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今日,能親自跟著前輩進城,黃臉漢子激動無比。

若不是老黑卧**不起,他估計就算得到了前輩的信任,也沒有這個榮幸。

黃臉男子再后一點,便是幾個看上去年輕不少的漢子,其中一人雙眼冒著精光,時不時打量著四周,一看就不是老實的主,他時而舔一舔嘴唇,像是憋著不說話,嘴皮子發癢了一般。

奈何,前輩就在前面,任他平時如何話嘮,今日也乖乖的。

這樣一行人,朝著東大街而去,暗中卻引來無數的目光。

本來自hp://../bk/hl/31/31213/nex.hl “”=”(‘”=””>

鶯聲燕語,浩元城大部分時候都是這般溫暖如春,跟曾經天武國的氣候分明極為不同。請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

大街上,體態輕盈的美女子,身著薄衫,好不惹眼。

也難怪,作為修者為主的大城,大多數人們多少有些修為,無論是年紀還是樣貌,看上去都比一般凡人強多了。

拋卻爭鬥,不得不說,浩元城的一般百姓,過得可謂是相當滋潤。

一襲月白長衫的聶雲,引來不少懷春女子的目光。

仔細一看,原來不是哪家的俊俏公子哥,少了股**氣,多了些穩重,如此大叔氣質,有時候無疑是比那些**少爺更具殺傷力。

愈發靠近東大街,這樣的目光越來越少。

城東,黑勢力的聚居地。

這裡是城主府做夢都想掀了的地方,但城東作為黑勢力的聚集地,年代比他們城主府還要久遠,在浩元城還未賜給他們薛家的時候,這裡便盤踞著一隻又一隻嗜血的「猛禽」。

這麼多年了,薛家嘗試過無數次,將他們驅逐出去。

但結果很顯然,他們失敗了。

有著極大利益可圖的浩元城,黑勢力便是跗骨之蛆,甩也甩不掉,明知不能放任,卻在一次次的失敗之後,開始質疑他們的決定。

當年城主府最成功的一次行動,那時的薛家無疑是強大無比的,他們彷彿真的成功了。

但是,那不過是錯覺而已。

最終,黑勢力還是死灰復燃。

然後……城東又是他們這些傢伙的地盤。

有些奇怪的是,這些黑勢力竟然也有著他們黑勢力的一些優良傳統,比如城東之外,他們很少插手,彷彿在告訴薛家的人,你們還是老大,你們吃肉我們喝湯……

城東一樣繁華,甚至遠比其他地方繁華,只不過,繁華中卻帶著浩元城最黑暗的一面。

**賭坊……

城東是最好的。

只要你有錢,你在這裡就是爺,只要你有錢,這裡的溫柔鄉讓你死都不願離開……

但是,也有可能你剛快活玩,連自己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

城東有城東的法規,黑勢力有黑勢力的鐵則,但充滿了亡命之徒的地方,這些法規鐵則總是被人打破,然後又是血的教訓來震懾,往複循環,永不止息……

「砰!」

「不知死活的東西,敢在老子這出老千。」

一名魁梧的大漢被人踹飛,落在了大街中央,待得好事者第一個湊上去,發現對方早已經死得不能再死了。

「嘖嘖,這些日子不要命的真多,這個月是第幾個了?」

不久,店內幾道身影出現,將屍體收了起來,將圍觀的眾人斥退。

「都說城裡人有素質,不會亂打亂殺,到底是那個混蛋說的,滾出來,老子保證不打死他。」話嘮男跟在後面,終於還是沒忍住一張嘴。

聶雲微微笑了笑,這裡也不是第一次來,早就有心理準備。

東大街,東城最繁華的地方,能不能在這裡做生意,便是在浩元城站住腳的一種證明。

可以說,這裡就是最小的一家店鋪,後面至少都有一位真武境九重的武宗做靠山,要不然,不是被拆了就是被一些霸道的客人給砸了。

這不,一家兵器店,此刻吵吵嚷嚷。

不過,眾人才望過去,便是好大一顆頭顱飛起。

是是非非,難下定論,聶雲只聽到人們嘴裡的碎碎念,那個大漢討價還價跟店員起了爭執,剛鬧起來,便是一顆真武七重武宗的頭顱飛起。

此刻本是話嘮男出場的好時機,可惜,剛才動手的那一剎那,那現在已死的漢子那真武七重的氣息還是被他感覺到了,不由悻悻的閉嘴。

以他的實力,跟那人比,差多了。

「怎麼,不評論幾句嗎?」聶雲反倒是好笑道。

眾人一愣,望著聶雲那淡淡的笑容,細想才發覺,前輩沒有他們想象中的那麼死板。

「嘿嘿,這貨死了活該,沒本事也敢在這裡鬧,換做我要是不爽了,回頭找兄弟砸了他的店才是真本事。」話嘮男臉上堆滿了與生俱來般的諂媚,笑得比風塵女子見了闊綽大爺還要甜。

只是,這他嘴裡的「真本事」難以讓人認同。

聶雲倒不覺反感,這傢伙就是這個性子,反倒是有個人不怎麼怕他,感覺舒服多了。

「這東大街,哪家酒樓最上檔次?」聶雲忽然問道。

話嘮男連忙屁癲屁癲地湊上前道:「自然是那裡了!」

他跑到聶雲身前,微微弓著個身子,完全是一副惡少身邊的狗奴才嘴臉,伸手一指,這個角度,正好穿過兩棟巨大的建築,看見那高聳的寶塔。

「如此的話,老黃,那我們就去瞧瞧。」

說著,聶雲帶頭,走在最前面。

老黃便是黃臉漢子,平時最討厭別人叫他老黃,除了死對頭,也就老黑敢這麼稱呼他,如今前輩叫起來,他卻聽得舒服得很。

話嘮男剛想屁癲屁癲地湊到聶雲身前去,一見黃臉漢子在笑,頓時嚇了一跳。

這人平時總是板著個臉,跟別人欠他錢似的,笑起來也讓人感覺彆扭,甚至讓人害怕。

訕訕地退後,對著幾個同伴咧嘴一笑。

幾個同伴卻是佩服,他們在前輩面前大氣都不敢喘,就這沒心沒肺的傢伙還笑得樂呵呵的。

自然,他們也羨慕話嘮男能跟這樣的前輩搭上話。

不過他們已經很滿足了,要不是當晚跟著老大一起,從而猜出了前輩的身份,他們連當隨從的機會都沒有呢。

這樣一想,似乎當初被風月堂抓過去毒打一頓,還是挺值得的。

眾人才走,大街上,不少人指指點點。

「這些人是什麼人,白馬寺也是誰想去就能去的?」一個青年不由撇嘴道,臉上帶著一絲不屑和譏誚。

「笨蛋,小聲點,沒看見那幾人氣質不凡嗎,尤其是為首那人,一看就不是一般人,得罪了小心割了你舌頭。」同伴連忙一巴掌拍向他的後腦勺,怒罵道,生怕這一張爛嘴的同伴得罪了人,把他也連累了。

而此刻,暗中卻是有著無數目光偷偷注意著這裡。

「我將消息送回去,你們繼續盯著,記住,無論發生什麼,別動手,看準了便可!」

其中一波人馬,至此便分開了行動。

而聶雲似乎還不知道,他正好往敵人家裡鑽了。

本來自hp://../bk/hl/31/31213/nex.hl 「姐姐以後有什麼事可以找我們啊!隨叫隨到!」

「對對對,姐姐還不熟悉東大吧?改天我們帶你逛!」

「姐姐你是不是明天開始軍訓啊,記得做好防晒呀!」

「姐姐吃不吃西瓜?到時候我們切好了給你送去。」

程子謙和祁遇這兩個神經病一口一個姐姐叫的格外的親熱。

姜染心虛的應著,坐在那一邊夾菜一邊乾巴巴的笑。

「姐……」

程子謙剛開口,就被對面江野一個冷眼制止住了,「你再叫一聲試試。」

程子謙摸了摸鼻子,有些害怕的小聲嘀咕:「那叫什麼?畢竟是你的姐姐嘛,我們總不能叫妹妹占你的便宜吧。」

聞聲,姜染坐在旁邊不厚道的笑出聲,江野手裡的筷子都要捏斷了。

他掃了一眼旁邊的始作俑者,後者笑聲一頓,繼而乖乖坐好優雅的吃菜,認慫。

「只有你們兩個傻逼才會相信這個小丫頭真的比我大。」

聽到江野的話,程子謙和祁遇兩人懵了。

感覺到兩道熾熱的目光齊刷刷的看向自己,姜染放下筷子,咳嗽了一聲,解釋:「我們確實不是姐弟,和大家開個小玩笑。」

突然姜染一個急轉彎:「但是!」

就在這一瞬間,江野在想:如果用最快的速度將手邊的毛巾塞進姜染的嘴裡,成功的幾率會是多少?

就在他掙扎的時候,身邊的姜染用一種『父愛偉大』的語氣說道:「我一直都把江野當成我的親兒子。」

江野:「……」他後悔了。

剛剛就不該猶豫,拿起毛巾直接堵住她的嘴!

程子謙和祁遇當然不會信姜染的話,能聽出來姜染在開玩笑。但是看到江野吃癟,他們就覺得很稀奇,並且還伴隨著興奮。

當然了,回歸正題,他們兩個還是很好奇姜染和江野到底是什麼關係,江野雖然一直沒給姜染什麼笑臉,但從某些細節上並不難看出江野對姜染絕對稱得上是無微不至了。

他們兩個真的也是頭一次見有人敢對江野這種態度,即使江野表情有點不耐煩有點無語,但熟悉他的人可以看出來他並沒有生氣,哪怕一絲絲都沒有。

鬧歸鬧,姜染最後還是解釋了一下自己和江野的關係,青梅竹馬兩小無猜。

江野聽到這句話的時候臉色直接多雲轉晴,看得對面的程子謙和祁遇一度懷疑,這一個暑假江野回家偷偷報名學了川劇變臉。

把姜染送回了女生宿舍,三個大男孩也朝著自己的宿舍走。路上,程子謙和祁遇反覆的問江野,上個學期翹課回家還得罪了教授,是不是和姜染有關係。

之前他們問江野的時候,江野只是說家裡有點急事。

但是他們仔細的回憶了一下,江野的機票貌似提前兩個月就買好了,而且翹課的那幾天,正好是全國高考。

江野含糊的應了一聲。

回到寢室,其他兩人各忙各的,突然就聽到江野的床位傳來一聲低語:「怕她緊張。」

更不想錯過她每一個重要時刻。

回憶了一下那兩天,

他站在校門口,比當年自己高考還要緊張。 “”=”(‘”=””>

「白馬寺,聽說很久很久以前,裡面住了一群老和尚,可後來,浩元城越來越亂,城東也已經隱隱有黑勢力老巢的跡象了,以至於,那群老和尚在不久后就被被趕走了。複製址訪問hp://」

「後來,由於這座寶塔的宏偉,頗具威嚴之氣,之後便成了浩元城黑勢力老大的象徵,誰佔了這裡,便說明誰才是城東的這個!」

話嘮男說的唾沫橫飛,最後豎起了個大拇指。

看那惟妙惟肖的神色,聶雲搖頭一笑:「你這傢伙不去當說先生,實在是屈才了。」

話嘮男連忙作委屈狀:「這怎麼行呢,說先生多不值錢啊,像我這樣至少也能在十萬個說先生面前逞威風!」

老黃白了他一眼,隨意道:「平時見你弔兒郎當,倒是知道的不少。」

話嘮男連忙收斂起來,嘿嘿一笑。

他怕對付這種辦這個臉的人了,你笑他也板著個臉,你哭他也板著個臉,你怎麼著他都板著個臉,簡直是油鹽不進。

連聶雲他都不怎麼爬,偏偏怕老黃,當真是一物降一物。

「走吧,進去看看!」

聶雲邁開腳步,才一進入,便是忍不住停了下來。

寶塔高聳,共分九層,從外面看,端得是恢弘壯闊。

然而,進入到裡面,才更是震驚,讓人有一種洶湧澎湃的感覺,然而,這種澎湃之感,卻又有一種返璞歸真的味道,包容萬物。

寶塔的一層,像是一座巨大的寶殿。

上面畫著各種古怪的圖案,大多是管一些和尚和那些從未見過的猛禽。

聶雲彷彿來到了另一個世界,有一種被一股浩大之力包容起來的感覺,那種感覺,彷彿真的能包容世間萬物一般。

「果然有些門道!」

聶雲心中暗驚,難怪那群出家人留下的東西,被這些殺人不眨眼的傢伙當做了權威。

細細體會著那股浩大之感,並不是強行為之,而是自然而然地散發出來的。

「難道這些老和尚真有些本事?」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