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骨桓走上前去,伸出手來,一股極致的深黑色自他手中幻化出!

「黑暗屬性!」君如玉與君如厲的眼中皆閃過驚濤駭浪。

原本黑暗屬性便已經夠稀少,可是骨桓卻已經將黑暗屬性練就了巔峰!!

君如玉心知,自己打不過骨桓這個曾經的祖先,可是如今,他不得不硬著頭皮上。

因為君家人,永遠都不會放棄任何希望!

只見骨桓手中黑暗屬性的魂氣越聚集越大,越聚集,天空就越黑,風雲也開始變幻了!

君如玉周身散發出了金色的保護罩,他伸出手來,眼眸犀利準確。

驀地,黑暗屬性魂氣突然間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鋪天蓋地的席捲而來!!

君如玉瞬間抬眸,剎那間,一股金色強大的保護罩瞬間展開!

君如玉咬牙切齒,死撐硬撐著!!

剎那間,黑色與金色互相碰撞起來,頓時,一股劇烈的爆炸聲響起了!

君如玉隱匿在黑暗之中,眸光依舊犀利,他伸出手來,頓時,一股金色的魂氣席捲而去!!

骨桓凝神,他立即的擋住。然後,他犀利的抬起了眸!

他望著手中殘留的魂氣,勾唇道:「還真是有點本事。」 林天佑的選擇沒有錯。

果然像酒樓這樣的地方。

是非也是最多的地方。

他們才坐了不到一會,一個闊少模樣的男子帶著一群手下走了上來。

跟那闊少一起並肩而行的,還有一個女子。

這女子濃妝艷抹。

一副又俗又媚的樣子,倒也跟這個闊少很搭。

「錢少,最近城裡發生了什麼事情?

怎麼感覺像過年一樣,連幾百年都不曾見到的城主大人都親自出來了。

是不是城裡有什麼大人物要來啊?」

那濃妝艷抹的女子開口問道。

最近城裡張燈結綵,一副喜氣洋洋的樣子,讓她非常的好奇。

萌妻駕到:傲嬌首席別囂張 而這錢少則是惡山城的一個豪門子弟,想必能知道一些她們這些普通人所不知道的事情。

「何止是大人物?」

闊少神秘一笑,看了看四周的人,壓低聲音道:

「那可是超級大的人物,一萬個城主加在一起,都沒有那位人物的一根腳趾厲害!」

他的聲音雖然壓的很低,可還是被四周吃飯的人聽到。

事實上,這名闊少根本沒有打算隱瞞。

現在說出來,不過是想在眾人的面前炫耀一下。

別人不知道的事情,他卻知道,還有什麼比這個更有面子的事情?

果然,他一說出這些話來,四周的人群頓時向他投去了羨慕中的目光。

這些目光,讓他非常的受用。

「錢少,那您能告訴我,那位大人是誰嗎?

也好讓我回去的時候,跟一從姐妹們炫耀一下。」

濃妝艷抹的女人討好的問道。

「本來呢,那位大人的名字,可不是你們這些人可以知道的。

甚至連惡山城其他的幾個豪門家族子弟都沒有資格知道。

不過呢,誰叫你是我喜歡的女人?

所以我就提前告訴你吧。」

錢少的聲音說到這裡,整個酒樓所有人的耳朵都豎了起來。

他們也想知道這個能讓惡山城主都親自出來做事的大人物,究竟是誰。

「他就是混沌四凶獸之一,極惡之獸,窮奇!」

說完,錢少一臉傲然的看向四周人群。

想必這群人會被這個名字所嚇到吧?

事實上,正如他所想的那樣,四周人群嚇的連飯都忘記去吃了。

他們個個面色凝重。

甚至還有不少人開始瑟瑟發抖。

「窮奇?

就是那個專殺好人,獎勵惡人的孤僻之獸?」

「他不是在其他的世界嗎?

怎麼跑到了火域世界?

聽聞他身軀龐大,好似大山。

他如果到來,只怕咱們這座城要被踏平啊!」

「城主大人到底在搞什麼啊?

竟把窮奇請了過來。

他就不怕請神容易送神難嗎?

一個窮奇,會把這一帶給毀掉的!」

食客們議論紛紛。

他們都因為窮奇的到來,而感到惶恐。

窮奇的凶名遠播,沒有什麼人想跟他有接觸。

即便當中有不少惡人,也是這樣的想法。

畢竟惡人可不喜歡惡人。

「大家只管放心。

窮奇大人實力高超,早就修出人形。

你們只要真心實意的去迎接他,一定不會有任何問題的。」

錢少笑著對眾人說道。

「有錢少的這句話,我們終於可以放心了。」

「錢少了不起啊!

惡山城十大傑出青年裡,您雖然排在第五,但卻比前四還要有牌面。

竟可以參與迎接窮奇大人的事情,我等真心佩服!」

人群頓時傳來了一陣拍馬屁的事情。

不僅錢少得意,就連他身邊的那個女人都是一臉榮光。

一群人叫的很歡,林天佑卻是將頭扭到一邊。

他在想,到時候如何前往朱雀宮。

又如何借奇哥的力量,得到超神火。

奇哥卻是一臉的恍然。

直到聽見這些話后,才微微一愣。

想起了真龍一族的少族長對他說,在朱雀世界,會有人迎接他。

而他卻因為在半路上遇到林天佑,所以沒能去跟這裡的人碰面。

不過也無所謂,可以見到一個能讓他結拜的惡人,比什麼事情都來的重要。

「好了,各位吃好喝好!」

錢少沖四周對自己拍馬屁的人擺了擺手,而後招來店員。

「給我挑一個靠窗且明亮的位置,我要跟這位美人一起邊賞風景邊吃飯。」

「啊?

錢少,對不起啊,靠窗最好的位置已經被人坐了。

要不您再等等,我估計那幾位客人也快吃完了。」

酒樓店員一臉的誠惶誠恐。

「哼,明知道我來,還不主動讓出位置來,簡直是不長眼!

你去跟他們說,一分鐘之內,把位置清出來,否則,後果自負!」

錢少雖然是對店員說這句話,但眼睛卻是一直盯在林天佑以及奇哥的身上。

之前整個酒樓的食客都在拍他的馬屁,唯獨這兩個傢伙卻是一副淡漠的樣子。

就好像他在吹牛一般。

這讓錢少非常的不爽。

現在他指明要靠窗且光亮的位置,那兩個傢伙依舊不理睬,這分明沒把他放在眼裡。

「您等等,我這就去跟他們說一下!」

店員很是為難。

林天佑跟奇哥二人看樣子就不是好招惹的人物。

他這樣的小店員哪裡敢驅客?

但是眼前的這位錢少更不是一般人物。

其家族與城主一家關係不錯。

這次迎接窮奇的事情,也是跟錢家一起主持。

如果惹怒了錢少,只怕這家酒樓都要遭殃。

錢少站在原地,一臉的冷笑。

他對旁邊的女子說道:

「我聽說窮奇大人最喜歡殺好人。

等一下如果那個小子和那個高個子不肯讓出位置,我就把他們抓起來。

等窮奇大人過來,我就對他說,這兩個傢伙是做好事不留名的大好人。

想必窮奇大人一定會非常感興趣的。」

他的聲音說的很大,故意讓林天佑和奇哥聽到。

「好人?」

奇哥咧嘴一笑。

拿起一雙筷子,就要打過去。

「奇哥,你不是最喜歡惡人嗎?

他誣衊咱們是做好事不留名的大好人,說明也是個惡人,你為何想殺他?」

林天佑掃了一眼奇哥手裡的筷子,說道。

「我是喜歡惡人,可惡人膽敢惡到我的頭上,那還是殺了比較好!」

奇哥想都不想,直接回答。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