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有什麼不甘心的?江楠和振鋼在一起比和你在一起強!」肖景中實話實說。

「哥,怎麼連你也這麼說?我有這麼差嗎?」肖景恆氣悶。

肖景中笑,「你自己看看你以前做的那些事,談了多少個對象了,讓別人怎麼看,好人家的小姑娘誰敢嫁你?」

「可我這次是認真的,我以後不會了。」肖景恆認真地說道,「我長大了!」

肖景中失笑,說自己長大了的人往往還是個孩子。

「哥,我是認真的!」肖景恆羞惱。

「如果你真的長大了,如果你真的喜歡江楠,難道不覺得江楠嫁給振鋼能幸福是最好不過的嗎?」肖景中語重心長。

「我……」肖景恆卡殼,自己還做不到那麼無私,喜歡一個人就希望擁有她,自己帶給他幸福,而不是看著她和別人幸福,那樣他只會嫉妒只會恨。

所以自己還是不成熟嗎?

「所以,哥,就因為這個你就對那個人放手了?你不後悔?」肖景恆看著自家哥哥,他那麼帥氣,那麼優秀,為什麼也這麼不順利?

「臭小子,說你呢,說我幹嘛?」肖景中往肖景恆腦門上一拍,「我和你能一樣嗎?」

「有什麼不一樣?」肖景恆嘟囔一句,「我都替你冤得慌……」

肖景中沉默,自己的事……,還是不想了。

「對了哥,有件事我想向你報告,事先說了,你別打我……」肖景恆縮了縮頭。

「又闖禍了?」肖景中不輕不重地幫肖景恆揉搓著淤青的地方。

「吳洪宇被打殘了,是我找人乾的!」肖景恆說。

「什麼?」肖景中手下一重,「怎麼回事兒?」

「哎喲,哥,痛死了……」肖景恆拍開肖景中的手,揉了揉,「前幾天他們借我生日的名義,把江楠騙去,江楠可能被糟……」肖景中臉上現出羞愧之色,「是我害了她!」

「不會吧?」肖景中大吃一驚,「那振鋼知道嗎?」

「不……不知道吧?」肖景恆搖頭,表示自己也不清楚,「這樣的事江楠怎麼可能會說,這種事只有打碎牙齒往肚裡咽。我也後悔了,不該留著那該死的聚會,以後就把它解散了……」

「吳洪宇的事你就別說出去,他自知理虧,也不敢說什麼,只是振鋼這裡,不好隱瞞,這種事應該讓他知道……」肖景中沉思,怎樣告訴楊振鋼才不會讓他難受,可是這種事哪個男人聽了會沉得住氣?

還有江楠,居然也不說,她是真的不在乎,還是心機深沉?

「你確定江楠有事兒?」肖景中問。

「應該是吧,是華木辰說的,她看見江楠去了,而且當天晚上是有兩個女人上當。對了,那天去的還有趙麗娟,她恐怕也……」 這簡直……壕的讓人有犯罪的衝動啊。

就是夏洛淺本身是煉藥師,這樣的神丹就這麼拿出來,這手筆也委實太大了。

冥幽雨顫抖著握著手中的小玉瓶,連忙將瓶蓋蓋起來,夏洛淺這一手,竟然讓她不由自主的產生一種想法。

要是輸了……好像也不錯?

寒秋雲雖然已經達到星階,對破星丹沒有什麼大的慾望,但是隨隨便便能拿出破星丹的人,肯定還有許多其他的丹藥!頓時,寒秋雲綠油油的目光看著夏洛淺,就像是一個見到肉的餓狼。

不少的眼神集中到夏洛淺的身上,寒墨澤非常不爽的一側身,將夏洛淺圈在了自己的懷裡。

看什麼看!

「有毛病啊!」莫名其妙被人撲了個滿懷,夏洛淺沒好氣的推開寒墨澤懷抱,瞪大了眼睛不爽的呵斥道。

「我還不是為了你好,你看那些人看你的眼神,就像是野獸一樣。」寒墨澤見丫頭生氣,立馬祭出絕招,楚楚可憐,大眼迷離,閃閃淚光式。

雖然明明知道這廝演技一流,但是每每見他這樣,她還真是下不去手了。

果然妖孽禍水啊!

「好了,怕了你了,你先待在一邊吧,等解決完事,我有東西要給你。」夏洛淺無奈的扶額安慰道,她感覺,每天對著萌萌那個小丫頭,她現在哄起人來都駕輕就熟了。

「禮物?」寒墨澤眼神一亮。

「算是吧。」

「不用等了,我給你把他們都解決了,哪裡需要若若你動手啊!」寒墨澤摩拳擦掌就要自己上。

夏洛淺……

「滾!」

「怎麼?難道少主已經料到她會輸了?所以要自己動手?」見寒墨澤開口要自己來,寒秋雲眉頭一皺,淡淡的嘲諷道。

鳳凰族人自斗,這像什麼話。

然而對於她的嘲諷,寒墨澤置若罔聞,他偏過頭對夏洛淺勾唇邪魅一笑:「玩的盡興點,不需要留手,有事我擔著。」

聞言,夏洛淺報以燦爛一笑,既然他都這麼說了,也就是說她就算玩壞了接下來這個玩具,也沒有關係了。

「那就請錢閣主指教了!」

看,玩具都等的不耐煩了。

寒千媚真是要氣炸了,她眼睜睜的看著寒墨澤用她從來都沒有見過的溫柔對著另外一個女人,明明他們才是最先相識的,為什麼他會喜歡上別人?

不是寒墨澤的問題,就是這個女人太會勾人了。

等她毀了這張臉,看她還怎麼不要臉!

夏洛淺看著寒千媚恨不得吃了她的樣子就覺得無語,沒好氣的瞪了眼旁邊閑閑搖扇子的妖孽男。

呸,紅顏禍水!

莫名其妙接了夏洛淺的一記眼刀,寒墨澤也是委屈的聳聳肩,天地可證,他可是清白的,早知道這些女人這麼麻煩,還煩到了夏洛淺,他當初就一起解決了。

原本寂靜的廣場因為這一場突然的變故變得氣氛非常的微妙起來。不過對於夏洛淺和寒千媚的交手,倒是有不少人感到滿意的,能夠觀察一下競爭方的戰鬥力,以及見證這一場豪賭,倒也算是不枉此行了。

原本集中在廣場中間的人,都非常有默契的空出了一片遼闊的距離。

寒千媚一個縱身,身形入柳絮一樣,飄進了場地中,在一片讚歎中傲然看著夏洛淺。

「好漂亮的身法,凰族的鳳行訣果然名不虛傳。」

夏洛淺搖搖頭,對於這種炫耀的姿態,她是沒有什麼興趣了,正準備踏步,突然身後傳來一陣巨大的推力,她一時沒查,直接被推了出來。

「小姐,絕對不能輸給這個小賤貨啊!」冷玉叫囂的聲音同時在耳邊響起。

夏洛淺心裡那個無語啊,反了天了,竟然敢暗算她。

這下子趕鴨子上架了,不能不行動了,不然摔個四腳朝天就丟大發了。

素手翻飛間,眾人就發現眼前一花,少女已經消失在了遠處,僅僅片刻,便已然站到了寒千媚的對面。

空間挪移!

這個錢若看來還真的有些資本,只是若是面對鳳凰族,這資本還是弱了些。

萬眾矚目總,夏洛淺的心境反而平復了下來,這一次的比試,對於她而言,重要是重要,但是更多是關乎顏面。

既然應承了下來,她當然有自信能夠贏下來。

寒千媚左手緊緊握著手中的一條鋒利的倒刺長鞭,扭了扭手腕,面色陰沉的看著白衣淡然的少女,眸中陰狠之色閃過。

「我會讓你的高傲終結於此!」站在夏洛淺的面前,寒千媚森然道。

面對寒千媚的威脅,夏洛淺倒是戲謔一笑,不置可否。

「難道鳳凰族的人都是這麼啰嗦的?」

「放肆!」

聽到夏洛淺的嘲諷,寒千媚的面色越發的森冷,濃郁的玄力光澤在周身以及長鞭上閃動,那般程度的玄力波動,顯然是月階無法媲美的。

「果然是星階……」

「神獸的天賦果然不容小覷,如此年輕的星階,還是戰鬥力強的神獸,我看那個錢若要吃虧了。」

……

「等下發生任何事你都不許衝出去。」百里南飛看著百里千重拳頭緊握的樣子,冷冷的警告道。

百里千重轉頭,看著百里南飛肅然的神色,嘲諷一笑。「怎麼?你就肯定她會輸?」

百里南飛挑挑眉,「難道你認為她有贏的可能性?寒千媚在凰族雖然不能算是最頂尖,但是年輕一輩中也還是翹楚,而且神獸原本就比人族更善於戰鬥,錢若雖然玄力波動有些古怪,但是卻是月階不會錯的,這樣優劣懸殊之下,她不可能會贏。」

百里千重聽著百里南飛斷然的神色,玩味的勾起唇角。

「三叔,這個世界上,有很多解釋不了的事情的,太武斷了,要是結果不一樣,自打臉面就不好了。」

百里千重意味深長的話倒是讓百里南飛微微一愣,隨即失笑,「還真是有意思了,那就讓我好好看看,能讓你改變主意來龍鳳天歷練的人類究竟有什麼能耐。」

「你可要看仔細了,她一向都是不出手則已,一出手,就會很快結束的。」

「哦?」

「這丫頭……生來就是讓人驚嘆的。」 見到實力爆發的寒千媚,寒秋雲的臉上露出了一抹得意的笑容。

然而她的笑容還沒有來得及擴大,便緩緩凝固了下來,因為她看見對面神色淡然的少女居然也閃爍著點點星玄力,那強烈的波動竟然不比寒千媚爆發的星玄力低。

「也是星階?」

就在夏洛淺身上玄力涌動的同時,整個廣場上都轟動了起來,雖然明知這個少女不簡單,但是身上的普通玄力波動還是能感受到的,怎麼會爆發出和真正的星階不相上下的氣息?

「不對,不是星階,是準星階。」有些眼光毒辣的人,還是看出來了夏洛淺在玄力翻湧時,包含的一絲絲的普通玄力。

星玄力沒有轉化完全。

見此,眾人不自覺的鬆了一口氣,還好是準星階…

但是與此同時,眾人也反應過來,這個少女實在太神秘了,以至於她的得天獨厚都成了理所當然。

「小姐幹嘛要收斂氣息?明明她比那個小賤人強的多啊。」冷玉鬱悶的對著莫寒問道。

別人都在感嘆夏洛淺的實力,只我他們知道,這根本就不是她的真正水平。

「你問我我怎麼知道?小姐這麼做自然有她的道理,我們哪裡猜得透。」莫寒無奈得聳聳肩。

不遠處的寒秋雲見此一幕,面色鐵青,緩緩的做下身子,這個少女太年輕了,修真者外貌或許看不出年齡,但是骨齡卻騙不了人,她的相貌和骨齡非常的相符。

如此年紀,這樣的實力讓她都感到了一絲的恐慌。

此女絕對不能留。

「千媚,廢了她,不要留手!」寒秋雲森冷的聲音在寒千媚的腦海中響起。

「姥姥放心,我絕對不會放過她的!」

外界的喧嘩聲夏洛淺沒有一絲的影響,雙眸緊緊的盯著寒千媚,身體的玄力緩緩流動,手中的銀劍泛著森冷的光。

「錢若,現在高興未免太早了點!」

場中誇讚夏洛淺的聲音讓寒千媚聽的心裡百般的不舒服,手中的皮鞭狠狠在空氣中一揮,響亮的破空聲讓人耳膜為之一振。

「雖然我不知道你到底使了手段讓墨澤哥哥對你言聽計從,但是沒用的,這些在絕對的實力面前都是浮雲!」寒千媚的聲音十分的柔魅,透著一股子尊貴和高貴。

對於她的話夏洛淺置若罔聞,眸光清冷,不言語。

「據我所知,夢淺閣隱世後由你接管出世,不僅和龍族勾搭上,有勾引我族少主,才有了今天,照我看來只能不斷的借用外力來給自己製造聲勢,這股玄力也是,墨澤哥哥也是,換句話來說,這,或許便叫做狐假虎威,但今曰,這虛假的虎威,卻是沒有了作用」夏洛淺那副平淡從容的模樣,令得寒千媚眉心緊皺,冷笑道,她討厭夏洛淺,更討厭她這副清高的樣子,非要撕掉她這副偽裝的樣子。

夏洛淺抬眼瞥了寒千媚一眼,突然微微一笑,道:「沒想到你也是會這種恬噪的女人,既然如此,那我也與你說句實話,若是沒有凰族作為背景,你的實力也能稱得上是天才?」

魅惑俏臉,瞬間冷寒,寒千媚美眸冰冷的盯著夏洛淺,玄力也是如被引爆的火山般,帶起那轟隆隆的風雷之聲,呼嘯而起!

本來想著這女人要是能夠識時務者為俊傑,她也省得出手,沒想到夏洛淺竟然如此不識好歹,半晌后,寒千媚臉頰上卻是牽起一抹冰冷弧度:「相信我,你會後悔的,凰族的人不是好招惹的。」

夏洛淺微微一笑,輕聲之中,包含著不屑於顧的嘲諷

「好啊,我等著。」

隨著夏洛淺話音剛落下,寒千媚臉頰之上的冰冷更濃,而其魅色的眸子,也是緩緩閉上。

在其雙眸閉上的瞬間,場中的氣氛,陡然緊繃,一股令人心寒的凌厲殺意,席捲半空中。

「那你就去死吧!」

閉眼瞬息,寒千媚雙眸陡然睜開,此刻雙眸隱隱泛著點點紫光。

那股凌厲森冷的殺意,陡至頂峰!

隨著寒千媚的雙瞳轉化成濃郁的紫色,一股淡紫色的玄力也是瞬間以其為中心點,猛然爆發而起,而在那巨大的風暴之內,隱隱間還有著紫色雷電閃爍,令得人心神劇顫。

巨大的玄力風暴,足有將近十幾丈龐大,那股從中瀰漫而出的能量威壓,看得廣場周圍無數人一臉獃滯,如此壯觀的一幕,居然是寒千媚完全依靠體內玄力製造而出,其體內玄力,當真是浩瀚磅礴啊。

一股狂猛的吸力從其玄力風暴之內散發而出,那堅硬的廣場,在那風暴瘋狂的撕扯力下,猶如地震一般,不斷的蔓延出一道道手臂粗壯的裂縫,甚至,整個廣場都是在此刻變得顫抖了起來。

夏洛淺的身體猶如粘在廣場之上一般,任由那風暴如何吸扯。其身體也是紋絲不動,淡然的眸光看著風暴,隱隱間,能夠從那風暴中,看見一道模糊的人影。

「我早就在寒墨澤那裡領教過這樣的玄力了,若是就是如此程度的話,那還真是讓本閣主失望。」

望著那風暴之內閃爍的紫光以及濃郁的風屬性的玄力,夏洛淺眼眸不由得微微一眯,輕輕一聲嘆息。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