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過了不久,再度將體內魔氣消耗一空。

如此不斷循環,消耗一空之後再回復,恢復之後再消耗一空,足足過了五六次之多,他方才感到自己對於體內新增長的魔氣有了一種極強的掌控。

也才有一種體內魔氣再度屬於自己的那種感覺。

心中方才完全放鬆下來。

而這時,他也才現了姍姍來遲的戈甲。

看到戈甲的瞬間,伏翔不由大吃一驚。原來,此時的戈甲顯得卻是十分的狼狽,一閃殘破,頭散亂,後背被著一個大大的麻袋。

「大介。子,你這是?被打劫了?!」伏翔上前接過麻袋,有些吃驚的問道。

「啊呀啊呀,哪裡可能,誰敢大劫我?難道不想活了?」戈甲哈哈大笑道。

伏翔指了指戈甲身上的衣服,道:「不是被大劫?那你怎會變得這般狼狽?」

「採藥而已,採藥而已。你也知道採藥的時候經常會遇到意外,遇到危險的,我這次只不過是運氣比較不好罷了。」戈甲哈哈一笑道。

「是嗎?」伏翔有些疑惑。戈甲平常也是採藥,卻沒有哪一次採藥會像現在這般狼狽,這句話說出來可是很難讓人相信的。

「當然!」戈甲斬釘截鐵的道。

伏翔聳聳肩,既然戈甲都這麼說了,他再問,恐怕也問不出什麼。也就懶得多說,提著這個兵大的麻袋跟在戈甲身後,進了房屋。

進屋一看,伏翔暗自苦笑。

原來,此時白虎已經在不知什麼時候離開了:「看來,白虎還是決定留在這裡。也是,這裡畢竟安全,還有人照顧它,陪它玩。比起跟著我來說,好上不知多少倍。」

雖然心中這般想,但他還是有一股被人背叛的感覺,這讓他感到有些不舒服。

深呼吸幾下,將這種感覺壓下。伏翔將那麻袋放在戈甲旁邊。

「大個子,吃完飯沒有?我弄點東西來吃吧。」伏翔想了想,問道。

「沒吃沒吃,今天弄點魚來吃吧。小,戈甲也不客氣,呵呵笑著道。

伏翔也是一笑,道:「也好,等等我還有話跟你說呢,現在我先去弄魚吧。」

著,在一邊拿出一個大桶。屁顛屁顛的將它搬到門外的那條溪流旁邊。

這次,他並沒哼哼用的興緻,因此也就懶得下水抓魚了,直接便在岸上,使出了「裂神三」!

這「裂神三」若是爆裂起來。足夠割裂鋼鐵,但若是柔順起來,甚至能夠捲起豆腐。伏翔對於這一招的控制雖不敢成為爐火純青,出神入化,但做到柔順爆裂之間自如轉化,那還是沒有絲毫問題的。

體內魔氣涌動,一道比起上次面對戈帝之時還要明亮,還要細小一分的長鞭狀刀氣猛然出現在他的手中。

這道刀氣足有五米長,蜿蜒盤旋

「用這麼大量的魔氣來捕魚,實在是奢侈啊」伏翔暗中苦笑。

雖是苦笑,但他手卻不停,抬手一晃,那一道長鞭狀的刀氣便猛然一崩一衝,直接便沖入了溪流之中,蜿蜒流轉,宛如靈蛇一般,轉眼間便捲住一條三十多公分的怪魚,一拉一扔,那怪魚便被他扔進大桶裡面。

只是一條,自然是不夠的。

將這怪魚扔進去之後,伏翔手並沒有停止,連連顫動,那長鞭狀的刀氣也連連穿梭甩動,刷刷刷幾下,從那溪流底部連連抓出十幾條大魚。將那一個大桶扔得半滿。

這還是伏翔覺得兩個盧、絕對吃不下再多了,方才大慈悲的停止下來。

若是他們兩人能夠吃下更多的魚,恐怕不將這一大桶裝滿,他是絕不會停止的。

搖搖頭,他抬手一震,手中那長鞭狀的刀氣便化為一團金色雲霧,翻湧著,凝聚在他的身體周圍。

接著,這些雲霧猛然一鑽,直直從他的手心之中鑽入,積聚於他的下腹丹田之中。

金光閃爍間,無數魔氣四處散逸。最終消散一空。

大概衡量了一下,這些消散的魔氣已經只剩下組成長鞭狀刀氣的四成而已」這比起以前確實足足進步了一成之多。

這可是一個足以讓人失態的進步了。

伏翔感受到自己的進步,心中卻是十分的喜悅,覺愕自己如此下去。突破養氣層將會在不久之後。有了這種感覺,心中更是欣喜。

他手中的那口長刀,此時,那淡淡的金色已經愈加濃郁,顯然,和魔氣的融合度已經更深了。若是按照這種度進步下去,恐怕不用十年時間,這一口長刀便能夠化為一種奇異的存在,融入他的身體之內。

看看天色,此時已經是半夜十二點左右。

周圍一片寂靜,大部分長人都已經休息,憑藉伏翔強的耳力,甚至還能夠聽到此起彼伏的鼾聲。

種十分靜逸的感覺彌散開來,漸漸的充滿伏翔的腦海,讓他感到心情變得輕鬆起來。

那種就要離開這裡而產生的不舍也淡了許多。雖說對長人村的感覺依然沒有什麼變化,但卻能夠更加豁達的對待,只有這樣,才可能讓不舍變淡,,

他也不將這長刀收起來,更不將這一大桶魚搬近屋子裡再處理。

就直接在這溪邊坐下,就用那把已經氣煉過的,淡金色的長刀,開始剖魚,去鱗,去腸的處理起來。

三十多條魚而已,對他來說又算得了什麼?

只走過了十來分鐘,伏翔便已經將這三十多條魚處理完畢。

處理完之後,他直接便在空地上。用樹技堆起一堆篝火,點燃篝火。在上面烤起魚來。

在森林之中,在野外,最容易吃的,就是燒烤類。什麼湯啊,什麼粥水啊之類的,反而更加麻煩。因此,對於烤肉這種精細的事物,伏翔卻是做得比起其他更加純熟。 明星爹地請認賬 拷出來的肉也更加的美味。

在這個過程中,戈甲卻一直都沒有出來。

即使那烤魚肉的香味衝天而起。彌散開來,甚至讓周圍一些長人都被誘惑得從夢中醒轉,戈甲也絲毫不管。

直在自己的屋子裡面,不知搞了些什麼東西。

「又是在配藥。」伏翔噢噢鼻子。已經從那濃香的烤肉味道之中。分辨出從屋子裡再傳出來的絲絲藥味。

不過,戈甲的動作倒是很快。也很準時。

等伏翔將所有三十多條塗滿調料,香嘖嘖,又脆又嫩的烤魚弄好的瞬間,戈甲便網好推開房門,帶著一個大大的包袱從們裡面走出來。

看他的神色,卻是十分的鄭重,十分的嚴肅。似乎他所捧的東西。是很了不得的東西一般。

伏翔一看,心中暗自猜測起來。

同時更明白,戈甲想必是知道自己在明天將要離開了」而這些東西,應該是給自己的才對」

果然,戈甲在篝火旁邊坐下之後,道:「這些東西,你走的時候一起帶著吧。」

著,將那包袱遞給伏翔。

伏翔嘆了口氣,接過包袱,道:「裡面是什麼東西?都有什麼作用?」

他這也屬於沒話找話,根本沒有想要在戈甲這裡聽到什麼回答。因為一般情況下,戈甲都會在那些東西上貼著用法,貼著功效。

卻沒想到,戈甲卻很是鄭重的道:「這裡面,有一些是我以前給過你的,療傷類的藥物。但剩下更多的,你必須謹慎使用才好

「嗯?什麼東西需要謹慎使用?!」伏翔微微吃了一驚。

戈甲嘆了口氣,神色有些複雜的道:「那化骨散在使用之後,會在原地留上一個十天不散的氣團,劇毒無比,任何人聞到了都會抵受不住。普通人會當場死亡,強者可能好一點,但也絕對會重傷。那腐臟丹雖沒有這麼厲害,但太殘忍,在吃下之後,會在十一天之內,每天腐蝕五臟六腑裡面的一種,但又不會讓人在這期間死亡,甚至自殺都死不了,只有等到十一天之後,所有五臟六腑完含腐蝕一空,才會身死。能夠不用的話,最好還是不要用。除了這兩樣,還有穢隋水,也是

戈甲用複雜的語氣解釋著十幾種複雜的藥物功能。

每一種要麼是流毒無限,要麼是慘無人道,要麼是會傷及自身,等等等等,聽得伏翔心中暗自驚懼。甚至覺得自己的食慾都完全消失了。

「這,剩下那些原來都是毒藥?!」伏翔有些失神的重複一句。

他在這之前可是完全沒有看出戈甲居然有這種天分,居然能夠配製出這麼多聽了都覺得心頭緊的毒藥出來。

不過,這也是可以想象得出的。

戈甲的醫術如此高明,無論伏翔受到何等嚴重的傷勢,他都能夠憑藉藥物,讓他在一個月內完全痊癒過來,這種對藥物的掌控能力之強,已經達到了一介。高山仰止的地步。

以這種對藥物的掌控能力,想要配製出毒藥出來,那簡直就是再輕鬆不過。而且,只要他願意,那配製出來的毒藥之神奇,之不可思議,也就可想而知了。

「還有」戈甲最後一頓,似乎有些顧忌的道:「這裡還有一種藥物,我現在很難決定是不是要將它交給你

「咦?是什麼毒藥?難道比起之前那些還要恐怖?」伏翔大吃一驚,問道。

雖說戈甲配製的那些毒藥聽了都心頭毛,但戈甲畢竟是為了他而配製這些,伏翔心中卻並沒有多少畏懼,也就沒有多少忌諱的問了出來。

「恐怖嗎?應該算是無限恐怖吧」戈甲小心的從不知什麼地方摸出一小瓶拇指大小,看起來只能撞上一滴藥液的瓶子出來,看他那緊張的表情,就彷彿他端著的是整個世界一樣。

「無限恐怖?這個名字有些耳熟」伏翔差點被雷得里嫩外焦。

「我現在還有些不敢相信,我居然會配製出這種毒藥出來。」戈甲神色有些狂熱,又有些后怕。

「到底是什麼?這藥劑有什麼作用?」伏翔早已被他激起了全部的好奇心,連忙問道。

「唉」還是算了」我還是覺的你不知道的好。這東西實在是太恐怖,爛在我的心裡好了。」戈甲遲疑了良久,方才嘆了口氣。道。

「別呀!」伏翔一聽,哪裡肯放拜

若是其他還好,這藥劑居然能夠用出這麼一個讓伏翔熟悉萬分的形容詞,若是就這麼放過,那簡直就是放只貓在他的心頭不斷的撓啊撓」他哪裡受得了。這可不是關於什麼十二萬九千六百這個數字具有什麼意義這一類的問題,

戈甲定定的望著伏翔,眉頭皺起。似乎遇到了無法排解的問題一般。

「說吧說吧,憋在心裡多不好。再說,葯都已經配出來了,放在你那裡有什麼用?倒不如放在我這裡,可能還有機會救我一命呢」伏翔連忙鼓動如簧之舌慫恿道。

戈甲一聽,面色一變,道:「留在我這裡當然沒用!我是絕對不會使用任何毒藥的」。

「知道知道,那說說這一瓶葯到底有什麼作用吧。

伏翔看戈甲有些著急,連忙說道。

戈甲聽了,神色稍緩,但似乎也被伏翔說服了,從不知什麼地方摸出一瓶籃球大小的瓶子出來,打開。一股酒香從中飄出。打手煩意亂制抿了一口之後,將這瓶子遞給伏翔。

伏翔在這酒香飄出之際,便已經聞到,早已嘴饞。

看戈甲遞過來,毫不客氣,結果便抿了一口,那一股辛辣入喉,如火一般炙烤,更有一股暖意從胃部擴散全身,血液流動都快了許多,甚至連耳鼓都可冉聽到歸灑的流水聲從血管之中傳出。

「好酒!」雖不是酒鬼,伏翔卻也知道這是絕世好酒。

若是平常,戈甲早已介面,此時戈甲卻毫不在意,掙扎了良久,道:「好吧,我就告訴你這毒藥有什麼用吧。」

伏翔一聽,連忙停下繼續喝一口的動作,認真傾聽起來,

戈甲接下來講了一大番有些語無倫次的話,翻來覆去的,幾乎沒有任何條理,讓伏翔聽得萬分吃力。

「不會吧」生化危機伏翔雖然聽得吃力,但最終還是明白了戈甲所說的內容,同時也知道了這毒藥的功效是多麼的恐怖」雙手一松,那一瓶珍貴異常的好酒脫離他的掌握,咔一聲掉在地面上,酒香四溢,地面濕了一大片。

這一小瓶拇指大小,似乎只能裝下一滴液體一般的瓶子裡面裝的。是一種足以滅絕整咋。世界所有人的毒藥!

它,們有無以倫比的傳染性。

中了此毒之人,其意識將會瞬間被抹掉,而身體卻會變為一具沒有意識的軀體,只剩下最本能的意識吃。

而只要被中了此毒之人抓傷,咬破,便會傳染上此毒,便會化為同樣的一具無意識軀體,便會同樣的四處傳染此毒!

這種毒藥,其他人,就箕是戈甲,恐怕也沒有辦法真正理解其恐怖程度。但伏翔卻不同,在地球上。中了這種毒的人有一種特別的稱呼喪屍,,

而這種毒藥的出現,有一種特別的名詞來形容生化危機, 「葉飄,有一句話你可能不知道,學姐作為大四的過來人,要告訴你,出了社會,所有個人的感情都是微不足道的,在這個金錢至上,物慾橫流的時代,只有利益才是永恆的朋友。」

鄒以璇慢慢地吐露出自己的心聲。

「還有一點,我們杭城賽區是大賽區,杭城賽區網吧聯賽的第一名可以直接參加全國百城聯賽十六強賽,只要在百城聯賽上取得好成績,那麼我進入飛魚管理層的希望就很大,所以請你務必要幫我…」

鄒以璇有條不紊地把話說完。

然後看向葉飄似乎在等著他做決定。

說起來,鄒以璇也是接到高雨彤的電話之後,才在直播平台上留意葉飄的。她還特意去翻了翻,當時葉飄和大司馬,暖暖等人對線時候的視頻。

她這才發現原來葉飄的技術比她想象地還要厲害。

那天葉飄和周翔的solo賽打完之後,鄒以璇就已經意識到了,葉飄的操作可能比周翔高出不止一星半點。可是這又有什麼辦法呢,事情都已經到了這種地步了,葉飄已經和電競社徹底決裂了。

要不是後面高雨彤來打聽葉飄,鄒以璇也不會這麼快的發現,葉飄的遊戲技術已經到達了如此高的境界。

「葉飄,你會幫我的吧,畢竟沒有人會和錢過不去,對吧!」

呵呵,葉飄心中冷笑了一聲,這個鄒以璇早知道現在是這樣的情況,當初又何必這樣做呢?

「想讓我答應,也不是不可以,不過在這之前,學姐你是不是忘記了一件事情。」

葉飄突然說道。

「當初我和周翔solo完之後,你曾經和我立下賭約,如果我贏了你就要叫我爸爸,不知道你是不是還記得這件事情。」葉飄玩味地笑了笑。

「你…你怎麼還想著這種事情!」鄒以璇的雙眼突然一瞪,有些面色微紅的望著葉飄。

「不可能的,你休想!」

「那我們就沒有什麼好談的了,你連這點誠意都沒有,我和一個連自己的賭約都可以不遵守的人還有什麼好談的。」

葉飄攤了攤手,露出一副無所謂的表情。

「你…」鄒以璇的胸口因為激動而顯得有些伏動。「你真的要這樣?」鄒以璇突然把頭伸過來,在葉飄跟前小聲的說道,語氣中似乎帶著一絲懇求的味道。

可是葉飄卻絲毫不為所動,「請你先兌現你的諾言,然後我再考慮你說的事情。」

葉飄一點都不鬆口。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