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不正是你最拿手的?」

「……」

*****************************************************************************************

近段時間更新不給力,也不好意思張口求什麼,但大家收藏、推薦卻一直都很給力,萬分汗顏!

今日更是有「刄伈」1888起點幣的打賞,沒的說,今日兩更,本周剩下的幾日,也無論如何堅持兩更!

再次感謝大家支持!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 “”=”(‘”=””>

陳放也不敢靠近隊伍,或許還真怕直接被淹沒了,在一旁跟著。.t.

此刻聞言,不由嘴角抽搐:「我說大少爺你也真是的,到現在別人幹嘛追你都不知道,你也太有才了吧,將來估計死了也是不知道自己怎麼死的。」

聶雲白了他一眼:「我呸,一張烏鴉嘴,虧我以前還指導你,這麼沒良心,還敢咒我。」

「嘿嘿!」陳放訕訕一笑,終於道出了原因。

原來,聶雲「喂葯狂魔」的大名傳到這裡后,起先著實讓人汗顏,後來大家覺得,與其在這裡爭奪天才地寶,不如去打劫他,要知道他可是坑了太多人了,手上肯定有不少天材地寶。

這一來,打劫聶雲一個中級武者,幾乎抵得上打劫了四五個高級武徒了。

只不過,等到有人反應過來趕去的時候,聶雲正好閉關去了。

聶雲汗顏,自己倒成了手中捧著財寶的無知小屁孩了。

「倒也是,以那黑衣人的實力,家當也就只有我的一半,還別說一般的高級武者甚至實力墊底的高級武者了,家當跟我沒得比,但……我現在到底要不要告訴他們,那些八成都被我煉化光了?」

想了想,聶雲還是放棄了,說出來也沒人會信他,誰的煉化速度能有這麼快?

聶雲有苦難言,剛想拿幾個開刀立威,陳放又開口了:「雲少,你往正西面跑,那裡妖獸密集,而且有個水潭裡面有隻變異的水蟒,實力驚人。」輸入址:heyaпge.觀看醉心張

聶雲立馬明白了對方的意思,連忙豎起了個大拇指。

這傢伙明顯包藏禍心,要把這些人往那裡引。

不過,聶雲很喜歡,立馬調準方向,朝著陳放所說的水蟒哪裡而去。既然他們這麼愛追,那就追個夠,既然他們這麼愛天材地寶,這水蟒估計不會讓他們失望。

眾人心中暗罵陳放,卻沒有放棄追逐,期間,只有少部分人脫隊。

「應該是這裡吧!」

身後不少人的實力都比聶雲強,但聶雲勝在行動靈活,左衝右突,還真沒讓敵人攆上,被他來到地方。

眼前景色大便,出現許多水窪,不遠處已經能看到一個水潭,腥臭的氣味撲鼻而來,聶雲不由以元力封閉嗅覺:「有毒!」

「哈哈,既然大家都來到這裡了,要不幹脆解決這頭臭蛇如何?」

「說的是,雲少就一個人,我們就算追上了,也很難分贓,倒是這頭臭蛇,老巢肯定有好東西。」

聶雲一見追擊的人都停下了,自然不在逃跑,心中卻是暗罵這些老狐狸,果然沒一個好對付的,心中都打著自己的小算盤,追不到自己就正好盤算起這裡的主人來了。

原本這頭妖蟒很多人都惦記,只是實力太強了。

平時大家都在打主意,卻都不願給別人做嫁衣,此刻倒是正好,可以一起上。

至於便宜了誰,就看個人實力了。

「吼!」

巨大尖銳的嘶吼聲響起,水潭中,半具蟒身人立而起,足有七八米高,腰身比水桶還要粗得多,吐著蛇信子,一雙懾人的大眼通紅,似乎對於人類對他領地的冒犯十分生氣,若不是看著敵人人多勢眾,估計早就一口一個了。

聶雲趁機躲了起來。

當然,他可沒有就此離開的意思。

怎麼說,也是他促成了眾人的「團結一致」,怎麼也得收點利息吧。

咻!

忽然,一支箭矢射向妖蟒,強大的勁道,讓妖蟒發出一聲憤怒的嘶吼,顯然,人群中還有精通箭術的人在,這一箭威力不小,著實惹惱了對方。

「吼!」

妖蟒巨尾拍下,潭水濺起七丈高,嗖的一聲,一道巨影衝出水幕,張開懾人的血盆大口,就咬向一人,大戰一觸即發。

「一起殺了這孽畜。」

眾人合力,幾乎瞬間將妖蟒包圍,全力攻擊之下,即使妖蟒如此強大,同樣被打得異常狼狽。

所謂的雙拳難敵四手,何況……這何止是四手啊?

「吼!」

又是一聲巨吼,憤怒的妖蟒那巨大的蟒頭在空中搖擺,忽然張口一噴,紫色的霧氣噴洒而出,一位跑得慢,率先被毒霧包裹,等到毒霧散去,只見一具乾枯的屍體。

眾人被嚇了一跳,這毒霧太厲害了,遇物則化,花草樹木瞬間枯萎,而後化為灰分。

不看,就連高級武者碰上,都直接變成乾屍了!

「大家不用怕,用元力護體,毒物肯定也是有限的,不可能一直噴下去。」一位死裡逃生,卻消耗了大量元力抵擋那稍稍觸碰毒霧的青年大喝,止住了眾人的慌亂。

這個時候,有人被嚇跑,大部分還是不甘心,也顧不得節省元力了,最大限度釋放元力護體,林中,頓時光芒大盛,凡人在此,估計都睜不開眼了。

聶雲見狀,尤其是那具乾屍,讓他有些毛骨悚然的感覺。

同時,他悄悄靠近水潭:「別急,你們慢慢打,我去探探路。」

聶雲大言不慚,剛說完,身邊傳來一道聲音:「雲少別忘了我,咱們一起。」

陳放忽然出現,似乎剛一路潛伏到這裡,一副同道中人的眼神望向聶雲,笑的很奸詐:「咱們一起,也有個照應,我保證不對你出手,這點人還是有的。」

聶雲咧咧嘴,道:「我感覺,你一開始就是這麼打算的。」

陳放尷尬一笑,左看右看:「哪裡的話,我是一心幫你解圍,正好發現有機可乘。」

兩人不再多說什麼,一頭栽進裡面,聶雲也不怕對方對他抱有什麼心思,若是真那樣,誰坑誰還不知道呢?

才入水,兩人便發現,這潭水都有毒,雖然毒性不是很大,但也不得不喚出元力護體,否則這樣長期被侵蝕下去,也不用走了,就留在這當妖蟒的晚餐得了。

「媽蛋,還挺深的。」

聶雲在水下不能說話,只能用眼神示意陳放,直接往譚底去,好東西一般都藏得深。

「咦!有人?」

越潛越深,陳放瞪大了眼睛,也不知是因為有人搶生意要眼紅了,還是驚訝於還有和他們兩一樣聰明的人,立馬對聶雲使了個眼神,一邊打著完全不專業的手勢,計劃坐收漁利。

聶雲不知為何,這麼無恥的計劃,他竟然秒懂。

「不對啊,那手勢鬼看得懂什麼意思。」終於不得不承認,兩人真的是同道中人。

終於,眼前一道道綠光發出,兩人相視一笑:「果然有好東西。」

開心閱讀每一天 凌晨孔漣漪走後,丁保和孔連順簡單聊了幾句,回房倒頭補了兩個多時辰的覺,一直到日頭高懸,刺目的陽光透過窗欞子撒投進來,聚成一道道彌著乾燥囂塵的燦爛光柱,實在睡不下去了,這才懶洋洋起床。

簡單洗漱后,吱呀一推開房門,就見門前房廊上不知何時多了一張山棗木太師椅。

一襲橙黃新裙的孔漣漪,滿臉閑適地倚坐其上。

身後左右各立著一位眉眼清秀的紅衣小婢,人手各提著一個精美巧致的食匣。

一見丁保步出,太師椅上端坐的孔漣漪小姑娘頓時像是一朵橙紅的曦雲,輕巧翩下,蹦蹦跳跳地跑至丁保身側,雙手負后,歪著瑧首,昂起小臉,一臉燦爛笑意,當真是巧笑倩兮,嬌艷如花,稚聲稚氣道:「大哥哥,早。」

丁保一愣,有些不知她這是在玩哪一出,摸了摸鼻子,疑道:「漣漪姑娘,你這是?」

「大哥哥既是哥哥的兄長,那就也是漣漪的兄長,何必見外,叫我漣漪即可。」孔漣漪一臉純澈無辜,眨巴著點墨般的眸子,脆脆道。

丁保眼皮跳了跳,心中一下謹慎起來,呵呵一笑:「漣漪,你過來多久了?怎麼沒回家去補個覺?」

「呀,小妹才十二三歲的年紀,補個什麼覺,浪費光陰。這不,念及昨日因置氣孔連順的緣故,一再叨擾連累大哥哥,心中過意不去,就巴巴地給兩位哥哥送早點來了。」

孔漣漪曼言細語,說不出的乖巧懂事,但卻讓丁保愈發不安,不過暫時也未發現什麼破綻,就點了點頭,「你哥哥呢?」

「哥哥在隔壁房洗漱呢,大哥哥先進屋,小妹這就去喚他。」

孔漣漪半推半拉,極熱情地將丁保送回屋裡,又招呼兩個紅衣小婢將食匣打開,頓時,一股香噴噴的飯香熱氣蒸騰而上。

未等去喚,孔連順已走了進來,先是認真地跟丁保施禮打招呼,然後才就桌席坐。

孔漣漪自始至終未瞧他一眼,自顧自俏聲俏語地給丁保介紹,熱情殷勤之甚,就像一輪冬日裡的小暖陽:

「大哥哥,來,這是西雁最有名的『豫記煎包』。其狀扁圓,上下皆成金黃,外酥里鮮,口感甚佳。小妹也不知大哥哥口味,所以這幾屜煎包,內餡各不相同,分為羊肉、豬肉、素菜。你快趁熱嘗嘗……」

「還有這『張淮牛肉湯』,百年老店,央土十大名鋪之一。大哥哥,你可不要小瞧這清湯寡水的,這湯選用幾十種滋補藥材及鹵料,按一定的比例炮製,久經熬制而成,青香可口,不黑湯,喝多不上火,嗓不幹,再配以粉絲和乾絲,簡直百吃不厭。這是小妹硬搶來的今早第一鍋頭湯,你快喝一口……」

孔連順低頭鬱悶地啃著煎包,仰脖猛灌了一大口肉湯,心中儘是不滿腹誹,孔漣漪你到底是誰親妹子?!

自家親哥哥明明已起床大半個時辰了,餓得飢腸轆轆,你不給吃也不給喝,硬把我趕回屋裡,這寧兄一開門,你便趕緊呈上,看這一口一個「大哥哥」熱絡的,差別也太大了!

丁保自把這對兄妹幼稚至極的彆扭置氣看在眼裡,輕輕一笑,沒說什麼。

孔漣漪明明鬱氣未消,不願理睬哥哥孔連順,但卻還是多買了一屜孔連順最愛吃的羊肉餡煎包。孔連順雖性子稍迂,達理有餘,通情不足,卻也知擔心妹子來得太早沒吃東西,只喝湯不夠,趁她給丁保說話,偷偷將碗里的薄嫩牛肉堆放到妹妹碗里,孔漣漪明明看到了,卻未吱聲,只把嘴巴一撅,面上表情卻是柔和了幾分……

西雁府的招牌美食果然名不虛傳,即便是以丁保口腹之刁,也是吃得相當滿足。

「漣漪,什麼事,說吧?」享受了小姑娘一個早上的殷勤熱情,加之對她印象不錯,丁保便直接開口道。

「大哥哥,哪有什麼事?還不就是之前賭約,三局兩勝的盤,先前這第一局大哥哥你勝得漂亮,小妹佩服。這不,一大早小妹就過來,大哥哥要是吃飽了也休息夠了的話,我們現下開始第二局?」

「三……三局兩勝?漣漪,我記得之前咱們可不是這麼說的!」丁保苦笑,就知道這頓早餐沒那麼好吃的。

「大哥哥,可之前也沒說不是啊。再說,在西雁大家都是這麼玩的,小妹以為大哥哥知道規矩,所以也就沒提前再多做說明……」孔漣漪雙手拽著丁保的胳膊,撇著小嘴,可憐兮兮,委委屈屈道。

西雁有這規矩?丁保皺眉,帶著詢問的目光望向孔連順,誰知那貨不敢再得罪妹妹,索性兩不相幫,抬頭看窗外雲捲雲舒。

「那好。說吧,這第二局又是個什麼戲法?」丁保沉吟了下,乾脆道。

他其實也有些好奇,小姑娘背後站著的這位很有傳奇色彩的孔詞姑娘,到底還能拿出多少驚喜乾貨來。

實則比起孔詞自恃為沙漠羈旅的獨行者,丁保才是真真正正的獨行者,即便聰明如孔詞,在他眼裡也不過是個稍聰明點的土著,絕對升格不到所謂同類人的高度。不過,能在這裡遇到這樣一個略微接觸過自然科學萌芽的人,多多少少也會有些興緻。

「大哥哥果然好爽,夠爺們兒!」

孔漣漪翹起拇指,用不知哪裡學來的話猛贊了一句。緊接著,小臉瞬間漾起得意之色,神秘兮兮地拿出一條約一寸長的小木船,俏聲道:「這次咱們不問道理,只論結果。題目很簡單,不假人力,要讓這條小舟自行遊動。」

影帝偏要住我家 丁保瞥了小船一眼,突然笑道:「漣漪,看你自信滿滿的樣子,莫非你能讓這小舟自行遊動?」

「那是自然。」小姑娘昂起脖子,下巴抬得老高。

「先做給我看看。」似是看出她在擔心什麼,丁保笑了笑,認真保證道:「放心,不管你是用的什麼法子,我保證無論是選取的輔材,還是所用道理,都與你完全不同。否則,便算是我輸!」

「一言為定。」

孔漣漪捏了捏小拳頭,很自信很興奮地自身上摸出一顆鵪鶉蛋大小的正紅色丹丸。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 “”=”(‘”=””>

水潭足有近百丈深,越到下面越是漆黑一片,凡人幾乎到了伸手不見五指的地步,即使兩人身為高級武者,可視範圍也少得可憐,此刻接近譚底,那碧綠色的光芒倒是成了方向標。百度搜索請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

接近后,仔細看去,晶瑩如碧玉,彎彎曲曲,像是條碧玉雕琢而成的藤條

「玉蛇藤,果然有好東西,咱們發了!」前面的兩人大喜。

「小心,身後有人。」忽然,其中一人大叫。

陳放突然發難,一劍下去,便傷了一人,鮮血染紅了周身的潭水,聶雲趁機便是伸手一抓,搶先將那玉蛇藤拿到手。

「我出力,你撿便宜,太不合算了。」陳放憤憤道。

可惜,聶雲聽不見,連忙指向其他地方,示意這裡還有。

雙方並沒有起衝突,如今他們是第一批下來的,趕緊搜刮才是,算賬的事還是待會再說,於是,另外兩人並沒有發難,反而拉開了距離去其他地方尋找,似乎對陳放剛才一劍的實力有些忌憚。

「媽蛋,玉蛇藤可不是尋常東西,竟然這麼多。」

聶雲一邊感慨,一邊馬不停蹄地跟陳放比快,到最後,兩人乾脆分頭行動。

等到他們再次碰頭的時候,已經賺的盆滿缽滿了:「搜颳得差不多了,剛才都碰上好幾人了,我覺得,心懷鬼胎偷偷下來的人越來越多,要不我們先撤吧。」輸入址:heyaпge.觀看醉心張

聶雲沒明白陳放的話,但至少看得懂他撤退的手勢,連忙點頭同意。

等到下來的人越來越多卻找不到東西,肯定會懷疑是先下來的人搶先了,到時候必然是一場混戰,還是先溜為妙。

果然,一路上游,竟然又碰上好幾個下來的人,算上沒碰上的,下面估計要亂成一鍋粥了。

「聶雲,是他們。」

「給我搶,肯定撈到不少好東西了。」

聶雲才露頭,便聽到這番喝斥聲,不由暗罵:「果真沒一個好東西,連老子的後路也敢抄,活膩了你們。」

不遠處,大戰還在繼續,除了一些被妖蟒威勢所攝開溜的,地上已經躺了好幾具屍體了,但幸運的是,人類已經完全佔了上風,妖蟒明顯是強弩之末。

嘩啦!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