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bk 周晨青冷冷的瞪著王維宏,一字一頓的說:「王維宏,這麼多年了,你拿我們周家人當傻子糊弄,你害了我妹妹、我外甥,從今以後,我們周家與你們不共戴天!」

說完之後,他去抓周晨蘭的手腕:「蘭蘭,走,帶著恆志,我們回家!」

「不!我不走!」周晨蘭甩開他的手,又朝王維宏撲過去:「我要殺了他!我要殺了他!」

周晨青連忙抱住她,「蘭蘭,你別衝動,殺人是要償命的!」

「我不怕死,我早就活夠了,死我也要殺了他!」周晨蘭拚命掙扎。

她太苦了。

太苦了。

這些年,沒認知道她過得有多痛苦。

每次看到她兒子犯病、每次看到她兒子傻乎乎的,被人家鄙視、嘲笑,比用刀子割她的心還痛。

以前,她以為她兒子這樣是她造成的,她痛不欲生。

現在,知道這一切都是王維宏造的孽,她只想和王維宏同歸於盡。

她兒子的病是治不好的。

她兒子這輩子活著也是受罪。

而她活著,是看她兒子受罪。

她還不如死了痛快。

但是死之前,她要拉著王維宏一起去死!

「蘭蘭,你別這樣,你要是死了,咱爸媽怎麼辦?」周晨青死死地抱住她。

此時此刻,周晨蘭的腦海中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弄死王維宏,讓王維宏下地獄。

除此之外,她的大腦一片空白。

她發了狂,周晨青被她一手肘鎚在小腹上。

周晨青疼的彎下腰去,箍著她手臂的力道輕了幾分。

周晨蘭趁機逃脫禁錮,朝王維宏撲過去。

「快攔住她!攔住她!」王維宏連忙指揮他的兩個保鏢攔住周晨蘭。

見兩名保鏢去阻擋周晨蘭,王恆志怒吼著朝兩名保鏢衝過去:「不許碰我媽媽!滾開,你們都給我滾開!」

他精神雖然有問題,但他知道,誰對他好。

他知道,這世上,媽媽對他最好。

他隱隱知道,他和別人是不同的。

爺爺嫌棄他。

爸爸有時候嫌棄他。

只有媽媽從來沒有嫌棄過他。

媽媽看他的目光,永遠都讓他很舒服。

不像爺爺和爸爸,有時候看他的目光,會讓他想要發怒。

見兩個保鏢要欺負對他最好的媽媽,他憤怒的朝兩個保鏢拳打腳踢。

兩個保鏢不敢和他動手,被他打的連連後退。

周晨蘭趁機從兩人中間擠過,衝到王維宏面前,一手抓著王維宏的衣領,另一手去抓王維宏的臉。

很快,王維宏的臉上又被她抓了好幾道深深的血痕。

王哲東連忙來救他,伸手去推周晨蘭。

「別碰我媽媽!」見王哲東去推周晨蘭,王恆志丟開兩名保鏢,朝王哲東衝過去。

他衝到王哲東面前,一把將王哲東推開。

他雖然精神有問題,但他身體很好。

周晨蘭每天精心照顧他,按營養師給他設計的食譜每天餵養他,請了專門的私教,每天陪他健身。

他腦袋不好,身體卻特別棒,一米八多的個子,渾身的肌肉,魁梧有力。 第174章完成劇本!

一個多月的旅行,實在是無聊得很,卓別林開始半個月還和我聊電影,後來聊得他自己都煩了,一有空就跑出去和漂亮姑娘搭訕。我要啊手打這傢伙什麼地方都好,就是有些好色。

查理沒事就跑去跳舞,至於蕾絲,有事沒事就跑去曬太陽。阿山這傢伙本來就是個閑不住的人,又說的一口的好英語,有空就攛掇劉振聲去找姑娘,老實的劉振聲靠著一身的功夫,贏得了很多外國妞兒的歡心。

剩下我和虎頭,到成為最無聊的人。

而在這段枯燥的旅途中,面對浩渺的大海,我的耳邊始終回蕩著蘇老三的話語,回蕩著幾十年前那個世界第六亞洲第一的龐大水師的炮聲和喊殺聲。

心無旁騖,反而讓我能夠專心地想事情,專心地開始一點點的構思,一點點地補充我自己關於那個龐大水師的所有想象。

不知道哪一天,我開始坐下來寫的劇本。這一次,我的態度是無比鄭重的,不管是,寫劇本的時候,進展很快,但是不一樣,我幾乎是一個字一個字地推敲,一個鏡頭一個鏡頭地琢磨。先是在腦海里把整個電影的故事補充完畢,然後開始在稿紙上一個鏡頭一個鏡頭地把所有的想象畫出來,當這些工作全部做完的時候,當一部電影的影像已經完全在我腦子裡完成的時候,我才開始落筆把這些鏡頭轉化成文字。

可以說,這樣的創作方式是我之前從未做過的。雖然浪費時間,但是,效果十分的好,出來的東西,很是紮實。

反正現在,我有的是大把大把的時間。

寫劇本的時候,蘇老三留給我的那面黃龍旗被我掛在了書桌上,成為激勵我完成這個劇本的無窮動力無數次寫累了的時候,無數次卡殼的時候,只要看著那面破損的黃龍旗,一股暖流就會充滿我的全身,鼓舞著我必須把這個劇本寫出來不為別的,就為無數個蘇老三,為了那個已經被歷史塵埃掩埋的屈辱同時卻又是悲壯的中國水師!

這個水師,雖然不存在了,但是曾經,中國的海疆上,有著他們雄渾的身影

無數個冤魂在盯著我,那些英勇戰死卻被人們屈罵的英雄們

很多時候,我覺得驅動手中的筆的,不是我的內心,而是那一個個英靈的呼喚。

一開始,卓別林等人還以為我不喜歡外出,時間長了,當虎頭告訴他們我在屋裡寫東西的時候,卓別林等人就覺得我可能是在寫劇本。

我是趙一腳 當我寫的暈天黑地在房間里一會哭一會笑的時候,卓別林和蕾絲就知道,我肯定在弄一個劇本了。

這幫傢伙,原本去跳舞的不跳了,曬太陽的不曬了,沒事就往我的房間里跑,最後乾脆呆著不走,被我讓虎頭強行地趕了出去。

一個月,整整用了一個月,的劇本被我最後完成。

十幾萬字的劇本,擺在桌子上,厚厚的一疊

寫完最後一個字的時候,我幾乎已經完全站不起來了,徹底癱在椅子上,看著那面黃龍旗,心裡一下子充實了很多。

蘇老三,答應你的事情,我已經完成了一半了。

我完成劇本的消息,卓別林和蕾絲很快知道了,有意無意地開始所要劇本。

我倒也沒有想太多,把劇本交給了他們兩個人,他們看得很仔細,卓別林花了整整一天看完,半夜三更的咣咣砸我的房門,臉上的肌肉都扭曲了。

「蔣我不得不說,這,這是一個偉大的劇本,如果拍出來的話,恐怕是一部場面宏大絕無僅有的大作一部大作」卓別林激動得手臂亂舞。

「是么。」我笑嘻嘻地接過劇本,交給了虎頭,虎頭把劇本放在貼身的箱子里,寶貝一樣看著。

「蔣,你會把它拍出來嗎?」卓別林巴巴地看著虎頭把劇本鎖起來,目光里滿是渴望的光芒。

「是的。」我點了點頭:「我一定會把它拍出來。」

「但是,恕我直言,你有沒想過,現在的條件,尤其是你現在的條件,拍攝這部電影有些不可能嗎?」卓別林看著我,笑道。

「查理,你說的不錯。」我點了點頭。

這個題材,從一開始就決定了它和有著本質的不同,后兩者屬於小成本小場面的電影,對於我來說,拍攝起來幾乎不存在什麼問題,因為投資也小,弄起來綽綽有餘。

但是就不一樣了。用一部電影去反映一個曾經世界第六亞洲第一的龐大水師,去反映它的恢弘悲壯的歷史,別說是我,就算是放在現在的好萊塢,恐怕也沒有幾個人敢動

先,投資巨大,這樣的電影,首先有龐大的海戰、陸地戰爭場面,不說需要大量的群眾演員,甚至要動用軍隊,就僅僅是調動龐大的軍艦,對於我來說,就幾乎不可能這中間,需要巨大的投資,甚至還要動用巨大的國家權力完全配合才行。

其次,對於拍攝技術要求極高。,這兩部電影,幾十號人馬,一個拍攝組就能夠搞定,但是如果要拍攝這樣的大題材,一個拍攝組絕對不可能需要大量的精英的通力合作,大中華電影公司現在的人,不管從數量上還是從經驗上,完全不行更為重要的是,即便是我,也沒有拍攝過這樣大場面的經驗,想完成,談何容易

經驗老道的卓別林說得沒錯,他一眼就看到了這個劇本的致命弱點。這弱點,不在劇本本身,而在於拍攝上面,不管是投資還是現在大中華電影公司的實力,都暫時無法辦到。

但是現在辦不到,不代表我就不拍了。我答應過蘇老三,這是一個鄭重的承諾,只要條件成熟,我就必須拍出來,不管遇到多大的困難

「查理,你說的很對,現在我沒法完成它,但是我會創造條件我必須拍出來。」我拍了拍卓別林的肩膀。

「蔣,你有沒有想過合作?」門外傳來了一個身影,蕾絲走了進來。

劇本她也看過了,剛才卓別林說的話,她無疑也聽到了。

「合作?」這話,讓我眉頭一皺。

「對,合作。」卓別林笑了,而且笑得很陰險。

「和誰合作?」我問道。

「好萊塢」蕾絲笑了笑。

「你的這個劇本,宏大,輝煌,不管是大場景的塑造,還是裡面一個個個性鮮明的人物的塑造,都堪稱經典,十分感人,如果能夠拍攝出來,我敢保證,這將是世界電影史上一部里程碑一樣的電影一個豐碑我太喜歡他了」蕾絲笑道。

「我也喜歡喜歡得要命」卓別林直點頭。

「沒錯,你現在的實力和人手拍不出來,但是不代表就沒有機會了。好萊塢有人,有錢,缺的就是好劇本。如果你能夠和好萊塢合作,投資和人的問題都能夠解決。」蕾絲莞爾一笑。

她說的,很有道理,我怎麼就沒想到呢。

「這個,光有投資和人手,怕也不行吧。要動用艦隊的。雖然不必要搞出一個龐大的艦隊,但是七八艘的軍艦還是必須的。」提到艦隊,我就頭疼,這絕對是不可省略的。

「據我所知,美國在菲律賓就有好幾隻艦隊,雖然是小艦隊,但是拍攝你的這部電影綽綽有餘,如果我爸爸搞一搞關係,說不定有門路。」蕾絲的話,讓我眼前一亮。

「你是讓我和你爸爸合作?」我笑道。

「嗯。可以考慮一下,雖然現在不知道到底能不能成。」蕾絲笑了起來。

旁邊的卓別林看見我們你一言我一語,耷拉下來了腦袋,他想合作,但是他的聯美公司和派拉蒙比起來,完全就不是一個等級的了。

「這事情,太遙遠了,到時候看吧。」儘管蕾絲說的輕巧,可我知道,要完成這部電影,每一個步驟都不是那麼容易的,雖然我現在在好萊塢小有名氣,但是這樣一部大製作的電影,涉及巨大的投資存在巨大的風險不說,拍攝起來還得動用艦隊,顯然太麻煩了,精明的阿道夫楚克能不能同意,很難說了。

「蔣,不管什麼時候,有希望總是好的,我相信你,你也得相信自己。」蕾絲看著我,聳了聳肩膀。

是呀,有希望總是好的。

完成劇本一個星期後,大客輪終於靠近了美國大陸。

四月份從上海啟程,到洛杉磯,已經是六月中旬了。

「少爺,看美利堅美利堅」虎頭站在甲板上,大聲喊了起來。

「到美國了?」正在裡面吃飯的我,大步走上了甲板

嗚嗚嗚

客輪緩緩地駛向港口,遠處,一片廣袤大陸出現在眼前,碼頭之上,完全是另外一幅景象,繁忙、繁榮,這,就是美國么?

「我已經通知了,他們會在碼頭上迎接我們。」蕾絲挽住我的手臂,笑得如同花朵一般。

「蔣,那裡,就是好萊塢」蕾絲朝遠處指了指。

我看不到好萊塢,只能看到好萊塢的方向,這個年代的好萊塢,和後世我呆過的好萊塢完全不同,看著眼前的這片土地,我的心在顫抖。

是呀,好萊塢,被稱為世界電影中心的好萊塢,我來了

等待我的,又會是什麼呢?

到美國了。呵呵,接下來,可能有很多老朋友出場,會有誰呢?拭目以待。

兄弟們,有票票的還請賞一下,能訂約的還是訂約吧,幾萬字才幾分錢,小張不容易,呵呵。謝了

bk 「哈哈哈哈!」

在大夥的歡笑聲里,真小小把失去意識的不小道德老龜契入了自己的混沌丹海。

什麼道不道德,她一點都不害怕。

反正無論是老龜好好從頭教育鱷妖,還是被邪惡的小獸崽子們教育了……她都喜聞樂見其成果。

混沌嘛……

不亂不熱鬧。

「此次,似乎雷原修士……也參與了這場魔戰?」短暫的歡笑之後於罡心有餘悸地回頭打量已經被大家遠遠拋在身後的戰場。

離墟與雷原界存在了許多年的互通空間甬道被打破,可怕的空間弧光與風暴,正自破碎中翻滾醞釀。

從此以後這片星區不但不能再往來兩界修士,甚至還將徹底淪為生命的禁區。

「雷原修士!」

這話題到是迅速牽扯起真小小的神經,畢竟飛星子與老魔的下落,與雷原修士有關,只可惜……此時兩界唯一的通道已然破滅。看來自己要等離炎徹底太平之後,再尋新的辦法,去雷原走一走。

「你現在心中的煩惱,用不著等很久就能找到答案。」

原本大夥還陷在各種對未來的憂慮中不可自拔,一旁的樗里晨光,已經搖頭晃腦地對真小道。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