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進入這魂山之後,路川顯得極為清閑,他沒有把這周圍的魂放在眼裡,甚至僅僅只是散開神識,這周圍的魂直接露出驚恐。

甚至一個個飛了出來,在路川的面前直接俯首稱臣。

路川看到這一幕也是愣了一下,若是被那林茂幾人看到,也不知會怎麼想?

「你們去幫我拿些魂草回來。」路川乾咳兩聲,兩手一背淡淡開口道。

這些魂立即一個個飄逸離開,路川這裡甚至都沒有說要多少,這些魂迅速把魂草拿了回來。

十個,百個,兩百個……

路川有些傻眼下來,他看著前面整整一千左右的魂草,哪怕是以他的見識,也都露出了感動。

這些魂草顯然不是去採摘的,而是這些魂的庫存,而魂草對於這些魂來說,有著大補的效果。

甚至對於精神力,也是有著不小的增益,只不過對於現在路川的境界,效果上顯然不是很大。

「我就要一百個,其餘的你們都拿回去。」路川淡淡開口,這些魂一個個對視起來,也不敢去收回這些魂草。

雖然它們很想要回這些魂草,可路川這裡的實力之強,使得它們認為,哪怕丟失這些魂草也是值得的。

路川有些哭笑不得,直接拿了一百顆魂草,道:「若是你們再不收回去這些魂草,可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所有的魂聽聞,也都連忙把這些剩下的魂草給收了回去,但它們顯然不敢就這麼輕易的離去,而是快速回來此地。

路川心中有些觸動,他覺得這些魂太聽話了,甚至這已經不僅僅只是修為的威壓,或者是因為精神力的強大。

「那幾個傢伙想在此地害我,那我也不會讓你們好過。」路川目光一閃,立即看去這些魂,開始了有了主意。

魂山中的魂,並非是具備靈智,而是路川這裡有著強大的精神力,能夠和他們溝通。

而現在,路川要做的自然是去對付那林茂幾人,同時也想在這幾人的口中,去得知這筆記的去處。

「我這人就是太善良了……」路川輕嘆一聲,他覺得自己完全可以對林茂三人施展搜魂,可他沒有這麼做,真是為那三人感到慶幸。

不過,最為重要的原因,還是路川想要讓林茂幾人,既然坑了自己這裡,要是被反坑一次,面色又會怎樣的精彩?(未完待續。。) 與此同時,在不遠處的魂山,另外一條的道路之中。

林茂三人正在提心弔膽的在這行走,他們的衣裳顯得有些狼狽,剛剛被一群的魂給偷襲過。

「這什麼鬼地方,這些魂還真是麻煩。」林茂咬牙抖索道。

一旁的女子,面色有些蒼白,她看著四周,陰風吹過時得她這裡也是不時的嚇了一跳,而這一嚇,也是讓林茂和青年這裡受到驚嚇。

「亂叫什麼!」林茂狠狠的瞪了女子一眼。

那青年也是面色煞白,連忙靠近二人近一些。

「茂哥,這地方也太陰森了,我們還是離開這裡吧。」女子顫聲道。

林茂道:「不行,家族裡的任務,都是有著一些特殊秘法的,哪怕我們收集不到魂草,可若是那麼早的出去,執法堂那邊也不會輕饒我們。」

他所說的確如此,在林家中,外出執行任務的弟子,雖不知你到底是否完成了這個任務,但是若沒有在那個地方待夠時間,那顯然是要受到懲罰的。

除非他們這裡現在已經有了十顆魂草,如果是這樣的話,回去也不會有什麼事情。

「你,走在前面。」林茂看去青年,開口道。

青年面色一驚,但卻不敢去違背林茂的話語,畢竟對方可是元靈境修為,而他這裡不過是靈丹境罷了,在對方面前不值得一提。

「也不知道那林宇現在如何了。」女子有些疑惑道。

林茂冷笑道:「肯定是已經被嚇得尿褲子,腿腳發軟了吧,別看他前幾日那麼威風,心中那種膽歉的性格,是改不了的。」

「這樣的話,陳夫人交給我們的事情,也算是可以完成了。」女子道。

他們三人沒有察覺到,在距離這裡的不遠處,一顆樹上有著一道身影,這身影完全把他們所說的話聽入了耳中。

「陳夫人?」路川微眯眼牟,暗道:「應該就是那婦人了,看來事情已經差不多了解清楚。」

「至於你們幾個,我雖然不會連累太多陳家的人,但一些應有的懲罰,還是必須要有的。」路川淡淡開口,神識立即散開。

周圍的魂一個個勐地雙目一閃,這些魂的目光都有著森然的藍色,而這魂山,哪怕是白日也都是昏暗一片,畢竟在這魂山外,是一片的迷霧遮擋起來。

「怎麼感覺周圍的魂似乎少了很多。」三人再走了一段路程之後,林茂開口道。

在那最前方的青年,從開始的心驚也是漸漸平穩下來。

女子笑道:「看來我們剛進來的時候,那些魂只是偶爾的攻擊,不過看起來並沒有很大的危險。」

林茂這裡也思索了一下,覺得也應該是如此,不過也沒有想太多,此刻三人已經收集到了一顆魂草。

至於路川這邊,他們根本就沒想過他能把魂草帶出來,所以他們這裡的目標,也是要去收集最少七個,畢竟七個雖不是任務的目標,可也是合格了。

「看來已經沒有多少的魂了,都趕集找齊七個魂草,離開……」林茂快速開口,可話還沒說完,另外兩人的神色忽然一驚,這也帶動了林茂這裡嚇了一跳。

「你們幹什麼!」林茂皺起眉頭,可越發覺得不對,他察覺到兩人竟然緩緩的倒退,面色蒼白,長大了嘴巴,眼中有著驚恐之色,指著林茂的身後,瑟瑟發抖起來。

林茂也感覺到後背一涼,此刻雞皮疙瘩都鼓起,但還是勐地一咬牙轉身看去,他倒是不信,不就一些魂,就把你們嚇成這個樣子了?

然而,當林茂轉身看去的時候,直接大叫一聲起來。

「這……這怎麼會有那麼多的魂!」林茂頭皮發麻,他感覺到了一股絕望向著自己襲來,那前方密密麻麻,根本就無法數清楚,也不知道是幾萬的魂,如同洪流一般朝著自己轟然而來。

「快走!」林茂低吼一聲,轉身立即疾馳逃離,那兩人顯然不用林茂多說,早在林茂話語傳開時,那青年嚇得倒退了數步,直接跑開。

至於女子,她看去林茂眼中露出一絲焦急,看到林茂跑了過來后,也是唿出了一口長氣,連忙和林茂這裡疾馳離開。

可後方的魂,卻是如同鎖定了一般,哪怕林茂和女子這裡多次的改變方向,可這些魂卻是直接鎖定起來。

他們的心神已然絕望,甚至非常後悔來此地,此刻也不敢飛起,畢竟飛起來會使得自己的目標變得更為顯眼。

至於那最先逃離的青年,也一樣沒有倖免,這魂之中分出了一批追趕著他,哪怕僅僅只是一批,也足足有著上千的魂唿嘯而來。

青年嚇得面色都鐵青起來,不惜代價施展秘法逃離,可他也僅僅只是靈丹境,這些魂雖說大部分都是靈丹境,但也是如同鎖定了一般追趕而來。

林茂和女子一樣心底絕望,他們兩人一樣施展了秘法逃離,可每次還沒喘幾口氣,這些魂便是追了上來,彷彿知道他們在哪裡一般。

「這魂山的魂,怎麼可能會如此確定我們在何方?」林茂欲哭無淚,隨即看去女子手中的魂草,心中一狠直接讓其扔掉。

女子也沒有猶豫,直接扔了這魂草,二人再次施展了秘法,逃離了此處。

可也同樣和剛剛如此,這些魂竟是再次追了上來,讓林茂和女子,悲憤無比。

「你們要追是吧,不過就……就是一群的靈丹境罷了,看我怎麼收拾你們!」林茂咬牙開口,修為轟然爆發,女子這裡也一樣如此。

倒還是真的被他們二人有所的抵擋了下來,但這抵擋卻堅持不到一瞬,數以萬計的魂,哪怕它們僅僅只是靈丹境,可卻勝在數目的恐怖。

此刻一個個轟壓上前,直接使得林茂和女子這裡的抵擋瓦解,兩人甚至吐出數口鮮血,倒飛出數百丈。

二人沒有心思查看傷勢,眼看這魂潮再次襲來,連忙起身再次逃離。

「難道我們遇上了魂潮!」林茂咬牙,可又覺得此事有些不對,哪怕是魂潮,也不可能會完全的去針對他們。

此事林茂也沒往路川身上去想,畢竟在他看來,路川這裡還沒有這個能力。(未完待續。。) 與此刻,在林茂和女子二人的身後魂潮中,路川這裡非常淡然的坐在這些魂化作的椅子上。

他看著這兩人被如此追著,心中很是痛快,可很快想到自己是輪迴境強者,這麼去對付幾個小輩,是不是有些不適合。

「是他們想對付我先的,我沒有殺他們就已經是對他們最大的恩惠。」路川心中哼道,越發覺得自己這裡太善良了。

此刻也覺得這林茂和那女子,雖然人不怎麼好,可在這逃亡的技巧上卻是不賴。

而之後,再次被路川動用了幾個實力都達到了元靈境的魂,林茂和女子這裡心中或者已經不能說顫抖,他們已經徹底的畏懼起來。

最後竟是不再逃了,兩人直接跪伏了下來,向著魂潮這裡連忙磕了數個響頭。

路川微微一愣,倒是有些好笑起來。

「魂爺爺們,晚輩不知到底做了什麼錯事。」林茂顫聲開口,他們二人已經被這魂潮追了三天三夜,此刻神色也是帶著疲憊。

女子這裡甚至有些堅持不了,唇口也都發白起來,路川在那其中看去,眼中並沒有絲毫的憐憫。

「看來現在時機已經到了。」路川目光一閃,緩緩站起身時,施展了千變萬化之術,讓自己直接變成了一個人形魂。

周圍的魂見狀,一個個心神都顫慄起來,眼中看去路川時,有著超越之前的火熱。

林茂看到這魂潮竟然停頓了下來,眼中也是露出了希望,那女子見狀,也是苦笑了一聲。

只見魂潮緩緩分開兩旁,路川從那其中走了出來,林茂和女子看去,瞳孔也是一縮。

在他們這裡看來,路川這裡已然是這魂的代表。

「成為人形的魂……這,這莫非是家族書中記載的那個魂王,修為達到了尊者?」林茂的心神如有萬雷轟鳴。

那女子眼中在看到路川時,露出了絕望之色,似乎覺得自己這裡已然沒有了任何生機的可能。

隨著變化,路川的聲音也是帶著一抹滄桑,此刻開口道:「你二人,可是林家的?」

林茂這裡不知道為何會招惹了這魂王,看到這魂王出來后沒有立即殺自己,結合這幾天的魂潮,他立即明白過來自己還有一線生機。

「我是林家的第七子,名叫林茂,這位是我的夫人。」林茂李家開口道。

路川微微點頭,道:「我問你們幾個問題,一定要如實回答。」

「晚輩知無不言!」林茂心中激動,立即抱拳開口道。

在路川開口前,一道黑風吹過,使得女子這裡徹底的昏厥過去,林茂也是一驚。

「她無妨,我問你的事情,不能讓過多的人知道。」路川緩緩開口,心中非常的得意,覺得自己太有這方面的天賦了。

林茂也察覺到女子這裡氣息比剛剛更穩定,也是唿出了一口長氣,此刻對於路川所說的話,心中覺得對方問什麼,自己也一定要如實回答。

「林家,你們有幾兄妹?」路川問道。

林茂一愣,可也不敢去耽誤絲毫,連忙回答道:「總共九人。」

「你們這九人中,是不是有個叫林宇的?」路川緩緩開口。

林茂面色變化,他不知道這魂王為何知道林宇,可一想到對方的身份和修為,似乎知曉這裡也並非不可能。

「對,他正是我林家排行第九,最小的林宇,身份是我林家的庶子。」林茂開口道。

路川若有所思,自己現在的身份,在林家排行第九,如此看來的話,那蓉姐是這九人中的其中一個了。

「林宇是否剛剛和你們來了魂山?」路川開口道。

「是。」林茂低著頭,面色已然蒼白如同麵粉,他忽然間覺得,這林宇似乎不簡單。

「那你們這一次,是否要陷害林宇!」路川開口,此話帶著一股力量,直接讓林茂的心神轟的一聲,宛如有著天雷降落。

「並……並非是我要害九弟,而是陳夫人以及他兒子林陽輝要處處針對,至於為何要對九弟如此,我們也是不知曉。」林茂顫聲道。

路川心中冷笑,難道你們就沒有針對林宇?

不過路川也沒有去計較這些,心中暗道:「看來的確是這陳夫人和她兒子對我這裡有陷害之意,那麼筆記也應該是在這二人的手中!」

路川目光一閃,再次問了些林茂問題,把對方直接弄暈了過去。

「現在已經差不多了解林宇這裡先是庶子的身份,可再怎麼說也是林家的第九子,哪怕再不待見,也不可能落得如此地步。」路川心中思索。

「那麼也只有一種可能,在這林家之中有著權力之人在打壓這林宇,而具有這權力,現在最有懷疑的,便是這陳夫人以及那林陽輝。」

「而動機,應該是林宇這裡的筆記!」

路川目光一閃,這一刻他彷彿想明白了所有,但心中還是有著很多的疑惑。

以路川現在的修為實力,想要直接去搶奪陳夫人和林陽輝手中的筆記,這顯然是一件非常簡單的事情。

可他不能這麼做,有些事他還沒有去了解清楚。

「林宇這裡,恐怕心中也是很想得到林家人的認同吧,自創的融合功法,卻是被人盜取,最後在這林家之中要一直的低調,要不然將會惹來……殺身之禍!」路川輕嘆了一聲。

他覺得這林宇的遭遇實在可憐,哪怕自己所猜想的不完全對,可也相差無幾。

但路川顯然不會去懲罰這整個林家,而是有著特殊的幾個人,必須要付出相應的代價。

幾日之後,林茂和女子回到了戰船上,至於那青年顯然是不敢回來了,哪怕沒有死在魂山之中,那天拋下林茂和女子逃離,回來的話也是找死。

林茂看去這魂山心中畏懼,心中告誡自己以後都不來此地了,此次他們也沒有收集到魂草,連忙逃了出來。

相比回到執法堂受罰,也好過死在這魂山之中。

「茂哥,咱們趕緊走吧。」女子看去林茂,開口道。

「等九弟回來。」林茂開口道,女子聽聞后,愣了一下,眉宇間有些不悅。

「恐怕那小子,都已經……」女子開口,可話還沒說完,便是看到不遠處路川這裡衣裳完整的走了出來。

林茂看去路川,發現其面色神采,沒有絲毫的疲憊,心中更是篤定那前幾日的魂王,和路川有著聯繫。

「九弟沒傷著吧?趕緊讓茂哥看看,那日我不應該讓你自己進入這魂山的。」林茂連忙下了戰船,帶著緊張開口道。

路川淡淡笑道:「我們先回戰船。」(未完待續。。) 「對,我們先回戰船,趕緊回去。」林茂笑著開口,可他的後背卻已經冒出了一身的冷汗。

路川這裡自然也察覺到了,也算這林茂會做人,不過最主要的顯然還是受到了驚嚇。

那女子微微皺起眉頭,見林茂這裡對路川如此客氣,心中非常的不悅。

等路川回到了房門之中,不等女子開口,林茂拉著女子走到了一旁,低聲道:「以後不要找九弟的麻煩,聽到了沒有?」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