今天又帶她來這樣的地方吃飯,她還怎麼樂意回青山村?」

「只要我還是她爸爸,我都會把最好的給她,不過你放心,不會溺愛。我以前也是這麼對乘帆的,兩個孩子一視同仁。而且你也看到了,乘帆身上並沒有那些不好的習氣,我有分寸。」

一番話說得葉佳期倒沒法反駁。

喬斯年替她拉開椅子:「別站著。」

葉佳期小腹略有些酸脹,她在長桌子旁坐了下來,看著桌子上的紅酒和鮮花。

「如果今天沒有小柚子,我邀請你,你會跟我出來吃飯嗎?」喬斯年也坐在她的對面,神色鄭重而深沉。

「不會。」

喬斯年輕笑:「挺直接的。」

「如果沒有小柚子,你大概也不會來找我。」

「跟小柚子有什麼關係?我喜歡你,正如你喜歡我一樣,不摻雜任何附庸,憑什麼你一直覺得我喜歡你是不純粹的?嗯?」喬斯年忽然逼問。

這一問倒把葉佳期給問住了,她閑閑看了他一眼:「我沒有讓你喜歡的地方……」

「還是這麼不自信,跟了我這麼多年,自己也是芝加哥大學的留學生,在我面前還是如此不自信,看來……我在你心裡太完美。」

「那我該說是你配不上我?」葉佳期白了他一眼。

「是啊,我配不上你。」喬斯年忽然就鄭重地點了點頭,「不過今天說這些有點不合時宜,什麼配得上配不上的,我們本來就是最般配。」

「……」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