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嗯,」葉星北往他懷中靠了靠,「這是大事,你做主,我聽你的。」

「乖!」顧君逐摸摸她的臉蛋兒,用力摟住她,「你放心,無論如何,我都會保護好你和孩子們的,我一定不會讓你和孩子們出任何事!」

「我怎麼覺得,你有點緊張呢?」葉星北歪頭笑看他,戲謔的問:「你是被遙之的事嚇到了嗎?」

顧君逐想了想,點頭,「有點吧?遙之太慘了!被人偷走也就算了,偷走他的,還是他親生母親的宿敵!……我看得出來,白燕蘭嫉妒白藝丹,你說,她會善待白藝丹的兒子嗎?這些年,遙之過的是什麼日子,我們幾個最清楚,要是我兒子被人偷走了,那麼對待,我能滅他們全族!」

「不會的!」葉星北偎在他懷裡,抱緊他,「咱們好好看著咱們的兒子,咱們一家人會永遠在一起,永遠不會分開的!」

「嗯,我們……」顧君逐親了葉星北一下,話還沒說完,小江江動了動,緊接著便哼哧起來。

葉星北笑著探身過去,把小江江抱入懷中,「你兒子醒了。」

「寶貝,你醒了?」顧君逐湊過去,摸他寶貝兒子的臉蛋兒,眼中滿是溫柔寵溺,愛不釋手。

小江江繼續哼哧。

「我看看,我們的小寶貝是不是尿了?」顧君逐打開小江江的尿布。

果然,尿布濕了。

在外面高冷霸氣的顧五爺,此刻化身完美奶爸,嫻熟的幫小江江換好了尿布。 ?也是這夜,黃亦西氣憤異常的下山回了青京,去找父親訴苦了。

鎮南王黃岐做為青廷第一異姓王,極其顯赫的說,平素里,門庭若市,一拔又一拔來王府禮拜的人數也數不清。

黃岐本人更是青域一代天驕式的人物,他並非出身青冥觀,是後來才入的青冥觀,此人最早是武修,是受青廷皇室秘笈得成正道的一名強者。

當世之上的『大先天』就是頂級的存在,足以令你在帝國朝廷中封候晉爵,享受億萬蒼生的頂禮膜拜。

大先天強者是距離『小仙』最近的修行強者。

鎮南王黃岐與平東王殷正陽沒有過交手,具體誰勝誰弱還是個謎,但七年前,鎮南王黃岐曾獨力斬殺入宮剌殺青帝的魔道強者公冶。

公冶是魔道十大魔君之一,縱橫天下三五十幾年,令無數強者飲恨,曾被天下武道認為是最有可能修成『胎藏武王』的魔人之一,不想斷羽青廷、魂灑西蜀。

『魔武十道』天下聞名,詭秘無蹤,或修武,或修魂,或修道,自成一系,謂之魔系,與道系、佛系對立。

而公冶是魔道有名世族公冶閥的頂級高手之一,據說他七年前夜襲青宮時的修為是大先天頂關,但橫屍青殿,被黃岐斬殺,可見黃岐七年前有可能是大先天圓滿境。

頂關和圓滿之間的差距很大,大到足以把命留給人家的地步,這一點毋庸置疑,非曠世驕才或身懷秘寶,不足以越級抗衡更高一層的強者。

由此可見,鎮南王黃岐絕對是青廷一等一的橫世強者。

衛昆雖是大先天頂關,但在鎮南王面前也要矮一頭之多,無以與其爭鋒。當然,憑藉他手裡的青冥觀五大仙器之一『青冥道符令』,打不過也能逃走。

黃亦西把前後經過講給父親大人聽,末了還加入了自己的看法。

「……父王,青冥觀上層他明在打壓我們黃家,殷寶天更藉機剝奪了我參與昆頂山盛事的資格,豈有此理,孩兒定不與那衛錚善罷干休。」

黃三(亦南)也替哥哥說話,「父王,那衛錚太狂了,他怕小弟先打傷了孩兒,他又擼了二哥的臉面,這個場子不叫回來,我們黃家人何以在宗內立足?」

鎮南王黃岐端坐上首,神色古井不波,盡顯一代宗師的穩凝氣勢。

倒是他身側的鎮南王妃撐不住氣了,兒子雙雙被打壓失臉,當母親的如同身受,氣的俏臉煞白。

「王爺,那個衛昆太也大膽,他憑什麼和黃家做對?他以為他是誰?以為有青冥太上長老給他撐腰就敢在太歲頭上動土了?太放肆了。」

鎮南王看模樣也就二十來歲,可見把是二十歲左右進入先天境的,所以容顏永駐了。

倒是鎮南王妃是花信年齡,無疑,她也是先天強者,不然兒子都這麼大了,她不可能不老。

半晌,黃岐才開口,「你們把這個事想的太簡單了……衛昆不算什麼,他只是利於了朝中的微妙形勢把這次的事擺平了而已,太子系巴不得我們與衛昆大翻臉呢,也不是衛昆有多重要,關鍵在處在於他代表八王殷勝弼和青冥太上長老的立場,你們以為八王有可能和太子站在一起嗎?他殷勝弼被擠出朝京,可說是太子軒一手做成的,二人雖是一對同父異母的親兄弟,但卻是水火不容的關係,另外,衛昆之所以惹眼,更被各方勢力重視,不是他本身的問題,而是牽涉到大煌元候,說更明白點,就是牽涉到蓋世第一武笈『聖煌神拳』的隱秘,他這個瀾州侯的大舅子也不是白當的,青帝都在關注他,這個人,現在動不得!」

「啊……王爺,照你這麼說,孩子兒的委屈就得忍了?」

鎮南王微微一笑,「該忍的一定要忍,一切要以大局為重,你們兄弟倆說的那個衛錚,為父猜測不錯的話,他應該是元候後人元錚,他身懷聖煌神拳,又承接其父一身精純的先天真氣,體修絕對是先天境,差的不過是技修心修神修吧,這樣一個存在,又豈是你們能輕視的?這次敗在人家手裡,也不冤枉。」

「元候後人?」

黃亦西和弟弟黃三一起吃驚,元候的事天下皆知,其後人身負秘寶,誰要奪了聖煌神拳,等於握著修練『真武半神』的鑰匙了啊。

「不錯,他肯定是元候後人,太子系那些人也心知肚明,鐵山郡王扎木佐世忠把女兒扎木娜都派來了,可見其中的隱情。」

這鎮南王坐著所說的一切,都是親眼所見,此人的智慧實在是高。

異界最強神棍 「那、父王,我們怎麼辦?」

「老二,你明天回宗內,先向衛昆認錯,至於你參與昆頂山盛會一事,也不必擔憂,你一認錯,衛昆心裡就明白了,他若不是真的要貼靠太子系,就會順著台階下,就會為你拿回參與昆頂山盛會的資格,他既肯在太子系人面前擺姿態,也會給我們一個滿意的答覆,為父相信衛昆是聰明人。」

黃亦西恍然,也想通了父親的安排,自己還是太嫩了啊。

「孩兒明白了。」

「嗯,去吧,那個元錚,不要去惹他,那孩子剛遭滅族亡父之痛,心中有股奇大的怨氣要發泄,你們不要充當人家的出氣筒,以後再與他計較不遲,不敢壞了大事。」

「是,父王!」

清晨時,元錚來到了考功院,這次面對的不是小執事了,而是考功院第一人,天衡子。

天衡背負雙劍,他是小先天圓滿境強者,可以說和雷冰是同一階的高手。

元錚現在能催動的先天真氣不足以對抗小先天圓滿境的強者。

「衛錚,你出手吧,本座接你三招,為你重新鑒級。」

「弟子遵命。」

元錚有心一試這天衡子與雷冰誰強誰弱,凝神提勁,把自己所能發揮的極限都逼壓出來。

身形如星崩電射,辰光閃詭步在腳下幻現。

天衡子只覺眼角一跳,視野中的元錚就消失了,下一刻,一尊拳頭就到了胸前。

好詭異的身法步,難怪那黃亦西被三拳擊飛,這種強橫的武技,真的叫道修之士心驚肉跳。

啪!

悶震傳來,天衡子勉力接實了元錚一拳,這一刻他深深體悟到,與武修近身相搏,是最最愚蠢的選擇,將他們斬殺於安全距離之內,才是道修的優勢。

即便天衡子的實力令元錚望塵不及,但他的速度卻不可能快過元錚,這是元錚步法與拳法的絕對優勢。

又是兩連震,天衡子的身形到了殿階之上,他可不想出醜,所以施展所學,避重就輕了。

「仍定後天極致境,衛錚體修雖達先天標準,但技藝純熟度、心修神修還未達標。」

天衡子不愧是考功院大主事,有目如電。

「弟子明白了。」

…………

PS:昨天有事,沒能更新,見諒。

…………

[記住網址.三五中文網] 「你老婆?」

洛書傑很懵逼,瞪大了眼震驚道:「你居然都結婚了?」

也不怪他吃驚,畢竟,林浩看起來,也只有二十四五歲。

這個年紀,在娛樂圈這樣的地方,那基本就是剛出道的小鮮肉!

想要在娛樂圈發展的,基本上,都不會太早結婚!

畢竟明星這一行,靠的是粉絲!

粉絲越多,基本上你就越火。

剛出道的小鮮肉為什麼能火?

因為他們販賣夢想和男女友人設,他們是愛豆;

很多粉絲願意為了愛豆付出金錢和時間;

但你忽然公布戀情和結婚,那就是背叛。

最直接的後果就是瘋狂掉粉!

藝人的收入來自於粉絲,沒了粉絲,還能火嗎?

因此,無論男女,都會先打磨事業;

趁著年輕,先成名,掙足了錢,再公布人生大事!

而林浩…好吧,他和秦詩音的結合,是個意外……

「其實…我不單單結婚了,而且孩子都六歲了!」

林浩尷尬地笑道。

「我靠!這麼牛掰?」

饒是一向正派的洛書傑,此時也不禁傻眼了!

他看著林浩,帶著一絲崇拜的目光,「小孩都六歲了,難道你們十八九歲就……」

這太讓人震驚了。

震驚之餘,洛書傑是深深地佩服!

不佩服不行啊,如今他都二十七八了,連個正經的女朋友還沒有呢。

想到這裡,就扎心了啊老鐵。

「呃,這都是個意外,意外……」

林浩不無尷尬地擺了擺手道。

「我懂,我懂。」

洛書傑語氣酸酸地道:「這擱誰不是意外呢?」

誰敢說,乾柴烈火地,防護措施沒做好,不是意外?

「說吧,你老婆叫什麼名字?回頭讓她直接來找我就好了。」

洛書傑低聲輕嘆了一聲,他現在不想和林浩再討論這個扎心的問題。

「我老婆叫秦詩音。」

「什麼!秦詩音?」

洛書傑瞪大了眼,失聲道:「她叫秦詩音?我沒聽錯?」

「嗯?你知道她?」

「她是不是前段時間,被封殺的,和范進鬧過…不愉快的那位?」

「是有這事。」

林浩點了點頭,瞭然,道:「其實那是個誤會,福星集團和范進本人,也已經澄清,道過謙了!」

「這個我知道。」

洛書傑笑笑,「我只是隨便問問,沒別的意思,你不要誤會。」

「這樣吧,我這邊是人事部,正好企劃部那邊有人事調動,缺一個副總監。」

「你回去問問,如果可以接受的話,明天就可以來讓她找我!」

「完全沒有問題!這事兒得多謝謝洛總監!」林浩大喜道。

「沒事,小事一碟。」

擺了擺手,洛書傑無所謂道:「我是人事部總監,職位調動,就我一句話而已。」

「關於《菁英律師》的合作,等你這邊和東勝簽完約,我們對個時間,然後來拍攝!」

「你放心,你飾演的是個大律師,也是個前輩,戲份不多,但都比較專業。不過相信你能演好!」

看過林浩飾演的外科醫生,現在洛書傑是真正切切被林浩的演技佩服了!

「留個聯繫方式,回頭我將相關劇本發給你看看。」

洛書傑談了一下合作的事情,並且雙方留下了聯繫方式,然後便準備回去了。

「哦,對了,徐皓…你們認識么?」

洛書傑臨走前,皺眉問了一句。

「認識,怎麼了?他找你了?」

「哦,沒什麼。」

搖了搖頭,洛書傑工作很忙,沒放在心上,便轉身離去了。

「終於解決了這件事啊!」林浩心中不禁鬆了口氣。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