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我隨後!」拉斯毫不在意的介面道。

里爾則站了起來,盯著遠處的叢林,沒好氣的說道:「都不用爭論了,我們們有客人來了!」

「敵襲!」泰森聽到這話,立馬的嘶吼起來,身子一躍就翻了起來,而眾人也立馬的準備起來,不愧是有經驗的傭兵,武器裝備都在各自的身邊,裝備更是幾乎沒有離身,抓起武器傭兵們就站了起來,不過半響以後,傭兵們的臉色很不好看。 「該死!」泰森一躍而起,看著遠處黑森森的林地,大聲的咒罵道.

「撲撲!」就在泰森罵完以後,遠處的叢林裡面飛過無數的鳥群,顯然是被某種東西驚擾到了,庫克的臉色很快的就凝重起來。

因為不光是一個方向,周圍幾個方向的叢林裡面都有鳥群飛舞的聲音,大家要問了,難道說夜裡行動的野獸就不會驚擾道鳥群?

答案是肯定的,因為夜晚行動的野獸幾乎都是悄無聲息的,要是有聲音,這些夜晚行動的野獸豈不是要餓肚子了。

幾人的武器很快的就拿起來了,庫克也像模像樣的拿出火銃,實在是沒有辦法,自己的力量太大了,哪怕是一般的弓箭,威力也奇大,根本達不到鍛煉自己的目的,而這火銃的威力是恆定的,靠的是準頭與反應速度。

準確的說,庫克這把槍應該定義為散彈槍,庫克自己煉製了銅質彈殼,並且增加了載彈量,大家想不到有多少載彈量吧,足足二十顆,庫克雖然對於熱兵器知道的不多,但是知道自動步槍──自動步槍是指藉助於火葯氣體壓力及彈簧的作用力完成推彈、閉鎖、擊發、退殼和供彈等一系列動作的連發步槍。

所以庫克就用這個構思,當然了這火銃下面就多了一個彈夾,而且是那種管狀的彈夾,所以看起來就有些笨重,而原本喇叭口狀的槍口也被庫克去掉了,當然庫克也更換了撞擊系統,所以外表看去就像是一個兩個鐵管子粘在一起的模樣。

但是裡面的東西已經大改了,增加了膛線,而彈藥也分為兩種一種是散彈,另外一種就是裝的鐵釺子,槍管更是添加了精金,耐磨度達到一個新的高度,但是即使是這樣,射程也只有百米左右,畢竟是散彈,當然庫克也沒有刻畫什麼多餘的魔紋法陣,只是刻畫了一個吸收熱量的魔紋法陣,畢竟槍管太燙了就不行。

看到庫克拿出這東西,泰森幾人驚愕不已,半響吉羅才苦笑道:「沒想到你居然做了冤大頭,這把火銃是在那裡有數十年了吧?」

「呵呵,我也覺得眼熟,不過,希爾,你怎麼拿這東西?這是失敗品知道不?」泰森也記起來了,畢竟是擺開賣的東西,所以只要去買過武器裝備的都知道這火銃的來歷。

「我弓箭的技術不是很好。」庫克只有撒謊道。

「看來這幫傢伙是準備讓我們們不好好睡覺了?」里爾看了庫克手裡的火銃一眼,然後再看看周圍的叢林,沒好氣的說道。

「可惡的傢伙,唉!小崽子們,來啊,你泰森大爺在此!」泰森聽到里爾的話,臉色很是難看,因為要是敵人在暗中的話,由於晚上視野不足,那麼自己這些人要時刻防備著敵人,而敵人則可以在陰暗的環境裡面睡覺,不得不說這樣的事情很棘手。

庫克用魔眼偵查了一下,黑漆漆的一片,不過庫克隨後苦笑不已,因為這次對付的是匪徒,還不一定有覺醒鬥氣的呢,再說要是這些傢伙隱蔽起來,魔眼可沒有透視的功能。

「把火堆滅掉!」泰森很快的就決定。

「噗噗噗!」火堆在一陣噗噗的水汽中被滅掉了。

泰森隨後說道:「大家跟著我沖,里爾,記得掩護我們們。」

黑夜裡看不清里爾的樣子,不過里爾輕鬆的回答道:「沒問題,只要有一絲響動,他們就完了!」

一個合格的弓箭手不但要精通箭技,還要有好的視力,靈敏的耳朵。

「吉羅,先探路!」泰森立馬吩咐道。

「我隨後,希爾跟著我,里爾與拉斯走最後,盡量小心一些!」泰森小聲的吩咐道。

「是!」小隊成員立馬小聲的回答道,隨後就是一陣準備工作,劍鞘,被丟在原地,還有一些累贅,身上的鎧甲也被布條纏住,而靴子也是,各人的皮甲也被緊緊的束縛起來。

「走!」泰森看到走準備好了,現在的視野也就一兩米的距離,還模模糊糊的。

一行人小心翼翼的保持著隊形摸黑前進,整個隊伍裡面除了沙沙的腳步聲,以及沉重的呼吸聲,就沒有其他什麼聲音了,而庫克也緊緊的握住火銃,庫克當然知道中近距離之內,這火銃的威力足以讓任何人膽寒,但是還是那句話,庫克再是強悍,眼睛這部位始終是弱點,所以在沒有確定對方有多少弓箭手的情況下,庫克也不敢大意,而且戰鬥的事情誰也說不清,運氣不好,一個弓箭手就可以射中你的眼睛,所以小心五大錯。

「咚咚!」不過就在泰森一路人要接近叢林的時候,一陣沉悶敲擊聲響起來。

「殺啊!」就在瞬間,周圍無數的火把亮了起來。

「不好!」泰森立馬知道不好,但是無數的火把讓所有人的眼睛不自覺的眯了起來。

「呼呼呼!」下一刻,數十支火把就朝庫克等人丟了過來。

「閃開,自由攻擊!」泰森看到的對面的匪徒已經衝到跟前了,只好大聲的吼道,然後快速的沖向對面的敵人。

「嗖嗖!」庫克還沒有來得及開槍,就聽到嗖嗖的聲音,苦可立馬躲開,兩支箭就從庫克站立的位置與庫克擦肩而過。

「咻咻!」隨後里爾就開始反擊,兩支箭支帶著尖嘯聲朝敵人射了過去。

「叮叮叮!」庫克根本來不及看戰果,因為匪徒已經衝上來了,與吉羅,泰森展開了正面攻擊。

「殺!」拉斯揮舞著兩把單手劍也沖了過去,然後跟泰森一起,泰森是雙手大劍,不斷的揮舞,發出呼呼的聲音。

「噗!」最先建功的卻是里爾,里爾的雙手不斷的揮舞,一個匪徒躲避不及,被價值直接插在腦門上,巨大的力量讓這匪徒的腦子直接炸開,庫克不由的看了里爾一眼,顯然里爾是一名三級弓箭手,並且箭支上附著有一定的鬥氣。

「快,咱們衝進樹林裡面!」泰森看到身後其他幾個方向也有無數的火把,心裡早就把發布這次任務的傢伙罵個狗血淋頭了,因為這裡的匪徒足足有一百多名,顯然情報不準確。

而且雖然泰森與拉斯的實力高強,但是兩人面對的足足有七八名匪徒,要是一對一的話,早就被泰森斬殺在地了。

「殺啊!」後面匪徒大聲的吼道。

「不好,馬匹!」而隨後一陣馬匹的廝鳴聲讓泰森臉色都蒼白起來。

「噗!」泰森聽到馬匹的聲音就知道不好,於是拼著自己手臂上被長槍刺了一下,終於斬殺了一個在面前。

泰森與拉斯一個雙手大劍,穩重,攻擊力強,而拉斯則是雙手劍,靈活,詭異。

「咻咻!」里爾也十分的焦急,因為自己可是在後面,說起來時間長,其實不過幾秒鐘時間。

「小心!」里爾看到對面的三個匪徒用長槍直接刺向了吉羅,吉羅一扭身子躲過一把長槍,再次匍匐在地,又躲過一次長槍,而第三支長槍顯然躲不過去了,里爾大聲的吼道。

「轟!」庫克一直準備著,不是庫克不行動,而是只有十六個子彈,要用到關鍵時候,轟的一聲,吉羅對面兩人直接被散彈槍巨大的威力給衝擊了回去,當然死肯定是不能再死了,庫克用的可是矮人工程炸彈的配方做的。

「走!轟!轟!」庫克看到自己前面被打開了缺口,吉羅躺在地上,於是庫克連發兩槍,把吉羅附近的兩個匪徒直接給轟死了,其中一個胸口位置有碗口大的窟窿。

「草!」里爾看著匪徒胸口碗口大的洞。臉都綠了,大聲的罵道。

「噗噗噗!」而泰森與拉斯也趁著匪徒被驚的瞬間,抓住機會,直接把面前的四人給斬殺在地。

「殺啊!」如雷的馬蹄聲在幾人身後響起來,伴隨的還有巨大的喊殺聲。

「快!衝進叢林裡面!」泰森驚訝的看了庫克一眼,然後大聲的吼道,要知道騎兵的攻擊力可是最強的,雖然說這些騎兵也就是步兵會騎馬而已,但是在場的所有人當然庫克除外,都不敢正面與高速衝刺的馬匹相撞,也就沒有什麼防禦陣型了,五人要是被數十人包圍,被滅掉的幾率是很大的。

叢林裡面又不一樣了,可以充分的利用地形,而騎兵也沒有了衝撞的速度,叢林裡面能夠更好的發揮單人的戰鬥力,可見泰森是一個經驗豐富的隊長。

「來不及了!咻咻!」里爾大聲的吼道,因為里爾判斷五人還來不及到叢林,就會被這五個騎兵追上,里爾連發兩箭。

「哈哈!殺!」騎在馬上的匪徒看著越來越近的五個人,哈哈大笑的吼道。

「嘭!」里爾的一支箭直接射中了馬匹,然後馬匹一下子栽倒在地,發出嘭的一聲巨響。

「防禦陣型!該死的,這次回去我一定要買一個好盾牌!」泰森大吼道。

「我要買手弩!」吉羅咬牙切齒的吼道。

「咚咚咚!」馬匹沉悶的蹄聲是越來越近了,而里爾射出最後兩隻箭就把弓丟在一邊,抽出了單手劍。

「希爾,拔劍,轟,轟,轟,轟!」里爾把單手劍拿在手裡,看著一邊的庫克,大聲的吼道,不過話還沒有說完,就是一連串的轟鳴聲,隨後里爾就眼睛瞪得大大的,眼珠子都差點掉出來了。 「嘭!嘭!」一陣慘烈的響聲,其餘的四匹馬直接摔到在地,而馬背上的所謂的騎士也被狠狠的摜在了地上,發出一聲聲的慘呼聲。

「這……!」所有人看怪物一樣的看著庫克。

「看什麼看,殺啊!」泰森這下反應過來了,立馬大聲的吼道。

「殺啊!」拉斯緊隨其後,兩把單手劍就像蝴蝶的翅膀一樣。

「咻咻!」里拉直接開弓,箭支咻咻的射了出去。

「嗚嗚!」吉羅則咬牙切齒的拿出兩把飛刀,直接投擲了出去,飛刀發出嗚嗚的聲音。

「啊啊!」匪徒被泰森一行人攻擊了個措手不及,本來是騎兵應該衝散庫克等人隊伍的,然後把庫克這隊人分割開,這樣自己這邊一百多人對上五名低級職業者,勝利是肯定的,但是沒有想到騎兵,雖然不是正規的騎兵,但是也是騎兵啊,直接被人轟殺了。

所以猝不及防之下,數名匪徒慘呼著倒地,有些更是被庫克這隊人一擊斃命。

「該死的,居然敢埋伏老子!」泰森大聲的吼道,一把兩米多長的雙手大劍不斷的劈,砍,橫掃。

「咔嚓,噗!」一名匪徒的長槍直接被泰森的大劍給劈斷了,大劍巨大的力量更是把這匪徒給劈成兩半。

要知道一個三級戰士的力量可是普通人的十倍左右,即使是鬥氣不能外放,但是鬥氣能夠增加力量,增加本身的耐力,防護力。

庫克看著衝上去的四人,苦笑不已,因為兩倍重力的關係,庫克的行動根本快不起來,要知道在這野外,稍微不注意,兩倍的重力直接讓腳都陷進地面去了,所以庫克要十分的注意。

「叮叮!」吉羅敏捷的撲了上去,雙手的匕首不斷的上下翻飛,對面的匪徒只是阻擋了兩下,就被吉羅一刀劃破了脖子上的動脈,噴出一道血霧,然後倒地身亡。

拉斯的劍術可謂是精彩之極,更是沒有一人是一合之敵,拉斯的一把單手劍直接阻擋敵人的武器,然後另外一把單手劍以極快的速度直接刺向敵人的要害。

單手劍與雙手大劍不一樣,單手劍注重的是技巧,所以這些匪徒在拉斯的技巧面前,根本看不清拉斯的單手劍的軌跡,而泰森的大開大合倒是有跡可循。

「咻咻!」里拉則繼續射擊,不斷的有人慘呼著倒下。

「啊啊!」隨著一聲聲的慘叫聲,匪徒們膽寒了,這才多久功夫,足足十幾個人就這麼的死了,於是在一些匪徒的慘呼聲中,其餘的匪徒丟下手裡的火把就沖向了叢林。

「該死的,鎮子上肯定有這些匪徒的人!」泰森大聲的吼道,吉羅則則在給泰森包紮傷口,雖然傷口很深,但是並沒有流太多的血液,因為泰森直接運起鬥氣來把流血的傷口擠壓在一起,不過現在鬥氣一放鬆,鮮血就開始流出來了,吉羅撒了一些藥粉在傷口上面,然後就開始包紮起來。

庫克看的無語了,於是問道:「吉羅,你這就是急救?」

急救的意思就是緊急救援,後來被引申為很多的含義,急求是一門技術,主要是包紮傷口,與製作繃帶,當然這裡面處li傷口是最需要注意的,雖然這個世界並不知道病菌是什麼東西,但是通過實踐證明,傷口處li的越好,那麼傷員癒合的成功率就很高,所以急救專業很講究的。

不過急救專業是普通人的職業,所以根本沒有職業資格考試,不過傭兵工會有急救專業的考試,不過急救還是要看所用的器具,器具越高級,癒合的成功率就越高,最高級的當然是用聖水清洗傷口,當然這聖水是被稀釋了無數次的,指望光明教廷那些傢伙拿出純凈的聖水,你們是在做夢。

當然一半還需要口服,不過絕大多數人受不了口服,太疼了,因為聖水加快傷口的癒合,所以疼痛感極強,當然清洗傷口就沒有問題了,而且清洗傷口還可以用很多次,當然也不可能給你用很多,跟塗抹酒精差不多,然後就是一些藥粉,好一些的藥粉是藥劑學徒煉製的藥膏。

其實就是治療藥劑的殘次品,這就算是最高級的了,而且服用魔法藥劑也不是說直接服用,這要看情況,要是傷口沒有清洗,你就直接服用,得!說不定傷口癒合了裡面還有沙土什麼的,也只有在最緊急的情況,比如說生命垂危才會用魔法藥劑,畢竟魔法藥劑的價格實在是令人望而卻步。

庫克這麼一問,吉羅搖頭不已:「我哪裡懂那些,只是看見別人做過而已!」

現在這個時代,每個人對自己的職業技能都是保密態度,不花錢是絕對學不會的,至於說傭兵工會的培訓機構,那就是一個字,錢!

「我來吧!」庫克身為高級的魔法師,對於急救這種低級職業是清清楚楚的,要知道魔法師一旦取得魔法師職業資格證明,那就是貴族老爺了,所以魔法師的身份不是一般人能夠仰視的。

「先用魔法水清洗傷口,要是沒有魔法水,必須得用燒開的開水冷卻以後使用,這是最關鍵的。」庫克一邊給泰森清洗傷口,一邊解說道。

「藥粉的使用也要注意,你看你這藥粉,明顯是保存不好,看看,已經霉變了,藥粉一定要保持乾燥。」庫克又拿起吉羅手裡的藥粉,不過看了一下就隨手丟棄了,還一邊解說道一邊從自己的腰上摸出一個水晶瓶,然後到了一些藥粉。

周圍幾個人都神情專註的看著庫克,要知道學習急救專業技能,沒有五十個金幣你甭想學會的,而庫克此舉雖然令人詫異,但是不學白不學。

「還有就是這繃帶,必須要用開水煮過,然後用太陽暴晒,然後才能使用,你看看你這繃帶?」庫克拿出一卷乾淨的繃帶,直接給泰森纏上。

「那個,那個,希爾,你這藥粉?」吉羅使勁的搓手道。

藥粉就是急救專業最值錢的東西,雖然說有魔法藥劑,但是那是有錢人使用的,所以有魔法學徒,特別是藥劑師學徒就把主意打到這些低級職業者身上了,於是急救藥粉就出現了,當然了這配方最後被傭兵工會得到,最後用於培訓急救專業的人才,這也就是為什麼急救培訓至少需要五十金幣了。

「呵呵,這個簡單,不過需要的藥草要天亮才能找到。」庫克呵呵一笑。

不過周圍幾人不知道的,就是因為庫克的這一傳授,讓四人都享用終身,因為庫克的藥粉是用魔法藥草配置的,可以說是魔法藥劑了,當然是最低等的魔法藥劑。

泰森感受道傷口傳來的絲絲涼意,有些驚訝的問道:「希爾,你這藥粉怎麼不跟其他人一樣呢?」

「呵呵,這是我們們家的獨家配方。」庫克不知道泰森怎麼這麼問,只有呵呵一笑的回答道。

「希爾,你這把武器簡直太厲害……,靠,起碼有兩百五十斤。」吉羅看著庫克放在一邊的火銃,大聲的說道,還一邊用手去拿,不過一時間吉羅居然沒有拎起來。

「不會吧,靠!」拉斯也拎了一下,哪知道也沉重無比,要知道拉斯的一把單手劍才七八斤重而已。

「怪物!」里拉直接給了庫克一個定義。

「我力量比較大,但是對於弓箭實在是……。」庫克不知道該怎麼回答,所以庫克索性說了一半,任由別人猜測。

「還有你這彈丸也不便宜吧!」吉羅看著庫克落下的銅質彈殼。

「矮人製作的,五十銀幣一個,要是這銅殼拿去換的話,四十五銀幣一個。」庫克心裡早就有了說詞。

「嘶!」周圍的幾人倒吸一口冷氣,也就就是說剛才庫克就消耗了兩個半金幣,里拉的嘴抽了抽,,自己的一袋子箭支也不過才十銀幣,二十支箭而已。

「射程呢?」吉羅隨後問道。

「最多一百米,不過一百米的攻擊力不怎麼樣,五十米吧!」這異界的散彈槍威力已經夠大了,要是在地球,散彈槍的能夠百米的攻擊力?

幾人都覺得不划算,不但重量不小,射程還不長,最後的耗費實在是太大了,所以幾人也就詫異了一回,吉羅拍拍庫克的肩膀說道:「希爾,我看你還是練弓箭算了。」

「唉,我也想,但是我的天賦……。」庫克又沒有說完。

「這樣也不錯,起碼還有些收入。」泰森趕緊的說道,因為泰森覺得天賦不好也沒有什麼,不是天賦不好,誰願意用這樣的武器啊,不是腦子有病嗎?當然在場的所有人都不知道庫克說的是天賦太好了,要是有弓箭,千米之內庫克幾乎是百發百中,加上魔鬼弓的強大力量,直接清場了。

「呵呵,隊長,咱們下一步該怎麼辦?」庫克岔開話題問道。

「咱們追過去,不然這些匪徒跑了,咱們就虧大了,不過這次回去一定要好好的找工會申訴一下,尼瑪,這已經是一個盜賊團了,剛才起碼有一百多人。」泰森看了看死亡的馬匹,還有不斷燃燒的火把,咬牙切齒的說道。

「好!」其餘幾人也都有如此的想法,一來一去好幾天,不搞完實在是虧大了。

馬匹的損失,還有被一群匪徒偷襲激怒,五人一致同意泰森的決定,這其實根本就不用說,三級職業者,除了魔法師以外,其餘的職業比一般的騎士還跑的快,當然了,耐力肯定沒有馬匹的長。

還是老隊形,不過泰森與吉羅走前面,庫克與里拉走中間,最後是拉斯,一個兼顧防禦,泰森走前面是抵擋忽然而來的襲擊,吉羅在負責探路,拉斯在後面也是這個原因,而庫克與里拉則負責支援,而要是有人偷襲中間的里拉與庫克,那麼兩頭的可以在瞬間回來支援,可以說這是一個既簡單又適用的陣型。

庫克氣喘吁吁的,兩倍的重力,手裡的火銃就是以一千多斤的重量,還不用說身體,庫克本身的身體就強悍,所以庫克相當於負重兩到三千公斤的負重在行走。

雖然短時間內看不到效果,但是庫克相信,兩倍重力下只要適應了,那麼實力增長就會上一個新的台階,沒看魔法學院裡面的重力室裡面,排隊都排到一年多以後了么,要是沒有效果,誰會花錢,在魔法學院,一個單獨的重力室,使用一個小時的金額是數百金幣,當然也可以用學院裡面的任務積分換取時間的。

學院裡面的最高重力也就兩倍,而庫克這十件裝備的重力魔紋全開,起碼是數十倍重力,當然這也與庫克強悍的體質有關,不然一般的普通人,兩倍重力足以讓普通人的內臟出血。

「怎麼?沒有出門過?」里拉一邊警惕的聆聽著四周,一邊小聲的問道。

「不是,這山坡太陡峭了,而且我這武器也太重了,一時還沒有什麼,但是這上坡……。」庫克搖頭回答道。

「呵呵,慢慢的就習慣了。」里拉聽了庫克的話,算是明白了,負重兩百多斤,一時還可以,但是長時間的話,就有的受了。

「希爾,堅持住,只要你堅持下來,那麼對你以後的身體有很好的幫助,我們們這些戰士做訓練的時候,那個不是背負數百斤的重量,哪怕是平時我們們也是有負重的,只是沒有你的武器重而已,身體的素質直接關係著鬥氣的天賦,身體越是強悍,爆發的鬥氣越強,我曾經看過一個四級的戰士,爆發出來的鬥氣的攻擊力足足堪比五級戰士,鬥氣講究的就是一個爆發力,沒有爆發力的鬥氣根本就不適合戰鬥,就像吉羅的鬥氣,就是加快敏捷的,注重的就不是爆發力。」泰森解釋道。

「恩!」庫克明白這些道理。

「趕路吧,三級到四級是一個門檻,只要達到鬥氣外放,咱們也可以去魔獸森林了,要是運氣好,進出一回起碼是上千金幣。」拉斯有些期望的說道。

「也不盡然,魔獸森林裡面太亂了,而且太耗費時間了,並且絕大部分的地方都有人佔據了,咱們莽撞之下,恐怕不妥當。」吉羅搖搖頭。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