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道那個賤人她還沒有死?」

剛剛生育了孩子的穆筠若滿面陰沉。

自己這個孩子的身上,被她布下了一個小小的陣法,哭聲無法傳遞出去,被她這麼掐著,正疼痛的大哭起來。

「我不甘心,絕不甘心,那個賤人休想再回來剝奪我所擁有的一切,而我得不到的東西,就讓我的孩子來得到吧!」

穆筠若說完,就念動著一個極為複雜深奧的魔咒,而在這魔咒的念動之下,她身上的那一枚精靈胎記,化解成了無數的金色光輝落在了小小的嬰孩身上,在他的身上形成了一枚一模一樣的精靈胎記。

做完了這一切,穆筠若感到無比的疲乏,滿身大汗,滿臉青紫之色,而這個時候他她開了穆筠若身上的陣法,那已經哭了很久的孩子,這一刻才真正的哭出聲音來。

「哇!」的一聲,哭聲傳遞出去。

「生啦生啦,小姐生啦!」頓時,穩婆和女醫師湧入房間當中,一個穩婆抱起穆靈雪,在她身上看了一眼,看到了那一枚金色的胎記,隨後,將這孩子抱出來說給穆天德聽!

穆天德接過那孩子,聽到穩婆說了一句,臉上雖是高興,只是看著那小孩子,卻不知道為什麼產生了一陣不喜,看了兩眼之後,宣布她為穆家的嫡女,轉身便離去了。

穆家嫡女誕生的消息傳遍了各個星域,百個星域舉行了盛大的慶典。

穆靈雪這個不是嫡女的嫡女,在穆家人的疼愛和關照之下,快樂而跋扈的生長著。大量的資源懟上去,她很快成長為了一名絕色的美女。同時,也成長為了一個潛力極佳的少女。

「怎麼會這樣?」

穆靈雪不相信事實原來是這樣,她真的不是穆家的嫡女,她身上的蓮花印記是假的!

眾人紛紛議論。

這個消息實在是太過令人震驚了,原來是穆家的二女兒穆筠若瞞天過海,使自己的女兒成為了嫡女。

而穆家的長輩,尤其是穆天德,此刻臉色陰沉如水。

穆家在嫡子嫡女方面可謂防備極嚴,早早的就立下了重規。

但凡膽敢假冒嫡女嫡子者,按家規,當斬。

不說之前穆筠若陷害真正的嫡女穆筠姬,就說她假冒嫡女這一罪名,就足以讓她無法存活於世。

「不,這都是假的,都是假的!」

穆靈雪大聲的嚎啕著,慘叫著,她的世界整個都崩塌了,她不相信這一回事,絕對不相信!

而這個時候知事鏡又照射在了柳玉凰的身上,她身上呈現出當初她血脈覺醒的時候,一隻金色的,華貴無比的涅磐鳳凰從她身上,緩緩升起,照耀八方四極!

穆靈雪此刻和柳玉凰相比,就像是螢火比太陽,如同污泥比白雲,不說之前金蓮印記和涅槃鳳凰印記相差不知道有多麼遙遠,就說她就算有了這印記,和柳玉凰的距離也是遠到天邊,穆家人就算選擇,也絕對會選擇柳玉凰!

「玉凰,孩子,這麼多年來,你幸苦了!」

穆天德走向柳玉凰,傷感而又喜悅,穆家先祖護佑,他的女兒不幸死去,卻送來了自己的孫女!

柳玉凰目光極為複雜,心境更加的複雜,她對穆天德並無惡感,只是上一世的事情對她影響太深了,她無法平心靜氣地接受穆家!

「對不起,我不是你的孩子,更不是你穆家人!早在四千年前,我母親遇難那一刻,我就和你穆家沒有任何關係了!」

柳玉凰冷然說道。

她的話語,讓穆家人一陣無語,因為穆家嫡女受到陷害死亡,這件事情他們也有責任——失察的責任!

「你是穆家的嫡女,這一點誰也無法更改,這些年我們欠你的一定會加倍的補償你!」

穆家一個德高望重的長老站出來說道。

不過,他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被一個聲音打斷!

「穆家,只有一個女兒,那就是我的女兒穆靈雪!」

這聲音精銳刺骨,這個時候,整個一號星球被籠罩天際的黑暗覆蓋,那黑暗的,像是一匹幕布,遮天蓋地,把所有人困在其中,同時,巨量的魔氣縱橫肆虐!

「魔神器!」

穆天德大驚! 濃重的魔氣侵擾著人們的經脈,靈魂!

很多人在沒有反應過來的情況下被魔氣侵蝕,倒在了地上,沒有反抗之力。

而一些機警的天才們,則是快速的反應過來,極力的抵抗,但是,這魔神器實在是太過於厲害,他們縱然是反應過來,也只能夠,抵抗罷了。

天霖門的天才王雙情帶著幾個弟子抵抗著,他們用獨門的心法封閉了一個封界,來抵抗著那魔氣!

慕容家的慕容升也將一面散發著微光的御甲釋放在外,抵抗著外面的魔氣,這御甲也是一件神器,只是卻是殘破的魔器,而外面籠罩著天幕的,卻是一件完整的魔神器!

離家的離飛等人也施展著天王決,化作了幾個高大的天王,苦苦抵抗著!

風家,百花谷,孟家眾人也紛紛出手,聯合抵抗著魔神器的侵蝕!

褚家也在進行抵抗,褚紅顏一人施展玲瓏九天,較為輕鬆的抵擋住了魔氣,那些魔氣環繞在九重天玲瓏之外,無法寸進。褚紅顏的身手,也可見一二了!

絕世家族,門派尚且有抵抗之力,其餘的敗家和其它一些弱小一些的家族卻沒有這麼好運氣了,他們無法抵禦魔氣,紛紛倒地,一些實力更弱小一些的,被魔氣侵蝕而亡!

魔神器,何其恐怖!

天上烏雲翻滾,兒童黑色的布匹一樣,在天上掀起重重的巨浪,無量的魔氣不斷散發出來,到了最後,竟然變成了無數的魔兵魔將。

這一號星球竟是要變成一個魔域一般!

魔神器的力量就是如此的霸道,如此的迅速!

「立刻布陣,能救多少救多少!」

穆天德立刻下達命令,大量的淫腳衛紛紛行動,布置陣法,拯救各個家族門派的弟子們。

這一幕也通過了那些分佈在各處的鏡子傳遍到了百域之中,靠近的家族立刻派駐重兵前往一號星球,那些靠得遠大的家族也紛紛行動,派兵前往!

整個玉環帶都驚呆了!

穆星也全員出動,穆家坐下的三大門派掌門率領著精英弟子在一號星球外部遍布了天羅地網,只是目前有個問題,那魔神器已經和一號星球連接在了一起,若是強行動手,就算攻破了魔神器,裡面的人也會受到損害。

而,他們還面臨著一個尷尬的境地,那就是他們還不一定攻得下這魔神器!

這魔神器的品階非常之高,上面魔氣滾滾,一旦他們開始進攻便爆發出了無量的魔界魔兵魔將,這些魔兵魔將紛紛的衝出來和這些銀甲衛,以及三派弟子纏鬥在一起。

極為的難纏!

啪啪啪!

這個時候,那分佈在一號星球當中,各個地方的鏡子也全部都破碎。原來在這些魔氣的侵蝕之下,這些鏡子也不堪重負,徹底報廢!

這一下子,一號星球的一切都不明了了,更加棘手!

誰能相信,有人竟敢在靈智老人挑選門徒的時候這麼做,這根本就是找死!

然而,這真的是找死嗎?

冷少強行索愛:寶貝別逃 「魔神器!」

老乞丐扣鼻屎的手停止了,臉色少見的嚴肅起來,他身上的氣勢為之一變,變得高深莫測,極為深沉!

他注視著天空!

「夜魔,你終於出手了!」

他對著天空喊道。

天空之中,濃雲滾滾,魔氣縱橫,而就在這時,天空裂開了一個巨大的裂縫,這裂縫貫通天地,不知道有多少萬里,好像在整個天地當中砍了一刀一般!

緊接著一個可怕的聲音從裂縫當中傳出。

「靈智老人,又是你!」

原來這個老乞丐竟然是大名鼎鼎的靈智老人!

然而靈智老人也遇到了生平大敵!

柳玉凰看著那裂縫當中緩緩的伸出了一隻大手,這隻大手遮天蓋地,上面散發著無量的魔氣。而這隻大手讓她感到壓力巨大,完全可以這麼說,這手上的每一個鱗片,那指甲,都比自己當初所遇到的魔族不知道要強大多少!

即便是天上的魔神器,和這大手之上的一片指甲相比,也遠遠比不上!

這一隻恐怖的大手剛剛出現,整個星域便是一陣動蕩。這是怎樣恐怖的力量啊!

「夜魔,你也就這點能耐,嚇唬嚇唬孩子!」

靈智老人不屑地說道,他身上氣息如淵如岳,緩緩地升到了空中。

而就在這時,那巨大裂縫當中出現了一隻豎起來的魔芋眼!

那魔眼之大,通天貫地。

忽然,這魔眼之上傳出一陣滅世魔光。

這一股滅世的魔光遍撒下來,一號星球頓時就化作了一片的死域,地上的生命一接受到了這滅世的魔光,就開始發生變化,變成了魔族,站起來,和自己的同伴相鬥,毫不留情地斬殺著自己曾經的親人,夥伴!

「雕蟲小技!」

靈智老人不屑地一揮手,手中頓時變成了生機勃勃的光芒,遍灑大地,中和了那魔光,使得著魔的人紛紛恢復,那魔氣也被他抵擋在了三丈之外!

「夜魔,如果你聰明一點,就知道,你不應該來這裡!你在魔界,我無法斬殺你,但你既然敢來這裡,你就死定了!」

靈智老人說完,就整個人飛起來,朝那裂縫飛去!

「我的僕人,立刻行動!」

在靈智老人飛進去之後,那駭人的空間裂縫就一下子關閉起來,空間隱隱震顫著,裡面像是發生著極為劇烈的戰鬥!

不過不管怎麼說,靈智老人總算和那可怕的夜魔在戰鬥,壓得眾人喘不過氣的威壓撤散,眾人一陣輕鬆!

「這就是魔族真正的力量嗎?」

柳玉凰眼眸幽深,對這股力量,有了重新的認識!

她並不害怕魔族,哪怕是在此種情況之下,她也不怕,心中唯有熊熊戰火!

她的眼睛,看向了一個方向!

「穆筠若,你我之間,終於要有一個決斷了!我將會親手手刃你,為我母親報仇!」

天際,一個黑影迅速飛來,落在了地上,滿身黑衣緊緊裹住身體的穆筠若出現在了眾人的面前,她果然沒有死!

「沒有人能夠阻止我女兒成為穆家的公主,沒有人!」 第1554章你的計劃

她睜大眼睛看著對方的身影——

「你,你說什麼?你跟皇帝之間,也有仇?」

「……」

這一次,對方沒有立刻回答她。

但,不是不回答。

相反,南煙在這安靜的空間里聽到了一陣很小聲,卻格外刺耳的聲音。

過了好一會兒她才反應過來,那是人用力的咬著牙,將牙齒磨得咯咯作響,幾乎要碎裂的聲音。

然後,就聽見那人一字一字,彷彿從牙縫中迸出一句話來——

「不共戴天之仇!」

「……!」

南煙的心猛的沉了一下。

不共戴天之仇?

如果說自己和祝烽之間,是那個神秘人所說的殺父之仇,這自然是不共戴天,那他自己跟祝烽之間的「不共戴天之仇」,又是什麼呢?

難道,他的父親也被殺了?

還是,有其他更深的,更不能化解的仇恨?

南煙的呼吸都變得有些局促了起來,這個原本雅緻舒適的雅間,此刻突然變得窄**仄的,壓迫得人喘不過氣來。

祝烽,他到底做了什麼?

只是現在,就算真的拿著這個問題去問他自己,他只怕也回答不出來的。

過去的他……

南煙當然知道「慈不掌兵」這個道理,過去的祝烽在戰場上是個無往不利的戰神,北平,甚至整個大炎王朝,都是因為他的浴血奮戰,才得來了這麼多年的和平。

百姓,也才能夠安居樂業。

但,也是因為這樣的征戰生涯,讓他成為了一個性情暴戾,對生命不甚尊重的人。

從當初他攻入金陵,血洗皇宮,就可見一斑。

這些年來,若不是他們的勸諫,只怕死在他手下的人,會更多。

就像是——

簡若丞一家。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