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那東方烈的意思非常明白,她們雖然可以將眾人送入到狼群之中,可畢竟屬於鬆散的聯盟,她們也要保存自己的實力。尤其是到了後面,可能會遇到天巡獸。若是前面將法力耗盡,即便是遇到了天巡獸,那四方烈女只怕也沒有任何的機會了。

待東方烈說出這些話來,可不是秦吏一人可以決定的。他看了一眼周圍的仲氏兄弟,又看了一眼那沈暮沉,說道:「事情緊急,諸位以為如何?」

「好!我同意這般辦!」沈暮沉覺得東方烈的話語沒有什麼毛病,輕輕的說道。

那仲氏兄弟相互看了對方一眼,也異口同聲的說道:「我們也沒有意見!」

「好!既然大家都同意,那咱們就這麼辦!」秦吏見眾人同意了東方烈的話,連忙說道。說完,他又向那一旁的四方烈女說道:「那麼,就靠諸位了!」

此時,那風狼狼群已然發現了沈暮沉等人。或許是震懾於沈暮沉幾人的實力,狼群沒有進攻,只是遠遠的釋放著風暴。在如此風暴之下,沈暮沉幾人只能勉強的匍匐在地面上,絲毫沒有對抗的機會和實力。

就在此時,那四方烈女突然在匍匐之地站立了起來。她們突然起身,那暴風襲擊而來,登時使得她們的身子向後面移動了起來。好在那四方烈女早就有了防備,她們相互拉扯了起來,身子在那暴風之中居然挺立了起來。

四方烈女的身子在暴風之中挺立了起來,立馬各自祭出了手中的扇子。她們的扇子出手,登時有一道道的風刃集合到了一處。那些風刃集結,繼而變化的強大了起來,化為了一道颶風。颶風向前,登時就向著那狼群攻擊了過去。

風狼狼群也不甘示弱,風刃一起,同時有一股颶風產生。兩處的颶風突然交織在了一起,頓時天地變色,猶如鬼哭神嚎一般。

沈暮沉看到眼前的情況,不由的暗暗變色。這般強悍的兩股颶風,若是在平時,只怕她是見都見不到的。

風狼狼群似乎感受到了壓力,立刻加強了風力的輸出。兩股風力相互的廝磨,此消彼長,一時居然難分伯仲。

「走!」此時正是時機,那秦吏看準了時機,大喝一聲,率先衝出,進入到了兩股颶風中央。

在秦吏之後,便是那仲氏兄弟,沈暮沉則跟在最後。五人進入到了兩股颶風中央,那看似肆虐的颶風之中居然極為的平和。在中間向外面看去,那兩股颶風就好似是兩股交戰的大軍一般。唯獨在中央的位置,稍微的有些平靜。

雖然雙方看似是旗鼓相當,可沈暮沉卻是看的分明,顯然還是四方烈女處要弱上一些。時間一長,那看似平和的狀態就要被打破

喜歡魔武女帝傳請大家收藏:()魔武女帝傳青豆更新速度最快。 「謝謝你為我種花。」金莽趕緊的說,「這可是我看到的第一種花。」

「那你可有眼福了,世間的花千千萬萬種,千姿百態,各有各的美。」頗為了解植物的落月說。

「人世間百媚千紅,我只愛墨梅這一種,因為這是我見到的第一眼。」金莽笑著說道,終於開懷了。

「嘖嘖,我也知道一首詩,滿園春色關不住,一枝紅杏出牆來,紅杏可好看呢,比墨梅好看,可惜當年你是岩石生長在地底下,沒看到,我這隻手可在盤古的授意下摘了不少紅杏花呢,嬌艷欲滴。」骷髏手得意的炫耀著過去。

「摘下里之後呢?」落月頗有興緻的問。

「好像盤古送給人了,但我不記得是誰了……」骷髏手回答。

「冥爵,你感覺如何?」

這時候,紫年問道,冥爵也是身懷仙丹的人了。

「一切尚好,只覺得充滿了力量,尤其丹田,很溫暖。」冥爵說。

「那就對了,靈丹可以讓你的體質變得強韌,溫暖只是個開始。」紫年回答。

……

這時候金莽忽然匍匐在地,貼著地面,深深的呼吸,似乎在感知著什麼。

「哎呀,你不會抽筋了吧,手手,咱們才剛在一起,你可不能丟下我一人抽筋啊。」骷髏手哭訴道。

這時候金莽起來,臉色微變:「我感覺到那五位老師也在冥界。」

紫年和落月對視一眼。

骷髏手不好意思的躲起來,不再說話了,那一腳果然惹了禍端了……

「能感覺到他們的確切位置么?」落月問。

金莽俯下身子,又嗅了一會,指向一個方向:「在那個方向。」

那不正是冥王的宮殿么。

「不好了,他們有時候會分散開來,這說明他們已經從石頭中出來了……」金莽又細細的感知后告訴落月。

「十一月公會在這附近,我們去那邊看看。」黃金冥爵說。

一有什麼消息,工會就會成為冥界的最好媒介。

走到十一月公會門口,這裡正貼著大大的告示,冥王重金尋天下間的優秀爐鼎,無論是多麼的奇形怪狀,或者外表是多麼的不堪,或者金碧輝煌,只要能練出有用的好物,皆可獲得冥王的獨家賞賜和兩人單獨對飲的機會,甚至還可能獲得冥王的封官加爵!

人們絡繹不絕拿著自己的鼎,走向宮殿統一收鼎的地方,都想去碰碰運氣,也說不定就入冥王的法眼了呢。

「奇怪,冥王自己明明有一口天下絕頂的好鼎,怎麼又要收別的鼎呢……」黃金冥爵琢磨著。

紫年眼珠一轉,明白了。

「也許冥王得到那塊石頭,想要煉製,需要一口鼎。」

「就算是這樣,冥王那口鼎也足夠煉製了,無需其它鼎了。」黃金冥爵肯定的說。

紫年眉頭一挑:「也許那石頭沒有落到冥王的手上……也說不定落到別人的手上,需要煉製它的鼎。」

「但這是打著冥王旗號,風聲這麼大,別人做不到的。只有一種可能,那就是冥王親自下的命令。」黃金冥爵又肯定的說。

冥爵是了解冥王的。

落月和紫年也都相信冥爵的判斷。

。 第1468章哪個他

「誰?」天翔瞬間警惕起來,眸光更是疑狐地在其餘幾人身上掃蕩。

霍彥霆冷冷淬了他一眼:「別東張西望,這裡除了你自己外誰都不能相信。」

「大小姐也不行?」天翔聽著霍彥霆這話,整個人變得慌亂不安。

霍彥霆唇角微勾,轉瞬即逝。

剛才他的這句話純粹屬於拉回天翔剛才那副表情的權宜之計。

而正如霍彥霆想要的效果一般,當天翔露出該表情之時,邊上聶明達幾人只是日常以為霍彥霆在為寧芊雪的事警告叮囑天翔而已。

「不行。」霍彥霆沒有拆穿,繼續說道,「在這次勘察沒有結束之前,誰都不能相信。」

天翔餘光瞥了一眼埋在地里已經看不到屍體的蒯利,鄭重地點了頭:「我知道了。我需要關注誰?」

霍彥霆用餘光掃了後方一下,沉黑眸色稍稍定格。

天翔眉峰擰巴,按捺著心中的疑惑對霍彥霆再次鄭重點頭。

交代完畢后,霍彥霆牽著蘇蔓的手消失在黑夜裡,可是蘇蔓卻實打實地在耳畔聽到了一句話:放心去吧,這裡有我保護他們。

蘇蔓一怔,趕忙回過頭來,可是哪怕她打開神識,哪怕對她來說如白晝般存在的黑夜,她也依舊找不到任何能出聲的線索,彷彿剛才那句話來自於一陣虛無縹緲的風。

「隊長,你有聽到什麼聲音嗎?」蘇蔓問道。

霍彥霆關注四周情況之餘,微微搖頭:「怎麼了?」

「我不覺得自己會出現幻覺,可是我真的聽到有人在對我說話。」蘇蔓如實回道。

霍彥霆眸色一沉:「說了什麼?」

「說讓我們放心去,他會保護他們。」

「他?哪個他?」霍彥霆的臉色頓時黑沉無比。

蘇蔓明白霍彥霆這個表情代表什麼意思,但她依舊得實話實說:「聽聲音是個男的。」

「男的?」霍彥霆低聲喃喃,漆黑深眸窺不出一絲波瀾。

霍彥霆細細琢磨著蘇蔓聽到的這番話,一番深思熟慮:「走!先去解決那些人。」

「是!」

蘇蔓脆聲應下,跟隨霍彥霆離開的同時,再次回頭看向身後,可是依舊毫無所獲。

倆人轉悠了好一會兒,可是連個人影都沒找到,似乎人間蒸發了一般。

「找不到人嗎?」霍彥霆見蘇蔓遲遲沒有頭緒,擔憂問道。

蘇蔓搖頭:「又跟之前那會一樣了,我神識探究不到任何生物。」

「組員們現在如何?」霍彥霆問道。

蘇蔓鳳眸緊閉,細細感應著。

不一會兒,她點點頭:「他們都還在原地,好好的。」

倆人沉默著再次面對眼前這個刻不容緩的問題。

突然!

蘇蔓眼前一亮:「隊長,你說他們會不會又被野人們抓去了?」

霍彥霆跟著眸光一展:「走,去看看。」

倆人相視一眼,快馬加鞭朝野人部落掠去。

沒過多久,蘇蔓和霍彥霆便到達了那裡,沿路還不小心碰到了幾個突然冒出來的野人小啰啰。

對方一不呼喊,二不回擊,相反還畢恭畢敬地朝蘇蔓點頭哈腰,一臉諂媚樣。

(本章完) 「那就只有一種可能了,冥王的鼎丟了,已經被人偷走,且把五位老師提煉出來了,剛才金莽也說了,五位老師似乎已經現身了,冥王此時是要找回自己丟失的那口鼎,又不好意思直接說,想必是被親近之人或者皇宮內部的人給偷了……」紫年又說。

「這個分析有道理,我們去皇宮一探究竟吧。」冥爵說。

「你可是在休假呢,不著急去仙界看你的天心了?」紫年問。

冥爵眉頭一皺:「若是不把那叛徒揪出來,我的心會不安,冥王待我有恩,我不能明知道他身處險境而不聞不問。」

「好吧,好吧,正好去欣賞一下冥王的鼎有沒有我家小姑姑的器鼎好。」紫年算是同意一同前往了。

收鼎的地方在皇宮的外圍,有專門的人負責看收,然後分門別類,等冥王親自驗收。

這些鼎上都被掛上了主人的名牌,誰的被選中了就及時通知,那些沒有選中的,在另一間屋子裡,不少人去那裡把自己的鼎垂頭喪氣的領回來。

紫年打眼一看,簡直慘不忍睹啊,那裡面分明有剛燒制不久的鼎,怎麼可能是有年代的好鼎呢,也過來濫竽充數了。

還是有不少人都過來碰運氣了……

大家擠在人群中,這時候落月注意到一個不起眼的七八歲小女孩,破衣爛衫,被大人們推推嚷嚷,也在人群中,她懷中抱著一個巴掌大的鼎。

眼看著被推擠倒下了,也沒有人顧及她。

落月心裡一涼一熱,就過去將女孩拉出來。

女孩大口大口的呼吸,剛才幾乎要被擠壓的窒息了。

手中始終握著那口小鼎,握的緊緊的。

看她穿著破爛,落月沒由來的心生一陣心疼,只是想起了曾經的自己,這孩子一定比自己還慘吧。

「你也來參加獻寶么?」落月蹲下來,和女孩一樣高度。

「是的,姐姐,可是人太多了,我擠不進去。」女孩說著又握緊了手中的鼎。

那口鼎是紅磚色,還有一些地方破了皮,但女孩卻當寶貝似的,藥罐大小。

「你的寶貝不錯。」落月說。

「真的么?可鄰居們都說我的鼎又丑又破,讓我不要來丟人了。」女孩委屈的回答。

「那是她們沒有慧眼認識你的鼎,好東西不是每個人的都能認出來的。」落月說。

「啊,姐姐你跟我父親說過的話一樣啊。可惜他已經失蹤多年了,去年我娘也死了,家裡只有我一個人了。」女孩並沒有眼淚。

「你很堅強。」落月拍著她的肩膀,很喜歡她的眼睛,她的眼神,清澈如水,毫無心機。

「那你為什麼要把寶貝獻給冥王呢?」落月問。

「我爹曾經說要把寶貝獻給認識它的人,也許冥王認識。」女孩說,「如果冥王沒有認出來,我拿回去就好了。」

「可是我現在改主意了,姐姐你認出它來了,那我想把它送給你。」女孩說完雙手將鼎捧到落月面前。

落月受寵若驚。

「我該怎麼回報你呢?」落月接過鼎。

女孩搖搖頭:「我爹說不能要人家的回報。」

落月實在是心疼她又喜歡她,那麼多人中,她是那麼的純凈,無邪……

。 「快前行吧!」沈暮沉見那颶風正緩緩的向四方烈女一方前行,只怕時間一長,原本寧靜的中央就會變化,她不由的喊道。

「嗯,快行!」秦吏在前,也看出了事態的嚴重性,口中大喝一聲。他說完之後,身子一躍,便消失在了颶風之中。

其餘幾人緊跟其後,也都躍入到了狼群之中。幾人一入狼群,那原本緊湊的陣型登時就亂了起來。狼群一亂,原本強大的颶風也削弱了許多。再接下來,四方烈女的颶風便佔據了上風,登時將那狼群的颶風壓制了下去。颶風佔據上風之後,絲毫沒有削弱的意思,反而繼續前進,登時將外圍的許多風狼撕成了碎片。

見破開了那颶風的防禦,四方烈女便停止了颶風的加持。沒有了後續之力的颶風,漸漸的減弱,不多時便消散的無影無蹤。再去看那四方烈女之時,卻是在遠處不時的扇動手中的扇子,扇子一動,登時便有道道風刃擊打而出。

那風刃擊打出去,頓時將一些落單的風狼撕成碎片。四方烈女雖然沒有沖入到狼群之中,卻是在遠處對沈暮沉幾人進行遠程的支援。

但見那封印一道道的擊打而出,不時就會有風狼擊斃在當場。當然,這一切對於沈暮沉等人來說,是無法看到的。他們依然深入到了狼群之中,開始向那白色風狼衝擊過去。

風狼的級別雖然不高,可相互之間的配合卻是極為的厲害。待那些風狼經歷了短暫的失神之後,很快他們就反應了過來,開始組織起來有效的反擊。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