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一周之前,林沉落還公開嘲諷羅南,後者擔保入學一事也是他曝光出來的。講道理,這兩個人應該水火不相容才是。

可是現在的情況明顯不對勁啊!

林沉落居然主動為羅南佔座——他還喊他師父!

羅南有什麼資格做林沉落的師父?

所有人都看不懂了。

蘇傑更是徹底懵逼。

要不是距離相對遠,他真想去摸摸林沉落的腦袋,看看這位林家少主是不是發燒了。

然而事實勝於雄辯。

在馬浩海憤怒的目光中,那個叫小軍的學生自動走了出去,留了一個空座位出來。

這一次羅南倒也不矯情,直接坐了上去。

平民學生里一陣騷動。

貴族後裔們則是非常好奇地看著這一切——只有少數人,才知道那一晚發生了什麼;而這些少數人,也被林沉落下了封口令,青龍山飆車的事情,本來就是小圈子的人才能接觸的,旁人根本不知道羅南的逆天表現。

馬浩海想要發作,但是他沒有借口。

剛好就在這個時候,上課鈴響了。

他也只能清了清嗓子,故作平靜地說道:

「好了,那麼我們上課。」

「今天公開課的內容是關於我們偉大的開國帝王,陳屠夫先生的傳記……」

不得不承認,即便已經察覺到了馬浩海的敵意,羅南還是認可他的口才的。

至少他的歷史課講得是最棒的。

否則也不會有這麼多學生來聽。

再加上陳屠夫,本身就是一個頗具傳奇色彩的人物。

一個人,摧毀了一個黑暗時代,在這片古老的星域中創造起前無古人的帝國!

而這樣的一個偉人,我們卻不知道他的名字,只知道他出身屠夫。

在得到火種天書之後,他的一生幾乎每一個節點都是光輝萬丈的。

在他的有生之年,他完成了鋼鐵帝國的創立,完成了東部星域的橫掃!

這對於人類來說,是何等功績和壯舉!

在馬浩海充滿激情的演講下,整個教室的學生情緒都被帶動了。

他們彷彿又回到了那個巫師統治的黑暗年代,他們似乎能親眼看到那個叫做陳屠夫的男人,率領無數人類的先驅和勇士,殺入巫師們的軍隊中,殺他個片甲不留!

機甲在咆哮,猙獰的鋼鐵破解了巫術的迷霧,而陳屠夫獨自一人,站在這個宇宙的最高處,孑然一身地俯視所有生靈。

即便是他的死,也是極具傳奇性。

他是人類公認的王!

陳氏一族至今坐在帝位上,大半是陳屠夫一個人的功勞!

他的一生中有無數個精彩的小故事,哪怕隨便摘出一篇來,也能講三天三夜!

沉浸其中的眾人,自然不能察覺到時間過得很快。

只有羅南覺得很無聊。

馬浩海的口才很好,但是在他看來,這一切都是野史的杜撰。

在帝國密卷里,陳屠夫其實只是一個其貌不揚的凡人,他的確是個傳奇,但哪裡有那麼誇張——人類總喜歡神話一些東西,其實說到底,陳屠夫也只是一個人類而已。

講台上的馬浩海自己都沉浸在那種熱忱的氛圍中,差點忘記了之前的計劃!

幸虧當他的目光在不經意間掃過羅南的時候,發現了後者眼裡的漫不經心。

他突然醒悟了!

今天這堂公開課差點上跑偏了啊!

他根本就不是來上課的啊,他是來刁難羅南的啊!

這一停頓,他忍不住看了一眼時間——結果差點嚇出他一身冷汗!

沒辦法,演講太投入了,居然沒注意,一口氣講了快四節課!

還有五分鐘就要下課了!

然而大多數的學生,仍然沒有意識到這一點。

他們還沉浸在馬浩海出色的演講當中。

馬浩海心中暗暗呼了一口氣,差點就錯過機會了。

當下他眼珠一轉,把話題一收:

「關於陳屠夫的故事,還有很多,一個公開課,肯定是講不完的。但是值得肯定的是,我們人類最偉大的帝王的傳奇人生,是從得到火種天書之後開始的。」

「在這堂公開課的最後,我就要考考大家了,在歷史的記載中,陳屠夫是怎樣得到火種天書的?」

「這個問題很簡單吧?我請一位同學來回答。」

說罷,他的目光開始在眾人之間掃視,假模假樣地思索。

他甚至看到有一些學生主動舉手了。

果然還是有積極的好學生的,和羅南那種擔保入學的完全不一樣!

但是他今天已經準備好針對羅南了,自然不會更改計劃!

這個問題的確很簡單,但事實上,只要他有心刁難,絕對會讓羅南措手不及,大丟臉面!

因為關於陳屠夫得到火種天書的過程,在歷史上根本沒有一個公認的版本,都是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的狀況。

但凡羅南有一樣說錯了,他就能跳出毛病來!

所以今天,羅南必須要接受到他馬浩海怒火的洗禮!

「嗯,上一次羅南同學的表現讓我覺得很滿意,這一次就還是你吧。」

最終,他如此開口。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羅南身上。

羅南心中冷笑。

到了這個時候,他還不知道眼前這個青年教師在針對自己,他就是豬了。

「雖然有點莫名其妙,但是這麼三番兩次針對我,不應該是一個優秀的老師應該做的事情啊。」

羅南心中默默地道。

&狼&性老公別太壞 下一秒,他站了起來,目光平時馬浩海:

「我不會說。」

馬浩海心中樂開了花!

終於露餡了吧你?!

不學無術的本質暴露無遺了吧?

他內心暗笑,在想用怎樣的語言諷刺羅南的無知。

其他人看向羅南的目光,也帶有一些鄙夷;不過有的不知情的,倒是覺得羅南挺無辜的,畢竟是初級班的學生,回答不上來也是正常的。

然而下一秒,羅南語出驚人:

「我不會說,但……」

「我會寫!」

馬浩海一愣!

整個班級都是一愣!

不會說?會寫,這是什麼意思?

「有激光黑板嗎?」羅南提問。

「當然有啦!」不等馬浩海回答,一旁的林沉落立馬接道:「馬老師平時上課也會用的,隨時可以開。」

「我需要一塊激光黑板。」羅南平靜地要求。

下一秒,他離開座位,直接走上講台!

所有人都死死盯住羅南,看看他究竟想要做些什麼。

馬浩海的心裡隱約有一種不祥的預感……

但是羅南的舉動,已經將他逼上絕境,他總不可能說激光黑板壞了吧?

再說了,他內心深處,依然不肯承認羅南可能回答的上他的問題。

「他一定是想要故弄玄虛,一定是這樣。」

馬浩海一邊想著,一邊面無表情地打開了激光黑板。

羅南抓住激光筆,站住身體。

下一刻,他的手開始急速地在激光黑板上寫字!

一個個扭曲的字元,宛如蝌蚪一般爬行!

然而每一個奇怪的字元間,都形成了一種莫名的聯動!

眾人越看越詫異,剛開始,他們還以為是羅南字丑,但是到了後來,當羅南寫滿整整一個激光黑板的時候,他們發現,自己根本不知道羅南在寫什麼!

五分鐘后!

下課鈴響。

羅南完成了最後一個字元。

他轉身,沖著馬浩海一躬身:「馬老師,我的回答已經完成了。」

下面頓時有人不爽道:「什麼嘛……故弄玄虛的鬼畫符?」

「是啊,你在開什麼玩笑?」

「弄些我們看不懂的東西就想糊弄過去,這人的腦子有病吧?」

羅南平靜地看著他們。

唯有林沉落,蘇傑等人,露出了驚駭的神色!

一樣沉默的還有馬浩海!

當他看到羅南寫出的第一個字元的時候,他心中不祥的預感就變得更加強烈了。

他突然意識到,自己精心挑選的這個——幾乎無法被完美回答的問題,極有可能被羅南以一種不可思議的方式,完美回答了!

這一塊激光黑板,就是羅南的回答!

下面的很多學生已經開始抱怨羅南的不知所謂了。

馬浩海卻滿頭冷汗。

他看著羅南,滿臉不可思議:「你怎麼可能……」

羅南只是點了點頭:「我看的書比較多,剛好看過這一段,所以就記住了。」

馬浩海默然無語。

台下的人已經要坐不住了。

「馬老師,究竟是什麼情況?」

「羅南是不是在完全亂寫啊,這種糊弄老師,搗亂課堂的行為,按照規矩是要處分的!」

「是啊是啊,處分他!不能因為他是貴族就包庇他!」

……

台下熙熙攘攘。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馬浩海突然非常失態地暴喝一聲: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