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不過,還有一些諸神位面很多的神物,在這裡就極好。

第十五個儲物球體打開,shi劍和羅嵐全都愣了,因為儲物球體中的神物竟然能稍稍破開祖劍空間的壓制,散發出磅礴的生命氣息,生命氣息之濃烈,是羅嵐平生僅見。

準確地說,那神物已經不僅僅是神物,而是一個神物生命。

那是一隻金sè的綿羊,彷彿踏著太陽而來,它羊毛濃厚,羊角呈螺旋狀,當它睜開眼睛的時候,讓羅嵐感到它是諸世界最美麗的生命。

「洋洋」這頭金sè小綿羊輕輕地叫起來,可憐兮兮地看著羅嵐和shi劍,濃郁的生命氣息向外擴散。

shi劍連忙讓祖劍空間放棄壓制金sè綿羊,金sè綿羊立刻發出更高興的洋洋聲,在原地走了幾圈,歡天喜地跑到羅嵐身邊,蹭著羅嵐的tui,像是在撤jiāo。

這金sè綿羊散發著極其濃郁的生命力,不一會兒,那些生命力就自動變化成一個又一個生物,有人類,有巨龍,有遠古邪物,甚至還有huā草魚蟲,飛禽走獸,無所不有。

不過幾秒的時間,羅嵐周圍遍布剛剛誕生的新生命,全都好奇地打量這個新世界。

羅嵐mo著金sè綿羊的頭,驚訝地說:「這些可都是至高生命之力的分支,自然生命,連我都無法掌握。」

過了一會兒,shi劍突然說:「找到相關記憶了。它是無上神物,被位面大帝命名為金sè綿羊。

不過,這種無上神物的本名是「生命之源」似乎是至高神物的一部分,具體形態各不同,是邪物世界最好的生命類無上神物。」

羅嵐拎起金sè綿羊左看看右看看,越看越歡喜。

金sè綿羊不懂是非善惡,也不怕生,善良可愛,一直粘著羅嵐撤jiāo,偶爾沖著shi劍洋洋叫,表達對shi劍的喜歡。

羅嵐說:「它外放的自然生命非常純正,就算是永恆主神都達不到這種程度。等混沌戰場開啟,把它送到神國,植物神物的品質恐怕會前所未有的好。那幾種不朽神物,必然會在短時間內成熟。還可以把它的力量導入祖樹。」

shi劍撫mo洋洋叫的金sè綿羊,笑眯眯地說:「我可以感受到它心中的安寧和祥和,它的確是一種生命的本源。從某種程度來說,它不下於祖樹。祖樹的樹枝永遠不可能成長為祖樹,但這隻金sè綿羊潛力十足,有機會成長為至高神物。」

「我們繼續打開其他的儲物球」羅嵐說「連無上神物都有,一定還有其他好神物。」

羅嵐和shi劍不斷打開各種儲物球。

神物越來越多,尤其是下位、中位和上位神物,全都是以一個位面兩個位面為單位來計算,遍地都是。

但是,不朽神物和永恆神物並不多,開了一百多個儲物球,也只有那麼一個無上神物。

打開第一百七十一個儲物球后,羅嵐和shi劍看清裡面的東西,相視而笑。

裡面是位面大帝的植物園!

羅嵐的植物園堪比第一世界的永恆主神,但是,遠遠無法跟更強大、更古老的永恆主神比。

而眼前這座植物園,讓羅嵐清醒地認識到自己和頂尖永恆主神之間的差距。

僅僅永恆植物神物,就有十一種、三十二株!

不朽神物高達一百零七種,三千三百株!

至於其他神物,難以估算,太多了。!。 狐千絕一怔,林天佑的話,彷彿是一顆掉進平靜湖水的石子,激起了千層漣漪。

是啊,驅魔人的世界,魂力才是最重要的,任何的陰謀詭計、任何的勢力背景,在絕對的魂力面前,都不過是過眼雲煙,一拳就能被人擊碎。

林少有如此魂力,他還怕誰?

不知不覺,狐千絕又想起當初在娛樂城第一次見到林天佑的場景。

那時候,林天佑的魂力只有一千來道,還不如他多。

可眨眼間,林天佑的魂力就已經強到讓人無法想象的地步。

而且,這種強,還是建立在林天佑的天賦被封印的情況下。

狐千絕不敢想象,如果林天佑的天賦完全解放,那會達到什麼樣的逆天水平!

「小狐狸,從今天起,需要麻煩一下你了,多派些強者,在暗中保護好我的老爸,他是普通人,極容易被驅魔人傷害,你只要發現有壞人,就用這個通知我。」

林天佑說著,從口袋裡取出一疊符紙遞了過去。

這些符紙上面留了他的神魂印記,能讓他第一時間使用鬼舞步出現在符紙的位置處。

「放心吧林少,我一定會用盡全部力量去保護好老爺子的!」

小狐狸點點頭,大聲答應。

大展鴻圖 「說什麼呢?我老爸五十歲都不到,怎麼叫他老爺子?」

林天佑不滿的瞥了小狐狸一眼,他自己今年才十八歲,結果老爸被人叫的那麼老,也太彆扭了。

「啊?那、那是林、林叔叔?」

小狐狸千一臉的尷尬,想了半天,才想到這個林叔叔的稱呼出來。

「好吧,隨你怎麼叫,總之,接下來的事情,就辛苦你了。」

林天佑擺了擺手,不再糾結稱呼問題。

等眾人都回去收拾結尾的事情,林天佑則返身離開。

一路上,他的臉上都帶著濃濃的鬱悶。

「那個駝背老頭為什麼偏偏是個活人呢?四萬道魂力的美味啊,可惜了。

現在只希望那個叫虎頭鬼將的傢伙,能給我帶來一絲驚喜,希望他別像這些垃圾一樣,還沒上來就被我給秒了,那就太沒意思了。」

林天佑十分期待跟虎頭鬼將一戰,只要滅掉虎頭鬼將,再吃掉虎頭鬼將的神魂,那他的魂力一定會突破到五萬。

要是虎頭鬼將的魂力品質再高一些,甚至能上六萬道的魂力,這些都是極有可能發生的。

「虎頭啊虎頭,你千里迢迢從冥界來到陽間想殺我,實力可千萬別太垃圾了,如果連七萬道的魂力都沒有,那連給本少塞牙縫都不夠。」

少年嘴角微微上揚,目光中,充滿了對虎頭神魂的渴望。

今天的事件,在驅魔人的世界里,再次掀起一陣巨浪。

中州的捉鬼龍王,竟然是林氏集團的二公子,並且以碾壓般的姿態,秒殺了邪鬼道門的門主,邪鬼天尊!

事後,那位龍王狂少公開宣言,歡迎任何驅魔人前去搶他的天書殘卷,但如果敢害他的家人,那這位龍王就會滅光那人的全族。

「聽說了吧,邪鬼道門被滅門了!」

「邪鬼道門?我聽說過這個門派,其勢力相當於東州的一線家族,很是強悍,你確定那樣的強大勢力被人滅了?」

「沒錯,被滅了,而且滅他的還是一個十八歲的少年!」

「什麼,十八歲的少年?你不會在跟我開玩笑吧!我可聽聞邪鬼天尊的魂力超過四萬,而且一身的道法邪術多不勝數,在同階天尊里,他絕對是佼佼者!」

「這有什麼好開玩笑的?我一個遠房親戚在中州的時候,親眼所見,那個十八歲的少年,打邪鬼天尊就像打狗一樣,讓邪鬼天尊連反抗的餘地都沒有。」

「真、真的?那你知道那少年是誰嗎?」

「你應該也聽過他的名號,捉鬼龍王。」

「是他?就是上次大家都傳的,好像收了三名半神半魔英靈的那位天才少年?」

「不錯,就是他,聽說邪鬼天尊是因為要搶他的天書殘卷、以及招惹了他的父親,這才被龍王一怒滅魂。」

「我去,這個龍王少爺也太兇殘了,至於滅人家的魂嗎?哎,邪鬼天尊也是倒霉,身邊沒有英靈,面對一個殘暴的少年再加上對方的三名半神半魔英靈,輸也是正常的。」

「得了吧,人家捉鬼龍王壓根就不屑把英靈叫出來,他們兩人的戰鬥,都是憑各自的真本事進行的,戰到最後,捉鬼龍王技高一籌,一招手爪,便滅了他的靈台魂魄。」

「哇,這個捉鬼龍王不得了啊,連四階天尊的強者都能打敗,那他豈不是在同輩驅魔人中,是頂尖的存在了?」

「那是自然,反正上官無常、西門元浩以及洪荒道子這些天驕,肯定是打不過邪鬼天尊的。」

「十八歲的少年便有如此實力,我都在懷疑他的年齡是不是虛報的,就算從出生起開始修鍊,也不可能修鍊到這種地步吧?」

整個華夏的驅魔人,到處都在傳著林天佑的事迹,邪鬼天尊被林天佑一爪滅魂的消息,已經傳的人人皆知了。

現在幾乎沒有誰不知道捉鬼龍王是誰,全都被他的年齡和實力所震撼。

北派茅山的某處內室里,虛空天尊也從一名徒孫嘴裡聽到了這樣的消息。

「十八歲的捉鬼龍王?」

虛空天尊輕聲念叨,臉上帶著一抹不屑和一抹思念。

不屑是對林天佑的事迹不屑。

而思念則是對愛徒洪荒道子的思念。

「是的虛空師祖,外界都傳瘋了,說他是年輕一輩中,實力最強的驅魔人,沒有之一!」

那名小徒孫點頭回答。

「哼,山中無老虎,猴子稱大王,若是我愛徒洪荒道子還在,哪裡輪得到他在那裡稱最強?

最強驅魔人向來就是洪荒道子的專屬,他一個小小中州的小天才而已,也敢稱最強?可笑!」

小徒孫見師祖似乎有些生氣,便不敢繼續將林天佑秒殺邪鬼天尊的事情說出來,雖然他覺得洪荒道子就算沒死,對上擁有四階天尊境的邪鬼,也能打贏,但想做到林天佑那般秒殺,卻是難上加難。

只是這樣的話,說出來會惹怒虛空天尊,他便強行咽進肚子里,不再開口。

(本章完) 第2168章惡魔天使(41)

「我們接到通知,在凌晨兩點到三點之間,一共發生了五起這樣的案件。」

「這麼多?」溫默有些吃驚,「是發生在不同地方的嗎?」

「位置是天南地北,距離十分的遠,我懷疑這個組織是有謀划的,先掌握了這些人做的那些事情,再統一行動。」溫橫又吃了一口泡麵,說道,「也不知道這個組織一共有多少人,按照現在的情況來看,人數怕是不少。」

溫默也認為是這樣的,但這些事情已經不關他的事情了。

現在他的身份只是一個高中生,那些畜生曾經做的事情,在他看來也是憤怒的。

如今得到了報應,作為一個嫉惡如仇的人,他內心應該是暢快的。

那些人,本就應該被懲罰。

當他們對那些無辜的女童下手的時候,就應該想到會有報應的一天。

就算用正常的手段無法懲治對方,也會有這樣神秘的組織出現,讓他們生不如死,得到真正的報應。

「爸爸有沒有發現他們存在的線索?」溫默心裡還是有些緊張,以他如今的角色,自然是不希望這樣的組織被發現,被抓獲。

溫橫搖了搖頭,笑道,「沒有,要是他們那麼輕而易舉就被我發現了,你爸爸我還在這裡吃泡麵嗎?」

「如果可以,我還真願意一直吃泡麵,」溫橫小聲的說,「前提是他們不要做出超出這件事的其他事情,傷害到無辜的人。」

在溫默的心裏面,他爸爸應該是一個鐵面無私的人。

如今他才發現了,他的爸爸其實也是一個普通人,有著和普通人一樣的想法。

「他們那麼厲害,如今都快十年了吧。」溫默說,「或許他們只是想讓這個世界變得乾淨一些。」

「興許吧。」溫橫又問了幾句溫默學習上的事情,得知自己兒子一直保持在前三名,忍不住笑道,「不錯,繼續保持。」

溫默心裡一嘆,有苒苒在,他不想保持都不行。

他是真的不想太落後啊,超過她就算了,以他的智商是沒辦法超過她的,苒苒那個小變態和尚瑾一樣,都不是人類。

高中的時光依舊過的很快,唐果班級上的同學們,在這三年感受到了來自唐果的深深惡意。

在他們努力學習的時候,她在討論午飯吃什麼。

他們在課間時候努力刷題,她在吃零食。

他們利用體育課背單詞,她在和尚瑾打羽毛球,還笑得特別開心的樣子。

他們為了學習,每天很努力,睡眠都減少了兩小時,人消瘦又憔悴。

而她呢?

皮膚吹彈可破,面容白皙,看起來神采奕奕的。

雖然不胖,臉頰也褪去了嬰兒肥,可一看就知道養得特別好。

尤其是中午的時候,教室都是筆觸紙,刷刷刷的寫字的聲音,就只有她一個人戴著耳塞在看電影。

至於尚瑾,還時不時的去參加鋼琴演出。

而唐苒和溫默呢,還會參加計算機方面的一些競賽。

總之,這個高中他們讀得十分辛苦。

總算熬到了高考,所有人都鬆了一口氣。

(本章完) 位面大帝的這座植物園,比諸神位面所有主神的植物園加一起還要貴重幾十倍。

整個諸神位面,永恆植物神物也不超過兩株。

植物神物要比其他神物貴重一些,因為植物神物大都能持續成長,源源不斷收穫。

植物神物雖然大多都是用以煉藥,但還有許多奇異植物。

比如位面果樹,后結出的果中有液態金屬「不朽流銀」。

這次收穫的十一種永恆神物中,有六種不是藥用神物,比如五sè樹能分泌出「五sè樹膠」五sè樹膠融入永恆主神器中,那麼這件永恆主神器就算被巨大的力量打成碎片,只要在萬年內拼起來,很能恢復如初。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