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這不應驗了那句話嗎,屎不臭,攪起來才臭!」

「哈哈哈,有理有理!」

人們笑話著火元宗,其中更有不少都是不俗的實力,有什麼比這打擊火元宗氣焰更美的事?他們只要在一旁當觀眾看笑話,偶爾插插嘴爽一下嘴癮就行了。

「等著吧,火雲子一定會來的,到時候就有好戲看了。」

「不一定吧,火雲子自知理虧,來了不是出醜來的嗎?我要是他就乖乖躲起來,省的惹得不痛快。」

「哈哈哈,火雲子不來,其他人要打起來了!」

「什麼?誰打起來了?」

忽然,有人一聲大喊,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

「有人打起來了嗎?果然一山不容二虎,超級天才見面誰都不服誰,終究容易打起來的!」

「快看,那不是紫星和拓跋蠻嗎?」

「原來是他們!」

「這兩人又要打起來了嗎?上一次那一番大戰,可是驚人,真不敢想象他們是兩個天元中期,看這模樣上一次沒打夠,現在都是戰意滔天啊!」

「和,這兩人上一次打了一天一夜,兩人都筋疲力盡,準備這一次分出勝負了嗎?」

「好奇啊,誰輸誰贏還真不好說,那紫星的確是了得,但那拓跋蠻同樣可怕,而且他身懷蠻荒體,幾乎立於不敗之地。」

「咦,火雲子,是火雲子來了!」

「火雲子,他來了嗎?」

「哈哈哈,火雲子你這個狗雜種,他娘的終於不當縮頭烏龜剛出來了?還不快過來,看老子不打的你****。」一聲狂嘯,正好出來的聶雲碰上火雲子到來,一邊斥道:「兩個小屁孩滾遠點去玩,看我宰了這個狗雜種讓你們知道什麼叫打架,什麼叫過家家。」 場面一時鴉雀無聲,所有人望向了聶雲。

「這個炎風好霸道!」

「紫星和拓跋蠻都成了小屁孩,當面怒罵火雲子,好氣魄,就看他有沒有命活下去了,要是能活著,就憑這老子敬他是條漢子!」

「你就是炎風?敢這種口氣跟我說話,看來你是活膩了!」拓跋蠻何等霸道之人,還沒有人敢這麼挑釁他的,當下便是一聲冷笑,興奮地舔了舔嘴唇。

「呵,小屁孩快滾開,要是壞我好事看我事後不打爛您屁股!」

「你……」

拓跋蠻惱羞成也惱怒,一張臉刷的一下就漲紅了,眼中的眸光跟吃人似的。

聶雲卻不理會他:「那邊有我個手下敗將,對,就是你,勉強陪他玩玩,老子還有正事要干。」

「手下敗將?」

紫星臉一黑。

「不說你說誰呢,要不是老子不想你太丟人,早把你打趴下了,小屁孩就一邊玩去。」

聶雲沒好氣地這才望向火雲子:「不要臉的東西,看什麼看?翻臉不認人就真的不認識老子了?還不快過來磕頭賠罪,老子下手輕點,否則你他娘的看我不打得你****。」

「你……找死!」

火雲子臉色鐵青,額頭粗壯的青筋直跳,別說被人這般羞辱,往日即使敢在他面前無禮的都不見。

「炎風是吧,給我去死吧!」

不等火雲子出手,拓跋蠻已經忍不住動身了,何曾被人這麼羞辱過了?

「慢著,他是我的!」

另一邊,紫星也動手了,他何曾想過,一個他不屑動手的人也敢這麼挑釁他,若不教訓一番,何以平息心中的怒意?

「好,今天就比比我們誰先宰了他!」

「哈哈哈,小屁孩沒學會不尿床,就已經學會了好大的口氣!」聶雲大笑:「說,是不是那邊那個狗雜種指使你們的?火雲子,你他娘的太不要臉了,讓這麼兩個小屁孩出手簽字我,你是怕我把你打出屎來吧?真他媽替你害臊!」

「炎風……你今日必死!」

「呀!」

火雲子一聲怒吼,直奔聶雲而去,他目眥欲裂,眸光簡直要要吃人。

這一邊,聶雲已經跟暴怒之下搶著要殺他的紫星和拓跋蠻鬥起來了,他手握一個石台,像是一件法器,又不太像,刷的一下,石台中兩道光束以可怕的速度飛射而出,直奔紫星和拓跋蠻。

「什麼東西?」

拓跋蠻還好,不知聶雲實力,紫星卻是知道聶雲底子的,忽然這一手讓他感到一陣心驚,頓時不敢大意了,連忙全力接下。

「他娘的,果然是兩個小屁孩不經打,滾開點,火雲子小兒快快過來受死!」

「炎風,給我去死!」

火雲子火冒三丈,嗡的一陣,直接祭出火雲爐,只見爐火滾滾,天地為之色變,一陣熾熱的轟鳴,便是直奔聶雲而來。

「破爐子也敢拿出來獻醜?」

咻咻!

聶雲手持石台,又是兩道光束射出,直奔火雲子而去。

當!

驚天巨響,這兩道光束卻是被火雲爐完美擋下來,一陣輕顫,餘波如漣漪一般掃蕩開來,火雲爐震顫了一下,露出身後火雲子那張憤怒而興奮臉:「給我去死吧,今日非要將你碎屍萬段!」

「無恥之輩還敢囂張,看我把你打出屎來!」

聶雲的話完全將火雲子激怒了,抱著火雲爐便是砸來:「休要走,今日看你如何逃。」

「殺了他!」

另一邊,拓跋蠻和紫星原本爭著誰先殺了聶雲,卻被聶雲隨意擊退,如何能忍?竟是也殺了過來。

「哈哈哈,一群烏合之眾!」聶雲笑道:「來吧,看我好好教訓你們。」

手中石台光芒萬丈,驟然間一道道掃光束暴射而出。

「雕蟲小技也敢丟人現眼,真是不知所謂。」火雲子暴怒,原本以為聶雲有什麼依仗,卻不想只是這般,心中怒火更甚,豈能放過聶雲?

「喝!」

火雲子大喝,懷抱火雲爐,這是要活生生砸死聶雲。

嗡!

忽然,他感覺大腦一陣眩暈,一股奇妙而詭異的感覺襲來,他頓時意識到不對。

「糟了!」

然而,迷陣的力量豈是他能抵擋的?就是武聖來了都要吃癟,此時在迷陣當中御空飛行,頓時受到迷陣力量的反噬,任他再強,剎那間失去意識,墜落高空。

這般經歷火雲子已經不是第一次了,失去意識的而前一刻他才察覺到,他被聶雲算計了,卻怎麼也想不起來,到底哪裡不對。

除了火雲子,還有被殃及的兩條魚,拓跋蠻和紫星也紛紛墜落高空。

此時,唯有聶雲屹立高空中,根本不受影響,嘴角揚起,聶雲冷冷一笑:「簡單的幻術我也會一點,這點你應該沒有想到吧?」

聶雲手中出現另一個石台,和手中原本這個石台一樣,都是小型的陣法,持續不了多久,威力也不可能太大,但原本的石台讓他有了一戰之力,可以進行勾引,至於另一座幻術石台,雖然以他的能力很難有太強的迷幻作用,卻可以在人激動的時候,效果翻倍,這也是聶雲極盡一切激怒對方的原因。

一路追來,他們在這般幻術作用下,火雲子三人根本沒有意識到他們正朝著迷陣的方向深入,等到發現的時候,已經晚了。

「跟我玩,還嫩了一點!」聶雲嘴角揚起。

遠空,人們傻傻地看著這一切,一些更是忍不住揉了揉自己的眼睛,以為眼花看錯了。

「怎麼回事?剛才發生了什麼?」

所有人大驚失色,只見除了聶雲之外,三道身影全部墜落,毫無徵兆地,這一切都發生了,離著太遠,他們根本無法知道發生了什麼,但火元宗的天才們卻知道這是怎麼回事,但他們不明白的是,拓跋蠻和紫星不知迷陣可怕跟上去還情有可原,火雲子就算再怎麼被沖昏頭腦,也不至於傻乎乎的跟上去。

「糟了,被陰了!」

他們大驚,唯一能確定的是,一定是聶雲搞的鬼,但問題是,火雲子已經被帶入迷陣當中,這一點他們無法挽回。

「火元宗啊,不知道你們得知消息,會是什麼樣子?」

聶雲已經能想象火元宗咬牙切齒的模樣了:「你們要把我困死在這裡,我就把你們的火雲子弄進來一起死!」 姜染坐回去,隨口總結:「反正大概就是這樣,像什麼一捧一踩啊,明朝暗諷陰陽怪氣啊,都是。」

「陰陽怪氣。」江野湊到她面前,一臉欠打的表情。「你在說你自己嗎?」

姜染蹭的抬頭,危險的眯起眸子:「……你說誰陰陽怪氣呢?」

你才陰陽怪氣!你全家都陰陽怪氣!

江野笑而不語。

姜染深吸了一口氣,告訴自己不要和傻逼論長短。「你到底明白沒?」

江野微笑,「領悟了一絲。」

「那你覺得你身邊有什麼這種小白花?」見他懂了一點,姜染迫不及待的問。

江野毫不猶豫的點頭,「有。」

「誰?」姜染一臉期待,她就說狗兒子是個聰明人吧,一點就通!不過還得歸功於她演的好。

江野:「我覺得,你就挺像的。」

姜染:「……」

「我覺得這宅子的後院有塊地位置極佳,朝向太陽,土質鬆軟,風景優美。」

江野挑眉,「所以?」

「不如我就連夜把你在那埋了吧。算是我最後的仁慈。」姜染微笑著拍了拍他的肩膀,江野低眸掃了一眼搭在自己肩上的那隻蠢蠢欲動想要掐死他的手,及時補救:「你說的是張安安吧。」

「什麼叫我說?我什麼時候說過?」姜染不認。

她拐著彎說這麼多,無非就是想告訴他張安安這個人人品不太好。他又不是傻子,聽不出來她話里的意思。

剛剛只不過就是在逗她玩罷了。

將她的手拿下來,江野正了正神色,問:「我上樓之後,她和你說什麼了?」

姜染表情茫然,嘴硬:「沒說什麼啊。」

「你怕什麼啊。」

「誰怕了!」

果然,對付姜染還是得用激將法,一點就炸。江野板著臉看著她,眼裡寫滿了不信。下一秒姜染不打自招:

「我們就是隨便聊了兩句,她問了問我高中成績和大學而已。還有你有沒有女朋友,追你的人多不多。」

要是換做之前,姜染也可以像是和宋晟那樣,對江野吐槽。但是現在她總覺得和江野說這些,有點怪怪的。

「沒了?」江野不信。

姜染的小動作暴露出她現在在猶豫。

見狀,江野又道:「這有什麼不好說的?」

「她和你,我肯定是偏心你的。」

「哪怕你是錯的,在我這你也是對的。」

見姜染望著自己出神,江野伸手握了握她微涼的指尖,

「嗯?」

他沖她一笑,帶著安撫的意味,讓人見了莫名心安。

姜染莫名臉發燙,最後只是弱弱的回了句:「反正吧,我就覺得她表裡表氣的,你離遠點就行。」

「好。」

姜染突然反應過來,為什麼江野今天不回去,就算她過來找他他還是不回去。為的就是留下來給張安安過生日。

想到這兒,姜染皺著眉開口:「不過,我看她好像很依賴你。你對她好像也不會拒絕。」

「我從來不會拒絕我的小公主。」

聞聲,姜染下意識皺眉,誰料,下一秒,江野又道:。

「可你才是。」 「不……」

眼看著聶雲那渺小的身影落下去,火元宗眾人目眥欲裂,完全沒有商量的機會,聶雲便將他們的火雲子再次拉入火坑了。

「蠻子!」

「紫星!」

另一邊,陽宗和拓跋家的人眼眸噴火,然而罪魁禍首聶雲已經不在了,他們只能將怒火發泄到火元宗身上,他們看得出來這是聶雲對火元宗的報復,怎麼看一切竟然都是算計,但他們的紫星和拓跋蠻卻是無辜遭殃了。

「火元宗,你們要不是不給個解釋,休想好過!」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