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哦?」李學浩倒不是吃驚,而是幾乎能想象得到,估計瀨戶陽子原先的泳衣並不是這麼保守的,小濱麻里奈可能是出於防備自己的目的,所以特意給了她一件保守的泳衣。

「喂,陽子,快一點。」已經走到泳池邊上的小濱麻里奈見身後兩人遲遲沒有跟上來,而且似乎在說悄悄話的樣子,不滿地大聲喊道。

「好的,麻里奈,我就來了。」瀨戶陽子不敢再耽擱,應了一句之後,歉意地朝某人鞠了一躬道,「師父,我先去了。」

「去吧。」李學浩鼓勵道,看著青春活力的少女跑遠,心中卻在想著,是時候要找個機會跟她說清楚了。手機用戶請瀏覽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幽雪染只對白芍道:

「娑羅帝都這裡並不適合我養胎。」

「哦。」白芍應了幽雪染一聲,她覺得幽雪染考慮的也沒錯,娑羅帝都被國脈罡氣污染,確實不宜住人,而鄴城皇宮,雖然沒有金碧輝煌,但幽雪染也可以錦衣玉食,安心養胎。

「那我這就去收拾一下,不過小姐,你是不舒服么?我們要不要暫緩兩天再走么?」

白芍望著幽雪染蒼白的臉色,不禁擔心的問道。

凌蒼冽深深冷冷的說道:「最遲一個時辰后就走。」

他只怕幽雪染待得越久,就會發現他在幽雪染的眼睛里做了手腳,讓她發現自己將傷害轉移的靈符植入了她的體內。

白芍愣愣的望著凌蒼冽,她感覺凌蒼冽好像是在趕幽雪染走似的。

幽雪染對凌蒼冽的話沒有多大的反應,她反而催促白芍道:

「去準備一下吧。」

「哦,好。」白芍應了一聲,便出門去為幽雪染準備馬車。

幽雪染懷孕,真的不適合長途奔波,更何況她現在的臉色確實不太好。

凌蒼冽想讓輝夜麒麟跟著幽雪染去鄴城,這樣輝夜麒麟可以沿途為幽雪染輸送治癒的靈力。

然而想了想,凌蒼冽又安奈住了。

他要讓幽雪染覺得自己冷酷無情,再為了她做什麼事,反而適得其反。

幽雪染在白芍的服侍下換了一身衣服,因幽雪染的眼睛上還系著白布,白芍就牽著幽雪染的手,領著她出門。

要邁過門檻的時候,幽雪染被門檻絆了一下,然而她的身子往前一傾,腳尖抵住的門檻瞬間化為虛無,凌蒼冽把白芍往前一推,讓她即時護住幽雪染。

白芍穩穩的扶了幽雪染,她轉過頭去,就撞見凌蒼冽冰涼的眼神。

他好像無聲的在譴責白芍護主不利,白芍愣了一下,感覺凌蒼冽又不像在和幽雪染生氣的樣子。

那為什麼,凌蒼冽要這般催著幽雪染離開呢?

幽雪染察覺到門檻沒了,她揚起頭,嘴角動了一下也沒有說話。

馬車駕駛進來,直接聽在了距離寢殿不遠的院落中,根本不需要幽雪染出了皇宮再乘坐馬車。

白芍扶著幽雪染登上馬車,凌蒼冽默默的用手護住車門頂端。

幽雪染的腦袋還是撞到了凌蒼冽的手背,凌蒼冽這時候拉了白芍一下,讓白芍對幽雪染道:

「小姐,你小心一些……」

【解說一下】:

不知道大家能否體會到幽雪染與凌蒼冽之間的感情,他們都不想傷害對方,他們心裡都清楚對方對自己的好,他們都知道彼此說話的冷漠,是為了讓對方的心裡都好過一點。

他們彼此都想著對方,都一直在考慮著對方。

冽讓雪染看到自己把星痕的眼睛挖出來,就是希望雪染能看到自己的殘忍,他什麼也不說,就把雪染的眼睛給挖出來,就是為了讓雪染能稍微恨自己一下。

雪染在看到遠古之暗和永恆之光阻止了他們相互觸碰,也清楚明白,冽想要推開她,只是為了不讓她受到傷害。

他們都想讓對方好好,即便自己受再多的傷也沒關係。 一秒記住【筆趣閣中文網】,為您提供精彩閱讀。

「噗通~」

「噗通~」

瀨戶陽子和小濱麻里奈當先跳下了泳池,等到站起,可以看出來,泳池的水並不深,只到她們的胸口那裡。

李學浩也跟著下了水,但他不是用跳的,而是沿著泳池邊沿走下去,所以沒有濺起太大的水花。

下了泳池后,在瀨戶陽子胸口上的水,只堪堪比他的腰還要高上一截而已。

「陽子,我們去那邊。」小濱麻里奈明顯是看他不爽,拉著瀨戶陽子往前面去。

李學浩自然不會厚臉皮跟上,靠在泳池邊,看著兩人一直走到人更多的泳池中心區域。

期間瀨戶陽子回過頭來頻頻看他,臉上帶著歉意,像是因為不能陪他而感到不好意思。

李學浩朝她搖頭示意沒關係,雖然有些無聊,不過眼前這熱鬧的氛圍感染了他,儘管一個人孤獨地站在一邊,但還不算寂寞。

朝遠處看了看,聽貓奈奈子和中村隆史仍坐在一起,兩人一邊吃著冰淇淋,一邊聊天,時而還能看到聽貓奈奈子露出帶著些誇張的笑容。

距離雖然遠,李學浩真要聽兩人說什麼還是能聽到的,但他沒有那麼做,除了忌諱這是人家的隱私之外,也是覺得與己無關,不值得他浪費力氣。

收回目光,再度看向泳池中心區域,只見瀨戶陽子和小濱麻里奈居然打起了水仗,兩姐妹「斗」了個旗鼓相當,玩得很開心。

李學浩搖搖頭,準備看向別處,忽然目光猛地一頓。

他看到,在距離瀨戶陽子兩人不遠的右側方,一個長相猥瑣的年輕人鬼鬼祟祟地貓著腰在接近她們,因為彎著身體,只有眼睛以上的部分才露出了水面。

手裡似乎還拿著什麼東西對準了兩人,雖然是在水下,李學浩定睛一看,還是看清楚了那個東西,是一部攝像機,可以在水下拍攝的那種。

這種情況,完全可以看得出來,那個猥瑣年輕人是在偷拍瀨戶陽子和小濱麻里奈,畢竟這樣的變態可是大有人在。

而且還有更過分的,普通的偷拍者只是在遠處偷偷拍一下,更變態的會接近過去,然後趁人不注意,一把扒下人家女生的泳衣,然後轉身就跑,躲進人堆里,找都找不到。

瀨戶陽子和小濱麻里奈穿的是連體泳衣,估計想要扒下兩人的泳衣不是那麼簡單,但那個猥瑣年輕人在偷偷接近,肯定不會做什麼好事。

李學浩眼睛微微一眯,也朝那邊遊了過去。

瀨戶陽子和小濱麻里奈玩得興起,根本不知道周圍所發生的事。

那個猥瑣年輕人越來越接近兩人,眼看只有幾步距離的樣子,陡然將攝像機掛在了脖子上,臉上陰陰一笑,整個人鑽進了水裡。

然而正當他在水下準備繼續朝預定的方向游過去時,一個身影擋在了他的身前。

在水下的他看到是一個男人的身體,頓時沒了興趣,準備換個方向游過去。

忽然感覺脖子上一緊,接著劇痛傳來。

他連忙掙紮起來,不過抓著他脖子上的手力氣大得超乎他的想象,根本不能掙脫開。

「救,救……」他想大喊救命,然而在水下的他根本喊不出來,只有一連串的氣泡從他嘴裡吐出,甚至還因此喝了幾大口泳池的水。

抓住他脖子的人沒有絲毫鬆開的意思,就好像要把他淹死一樣,恐懼使他掙扎得更加劇烈,可結果還是沒有任何用處。

那個掐住他脖子的人根本就是想殺了他!

他憤恨又悲哀地想著,胸口因為憋氣就好像要爆炸一樣,缺氧使他的意識漸漸離去,直到……

脖子上又是一痛,整個人也被人從水底里拉了出來。

「呼~呼~」他大口大口地喘著粗氣,也終於看到了差點殺了他的人。

是一個看上去很稚嫩的少年,但是身高比他高多了,他自己頂多只有一米六齣頭的體型,對方足足比他高了一頭還多。

「混、混蛋,你差點殺了我!」猥瑣年輕人臉上滿是憤怒,對方雖然比他高得多,但只是一個少年,他還談不上多麼畏懼,甚至心理上還佔優。

李學浩冷冷一笑,也不說話,一把扯下了他脖子上的攝像機。

猥瑣年輕人頓時臉色大變,伸手就要搶回去:「還給我!」

聲音很大,動作幅度也很大,驚到了旁邊附近的人,瀨戶陽子和小濱麻里奈也停下了「戰爭」,一起看過來。

「師父!」看清是誰時,瀨戶陽子驚喜的叫道,主動走了過來。

小濱麻里奈皺著眉頭,但人也跟著靠近。

兩人並不明白髮生了什麼,只是一個驚喜,一個疑惑。

猥瑣年輕人卻是看得神色一緊,兩個他剛剛準備「偷襲」的目標走過來,讓他明白過來剛剛差點被殺死的原因了,心裡暗恨,但臉上卻軟了下來:「對不起,我以後再也不敢了,這台videocamera對我很重要,是我媽媽送給我的生日禮物,請你還給我。」

「如果我說不還呢。」李學浩淡淡地看著他,一邊取出了攝像機裡面的儲存卡。

猥瑣年輕人再次面色大變,那裡面可是他辛苦了一個星期的「收穫」,都沒有轉移到電腦上。

「混蛋!」他大罵一句,不管不顧地上前爭搶。

只是都沒等他碰到人,斜刺里一道黑影快如閃電地撞了過來,還沒看清是什麼,感覺下巴上一陣劇痛,整個人頓時朝後倒去。

瀨戶陽子一臉肅殺,將高高甩出的鞭腿收了回來。

李學浩朝她伸出了一個大拇指,羞得瀨戶陽子雙頰飛紅,囁囁地說不出話。

「還給你。」取出了儲存卡,李學浩將攝像機扔給了勉強站起來的猥瑣年輕人,力道用得很巧,對方也輕鬆地接住了。

恨恨地看了一眼三人,猥瑣年輕人抱著攝像機離開了,不過他估計想不到,外表看上去完好的攝像機其實內里早被弄得破碎不堪,想修都修不好,除非去買一台新的。

一台可以在水下拍攝的攝像機還是挺值錢的,李學浩廢了他「吃飯」的傢伙,算是小懲大誡。手機用戶請瀏覽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幽雪染上了馬車,她坐在馬車內,感覺自己被柔軟的軟榻包圍了一般,馬車開動,如履平地,幽雪染坐在馬車內都沒感到一絲的搖晃。

馬車內,坐在幽雪染,白芍,星痕,還有響麟和焚魔,輝夜麒麟是被凌蒼冽要求,讓輝夜麒麟自己主動吵著要跟隨幽雪染,而被凌蒼冽「無奈放行」而送上車的。

一路上,輝夜麒麟釋放治癒之力,為幽雪染恢復靈力。

幽雪染的臉上慢慢有了血色,白芍這時候,才忍不住問出自己心裡的疑惑來:

「小姐,你和姑爺吵架了么?」

「沒有呀。」幽雪染坦然而道。

「可我總感覺你和姑爺之間突然就怪怪的……」

「哦,我們這個,是在冷戰。」幽雪染解釋道。

白芍:「……」不愧是她家小姐,知道自己在和凌蒼冽冷戰了,還這麼淡定……

「那小姐,你打算什麼時候和姑爺和好呀?」白芍小心翼翼的問道。

幽雪染把臉轉向一邊道:「那我就等他負荊請罪,跪地磕頭來求我原諒他吧。」

白芍心中一凝,她覺得幽雪染要和凌蒼冽和好如初是無望了,凌蒼冽現在可是高高在上的魔王啊……要他負荊請罪,跪地磕頭,白芍難以想象這樣的場面。

響麟看著白芍難過,它就安慰白芍道:

「你放心啦,正所謂床頭打架,床尾和,夫妻哪有隔夜仇,要是凌蒼冽敢讓雪染傷心,我第一個不繞過他!」

幽雪染聽著白芍的話輕輕一笑,她轉過頭,向著星痕所在的方向問道:

「你沒事吧?你的眼睛……」

星痕就對幽雪染道:「不用擔心我,我一點事都沒有的,我的存在就是因為你,奉獻給你眼睛,就是我所存在的意義。」

「什麼眼睛?」白芍愣愣的望著幽雪染與星痕,她這才疑惑起來,為什麼星痕和幽雪染今日都用白布蒙了眼睛呢?

難道是他們兩的眼睛都受傷了?

可他們又是怎麼受傷的?

就在這時,星痕將自己眼睛前的白布給扯了下來,他面色平靜的睜開自己的雙眸,白芍驚訝的吸了一口氣。

星痕的眼睛原先不是血紅的顏色么?

怎麼他的眼睛變成了黑色的了?

星痕眨了眨雙眼,這對沒有靈力的雙眸很輕易的就適應了自己的身體。

然而幽雪染接受的是具有蓮華血繼之力的眼睛,所以還需要幾個時辰的時間,讓眼睛內的靈力與她身體內的靈力好好融合。

「雪染,關於凌蒼冽……」

星痕正要開口,卻被幽雪染打斷了話。

「你不說,我也知道。」她開口道,:「他親手換了我們兩的眼睛,就是想要我埋怨上他。」

聰明如她,即便星痕不把來龍去脈說清楚,幽雪染自己也能猜到許多。

白芍不解的問道:「為什麼姑爺要讓你埋怨他呢?」

幽雪染癟了癟嘴,她靠在軟榻上,略有不爽的道:「就讓他作吧,他說他不會來看我,我看他能忍到什麼時候。」

幽雪染的話說出來像是在和凌蒼冽賭氣一般。 「真中同學,那個人……」看著那個抱著攝像機一臉頹喪不甘離開的猥瑣年輕人,小濱麻里奈神情疑惑地問道。

「他剛剛想偷拍你們。」李學浩盡量以平淡的語氣說道,而且也沒說出那個猥瑣年輕人是準備接近她們做什麼壞事。

「啊!偷拍……」小濱麻里奈臉色一變還沒說話,瀨戶陽子已經驚叫了起來,看向那個越走越遠的身影,「我去抓住他!」風風火火地就準備追上去。

李學浩連忙拉住她的一隻手道:「不用了,他攝像機里的記憶卡我已經拿下來了,還有,攝像機也被我弄壞了,相信以後不敢再輕易做這種事了。」

「嗯……」因為手被握住,瀨戶陽子低著頭,滿臉通紅,囁囁地站在原地。

小濱麻里奈也沒顧得上兩人已經「手牽手」的事實,她把注意力放在了某人手上的那個小小的只有指甲蓋大小的黑色卡片上:「真中同學,你準備怎麼處理這個記憶卡?」看她緊張的樣子,似乎懷疑他會帶回去偷看一樣。

「交給你來銷毀吧。」李學浩沒有任何遲疑,將儲存卡遞給了她,反正裡面可能拍了她們的,不如讓她自己處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