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鳳飛靈則是越來越暴躁了,眼看在正派這邊討不了好竟然去魔修的地盤找麻煩。

這一次,唐果果然沒有再出現,也不破壞對方的事了。

隨著正派名門都加入魔宗,超級大門派,紫雲真人所在的丹心門,以及赤霄真君所在的無華宗也相繼加入魔宗。

這叫無數人不明白為什麼這兩個超級大門派,也要加入魔宗。

直到有一天,他們看到赤霄真君,紫雲真人,聖女姑姑以及莫雲天坐在一間茶樓,四人都是一臉笑意。

紫雲真人一口一句妹子,赤霄真君也是一口一個妹子的叫,眾人恍悟了。

又聽到莫雲天也是叫唐果妹子,所有修士彷彿想明白了一件天大的事。

無華宗以及丹心門的弟子,也是稱呼唐果為一句聖女姑姑,而後這兩個門派還當眾宣稱,唐果不僅是魔宗的聖女姑姑,也是他們宗門的聖女姑姑。

自此,剩餘的小門派,紛紛選擇加入魔宗。

不是他們非要這麼快加入,而是鳳飛靈彷彿已經瘋了。

聽到消息的人,也都覺得不對勁。

鳳飛靈帶著星月門的人,在魔修地盤兒大肆開殺戒。

聞子秋也不知道怎麼的,彷彿對鳳飛靈著了魔,唯她是從。而在冷夜凌看來,那些魔修本就該殺,並不阻止鳳飛靈,只要她開心就好。

莫雲天每每聽到這樣的消息,面色就有幾分難過。

「莫大哥還在為冷夜凌感到難過?」

莫雲天嘆了一口氣,「好歹也是從小養到大的,這重生者身上真的有夜凌如此著迷的地方嗎?」

唐果低頭抿了一口茶,她當然知道癥結點是什麼,但她不會去告訴冷夜凌真相。

她只答應過莫雲天,留冷夜凌一條命,該得到的痛苦,冷夜凌一點都不能夠少承受。

「我那群弟子要準備渡劫了。」

「這麼快?」莫雲天吃了一驚,這才過去才不到十時間吧?

「天賦好,沒辦法,修鍊起來就是快。」唐果不謙虛的說了一句,引得一邊的白無清都在笑,他也明白了,就這樣看著她也是好的。

「地點我已經選好了,過幾天的帶他們出去。」

「小果,你為什麼不渡劫?」

白無清問出了疑惑,按照小果的修為,已經可以渡劫了,偏偏她又沒有引來雷劫,讓兩人都很奇怪。

唐果淡淡的笑了,「我不打算渡劫。」

她飛升,就意味著要進入下一個世界,飛不飛都是一樣,還得挨雷劈,她才不要呢。

抱歉來晚了。這病著實在是沒辦法。

昨晚沒忍住,洗兩個澡,今天又發燒,還得掛水兩天,作孽哦。這兩天的更新,不會太準時,能寫就寫了傳上來。

這個世界要結束了,下面列出幾個,你們投票吧。

1、80年代的村花,2、恐怖遊戲主播,3、總裁的秘書4、獸世文的土著女5、貴族學校的千金

(本章完) 放學

「我明天給你們拿來比賽項目哦!」上官夜影。(請記住我們的網址):。

「好,別忘記哦!」宮紫冰。

「再見,澈!」秋落雪留戀不舍地告別。

「明天見,我會想你的!」南風銀澈也很留戀不舍。

她們轉身走了,她們的背影對他們來說,又是那麼熟悉,有那麼陌生。

「你說,選校花那天我們要用真面目嗎?」秋落雪^H小說。

「我不用,我不同意黎叔叔的觀點。」宮紫冰。

「我也不會。」夏涵雨。

「為什麼?」秋落雪問。

「你想啊,我們從失蹤到現在才有幾年?樣子跟本沒有太大的變化,卸完妝是很容易就能被他們認出來的。就算他們沒認出來,也會覺得我們跟我們以前很像,必定會引起懷疑,我可不想當我自己的替身。」宮紫冰的這句:我可不想當我自己的替身,讓夏涵雨和秋落雪聽的很不明白,什麼叫「我可不想當我自己的替身」?她為什麼這麼說?

「你什麼意思啊?」秋落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

「沒什麼。」宮紫冰說。

「你喜歡他么?」夏涵雨勉強猜出一點。

「呵,很奇怪嗎?」宮紫冰反問,「你呢,你喜歡你從小就喜歡的北辰梓桀嗎?」

一句話,三人都沉默不語,宮紫冰話的意思是怕卸妝以後,上官夜影把她當成以前的暮羽月薇,雖然是同一個人,但是她並不想這樣。而夏涵雨和秋落雪也是怕會這樣,所以不想露出自己的真實面貌。她們想讓他們喜歡上現在的自己,並不是已經死去的以前的自己,所以,她們想把一切都隱瞞,再慢慢的,把一切都讓大家知道。

「呵呵,好了,別想那麼不開心的事情了,想點開心點吧。」秋落雪說,「比如說,回家就可以吃飯了!」

「吃飯還不是要我做,這有什麼可高興的。」宮紫冰。

「所以我高興啊!」秋落雪說。

「行了,被鬧了。」夏涵雨。

她們不知道,暗處站著一個人正在看著她們的一舉一動,「喜歡他們是嗎?我先讓你們喜歡,然後轉變為痛!」

「你夠狠呢。」邊上一個看似很熟悉的人說。

「你對她們不狠嗎?」

「沒辦法。」

——————————————————————————————————————————————

第二天學校

「雪,給,看我們的成果。」南風銀澈很high的拿著一張紙說。

「是么,我看看。」秋落雪說著一把搶過他手上拿的紙說到。

「比賽分為四項,第一項:身材,第二項:才藝,第三項:臉,第四項:智力。」北辰梓桀把那張紙上的內容塊背下來了。

「解釋。」夏涵雨說。

「第一項:身材,主要就是穿著自己最好的衣服在台上走來走去,跟模特差不多。」南風銀澈。

「第二條:才藝,唱歌跳舞隨便挑,只要充分表現出你的才藝就好。」上官夜影溫柔的說。

「第三項不解釋。」北辰梓桀省事。

「第四項:智力,評委或對手或同學會出一些欠扁的題來,回家上網好好查查就好了。」夏侯瑾冽。

「最後一項好好玩哦,我最喜歡了!」秋落雪興奮地說。

「好了,扔了吧。」北辰梓桀,「你們都記住了吧?」

「你看我們像傻瓜嗎?」夏涵雨。

「有點那意思。」北辰梓桀接著鬥嘴。

「同學們,請坐在座位上,要上課了。」班導說著,這次出奇的安靜了下來,因為明天就要考試了啊!

「喂,你們要要好好考哦!」千菱伊的話充滿了不屑。

「我覺得你應該好好考,畢竟你連及格都是個比較大的問題。」秋落雪也滿臉不屑的回答。

「哼!」千菱伊轉身、聽課。

班裡出奇的安靜,正好適合睡覺。睡神七人組,趴在桌子上睡覺,班導在吐沫橫飛的講課,學生在奮筆疾書的抄,絞盡腦汁的背,就為了明天的考試能考好,不,及格就好!

=============================================================================================

求推薦! 第555章被廢靈根的女修(55)

聽到唐果說不渡劫,白無清愣住了。

相反莫雲天反應就沒有那麼大,他從一開始就明白,唐果遲早會離開這個世界,不是以飛升的形勢離開,而是去另外的位面。

不同從前猜測,他也明白唐果離開的形勢是以靈魂的狀態,寄居到另外一具身體。

白無清卻是心頭一緊,沒忍住問道,「為何?」

「不想渡。」唐果低頭笑了一聲,「不想被雷劈。」

莫雲天差點沒笑出來,妹子這話莫不是在誆騙白無清吧?

從唐果進群以後,群里的人都知道,她是一個非常記仇的。別看她能夠容忍白無清留在她身邊,哪怕對方寸步不離的跟著,她也不計較。

要讓她跟白無清發生點什麼,那是萬萬不可能的。

白無清聽唐果說不想被雷劈,也是呆了好一會兒才反應過來,冷淡的臉浮現幾分笑,「那便不渡吧。」

她不渡劫,他也不渡。

她在哪裡,他就在哪裡。

唐果看出了白無清的想法,嘴角輕翹,低頭抿了抿茶,和系統交流,「他認為他還可以搶救一下。」

【呵呵……】行不通啊。

雖然他家宿主大大是一個極度缺愛,也十分珍惜每一份最純粹愛的人,但她的眼睛里是容不得半點背叛與沙子的,任何形式都不可以。

偏激!

重情。

無情。

都是她。

白無清,造孽哦,這一世早就被宿主大大判為死刑,要是下一世還能夠遇到,希望他能夠重新做人吧。

其實他還是比較看重這位神秘穿越人士的,能夠在某些世界,打動宿主大大的人,可不多呢。

相比較宿主大大一臉認真的去想做每一個世界的事,他更希望她能夠開心一點。

他曾經就問,宿主大大為什麼那麼看重感情,哪怕被人欺騙無數次,依舊相信這個世界上具有純粹的愛情,親情,友情。

宿主大大隻說了一句:在漫長的時光穿梭中,內心再強大的人,都有可能在這些穿梭中,經歷著各種各樣類型的故事,從而迷失。

只有體會一段鮮活的感情,才能夠讓頭腦保持冷靜,內心會被這些感情溫暖,不會成為一個冷酷,麻木的行屍走肉。

儘管她一直不斷的在這些時空穿梭,她從來都沒有認命過,她需要保持冷靜,不想丟失任何一個屬於人類的特性。

所以她會融入每一位原主的所有,同時因為穿越經驗足夠,可以隨時控制她們的感情。

但無一例外,她眼睛里容不得沙子。

如果真有那麼一個,讓她有幾分動容,對她又純粹的人,她是不介意在那個世界,付出所有的真心去喜歡他的。

顯然,一開始白無清就犯錯了,還是對原身犯錯,她自然不會再去打算和對方發生點什麼。

白無清內心有些惴惴不安,明明那人兒就坐在面前,為何他總是抓不住呢。

明明他每天都跟在她身邊,為何總覺得她隨時都有可能消失?

「我明天就帶他們去渡劫。」

唐果放下茶杯,「有些事情,我想該早一點了結。」她來這個世界,已經十多年了。

(本章完) 「5555555!怎麼辦啊?一會叫要考試了,神啊,請賜予我力量吧!」某同學。(請記住我們的網址)本書最新免費章節請訪問。

「神啊,請保佑我這次一定要過,我已經連著3此不及格了啊!」

「有求神保佑的時間還不如抓緊時間複習,這樣,及格點擊率還大一點。」一位同學的話很有哲理。

「對哦,xxx待會兒考試的時候我有不會的題會給你傳紙條的。」

。。。。。。。。。。。

「同學們,請把桌子收拾好,現在開始考試,時間為兩個小時,還有,秋落雪同學,別忘記拿年級第一!」班導又沒事找事。

卷子發下來了,拿到卷子的人心情各異。

夏涵雨皺了皺眉,這卷子不是我訓練的第二年做的嗎?我還記得那時候雪和冰做的很快呢!

秋落雪拿到卷子,看了一眼,咦?這不是我們訓練的第二年時做的嗎?我還以為這卷子以後不會有了呢,沒想到能在這看見,對了,那時候我們剛剛認識冽呢!這懷念那時候的時光!(某凌:你的意思時候還想再訓練一回嗎?)

宮紫冰拿到卷子,越看越熟悉,啊!想起來了,這是我訓練的第二年做過的卷子呢,超簡單的有木有,太簡單了,別說年級了,世界都有我的一席之地。

北辰梓桀看了看手裡的卷子,呵,真簡單,真不知道出卷子的是誰,以後讓他去給小學的出卷子。(小學生:不要啊!)

南風銀澈拿到卷子差點嚇了一跳,哇塞,這張卷子不是在她失蹤的時候做的嗎?那時候因為她們失蹤了而沒任何心情寫,但是老爸老媽卻非逼著我寫,沒辦法,我勉強劃了幾筆,就把卷子給老爸了,居然全對!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