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沒事,肚子有點不舒服,我上上廁所就回來,你繼續睡吧。」江楠說道。

「嗯,小心點!」沈月迷迷糊糊又睡了過去。

這時的農村屋裡是沒廁所的,是隔著很遠有個旱廁。

旱廁其實就是在地上挖一個坑,上面架上兩塊木板,外面用幾塊板子搭成個小屋子,上面蓋上一塊油氈布擋雨,非常簡陋。

沈月剛來的時候很不習慣,總擔心會掉下去,而且又臟又臭,很是嫌棄。

江楠倒還好,她是農村出生,後來又到過非洲那些窮困的連廁所都沒有的地方,是見怪不怪了。

拿了手電筒和手紙到了旱廁,天已經涼了,寒風沿著木板間的縫隙直吹進來,江楠冷得身上起了一層雞皮疙瘩,後悔出來的時候沒有多加一件衣服。

快速解決了,搓著手臂朝村委跑去。

跑了幾步突然感覺身後有腳步聲,江楠一個激靈,拿起手電筒朝後看去,只見廁所邊一個身材高大的人影朝這邊走了過來。

會不會是其他人也起夜?江楠沒有在意。

走了幾步卻感覺身後的腳步聲越來越近,江楠的神經一下緊繃起來,不會這麼巧吧?

那個人影突然躥了過來,一股拳風朝著江楠的後頸直打過來,江楠本能地一閃,那拳砸在她的肩膀上,砸得肩膀生疼,連帶手臂都麻了一半,手電筒「撲通」一聲掉在地上。

「你是什麼人?」江楠大喝一聲。

那人也不回答,舉起拳頭朝江楠猛擊過來。

江楠快速閃避,一拳反擊回去,那人也快速閃躲,江楠吃了一驚,這人也有功夫。

「你到底是誰?」江楠大喝,瞧著一個空檔抬腿猛踢了過去。

那人觸不及防一下被踢個正著,後退了好幾步。

有片面的凝滯,那人似乎是吃了一驚,沒想到江楠功夫這麼好,居然打不到她。

噌地一下那人掏出一把彈簧刀,一按按鈕,銀白的刀刃亮了起來,在月光下閃著寒光。

江楠這才想起自己也有瑞士軍刀,這次出門她還帶著呢,就在褲兜里,就是拿來防身的。

在這鄉下也沒有洗澡沒換衣服,就穿著這一身睡的,軍刀也還在。

江楠一掏口袋也把軍刀亮了出來。

那人更是驚異,她怎麼會有備而來?

兩人又撕殺起來,都是不遺餘力,拳拳到肉,刀影綽綽。

那人身手不弱,身形又高大,江楠也是累得氣喘吁吁。

這邊的動靜大了,村裡有驚醒的狗汪汪叫了起來,那人急了,下手更是兇猛。

江楠一邊抵擋一邊喊了起來,如果有人聽到應該會過來幫忙。

只不過旱廁本就離得遠,村委附近又沒什麼人居住,也不知道有沒有人聽得見。

江楠也有點急躁起來,大聲質問:「你到底是什麼人?為什麼要來殺我?」

「為什麼?我是來報仇的,就是你,刺瞎了我的眼睛!」那人惡狠狠地回答,聲音粗啞像是男人的聲音。

是那個男人婆?江楠一下想起第一次被關進拘留所的時候有個人向自己下手,就是這個人!

她的眼睛瞎了?當時公安不是說她沒事嗎?

那次就是吳纖纖派她來的,這次難道又是她?

江楠也是火了,大聲斥道:「你這是咎由自取,你自己要害人,怪不得別人,我就是正當防衛。」

「管你是什麼,今天我就要殺了你,讓你為我這隻眼睛付出代價。」那人凶神惡煞,手下的動作越發迅猛起來。

「江楠?!」突然遠處有人叫了一聲。

「我在這,快來人啊!」江楠精神一振,有人來了,太好了。

那個男人婆聽到有人要過來更是急了,手上的速度越發快起來,泛著寒光的匕首一次次劃到江楠的面前,她都快招架不住了。 黑洞這個應該出現在遙遠太空中的天體,今天意外的出現在了名人大學的食堂。不過,他從一個名詞淪落成了形容詞,因為他被形容餓壞了的趙雲吃飯的樣子。

左手一隻鴨,右手一隻雞,除了背上沒有小娃娃之外,五虎上將之一的趙雲今天的表現竟然意外的成為某首兒歌歌詞的「寫真模特」。

「子龍。你慢些吃。」曹cāo在一邊說著,還不時地給趙雲端上一碗水,「你還不知道吧,這幾個月的餐費都是由校長他們提供的,所以你敞開肚子吃他個夠本就行。」

自從趙雲被美食的香味**的站起身來之後,他全身的atp都被用了做一件事情,填滿黑洞一樣腸胃。

「上輩子我們沒能同甘共苦,希望此生能和子龍兄弟成為知己呀。」

趙雲把曹cāo這番話塞進耳朵,然後通過咽鼓管讓它坐上滑梯進入口腔,再就著剛剛塞進嘴裡的雞鴨肉一起吞進肚子里接收胃酸的洗禮,最後嘛,自然是伴隨著懶羊羊髮型一樣的物體該去哪兒去哪兒,只需要留下一聲酣暢淋漓的沖水聲就足夠了。

對於趙雲來說,曹cāo這種拉攏的伎倆實在是太低級了。也許對曹cāo來說,故意用這麼低級的方式是在表達誠意,沒有彎彎繞的其他東西,或者在展現自己急需幫助,讓收服對象有一種被需要的存在感。但無論怎樣,沒有認真總結上輩子失敗教訓的曹cāo,這輩子也休想成功在劉備那裡挖牆角。坐在這裡的趙雲都搞不定,那麼現在蹲在劉備身邊的關羽就更沒門了。

「大哥。」關羽對劉備說,「子龍怎麼還沒回來,你看我們干點活兒就累成這樣了,他還要為軍事跑腿,豈不是更可能出問題。」

「二弟擔心的對。」劉備說,「可是我們現在也沒有足夠的力氣去尋找他了。」

關羽無奈的搖搖頭,但是他終究放不下那顆義薄雲天的心,雖然趙雲不曾和他結拜過,但也算是生死之交,再怎麼說也不能不管不顧。

無意間,關羽聽到了在倉庫門口大聲嘶喊的諸葛亮的聲音,腦子裡忽然迸出了一條早該想到的注意。

諸葛亮比他們重生的早,看現在依舊在忙碌的樣子似乎也沒有疲勞的跡象,請他幫這個忙再合適不過了。

「軍師!軍師!」關羽喊了幾嗓子,看到諸葛亮向這邊頭來詢問的目光就趕緊說道,「子龍還沒有回來,你是不是派人去查看一下。」

聽到關羽的喊話,諸葛亮只有一聲嘆息作為回應,他們四個就是光桿司令,眼下哪裡有人可以派出去。

不過好在,聽到關羽這句喊話的人不光只有諸葛亮而已。

關羽的喊話雖然沒有張飛的廣播效果好,但低沉而有力,像次聲波一樣極具穿透性,鑽進某個電線狂人的耳朵里自然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誰丟了?」剛剛在電線里休息了一會兒的孫洛問道,「是不是趙雲啊?」

「啟稟二主公,的確是趙子龍不見了。」諸葛亮解釋道,「先前我曾派他去監視……」

「停停,我知道他在那裡,你們不用擔心。」

諸葛亮問道:「不知主公可否告知子龍他……」

孫洛不耐煩的揮揮手,指著南邊說:「在第二生活區食堂。」

諸葛亮有些難以置信的看著孫洛,過了一會兒似乎才想明白,主公一定是通過特異功能連接了食堂的監視系統,才得知趙雲現在的位置。看來電磁人獲取情報的能力隨著信息時代的到來得到了更全面的展示。

想到這裡,諸葛亮不禁想起孫洛說過要教他一兩招的事情,也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才能忙完這些瑣碎的事情,擠出時間學習一下這麼實用的超能力。

算了,還是先把這些告訴雲長他們吧。

轉過身去,諸葛亮剛準備拉起大嗓門喊上兩嗓子,七零八落癱坐在地上的重生者們就讓他立即想到了另外一件事情。

食堂?剛才司馬懿還來問過他什麼時候開飯。再看看這裡所有人都飢腸轆轆的樣子,諸葛亮馬上就意識到,有什麼東西被疏忽掉了。

「主公。」他趕緊叫住有些不耐煩的孫洛,「你能不能看一下趙雲在幹什麼?」

「我早看過了。」孫洛說,「你們一說起趙雲,我就想起剛才在監控攝像頭裡看到的那副吃相,左手一隻雞,右手一隻鴨,而且還都是整隻整隻的。哎,他吃那個香……」

諸葛亮沒有聽他繼續嘮叨什麼。他已經掌握了目前對於重生者們來說最重要的一件事情。

「各位!我們先去食堂,填飽肚子!」

等到諸葛亮帶領剩餘的大部隊浩浩蕩蕩的奔赴食堂「戰場」之後,孫洛才悄悄地向蘇克的手機上發送了一條簡訊。

「老三的疏忽已經被他發現了,雖然補救的有些晚,但相對於這個令我啼笑皆非的計劃來說,已經算是很不錯的狀況了。」

蘇克在收到簡訊之後,看了一眼為了這個計劃忙碌的疲憊不堪的沈宇,唯有用一聲孫洛聽不到的嘆息作為回應。

食堂里,怒海狂濤般湧進來的人流把餐飲公司的副經理嚇壞了。現在已經接近下午四點了,午飯太晚了,晚飯又稍早了一些。他還沒有在這個點見到這麼多學生湧進食堂。

「這個大學還真是夠奇怪的,剛創辦不久還沒開始正常招生,就有這麼多學生聚攏在這裡,就不擔心發生什麼意外情況嗎?」他心裡默默尋思道。

邏輯上講,這位副經理的考慮並不是沒有道理。人多了的確容易出亂子。比如,現在就發生在他眼前的這一幕。

沒有人在排隊打菜,他們在轟轟鬧鬧的搶劫。沒有人正常的坐在位子上,他們在哄搶位子。很多人廝打在一起,就為了搶奪一個位子。

諸葛亮在他們中間呼喊著,讓他們安靜襲來,可是他的聲音還不如嬴政那句「這是朕的位子」來的響亮。

副經理聽到嬴政那一嗓子,深深地看了一眼這幫奇怪的學生,搖搖頭,躲到值班室去了。他現在只能祈禱這場混亂不要波及自己,最好快些過去。

趙雲這個時候擠到諸葛亮身邊,向他低聲彙報了今天的發現。諸葛亮聽到有人能夠捕捉孫洛的閃電,不禁擔憂起某些人的忠心程度來。所謂的再造之恩,有些時候就是把上輩子作惡的老虎,從死神的籠子里放出來而已。

; 隨著連續幾聲霹靂巨響,活躍在食堂里的躁動不安立刻就被稀釋到難以覺察的濃度。因為亢奮而被釋放出來的各種外激素,也隨之躲得無影無蹤。

在值班室避難的副經理突然發現,外面的喧鬧聲竟然離奇的在轉瞬之間消失了。他像小鼴鼠一樣精惕地從自己的安全洞里伸出半個腦袋,向外張望了片刻。發現那些合同上被註明是學生的人終於做出了符合自己身份的事情。

老老實實按照秩序排隊,安安靜靜的坐在桌子邊上吃飯。

他不知道的是,這些個學生們似乎已經聞到了自己身上發出來的烤肉的味道。那個製造烤肉的傢伙,一定就在附近。

孫洛慢慢悠悠的走進食堂,發現裡面安靜的針落可聞之後,頗有成就感的點了點頭。他原本還有些擔心在高爾夫球場上的那次威懾沒有達到預期效果。現在看來,效果那是相當理想。

「吃晚飯之後,你們就老老實實的搬著日常用品,回到自己的宿舍,老老實實的睡覺。誰要是敢違反校規校紀,我就把他送到鳥都不下蛋的埃及去。」

眾人聽說只是送到一個鳥不下蛋的地方,心裡的緊張不由的放鬆了三分。孫洛卻在此時厲聲喝道:「然後變成烤鳥。」

在場眾人無論是站著的還是蹲著的都被嚇得汗毛倒豎,兩股戰戰。卻聽孫洛轉而柔和的說道:「今晚上呢,我去看望你們疲勞過度、積勞成疾,就差因公殉職的沈校長,所以我就不陪你們玩了。改由蘇校長陪你們玩,祝你們睡得舒服。」

眾人聽他的意思,覺得今天晚上不會變成烤鳥了,無不心下高興的緊。只是誰都不敢把這種心情寫到臉上,生怕讓他發現然後現場做成烤鴨。好在眾人都是經歷過歷史大潮淬鍊的人,掩飾心中小小波動對他們來說還算不上什麼難事。

用畏懼的目光恭送帶著孩童般微笑的孫洛離開食堂,大家都草草吃了幾口飯之後就前往倉庫搬運自己的日常用品。期間所有的爭吵都是用低分貝進行的。

從天當中俯瞰,名人螞蟻們的行動迅速而有章法,很快就基本完成了入住宿舍的基本工作。

第二生活區就在倉庫的南面,距離很近。這裡的宿舍樓總體上分為南北兩個部分,北邊是人地矛盾尖銳的男生宿舍。南邊是地廣人稀的女生宿舍。

這種局面呈現在四位異能者校長面前的時候,他們也只能說這是沒辦法的事情。畢竟由於眾所周知的種種原因,歷史上出名的女性人物實在是太少了。

北面宿舍樓群的布局大致呈現東西兩個半區。他們在日後的日子裡,會被分別惡趣味的稱為東半球和西半球,中間的那條大路被稱為東經一百六十度大道。大道的東側住著**戰爭之前中國歷史名人,以及周邊其他國家的名人。大道西側則是文藝復興之前的西方歷史名人,雖然他們當中絕大部分曾經生活在東半球,但他們如今卻是被分配到了二區的西半球。有些生命軌跡跨過時間分水嶺的,一律踢到宿舍樓數量比較富裕的第一生活區。

二區的西半球,宿舍樓橫七豎八的隨機排列著,像是在追求一種ziyou的美。不過東半球就要嚴整很多了。幾座樓聚攏到一起就是一座小區。每個小區都住著某個時間段里的名人。小區的名字也很直白的用這個時間段來命名。比如上古先秦小區,秦漢三國小區等等。

每個小區里的幾棟樓都各自居住著不同朝代,或者特定歷史時期的人。比如上古先秦小區有chun秋宿舍樓,秦漢三國小區有三國宿舍樓。

距離較遠的,好吧不是一般的遠,大概需要橫穿學校才能到達的第一生活區,大體上也分為南北兩個迥然不同的世界。不過,北邊沒有東西半球之分了。 冷血壞總裁 在逐步走向全球化的歷史進程中挑選出來的名人,身上的地域特色逐漸被淡化。他們所從事的領域轉而成為他們尋找共同語言的標籤。所以,第一生活區的小區名字都是二十一世紀大學校園裡用爛了的名字。什麼天文學天體物理宿舍樓之類的。

當然,如果某位歷史名人在多個領域都有貢獻,那麼他是被允許在不同小區之間不斷調整房間的,至少在目前這種房間寬裕的情況下是這樣的,只要他不覺得累就行。

目送最後一批重生者同學進入第一生活區的宿舍樓之後,諸葛亮知道他白天的任務算是完成了。拖著疲憊的身軀回到秦漢三國小區三國宿舍樓之後,諸葛亮意外地發現,他和劉關張三兄弟被分在一個宿舍里。

想來,這應該是沈宇的安排,是善意的希望他能和最熟悉的人在一起生活。

但是。「主公啊,你把我丟進了一張撕扯不清的大網裡呀。」

張飛不知道諸葛亮在心中長吁短嘆什麼。他看到軍師回到宿舍之後,就興奮的一把拉起諸葛亮的手,嘿嘿笑道:「俺就知道,俺就知道,這輩子定然和軍事還有緣分。」

諸葛亮乾笑兩聲,敲敲自己酸痛的腰,慢慢的爬上自己的床。

關羽看到諸葛亮這幅疲憊的樣子,走到正在翻檢箱子里究竟有什麼用品的劉備身邊,輕聲對他說:「大哥,我看軍師這輩子,又是辛苦cāo勞的命。」

劉備搖了搖頭,向關羽示意不要再說這麼沉重的話題,之後從箱子里掏出一台筆記本電腦來,喃喃自語道:「這也算日常用品?」

與此同時,兩晉隋唐小區初唐宿舍樓里,李世民也在翻檢著自己的大箱子,並且很快有了和劉備相同的發現。

「看來這就是新記憶當中提到的筆記本電腦了。」李世民指著箱子里沖著聚在宿舍里的一幫手下說,「只是不知道,這東西怎麼也能算日常用品呢?他有什麼特別重要的?」

程咬金聽到這句話,立刻笑道:「打開看看不就完了嗎。」

眾將皆稱是,於是乎,李世民就按照新記憶里提供的方法,開啟了他的第一次上網之旅。

; 一個高大的身影迅速跑了過來,江楠被拉進一個熟悉的懷抱。

「振鋼?」江楠驚喜,他怎麼來了?

楊振鋼把江楠拉至身後,朝那男人婆沖了過去。

「小心她有刀!」江楠叫了一句,後悔沒把自己的軍刀給楊振鋼。

黑暗中只見人影晃動,兩人全力對戰,那男人婆根本不是楊振鋼的對手,剛才與江楠對戰也很費了一些體力,沒多久就被楊振鋼製服了。

江楠撿起地上的手電筒朝被壓在地上的人臉上照去,果然是那個男人婆,不過此刻她的右眼蒙著一塊黑色皮革,一副獨眼龍的樣子。

「他是什麼人?」楊振鋼問。

「就是第一次我被冤枉抓進派出所的時候對我暗中下手的人,那次是吳纖纖派人對付我的。當時我手裡藏了針,扎了她一下,想不到把她眼睛孔瞎了,這次她是來尋仇的。」江楠說道。

「是不是吳纖纖派你來的?」楊振鋼厲聲問道,他想的深一些。

「沒有人派我。」男人婆一邊掙扎一邊大叫,「她刺瞎了我的眼睛,我就要弄死她!」

「還不老實!」楊振鋼一手按著男人婆另一邊手肘猛得向她後背捶下,只聽「咔嚓」一聲骨頭斷裂的聲音,那人一聲慘叫倒在地上。

「把她押回村委先關起來,明天報警送派出所!」楊振鋼把人提了起來。

到了村委,裡面的人聽到動靜都起床,「這是怎麼啦?」沈月驚叫,看一身狼狽的江楠,「江楠,你受傷了?」

「沒有!」江楠理了理頭髮,只是打了那麼久臉上身上都有點凌亂。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