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二人正是許家與墨家的大長老。

這二人得到楚家生了巨大變故之後,也是二話沒說就朝著楚家趕了過來。

好在他們趕來及時!

要不然,他們兩大家族又將損失兩名武境級別的長老了。

要知道,武尊在水月帝國之中可是無比強大的存在,是真正的強者。

一個武尊的成形,不知道要多少年,要花費多少的資源和代價。

來的時候,他們就已經知道,他們兩家已經在剛剛的一段時間裡已經死去了一位長老。

若不是他們二人來得及時,今日他們家族派出去的兩大長老都要身死。

而這一切的始作俑者,竟然是一個不到二十歲的小青年!

這如何不讓他們憤怒和驚詫。

看著楚天羽,這二人也是火冒三丈,直接怒喝道。

「小子,你究竟是何人,竟然連我七大家族的長老也敢殺!」

看著身著錦服的消瘦男子,楚天羽微微一笑,淡然道,「想殺我,自然要做好被我殺的準備,這還需要理由嗎?」

「狂妄,你敢殺我兩大家族的長老,那麼,今日你也休想活命!」

身著寬大衣袍的中年男子冷喝道,目光陰森寒冷。

「那不就得了,你們還在那比比個什麼勁呢?」

楚天羽搖了搖頭,有些失笑的說道。

「小子,你找死!」

看著楚天羽那無比淡然的表情,這二他是忍無可忍,直接出手。

兩道強烈的掌勢也是瞬間襲來,充滿了恐怖的威壓。

兩人的實力皆在武尊境五重,比之前那兩大長老的修為足足高了兩個階位。 小柚子是真得不高興了,她把家裡能拆的玩具都拆了。

保姆扶額,還好小小姐進不去喬先生的房間,不然先生和太太的房間也要遭殃。

不一會兒,小房間里就一片狼藉,地上到處都是布娃娃、積木、飛機零件……小柚子這才解氣,坐在毛茸茸的地毯上,呼了一口氣,看著她的「傑作」。

保姆都嚇壞了,拍了照片求助喬先生和喬太太。

喬斯年收到了照片,眉頭皺了皺,仔細看著。

這丫頭到底隨誰?破壞力這麼強。

別的倒沒什麼,只是喬乘帆的那些寶貝小飛機全部都被小柚子給拆了,要知道,喬乘帆寶貝得很,睡覺都能抱著的。

這還得了。

喬斯年思忖片刻,許久,他將照片轉發給喬乘帆,並不咸不淡附了一句:家裡多了個小破壞王,你再不回來,飛機就都沒了。

喬斯年知道,喬乘帆不待見他,但還是挺待見那堆小飛機的。

「跟誰發簡訊呢?」葉佳期吃完面,托腮問道。

「沒什麼,客戶。」

「噢,咱們要出門嗎?」

「當然。」喬斯年站起身,「我都安排好了,跟我走。」

葉佳期好奇,都安排好了嗎?

她也站起身,看著白色床單上的紅玫瑰:「好想把玫瑰花帶上。」

「想帶就帶上,我親自開車。」

「好啊。」葉佳期抱著玫瑰花,低頭聞了聞,「真香,你挑的玫瑰真好看,每一朵都很飽滿,你早上幾點出門摘的?」

「四五點。」

「辛苦了。」葉佳期踮起腳尖,在他的嘴唇上親了一下,雖然是蜻蜓點水,但足以表明心跡。

「有你這句話,便值了。」

葉佳期換上新買的高跟鞋,站在喬斯年的身邊,和他倒很般配。

喬斯年幫她抱住玫瑰花,她則挽住他的手臂,和他一起往酒店樓下走去。

葉佳期不知道喬斯年會帶她去哪裡,她就坐在副駕駛上,將玫瑰放在後座。

車子漸漸駛離市中心,越開越偏僻,慢慢兒也看不到高樓大廈了,只剩下一望無際的平原和村莊。

車子開到海港。

細碎的陽光照在深藍色的乾淨海面上,海水泛著幽幽光澤,一陣陣海浪裹挾著海草撲向海灘,海鷗翔集,發出高亢的鳴叫聲。

放眼看去,海水一望無際,碼頭上停靠著幾艘船,還有一艘小型游輪。

沒有遊客,只有一些工人在碼頭邊幹活,周圍都安靜極了,也格外祥和。

海浪撲向海灘,發出轟鳴聲,四周美得彷彿一幅畫卷,水天相接,一碧萬頃。

沙灘上的黃沙在陽光下閃爍著晶亮的光彩,彷彿金子一樣,十分美麗。海邊有很多奇形怪狀的岩石,都歷經過歲月的沖刷。

副駕駛上的葉佳期看到眼前的美景,驚嘆一聲:「好美,海邊真乾淨,原來你是要帶我到海邊來過生日?」

「不止啊。」喬斯年勾唇,替她解開安全帶,「下車。」

葉佳期點點頭。

今天天氣很好,太陽不曬,海風也格外舒適。 此時的楚天羽面對這二人的攻擊,雙眼也是微眯了起來,同時,目光也是變得銳利了許多。

這兩大武尊實力可不比剛剛那兩人,這二實力與楚家大長老的實力相當。

楚天羽對待這二人也是變得認真了一些。

手中的刀也是直接豎了起來,準備全力一擊。

對付這二人,楚天羽依舊沒有任何的畏懼之色。

即使體內的武魂之力還不足以支撐他對付這兩人,但他還有大羅魔鈴。

如果,楚天羽到時候真的無可奈何這二人的話,自然是需要使用大羅魔鈴了。

呼~

伴隨著一陣陣強勢無比的呼嘯聲。

這兩人的身影也是猛然間襲來,

「天羅煞掌!」

「伏虎神掌!」

墨家與許家兩位大長老同時出手,兩聲爆喝也是瞬間傳出。

頓時,這兩人所施展出的強大掌法也是直接幻化成兩道巨大的掌印朝著楚天羽狠狠的拍擊了過來。

所到之處,虛空都發生一陣扭曲,傳來一陣陣劇烈的轟鳴聲

楚天羽神情自若,根本沒有任何一絲的驚慌。

手中的刀也是在手中一頓。

隨後,體內的武魂之力也是瘋狂的渲瀉而出。

「破天砍地刀!」

在這二人所施展出的掌印瞬間襲來的同時,楚天羽也是突然間一聲爆喝。

頓時,手中的刀也是威勢暴漲。

體內所有的武魂之力也是瞬間被這套刀法給攝取。

然後全部延伸到了這邪魔刀之上。

頓時,整個邪魔刀也是變得無比的暴動了起來。

隨後,楚天羽猛然間抬起,直接朝著前方那兩道掌印劈了過去。

轟隆!!!

當楚天羽狠狠的劈砍出去之後,這套刀法也是直接形成一道巨大的刀芒,直接激..射了過去。

地階低級刀法!

沒錯,此時的楚天羽所施展出的刀法正是地階級別的。

眼前這二人的實力怎麼說都是武尊境五重,如果繼續施展玄階刀法的話,根本不可能能對付得了他們的。

乾脆,楚天羽也是直接施展出地階刀法,第一時間將他們重傷!

雖然地階刀法極其消耗武魂之力,尤其是這柄刀本身就是七品魂器,想要催動也是極其的艱難。

不過,楚天羽擁有「焚我境紗衣」可以不斷的補充體內的武魂之力。

所以對於武魂之力的消耗倒並不怎麼擔心。

轟轟!!!

就在這時候,楚天羽那一刀也是狠狠的劈在了許墨兩大長老所施展而來的掌印之上。

頓時,一陣劇烈的轟鳴聲響起。

隨後,周圍之人便是看到,那兩道掌印在與楚天羽那道強烈的刀芒相交擊之後竟然直接崩開了。

隨後徹底的消散。

台下的楚家弟子個個目瞪口呆。

他們根本無法想象,許墨兩家大長老全力施展出的掌印,竟然就這樣徹底的被擊散了?

甚至還有些弟子伸出自己的手不斷的揉擦著自己的雙眼,實在有些難以相信剛剛親眼目睹的一幕。

覺得,是自己眼花了。

但經過一次次的擦試之後,他們發現,自己沒有眼花,剛剛的那一幕確確實實是真實發生的。

頓時,場中一片騷動,驚嘆聲也是此起彼伏。

而做為當事人的兩大長老,此時在看到楚天羽如此強勢的一擊之後,看向楚天羽的目光也是變得無比的詫異了起來。

兩人相視了一眼,彷彿重新認識了楚天羽一番。

而此時的楚天羽顯然沒有他們那麼多的想法,一擊將其二人所施展出的掌印給劈啐之後,楚天羽的身影也是瞬間襲來。

同時,手中的刀也是再一次朝著這二人狠狠的劈了過來。

看到楚天羽那瞬間襲來的身影,這二人也是瞬間反應了過來。

隨後,也是直接施展出各自的強大手段,朝著楚天羽轟了過去。

一拳,一掌。

餘生有你不孤獨 兩股無比恐怖的武尊境五重威勢也是瞬間襲來。

看到這一拳一掌,楚天羽冷笑。

「趕緊將你們的絕招施展出來吧,要不然,很快的,你們連施展絕招的機會都會沒有的!」

楚天羽平淡的說道,目光之中有著無敵的自信。

「狂妄,我們倒要看看,你如何破了我們這兩擊!」

錦服男子,一臉漠然,憤怒道。

呵呵……

楚天羽不再多言,冷笑一聲,手中的刀也是直接一顫,頓時一套強大的地階低級刀法也是再一次施展了出去。

這一刀,比之前那刀強大多了。

楚天羽有絕對的信心,破開對方那一掌,一拳。

轟!

瞬間,楚天羽的刀法施展了出去。

頓時,一道道充滿了霸道氣息的刀勢也是狠狠的朝著這兩人轟了過去。

轟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