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賣梅花咯,三文錢一支!」

「賣祭品咯,一兩銀子一籃嘞!」

……

葉青嵐聽著這些吆喝聲,不由得說道:「這不是坐地起價嗎?平日里線香哪用得著這麼貴?梅花那東西更是隨處都是,摘一枝不就成了嗎?至於祭品,一兩銀子都夠買十幾隻活的牲口了吧?」

一旁的念夏笑著說道:「小姐,非也非也,不就是圖個節日氛圍嗎?」

一旁空著手的端木聞,已經走到攤子前買了一籃子祭品。

京城的神廟一共有四座,分佈在東南西北四個城郊,佔地面積近千畝,平日里香火鼎盛,往來信徒絡繹不絕。

而在今日的祈神節,信徒們更是蜂擁而至,將整個神廟外擠得人山人海。

整個神廟就像是西藏的布拉達宮一般,依山而建,共有九層,每一層都有一千零一個房間,整體呈銀色,因為神廟的外面貼滿了銀箔,陽光一照,銀光閃閃,不似人間。

就連神廟的階梯,也是由上好的漢白玉製作的,一共有九百九十層。

葉青嵐抬起頭,看著一層層階梯上那烏壓壓的人群,不由得有些頭皮發麻,這麼多的人,要何年何月才能擠上去啊?

白如鏡和端木聞護在葉青嵐前面,防止有人一不小心撞到葉青嵐。

見葉青嵐有些不情願,一旁的念夏趕緊勸說道:「小姐,城北的神廟,情況已經算是很好了,城東的神廟乃是皇家神廟,這時候更是人山人海,帝后、妃嬪要來神廟祈福,下面早已擠滿了御林軍的人,不少百姓為了一睹皇室貴族的風采,一大早就等在了神廟外面。」

「為什麼有這麼多人信仰這個神啊?」葉青嵐實在是百思不得其解。

白如鏡一臉崇拜地說道:「師父,說到這個神,他的來歷可就大了,傳說天衍大陸以前是倒懸在天上的,距離太陽很近,整個大陸上到處都是沙漠和戈壁,民不聊生。後來,神來了,傳說中這個神見到天衍大陸這般慘象之後,心中不忍,於是整個天衍大陸倒過來了!」

「這種鬼話也能信?」葉青嵐表示很不可以思議,「有這麼神嗎?這些勞動人民就是會誇大其詞!」

雖然帝澤天很牛,但是葉青嵐也不覺得他有這本事。

「當然有這麼神,這些事迹都是寫在歷史典籍上的呢。」白如鏡一本正經地說道。

「我看不是寫在歷史典籍上,是寫在神話故事裡的吧?這種故事也就是能哄哄三歲小孩子罷了,你們怎麼都相信啊?」葉青嵐無語地說道,「誰掌握現在,誰就掌握過去,誰掌握現在,誰就掌握未來,過去的那些發生過的事情,都是可以隨意在書中篡改的。」 重生青梅逆襲記 「小姐,這些事情哪說得清啊?那些歷史典籍,也是不知哪年哪月記載了這事兒,早就無從考究了。」一旁的念夏笑著說道。

金明珠也跟著一本正經地說道:「青嵐,你別不信,別的不說,單說這個神廟的神官,一個個那都是牛逼得上天的,神官們的等級都很高的,每年的祈神節,在神廟的後殿都會舉行招納神官的儀式,要求必須是低於三十歲的靈導級別的高手,這種高手都是北凰國一年都出不了多少,轉眼間就被神廟招納了大半。」

「是啊,」雲苓歌也跟著說道,「只要成為了神廟的神官,那麼財富、地位、聲望享之不盡,就算是等級最低的神官,那些朝廷一品大員見了,也不得不擺出一副恭恭敬敬的態度。」

熙春指著頭頂高高的神廟說道:「小姐,這座神廟共有九千九百九十九個房間,裡面住了好幾千個神官,每一個神官進來之後,便終其一生都要為神廟效力,直到老死在神廟的那一天,但這對百姓們來說是一種榮幸,大家都覺得能夠為神廟奉獻一生的人,來世必然榮華富貴。」

葉青嵐覺得他們簡直就是一群愚昧無知的人類啊,這些宗教勢力就會編一些美麗的謊言,來誆騙大家。

中國古代為什麼大力推崇佛教?

那是因為中國古代是封建社會,封建社會要禁錮人們的思想,佛教講究的是忍受今生的痛苦,追求來世的幸福。

因此,那些受到壓迫的老百姓們,一個個皆是不思反抗,一心想著忍受今生的痛苦,去追尋來世虛無縹緲的幸福。

事實上,人到底有沒有來世,都還難說呢。

一行人終於擠上了漢白玉台階,有不少格外虔誠的信徒,跪在地上三跪九拜地一步步爬上去,也有些人雙手合十,一邊往上走,一邊念念有詞。

整個隊伍的進行是很慢的,爬了將近兩個小時,才慢慢地挪到了神廟的正殿。

葉青嵐搖了搖頭,嘆了口氣,感覺今天還不如呆在家裡修鍊,這什麼勞什子的祈神節,比21世紀中國的春運還可怕。

一上了正殿,正殿周圍的幾十個板著臉的神官,便將那些擁擠的人井井有條地分成了九條長隊,讓他們井然有序地往神殿內走去。

就在這時候,不遠處傳來了一個熟悉的聲音。

葉青嵐轉過頭去,只見之前在青雲榜上見過的那個穿著白色留仙裙、相貌平平的女子,正在跟一個等級比較高的神官說話。

那個神官穿著一身華麗的長袍,腰間綴著一個牌子,牌子上面寫著七十兩個字。

端木聞見葉青嵐一直盯著那邊在看,便低聲解釋道:「神廟內等級森嚴,從低級神官到高級神官,一共分為九九八十一級,通過考核當上神官的人,要通過自己的努力才能一層一層地往上爬,最初極為容易,越到後面越難。你盯著看的那個神官,已經有七十級了。」 葉青嵐留意了一下那個神官的容貌,只見那神官鬚髮皆白,不下百歲之齡。

端木聞接著說道:「二十七級以下的神官,手中並無實權,爬得越高得到的財富會越多,二十七級到五十四級的神官,屬於中等管理階層的神官,而五十四級到八十一級的神官,則屬於高層管理神官,北凰國共有三位八十一級的神官,被稱為紅衣神皇、萬聖神皇和蒼生神皇,三人共同管理整個北凰國的神廟。」

那個七十級的神官一直在跟那個穿著白色留仙裙的女子說話,態度十分恭敬,用誠惶誠恐來形容簡直就是恰如其分。

而那個穿著白色留仙裙的女子的神色則極為淡漠,就如同一個上位者在聽自己的屬下做總結報告一般,不時輕輕點頭,面無表情,令人難以猜透她心中的想法。

不一會兒,又走來了幾個高級神官,每個神官見了白衣女子之後,皆是尊敬之極,彷彿看到了什麼大人物一般,給她行了一個大禮,顯得格外令人矚目。

白衣女子淡淡地抬了抬手,他們這才敢從地上站起來,然後,在七十級的那個老頭子說完話之後,也跟著彙報了些什麼。

葉青嵐往他們腰間掛著的牌子掃了一眼,只見他們的等級就沒有低於六十八級的,都是神廟中難得一見的骨灰級別的高層。

這個白衣女子到底是什麼來頭?為什麼這些人對她這麼尊敬?

葉青嵐看向一旁的端木聞,低聲問道:「那個白衣女子是神皇的女兒嗎?為什麼這些人對她這麼尊敬?」

「不可能,」端木聞搖了搖頭說道,「師姐有所不知,神官是不能戀愛的,一旦發現與人有私情,便會以極刑處死,更別說娶妻生子了。」

「那就奇怪了。」葉青嵐蹙了蹙眉,百思不得其解。

就在這時候,一直聽著那些人彙報事情的白衣女子,突然轉過頭來,半眯著眸子,冷冷地看向葉青嵐的方向。

兩個人對視一下,白衣女子的眼神十分冰冷,整個人瞬間化身移動冰窖,冷銳的氣息如同刀鋒一般,切割著葉青嵐的肌膚,激揚起她青色的長發。

葉青嵐的眼神同樣冰冷,從第一次在青雲榜上見到她開始,葉青嵐便察覺到她對自己來者不善了,雖然自己從來沒有見過她,但是不排除她是自己敵人的朋友,或者是自己的敵人易了容。

兩人冰冷對冰冷,互相看了半晌。

然後,白衣女子若無其事地轉過了頭。

葉青嵐的目光將她的全身逡巡了一遍,然後停留在了她腰間的一塊玉牌上。

玉牌上刻著神廟的一個圖騰,此圖騰乃是一個月桂花圖案,圖騰採用浮雕和鏤空雕結合的模式,將月桂花雕刻得栩栩如生。

難道說神官們對這個白衣女子的尊敬,是源於她腰間佩戴的這個玉牌?除此之外,好像也沒什麼能代表她身份的東西了。

葉青嵐覺得這傢伙好詭異啊,整個人透著一股神秘。 然後,端木聞繼續和葉青嵐說:「師姐,這些神官很拽的,背後都是有大人物,或是一國皇親貴族,或是上古隱世家族,咱們千萬不能招惹。」

葉青嵐無奈地說道:「我又不信神,你們非要帶我來這種地方,熱鬧是挺熱鬧的,可也太熱鬧了吧?上去已經是這麼艱難了,更別說從人群中擠下來了。」

白如鏡一臉殷切地說道:「師父,你就祈禱一下嘛,祈禱自己拿青雲榜第一啊,師父想想看,青雲榜的第一名到時候的獎勵可是多好多好的。」

葉青嵐微微有些驚訝:「我怎麼不知道青雲榜有獎勵?」

「每一年的獎勵都是不對外公布的,很神秘的,」端木聞解釋道,「不過,每一樣寶物對於修鍊的人來說,都是價值連城了。」

葉青嵐見大家之所以拉著她來拜神,都是為了她好,便不再推辭,決定一會兒到了神像面前,就去上一炷香。

來上香的人,除了他們幾個之外,其他的人幾乎都是閉口不言的。

神殿內一片安靜肅穆,檀香味裊裊升起,使得整個神殿內雲蒸霧漫,地上是打了蠟油閃閃發光的黑檀木地板,四周是九千九百九十九盞金鶴長明燈,此燈的燈油乃是採用深海鯊魚油製成,萬年不滅。

神官們位列兩旁,一個個神色恭敬,面無表情。

老百姓們似乎十分害怕這些神官,也不敢靠近他們,默默地捐了銀子、送上鮮花、上完香之後,便從大殿的另一側離開了。

見葉青嵐瞅了瞅兩旁的神官,端木聞趕緊說道:「師姐,上香的時候千萬別惹神官,這些神官很不好惹的,他們一個不開心可以直接處死你,官府根本不敢管。七品以下的官員,神官們擁有直接的殺伐權。」

葉青嵐覺得這種宗教簡直太畸形了,赤裸裸的邪教啊。

為了不讓端木聞擔心,葉青嵐還是不咸不淡的說道:「知道了。」

不一會兒,前面的人終於走光了,葉青嵐先是將手中的梅花放到殿內的水池中,與前面的梅花一同擺好,隨後將自己的祭品放在了架子上,接著走到功德箱前,十分小氣地扔了一個銅板,最後來到蒲團前,站定。

葉青嵐真的很好奇,這個天衍大陸共同信奉的神靈,到底長什麼樣?

其他人都跪在地上三跪九叩的,葉青嵐無所謂,畢竟這是他們的習俗。

可是葉青嵐這個21世紀的殺手之王,自己的父母都沒跪過,更別說跪一個勞什子的神靈了。

葉青嵐決定先打量了一下神像,看看到底長啥樣,是不是跟中國以前的那些佛像、老君像很像,彎彎的長眉、垂下的眼睛、厚厚的嘴唇和雙層下巴,長長地垂到肩頭的耳朵,一身寬鬆的袍子耷拉著,像是流水一樣垂下來。

哪知道一抬起頭,葉青嵐便深深的震驚了,卧槽,這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啊!

娘啊,這一看,神像竟然和帝澤天長的一模一樣! 葉青嵐很慶幸自己現在沒有喝水,不然肯定一口水就噴了出來。

饒是這樣,葉青嵐也震驚地不行,簡直是心中無數個草泥馬閃過啊。

這時候,其他的隊伍中的人,已經跪拜完了,恭恭敬敬地彎腰垂首走了。

葉青嵐身後的人見她一直盯著神像在看,也沒有跪拜的意思,不由得有些不耐煩了。

就在這時候,那個穿著白色留仙裙的女子,走到了一個等級較高的神官身邊,在他耳邊耳語了幾句。

只見那個神官誠惶誠恐地點了點頭,唯唯諾諾地表示自己一定會做到的。

然後,那個白衣女子的臉上露出了一個詭異的笑容,陰森森地看向了葉青嵐,在幽幽的燈火闌珊處,仿若不能超度的一隻惡鬼一般。

葉青嵐恍然不絕自己已經被危險盯上了,依舊看著神像沒有下跪。

身後的端木聞急了,趕緊拉了一下葉青嵐的衣服,低聲說道:「師姐,趕緊跪拜祈禱啊,很靈的!」

「你們跪拜吧,」葉青嵐無奈地說道,「我心裡想跪,可是我身體做不到啊!」

跪拜帝澤天?

拜託,帝澤天是她的男朋友好不好?

她怎麼也跪不下去啊!

若是這次給帝澤天跪下了,那還得了?日後還怎麼振妻綱?

見兩旁的神官全部朝葉青嵐虎視眈眈地看了過來,端木聞趕緊拉著葉青嵐下跪。

葉青嵐掙扎了一下,甩開了端木聞的手,若無其事地說道:「信仰本來就是很自由的一件事,我不信他,為何要跪?」

周圍的人紛紛朝葉青嵐看了過來,百姓們心中十分憤怒,覺得葉青嵐玷污了他們心中的神祗。

可是這裡是莊嚴肅穆的神殿,縱然百信們心中有怨怒,也不敢在這裡撒野,只能冷冷地看著葉青嵐,一副恨不得為了維護自己心目中萬能的神,跑上去跟葉青嵐拚命的樣子。

這時候,整個大殿內所有的神官全部都上前走了一步,為首的一個白鬍子神官大喊一聲說道:「大膽!爾等何人,竟敢對天神如此不敬,來人啊,將此等異教徒給我抓出去施以火刑!」

葉青嵐一聽這話,頓時就火了,冷笑一聲說道:「你們還講不講理啊?信不信都是我的自由,你們沒資格強求!更何況,上天有好生之德,只是因為我不信神明,你們便要殺了我,這就是你們神教滿口仁義道德的好生之德嗎?」

「我們的好生之德只對於我們的信徒而言的,至於你這種妖言惑眾的異教徒,我自然要以暴制暴,以防你們禍害其他人,淪為魔鬼手中的工具!」白鬍子神官做出一副義正言辭的樣子說道。

「魔鬼?真是可笑,誰給你的權力讓你自詡為正義的使者,披著這層偽善的外衣在這裡肆意騙錢的?」葉青嵐冷哼一聲說道。

「自然是我們所信奉的天神,讓我們成為了正義的使者,天生為這天衍大陸的眾人實現願望,而我們感激天生,呈天下百姓之命,用一生一世侍奉天神!」 白鬍子老頭陰狠地盯著葉青嵐,「小丫頭,今日你若乖乖下跪,尚能脫離死罪,若你冥頑不化,我等定要留下你的性命!」

熙春嚇得臉色慘白,一想到這些神官殺了人,連官府也不敢管,一個個修為又極為高強,便趕緊勸說道:「小姐,您就拜一拜神吧,您是咱們葉家的主心骨,沒了您咱們葉家可怎麼發展啊!」

白如鏡跟著說道:「這位大人,您一生慈悲為懷,想必會大人不記小人過,我這裡有一些五品的好丹藥,吃了之後可以強身健體、鞏固修為,您看這件事咱們還是輕輕放下吧?」

端木聞也說道:「家師前幾日煉製了一件強大的寶劍,今日與神官大人相逢也是有緣,改日定然將寶劍送到神廟,交與大人。」

「以為這樣就想賄賂我嗎?我身為神廟內七十九級的神官,這一路走來光明磊落、兩袖清風,你們這是想害老夫晚節不保么?真是一群實實在在的牛鬼蛇神,踏進這神殿都是玷污了神靈!」

白鬍子老頭雖然很想要白如鏡的丹藥和端木聞的寶劍,但是一想到那個白衣女子在他耳邊囑咐的事情,他又不敢造次,心中憋著一股悶氣,只能越發憤怒地說道。

「放肆!」葉青嵐大喝一聲,她平生最不能忍受的便是別人欺負她的朋友,「我的朋友也是你能罵的?還不趕緊向我的朋友道歉!」

「道歉?我神教神官便是一刀斬下當朝官員的腦袋,皇帝也不能拿我怎樣,你以為你是誰?除非是天神真的下凡,否則我神廟誰也不怕!」白鬍子神官嘲諷地說道,「凡玷污我神明者,必遭神罰,今日老夫便要代表神明替天行道!」

說著,白鬍子神官看了看身邊那些七十多級的神官,大喊一聲說道:「還愣著幹什麼?還不趕緊抓住這個妖女,將她按到外面的架子上綁起來燒了!」

「不要啊!」熙春大喊一聲,撲倒白鬍子神官腳下求饒,不料卻被白鬍子神官給一腳踢飛了出去,直接撞上了主子,吐出了一口鮮血!

「我看誰敢!」白如鏡、端木聞、金明珠和雲苓歌異口同聲地說道,四個人同時站到了葉青嵐的面前。

雲苓歌打了一個響指,頓時,雲家的那些跟隨在她身邊保護她的暗衛走了出來,圍在她身邊,虎視眈眈地盯著那些神使。

金明珠則是直接拿出了自己的長矛,橫在胸前,半眯著眸子,氣勢洶洶地看著他們。

其實,說心裡不害怕那是假的,金明珠打架靠的那是一身蠻力,哪裡是他們的對手?不過輸人不輸陣,更何況她把葉青嵐當成了自己的朋友,作為一個朋友,就應該與對方肝膽相照,為她兩肋插刀!

即便流干最後一滴血,也決不後退!

白如鏡明知道打不過,但還是堅定地站在了葉青嵐的面前。平時自己和葉青嵐的差距實在是太大了,因此自己將愛戀放在心中,根本不敢說。 白如鏡不知道能做一些什麼樣的事情,才能引起葉青嵐的關注,因此只能發揮他僅有的餘熱,哪怕是為葉青嵐擋擋刀子,他也覺得不枉此生了。

端木聞直接放話道:「我看你們神廟日後是不想要我們煉器師公會煉製的兵器了!竟敢對本會長的師姐下手,你們考慮過後果嗎?」

「堂堂煉器師公會,我們根本就不放在眼裡,不就是一些兵器嗎?你可知我們神廟手眼通天,就是不用你們煉器師公會煉製的兵器,自然有隱世家族的人大把的給我們送上兵器!」白鬍子神官不屑地說道,然後狠狠地一揮手,「還愣著幹什麼?還不將人都給我抓起來!其他人等可以投入地牢,為首的這個女孩子,必須給我綁起來狠狠地燒死!」

就在那些神官衝過來的時候,葉青嵐的手中趕緊使出了幾張定身符,飛到了半空,將身邊的朋友們全部都定住了。

這種時候湊上去也是送死,經歷了失去拓跋臨淵的悲痛之後,葉青嵐不希望再失去自己的朋友,哪怕是受傷也不行。

「念夏,熙春,照顧好他們!」葉青嵐吩咐道。

兩人與葉青嵐心意相通,趕緊將這些人也拖了下去。

周圍的百姓們一個個也退出了神殿,留出了足夠的空間給他們打鬥。

「葉青嵐輸定了,她現在的修為還不到靈導級別,而這些神官們修為早就到了靈尊的巔峰,這兩人相差兩個境界,今日葉青嵐必死無疑。」

「沒錯,那些神官這麼強大,葉青嵐分分鐘便會被他們碾死!」

「雖然葉青嵐在京城屢屢創造奇迹,但今日奇迹是絕對不會眷顧她的!這葉青嵐如此狂妄了,居然敢不尊敬神明,今日死在這裡便是神罰!」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