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黃小龍神秘一笑,命婢女找來一些硬紙片,並用彩墨在紙片一面寫了數字,做出一副粗陋的撲克牌。

而後,黃小龍將地球上一種極為流行的撲克牌玩法『鬥地主』,教給了三公主,棠夫人,芋沫沫。

下午,四人竟然鬥起地主來。

很顯然,這種撲克牌玩法,能夠在地球風靡一時,還是極有道理的,幾輪下來,三公主等人,竟然是對此道興緻勃勃,玩得不亦樂乎。

『鬥地主』讓生人勿進的三公主親民了許多,漸漸也能和黃小龍,芋沫沫,棠夫人,打成一片。

吃過晚飯,三公主才辭別離去。黃小龍將其送出行館區域。

夕陽西下,兩人踩著透過樹梢投射下來的瑰麗碎金,一時無語。

黃小龍倒是有些享受這種靜謐安寧的氛圍,也頗覺三公主倒也不是那麼的難以相處了。

臨別時,三公主忽然說道。「黃小龍,你是個很有趣的人…」

沒等黃小龍反應過來,三公主已如雲般飄然離去。

「有趣?」黃小龍啞然失笑,搖了搖頭,返回行館。

此後幾日,黃小龍也沒有修鍊,而是在繼續融合小李飛刀,六脈神劍,北冥神功,這三大頂尖絕學,日漸貫通。

某一日,棠夫人心腹秘密送來一張帖子。

棠夫人一看,赫然正是青雲榜排名第一的方少國,發給黃小龍的戰帖!

書房內。黃小龍展開戰帖一看,帖子上字字句句,都是誅心之言,殺氣騰騰。

看過之後,黃小龍將戰帖隨意丟在書桌上,棠夫人秀眉緊蹙。「想不到方少國竟然將戰帖送到妾身府上…這可是有些奇了…」

「棠夫人,在下說過,丑老這一身份,唯一的破綻,便是夫人你…」黃小龍眼中也露出思考之色,旋即搖了搖頭道。「這個漏洞,在下會想辦法填補上…如今,方少國的確老羞成怒了,竟然向『丑老』,提出了生死戰的規則,他在武塔的確權勢熏天,武塔方面認可了這一規則。一戰定生死。」

「妾身總有些心驚肉跳的…」棠夫人緊張兮兮的道。「黃公子,你果真要去?」

「嘿…這一戰無可避免。兩日之後,我會前往武塔。屆時,夫人和芋師姐,你們就別去了,以免讓人抓住把柄。」黃小龍雲淡風輕道。

兩天之後,黃小龍便能將北冥神功,六脈神劍,小李飛刀,完美融合一體,使之成為真正意義上,自己的武學。

對此,棠夫人和芋沫沫,只好聽從。但隱隱卻是有著擔憂之意。

次日夜晚。

黃小龍盤膝坐在床榻之上,氣勢展開,眼眸亮如星爆,其中有刀光在閃爍,而屋內的天地靈氣,都似欲被黃小龍眼眸中的刀光吸取,四面八方匯聚過去。

「終於掌握了那一刀…那例無虛發,無雙無對,卻已成絕響的一刀。」

黃小龍嘴角扯過一抹淡淡飄逸的笑意。

本就領悟了刀意的黃小龍,現在掌握了小李飛刀,幾乎是一個眼神便能夠形成凌厲實質的刀氣,無堅不摧,隔空滅人。

「明日,便是要與青雲榜第一,方少國一戰了…此人幾乎代表了天印國先天鍊氣士的頂尖武力…就以他的血,祭一祭小李飛刀的鋒芒吧!」

黃小龍心頭火熱,戰意飆升。

「現在我需要一把飛刀…嗯,就直接在系統商城中,兌換李尋歡的那口飛刀吧!」

系統商城中,不但出售小李飛刀這一式絕技,同樣還有李尋歡使用過的飛刀。

其價格,竟是達到了2000w直播積分!

黃小龍上次直播對戰方少城,所賺的直播積分,就遠遠不止於此,因此他也絲毫不肉疼,直接購買!

右手一攤,刀芒閃現,赫然,在黃小龍的右手掌心,便是出現一口飛刀!

這是一口古老的飛刀,造型看似普通,長三寸七分,材質似鐵非鐵,通體線條流暢而神秘,最為特別的是,這口飛刀散發著一種淡淡威嚴的感覺,並混淆著說不出的蒼涼,古老,高貴,驕傲…之意。

這是一口讓人心悸的飛刀。一般人斷然無法使用,握在手中,亦會感覺到似有千斤巨石,鎮壓精神。

但這並不包括黃小龍…

飛刀在手,竟是給黃小龍一種血脈相連的感覺,就好像,這一口飛刀,就是精神的延伸,思想的延伸……

「呼~~~怪不得,這口飛刀,要價2000w直播積分,的確是神異,附帶了精神層面的攻擊,一般的飛刀,也絕對無法發揮出小李飛刀的神髓…」

黃小龍把玩著飛刀,心中竟是湧起一種與初戀情人久別重逢的感覺。

他亦用小李飛刀,與天外飛仙,覆雨劍法,等頂尖武學比較印證。得出的結論是——小李飛刀和其他武學不同,小李飛刀的精髓,也就是兩個字——秒殺!

對,秒殺!不但可輕而易舉秒殺龍套小蝦米,同級高手也是秒殺,可以說,這一特徵,與九成九原世界武俠小說中的武功,都截然不同。諸如《天外飛仙》《獨孤九劍》《覆雨劍法》《葵花寶典》此類神功造就出的絕頂高手,個個力戰群雄都可以,但直接秒殺同級武者卻是萬萬不行。

當然了,飛刀一出,對自身消耗也不小,這主要指的是精神層面上的消耗。

就在這時,敲門聲響。

黃小龍將飛刀放入儲物戒。

「師弟,是我,可以進來么?」門外響起芋沫沫的聲音。

「師姐請進。」黃小龍站了起來。

門開,隨著淡淡幽香的飄入,芋沫沫低頭走了進來,轉身關上房門。

黃小龍一看,頓時有些驚艷。

只見芋沫沫刻意著了淡妝,杏眼桃腮,一身緋紅色長裙,玉腰不盈一握,領口稍低,胸口瓷白如美玉的肌膚泛著瑩瑩光澤,若隱若現,而兩團峰巒,卻是有一種裂衣欲出的飽滿。

很顯然,今晚的芋沫沫,是刻意裝扮過的,散發著少女的性感和魅力,比以往任何一次,都更漂亮迷人。

「師姐,你這是?」黃小龍心頭微微一動。

「明日,你與方少國一戰,你若生,他死;他若生,你死。」芋沫沫抬眸看向黃小龍。

黃小龍並不否認的點了點頭。「生死之戰,自然如此。」

「師弟…」忽地,芋沫沫聲音轉低,有些溫柔,有些嫵媚,也有些決絕,以往的冰山形象,已是悄然褪去。「明日一戰,我不能親臨現場…戰果如何,委實不知…今晚…請師弟要了…要了我的身子…這樣,就算…我也了無遺憾……」

說著,芋沫沫輕輕一扯腰帶,緋色長裙一滑到底。

內里,竟然是一片真空,一絲不掛!

————(未完待續。) 因未知原因,今天搜狗突然無法搜索到本站,請各位書友牢記本站域名(書海閣全拼)找到回家的路!

而且記仇的人不只是凌蓁和黑子,身為異能者的他們好歹也是強者,多少有些眼高於頂,先前一副盛氣凌人的樣子,說什麼也不肯讓黑子進門,現在好意思覥著臉來談什麼合作?

詹騫盤算過的他們也盤算過了,就算他們隊伍里異能者的比例夠不上對方隊里的百分百異能者,但是他們人多啊!

九對六,怕什麼?

「如果貴隊也是要去西豐基地的話,那大家一起出發路上遇到點難處搭把手可以。」詹騫客氣地說著外交辭令,「但是我們隊伍里的成員足以自保,並不需要僱人護送。

「至於伙食方面就更讓人為難了,我們的食物自己還不夠吃呢,沒有多餘的可以支援貴隊啊。」

「沒有多餘的你們在這大吃大喝?」焦洋懷裡的女人開口。

「這只是正常進食。」詹騫一臉平淡地道。

我們隊里的食物儲備足夠供我們隊伍正常食量的,總不能要求我們隊員從嘴裡摳食來支持你們不是?

而且我們的食物怎麼分配關你們什麼事啊?

凌蓁對韓謙打了個手勢,韓謙就悄悄退了開去,他到廁所那裡跟那邊的人叮囑一下別太靠近這邊了。

等他回來,這邊已經撕破臉了,焦洋的手心冒著一簇比他的火苗大了一倍的火苗,隔著一段距離都讓人感覺到一種熱度:「現在你們願意嗎?」

凌蓁盯著焦洋手心裡的火焰看了會:【原來這位的火系異能已經升到三|級了啊……難怪這麼自信了。】

這樣的話她還真的要先下手為強了。

一陣風吹過,對峙的兩伙人旁邊的綠化帶簌簌作響,火堆漸熄,光線慢慢恢復了昏暗,除了凌蓁和詹騫之外沒有人覺察到那些茂盛的綠植在緩緩地伸展著新的節枝出來,悄悄地漫過了地面,靠近著他們這些人。

凌蓁在心裡再次演練了一遍,確定後手一揚,就見一條蒼綠的藤蔓突然從她的手心裡飛快地躥了出來,以一種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橫掃了出去。

在場的都算是身經百戰的人,那個焦洋就更加敏銳,凌蓁的藤蔓飛襲出去之後他已經有了反應,手心一動就想馬上對著凌蓁他們這邊發出異能,但是不知為何突然感覺到了一種壓力,他微愣之下異能的運轉突然有些凝滯——

就在這一遲疑下,凌蓁的藤蔓已經襲到,六人被一抽都一股很大的力量抽得倒飛了出去,但是還沒等到落到實地,不知道從哪裡躥出來一條條的藤蔓,把他們的雙手縛了起來,然後拖向了一處,再往上拉……

眼看著不過是霎眼間,本來氣勢洶洶的人被吊到了一輛大貨車的車廂側面,眾人看看那不斷掙扎的人,又看了看凌蓁,都是一副目瞪口呆的表情。

用來綁住焦洋六人的是凌蓁催長的藤蔓,那只是普通的植物,本來就算他們的雙手被掌心相對地綁了起來,但是多少還是能發出一些異能來把這些藤蔓給弄斷的,但是不知道為什麼,被這樣吊起來之後,他們的異能好像突然之間就運轉不暢起來!

他們都不知道這是因為凌蓁用精神力對他們的精神進行了壓制的結果,還以為是因為掌心對著掌心這樣的姿勢所造成的,如果這樣的話,那一直被這樣綁著豈不是只能任人宰割?

幾人更加驚恐,都使勁掙紮起來。

凌蓁微微笑著看向了焦洋:「現在我們還是不願意呢。」

為了保險,凌蓁在藤蔓揮出的瞬間嘗試對焦洋幾人使用了精神力鎮壓。

將精神力用於人類身上她還是第一次,有點擔心會像第一次打喪屍那樣一下子把人給壓趴下,所以才先下手為強,爭取了對方驚愕的那一點時間,用來控制著精神力不要一下子排山倒海,而是盡量春風拂面那麼柔和。

從實際效果看來,還挺成功的。

焦洋幾人掙扎了幾下沒掙開,異能也發不出來,那種自大早就沒有了,心中惶恐,只覺得凌蓁邪門得很,齊齊看向了焦洋這個老大。

焦洋儘管兇悍,但最讓他引以為傲的異能使不出來也讓他有些被鎮住了,眼睛狠狠瞪了凌蓁一會,見她絲毫不為所動,反而笑得一臉的風輕雲淡,不由心中直打退堂鼓。

但是嘴裡肯定不能那麼快求饒:「突然下黑手算什麼英雄好漢?有種正面對抗啊!」

凌蓁手指微動,一根藤蔓突然從地上躥起來往焦洋的身上抽了一下,普通的藤蔓抽人沒有凌蓁的藤蔓威力那麼大,但是也足夠使不出異能來的焦洋受的了。更讓他惱怒的是這種什麼都做不了的境況,他望著凌蓁的眼睛都快噴火了。

「正面對抗?」凌蓁微微側著腦袋看著他,「不論生死的那種嗎?你真想試試?」

焦洋在凌蓁平淡到漠然的目光中看到了一種睥睨,實力上的絕對壓制的那種睥睨,他突然不說話了,沉默了一會才問:「你想怎樣?」

「你們的食物在哪裡?」凌蓁的目光看向了小超市門口兩側停放著的車那裡。

小超市裡趴在玻璃牆看緊盯著這邊看的那個二十來人的大隊伍已經看呆了,本來行事有些不可一世的異能者小隊還沒動人家一根毫毛就被吊打,這場面對於他們來說太震撼了。

這會凌蓁的目光掠過,他們竟嚇得齊齊退後了一步。

凌蓁沒理會這些看熱鬧的,目光停在了另一側的四輛車上。

六個人開四輛車,看來好東西不少。

凌蓁的目光轉回來放到焦洋幾人身上。

「你想幹嘛!」幾個猛地掙紮起來。

因為凌蓁驅使著藤蔓在他們的身上掃來掃去,還鑽進他們的褲袋裡,可把他們給嚇著了。

別說他們,詹騫他們這些人也還是第一次看到凌蓁這手,手有些有受控制地摸進自己的口袋裡,一邊心裡驚異著:木系異能者看起來比他們聽說的還要厲害啊!

什麼叫有如臂使,這就是了吧?

藤蔓從焦洋等四人的褲袋裡找到了車鑰匙,勾在尖尖上,晃晃悠悠地送到了凌蓁的面前。

簡直了,成精了啊這是。

「是我們錯了!」焦洋果斷地認錯,「我們有眼不識泰山,冒犯了幾位,我們願意賠禮道歉!」

再不服軟車裡辛苦搜刮來的物資就要全部都沒有了。

「哦?賠多少呢?」凌蓁露出感興趣的表情。

其實焦洋的隊伍有多少物資她早知道了。 屋內燈光明亮,芋沫沫面朝黃小龍,她脫了…

她脫得是那麼義無反顧,那麼堅決,那麼猝不及防…

和上次不一樣,這次芋沫沫是沒穿褻褲肚兜,所以黃小龍看了個光…客觀的說,蠻粉蠻嫩的。

黃小龍自然明白是咋回事兒……芋沫沫是擔心自己明天被方少國幹掉,因此提前過來送福利,畢竟她認為黃小龍是為了她,才去和方少國,方少城兄弟二人拚命的。

「這個…」黃小龍頗有些哭笑不得。 腹黑前夫,你被捕了 「師姐,不用如此悲壯,生離死別似的…不就是一個方少國么?」

芋沫沫那宛如明露春暉般乾淨漂亮的臉容,此時也是浮起旖旎紅潮,眼睛像是能夠滴出水來,呼吸略顯急促。「師弟…要了我好么?不僅僅是因為明天的一戰…是…是我也動心了…」

剛剛完美融合小李飛刀,黃小龍還沒緩過勁兒,滿身都是凌厲鋒芒,無形刀氣,滿腦子都是明日一戰,這當口芋沫沫忽然來這個,黃小龍的確沒有任何準備。

「師姐,不急,請坐。」黃小龍讓芋沫沫坐在床榻之上,芋沫沫耳根都紅透了,整個人又是緊張,又是忐忑,又有點害怕,有點茫然,也有期待…可謂是五味雜陳。

「小弟與師姐有約,若能斃殺方少國,替師姐報得滅族之仇,那師姐便對小弟言聽計從。如今,小弟還未能殺得方少國,豈能逾越?」黃小龍調侃道。「給小弟留一個念想吧,也是驅策小弟滅殺方少國的動力。」頓了一頓,黃小龍忽然笑道。「師姐還未曾與男子好過?」

聞言,芋沫沫趕緊搖頭,連聲道。「我…我還是完璧…」

「好!師姐,你先回去吧。等小弟明日滅了方少國,再來取師姐的一血。」黃小龍這句話說得豪氣干雲,霸道強勢,讓得芋沫沫芳心遽顫,抬眸凝視了黃小龍一眼,旋即飛快的湊唇在黃小龍嘴上蜻蜓點水一吻,站起身來,穿好衣裙,便要離去。

「等等…」黃小龍心念一動,在系統商城中兌換出『三屍腦神丹』解藥,遞過去道。「師姐,這是解藥,你拿去服了吧…」

「不用…」芋沫沫臉色堅毅,「你明日凱旋歸來,再給我服用吧。你…你若回不來…我去和方少國拚死一戰,與你死在一起便是…」說完,芋沫沫深深看了黃小龍一眼,轉身就走。

「呵…這芋沫沫師姐,有點意思…」黃小龍仍感覺嘴唇上留有餘香。

次日。

黃小龍一大早便悄然離開行館,神不知鬼不覺的在皇城溜達一圈,這才覓一隱蔽之地,換上丑老套裝,改變氣質,大搖大擺朝皇城武塔行去。

武塔第七十三層。青雲榜武者私人豪華房間區。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