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真是土是大意了,不過那小子之前能躲在這裡不被咱們二人發現,接著還能利用傳送陣跑掉,看來也不是尋常之人。」另外一人搖了搖頭,陰聲道。

「算了,先走吧,接下來我們少露面,免得再生事端。」另一男子說了一聲,然後便是一擺手,身形迅速對著遠處暴掠而去。

而隨著兩人的離去,這片世界再度安靜下來,而這種寂靜持續了約莫半個鐘頭之後,潯仇與六眼鬼鏡的身形居然再度出現。

在兩人徹底死心離去后,他們卻是不知道,在距此處有著一段距離的一片丘陵地上,潯仇休息半天恢復了元氣之後,這才站了起來。

「嘖,之前的事情還真是驚險。」六眼鬼鏡閃現出來,道:「那些傢伙應該是六道聯盟派來探尋藥王寶坻的人,看來他們已經失去了耐心,要徹底毀掉這片空間了。」

「看來這次的來這裡探寶算是碰上天大的霉頭了。」潯仇搖了搖頭,若是之前那兩個戰鬥層次的修鍊者也來攪局,以他現在的實力,根本就是無能為力了。

「所以說咱們現在需要在最短的時間內趕到中心地帶,只要找到了藥王手札就在第一時間離開。」魔念凝重地道。

看了魔念一眼,隨即輕輕點頭,目光一掃,分辯了一下方向,而後道:」走吧,好像比之前靠中心位置近一點了,想來我們也快要抵達目的地了。」

學霸的諸天神豪系統 對於剛才那兩個神秘人,潯仇現在即便擔心,卻也是無能為力,若六道聯盟這種勢力真的想摧毀這個藥王寶坻,自己是一點辦法也沒有的,自然只有顧著自己,當然還有那一道美麗的身影。

聞言,六眼鬼鏡載上潯仇,迅速的對著既定的方向飛掠而去。

這一次的趕路,潯仇與六眼鬼鏡顯然是要小心了不少,六眼鬼鏡負責飛行,潯仇則將精神力拓展到最寬廣的感知範圍,小心翼翼地探查著周邊的一舉一動,他現在可是不敢再遇上什麼變態玩意了。

此次趕路並沒有持續太久,約莫一個鐘頭的光景之後,周遭溫度漸漸上升了一些,甚至在路途上,他也開始遇到三三兩探寶人的影子,而不遠處,一座座有些滄桑的建築終歸於漸漸清晰起來。

抬目望著出現在眼前一幕,潯仇知道,他終於到了…… 銀色的光芒閃過天際,旋即便是緩緩的減緩而下,而潯仇的目光遠眺,望著那不遠處的一片開闊地,在那裡,是一片看不到盡頭,卻透著無盡古老氣息的建築物遺址,終於是靜靜的出現在了潯仇的視線所及之處。

在那相互連接而成的一大片建築物之中,可是埋藏著藥王留下的眾多寶物,雖然最珍貴的藥王手札具體在什麼地方暫時還不清楚,但到了這裡,想來距離也是不遠了。

還有幾百丈的時候,潯仇與六眼鬼鏡先降落到地面上,抬眼看去,眼前的蒼老建築群,龐大得令人感到震撼,雖然有些地方已經極為破敗了,但其中還是有許多處傳來古怪的氣息波動。

望著這般龐大得看不見盡頭的建築群,潯仇眼中也是有著掩飾不住的震驚之色,旋即暗嘆,難怪說提起藥王的名字,整個坊遠城的民眾無不是視為神人一樣,能憑自己一人的力量創造出這麼一個神秘空間,在世俗人的眼中,的確是一件驚掉下巴的事情了。

「這裡的面積極其遼闊,其中有著不少的隱秘,雖然藥王寶坻已經開啟過幾次了,但大半數的秘密還是埋藏著,不過看這樣子,這裡的建築物也支撐不了多少時間了,上次我來的這裡的時候還遠遠沒有像現在這樣破敗。」六眼鬼鏡望著那瀰漫著古老味道的建築群,有些傷感地道。

潯仇點了點頭,房子一旦沒有人居住了,會壞的特別快,而且這裡處於空間最上層,一路上趕過來要面對去數的骷髏阻撓,每一次能走到這裡的應該都不多吧。若想要將這裡建築物都模透,再將各種寶物取出來,可不是開啟那麼三次四次就能做到的。

「也不知道雷家

與斗師會他們有沒有到這裡,這裡的氣息太過凌亂,根本就無法探測。」潯仇喃喃自語。

「還是先進去吧,以他們兩家的實力,來到這裡應該不成問題,若是沒有像咱們連續被阻擋兩次,想來應該到了吧。」魔念揮了揮手,道。

「嗯。」

聞言,潯仇也是點了點頭,一拍六眼鬼鏡,後者便是展動身體,在地面上跑動著沖了進去。

進去時,也是偶爾能夠見到一些身影自各種建築中來回掠動,想來也是一些走到這裡的人,這些傢伙的實力普遍要高了,隨便抓過來一個也得八重九重。潯仇自然亦是低調行事,先是探查了一下周遭的情況,發現了三處能量波動較為奇特的地方,憑藉感知力他選擇了右側的那個。

「有主意了?」魔念已經,旋即連忙問道。

「似乎有點意思的樣子。」潯仇眼中也是有些驚喜之色,旋即他一拍六眼鬼鏡,後者便是帶著他向著建築群深處飛過去。

穿梭在建築群當中,周遭古樸的氣息撲面而來,這些建築物都高大極了,有些幾乎像是個小山一樣,一股股濃郁得令人感到恐怖的天地元氣匯聚在建築物上方,隱隱間,居然有著匯聚成霧氣狀的趨勢。

「哦?是元靈液的味道,呵,數量還真的好多!」

「這…居然是刻畫著各種武學的牆壁?還有低級靈通的武學存在?!」

潯仇稍稍放開一些精神力便是能感受到兩邊建築物中藏著著的寶貝,若是之前沒有遇上那兩個神秘人,他或許會停下來好好看一看,但現在,他顧不上了。

當潯仇與六眼鬼鏡再度停下來的時候,眼前多了一座奇怪的建築物,它並不像是之前碰上的那些一樣高大,夾在周邊的幾座建築物當中反而看起來有些普通。

向周邊看了看,覡,見周遭並無人影,潯仇這才進去到建築物當中。

進入之後先是一座昏黃色的暗道,暗道中涌盪著淡淡的能量霧氣,視線也是稍稍受到阻擾,再加上長時間沒有人來的緣故,這裡顯得有些潮濕。潯仇向前走了幾分鐘之後發現了一個岔道,仔細查探之後,他按照自己的第一感覺選擇了左邊的那條。這樣又前進了幾分鐘之後,他的腳步終於是緩緩的停了下來,面色驚異的望著出現在面前的一扇巨大石門。

「你之前來過這個地方沒有?」潯仇向著身邊的六眼鬼鏡問道,它常常初入藥王寶坻,向來應該知道一些信息。

搖了搖頭,六眼鬼鏡道:「這個建築物我倒是有些印象,不過沒有進來過,也不知道這個石門的存在,因為之前來到附近的時候並沒有現在的這股波動。」六眼鬼鏡眼裡也是有些疑惑,這一次的藥王寶坻著實發生了許多怪事情,饒是它對一些現象的發生也弄不明白了。

從六眼鬼鏡那裡得不到什麼信息,潯仇也只好自力更生地探索。石門極為的巨大,其上布滿著青苔,一股古老味道迎面撲來,在那石門上,顯然曾經有著極為繁複的符文,但隨著歲月的流逝或者其他的緣故,那種符文,已是淡不可見,但依稀間,潯仇還是能夠感覺到那種符文殘留的強大。

「居然有打鬥的痕迹?」魔念注意到石門之上有一些新出的創傷,與周圍格格不入的樣子,顯然是之前不久留下來的。

「這裡已經有人進入過了……」潯仇望著那裂開一道縫隙的石門,再看看地面上的一些腳印,眉頭頓時緊皺了起來,他之前所感應到的那種波動,在這裡愈發濃郁起來,想來這隱藏在石門之後的東西,應當是與藥王手札有關。

「咱們先進去。」潯仇一掌拍出,就算是有人捷足先登了,那也不能讓別人把藥王手札給拿去了!

「嗯。」

魔念點了點頭,便是率先掠進石門之後,潯仇與六眼鬼鏡迅速跟上。

進入石門,光線倒是變得明亮了起來,之前在外面看起來不大的建築物,果然是表面上文章,原來內部另有乾坤,石門之後封鎖著的竟是一個山洞。山洞之中,面積也是極為的遼闊,而且道路眾多,路線極為的複雜,如同一個迷宮一般,若是常人走進來,怕是看一眼就得有些眼花。

而潯仇在面對著那些多達數十條道路時,倒也是有些遲疑,不過所幸那種若隱若現的波動,給他指明了一條道路,當下毫不猶豫的順著那一條道路奔跑而去。

一人一獸,閃電般的自道路中掠過,而隨著這般奔跑,潯仇的眉頭也是越皺越深,因為他發現,就連這裡,竟然都是有著一些新鮮的的痕迹,顯然在他之前不久,便是有不少人進入過這裡。

「看來應該是之前在石門之前打鬥的那些人了……」想到此處,潯仇拳頭緊握,速度陡然加快。數分鐘后,魔念腳步猛然一頓,攔住身後的潯仇與六眼鬼鏡,此時,在他的前方,已走出現了一些亮光,他們三個小心翼翼的走上去,頓時,一個極為巨大,但卻宛如蜂巢般的圓形洞口,出現在了他們的視線之中。

「好多骷髏骨,幾乎都堆成小山了!」

潯仇有些愕然的望著那巨大的洞穴,洞穴之前的地面上能夠見到一些骨骼散落,都是各種色彩的骨骼,有黑色有灰色,看得人有些毛骨悚然,不過這些骨骼都算是完整,並沒有折斷的痕迹。這些骨骼太多了,幾乎將潯仇向洞穴內望去的視線完全擋住。

「這裡應該是藥王以前煉製骷髏大軍的地方。」在潯仇為那些觸目驚心的骨骼驚異間,六眼鬼鏡的聲音,在他耳邊響起。

「煉製骷髏大軍?」潯仇有些詫異的問道。

「荒澤這裡曾經作為一個重大的戰場,地下面埋藏了眾多屍骨,藥王來到這裡之後一直在煉製骷髏,就是為了阻擋六道聯盟前來追殺他,若不是這些骷髏存在的原因,藥王寶坻也不可能支撐到現在。」六眼鬼鏡道。

潯仇暗暗嘔舌,藥王這一招真算是以一當十了,收集一些死去人的骨骼煉化就能生成各種級別的高手,這若是給他幾千幾萬具死屍,豈不得造一個軍團出來。

「不過製作出的骷髏究竟等級如何,也要看那些屍骨死去時候的樣子,若不過是普通的士兵,製作出來的也是黃白等級的骷髏,那些死前修為不凡的,便能演變出各種不同的色彩。」六眼鬼鏡解釋道。

「果然是有人先到了此處。」魔念一邊聽著,一邊四處打量,接下來的話語,也是讓得潯仇一驚,目光急忙順著望去,果然是見到,在那數量極大的骨骼山之後,有著一道道人影矗立,細細看去,竟然都是熟面孔。

「是方家的人馬!」潯仇的目光,第一眼便是落在了那一身俊逸長衫的方海身上。

「還有斗師會的人。」魔念在一旁插嘴道。

潯仇目光一轉,果然是見到,在距方家等人不遠處,齊楚也是領著斗師會的人馬在此,不過看雙方的氣氛,似乎並算不得太好。

「他們兩家怎麼打起來了……」潯仇心中不禁有些錯愕。 第七百五十八章關英毅的心機

王歡的威望在特殊部門還是很高的,哪怕消失三年,當初的那些老人已經成了骨幹,聽聞王歡回來,更是興奮不已。

新局長自然也收到了消息,一張臉黑的跟鍋底一樣。

王歡回來主持大局?

把他這個局長放在什麼位置,退位讓賢給他嗎?

會議室里,新局長關英毅臉色鐵青,一言不發,四大主任也默不作聲。

氣氛壓抑的很詭異,這次特殊部門勢利,帶來的損失很大,大家對關英毅的一意孤行很不滿。

可他偏偏是局長,又無可奈何。

「咳咳,大家都說句話吧,大家都清楚蜀山遺迹的重要性,大家不會因為一點挫折就放棄吧。」

開口的是四王之一的雲長東。

關英毅為了制衡四大主任的勢力,提拔了四王。

這四王都是關英毅的忠實屬下。

「雲天王,這麼大的損失,只是一點挫折嗎?」

朱雀陰鬱著臉,她就是看不慣關英毅的作風,這才主動前去當了總教練。

「朱雀主任,那你還想怎麼樣?」雲長東冷冷道。

「局長的決策錯了,那就必須檢討過失。」

朱雀絲毫沒給關英毅的臉面。

「朱雀,你這太過分了。」

另外的西天王開口。

一旦局長認錯,在特殊部門威嚴掃地。

「我過分?這次特殊部門損失了六位通神修士,真元境的骨幹成員更多,難道他不該承擔責任嗎?」

朱雀眼睛冷冷的盯著首位上,一言不發的關英毅。

關英毅冷冷的道:「朱雀,有什麼話就直說,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們私底下的搞什麼小動作。」

「你們把王歡叫回來,心裡打的什麼主意,我不清楚嗎?」

關英毅拍起桌子,大喝道:「不就是想讓我下台,把位置讓給王歡嗎?」

「我告訴你們,這不可能!」

他在這裡收到了外面心腹傳來的消息,外面的人都在傳朱雀請王歡回來住處大局。

這事他早就憋了一肚子火了。

「朱雀,這事是我判斷錯誤造成的,可你們也別過分了。王歡,他還沒資格坐這個位置。」

東天王雲長東冷喝道:「王歡算什麼東西,他在洞天福地不過是一介散修,身份地位能跟局長相比嗎?

我告訴你們,局長在洞天福地的能量比你們想象中的還要大。

世俗界跟洞天福地之間的交集今後越來越頻繁。只有關局長掌握特殊部門,才能將特殊部門發揚光大。」

在座的人一言不發,低著頭靜靜的思考。

以他們的眼力也看得出將來的大勢,也正因為如此,他們才同意關英毅當上局長位置。

只不過此人好大喜功,眼高於頂,不把他們這些特殊部門的老人放在眼裡。

「誰稀罕你的破位置?」

這時,會議室的大門被打開,王歡冷著臉,背著手走進來。

「王神話!」

會議室里,有一半的人站了起來,驚喜的看著王歡。

心想還是朱雀的面子大,真的將王歡請回來了。

不過,同樣還有一半的人坐著不動,冷漠的打量著王歡。

「你就是新來的局長?」

王歡對著坐在首位上的關英毅問道。

「沒錯。」關英毅淡淡的說:

「王歡,這裡是特殊部門的絕密會議,你一個外人不合適在這裡。」

「關英毅,你說誰是外人?」

朱雀幾人兩眼瞪圓,大怒道。

關英毅笑道:「他不是外人嗎?那請朱雀主任告訴我,王歡在特殊部門擔任什麼職位?」

「對了,我聽說他以前是青龍主任,後來卻又被開除了,有這事嗎?」

關英毅對著會議室里的眾人詢問道。

「的確有這件事。」

雲長東等一行人附和道。

「既然他已經開除了,就不在是特殊部門的人了。」

關英毅砰的一巴掌拍在桌子上,大怒道:「王歡,你一介外人,這裡是你該來的地方嗎?」

「不要以為你曾經對特殊部門有過一點微末功勞,就可以無視規矩!」

王歡一肚子的火氣,他是看在朱雀的面子上,這才過來幫忙。

結果對方居然懷疑他搶他位置。

他要是真的是看中那個位置,早就坐上了,還容得下關英毅的份嗎?

「關英毅,你什麼意思?」

王歡臉色雖然平淡,可是心裡卻已怒了。請人幫忙就是這種態度?

關英毅道:「王歡,我這人公私分明,你願意回來,我很高興,青龍主任的位置還是你的。」

關英毅的意思很明顯,那就是逼迫王歡臣服。

「哈哈哈。」王歡大笑,輕蔑的看著他:

「關英毅,你覺的我會在意這個位置嗎?我要是願意的話,三年前這個位置就是我的了,還輪得到你坐在那裡?」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