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他雙眸陰沉似水,冷哼道:「我是金牌編劇,你怎敢質疑老夫的作品?」

「是啊是啊!蕭先生可是金牌編劇,金牌編劇怎會抄襲?」

「有道理,人家那可是專業的,怎麼可能抄襲呢?開玩笑!」

「許是這林浩污衊蕭先生,想壞蕭先生的名譽!」

眾人竊竊私語,因一開始「抄襲」話題的震撼,此刻也漸漸回過神來!

「哼!」

蕭時意低沉地冷哼了一聲,讓眾人瞬間安靜了下來!

「《秘京》,乃是我三年前,於一場雨夜中,大醉酩酊之際,即興創作!」

「前前後後,又經過近十次修改整理,直到改無可改,才將之發表!」

「一經發表,便瞬間爆紅網路,數十萬轉發,近百萬追讀,一時名聲大噪!」

「若是抄襲,那怎麼至現在,都沒有人發現?」

「年輕人,你要血口噴人,至少得拿出一兩個過硬的證據出來!」

「否則,呵呵……」

蕭時意有板有眼的證明,讓本一些搖擺不定的諸人立馬清醒了!

「有道理啊!若是抄襲,怎麼會沒有被人發現呢?」

「就是啊,這東勝的林浩,是不是在誣陷我們的金牌編劇大師?」

「金牌編劇都抄襲?不可能吧?他不要名聲呢?」

眾位在場的諸人,都認為蕭時意說的很有道理,林浩這很可能是憑空污衊!

「林浩……」

秦詩音眉宇顯然有些焦急。

局勢似乎瞬間又被傾斜了,她怕波及到林浩的名聲,這樣她會很有愧疚感!

碰上這樣的老無賴,能有什麼辦法?

「混賬!」

「砰!」

一隻茶水杯,落在地上,摔得粉碎!

東勝集團,庄顏憤怒拍案而起,「誰讓他去凌美的簽約會場的!」

大屏幕上,正顯示著現場直播!

顯然是有人在現場拍攝,直接將視頻發布到了網上!

現在人氣越來越高,甚至,有數的新聞媒體已經開始有人在報導!

這件事如果處理不好,作為東勝的藝人,林浩會給公司帶來名譽上難以估量的損傷!

「你發什麼火?我看那蕭老頭就是個老賴!」

一旁的庄錦雙手抱臂,撇了撇嘴道:「這種老賴,就得這種小賴對付才行!」

她掃了眼屏幕中的林浩,臉色倒是沒那麼擔心,而是目光閃爍,有些狐疑。

「或許…那劇本真的有問題?」

庄錦心中冒出個大膽的想法,「我去看看。」

……

新聞爆料的真假,很大程度上受觀眾主觀判斷的影響!

就好比家庭破碎,很多人歸咎於男方一樣;

蕭時意是金牌編劇,圈中大名如雷貫耳;

他的話,就是標杆,就是事實!

大家自然都傾向於蕭時意!

林浩瞥了眼蕭時意,嗤笑道:「沒人爆料你抄襲,不是因為你當真這麼青白!」

「只是因為你這部劇本還不夠出名,那些能夠指認你的人,還沒見過你的作品!」

「若不是同是編劇,或是讀過很多故事的人,估計很難揪出你的狐狸尾巴!」

人怕出名豬怕壯。

不是不爆,而是時候未到!

雖然這劇本很受讀者喜愛,也算有了一定的曝光度!

但終歸,和電影拍出來的那種曝光度相比,小巫見大巫!

為什麼影視作品拍之前,傳媒公司包括讀者沒有識出問題?

而等到了影視劇播出,大火的時候,突然發難?

這是因為影視劇的流量,空前巨大!

吸引來的更多讀者,有的人積累深厚,就看出了這劇本的問題!

這是,內行人才懂的道理!

「呵呵,笑話!」

蕭時意揮袖冷喝道:「區區一個小演員,也敢質疑我的水平?」

「你怕不是想要蹭我的熱度,想要藉此出名吧?」

「年輕人,你不要自誤!」

果不其然,蕭時意開始將髒水往林浩的身上撲了!

他環顧四周,神清氣足地道:「今天就當著各位記者媒體的面,把話說清楚!」

「若是但凡我有一點抄襲的嫌疑,我蕭時意,從此退圈!」

這幾乎是下了「軍令狀」,幾是不死不休的局面!

無數媒體記者神情激動,看來,今天會有一場驚心動魄的大戲上演了!

「好啊。」

林浩唇角勾起一絲自信的笑容,道:「希望蕭先生不要回到幾十年前的蕭失意的好!」

「好好好!黃口小兒,老夫倒要看看,你怎麼讓老夫名譽掃地!」

「那蕭先生可要聽好了,最好是用手機記錄下來,以方便有什麼不懂的地方,可以回頭再溫習溫習!」

「……」

林浩終於動了。

他走上前來,看向秦詩音道:「你先下去,這裡暫且交給我來處理。」

「好…好的。」

秦詩音下意識地退了下去,她看著林浩,美眸中異色連連,心中,更是感到一陣甜蜜。

終於…還是來了啊!

她的美眸中閃爍著複雜的光彩,這個男人…為了幫她,這個時候居然絲毫不顧身份名聲!

雖然她心中很是擔憂,但卻感到一陣甜蜜,讓她滿心歡喜!

林浩隨手拿起桌上的一個劇本,正是……蕭時意的《秘京》劇本!

「《秘京》是一個很不錯的劇本,雖然不是最頂尖,但也可圈可點,那為什麼直到現在,三年過去了,沒有任何人舉報抄襲呢?我便來解釋蕭先生的這第一個問題!」

「原因很簡單,因為蕭先生的劇本里,抄襲的內容,並不是大家熟知的!而是出自於十年前一部名為《秘聞》裡面的片段!」

「為什麼至今沒人發現呢?原因很簡單,當年的《秘聞》票房慘不忍睹,只有區區數萬票房,現在還記得這部劇的人,恐怕扔在人群堆里都找不到!」

「正因為《秘聞》無人問津,想必蕭先生抄襲的時候也下足了功夫,幾無人問津,又有幾人會指出來呢?」

看到林浩那似笑非笑的目光投了過來,蕭時意霎時變色,面色悚然!

「你含血噴人!」他張了張嘴,想要說些什麼。

「但偏偏不巧,我幾乎對近十年每一部劇本都熟悉無比!蕭先生的反駁無效!」

林浩輕蔑地瞥了他一眼,「我知道蕭先生想說什麼,是不是想說大家英雄所見略同?劇情相似或者一樣,沒什麼奇怪的?」

「不錯!就算是有這麼一回事,也不能指認是我抄襲的!這個劇情,已經在十幾年前,我的腦海里形成了!」蕭時意臉色漲紅道!

「我就知道蕭先生會這麼無恥賴皮,所以,我還給你準備了第二份大禮!」 吻安,撓心小嬌妻 ?這二天,高飛基本一直在借錢,在嘉禾,高飛直接開口借一千五百萬。雖然高飛與何冠昌的交情沒有黃百鳴好,但高飛並不擔心他們會拒絕自己,因為借錢給一個人不一定要看交情。有時候個人價值也是可以借到錢的,就比如何冠昌,誰都知道他的身價高,他不需要任何擔保就可以向銀行借到一筆巨款。高飛因為並沒有怎麼跟銀行方面打交道,加上自己的名氣只是在圈子內,圈外的人根本不知道自己是一個什麼樣的人。所以高飛要以個人名義從銀行貸款根本貸不到多少,可能能貸到的錢,還不如現在跑紅的林芊芊貸到的多。

一千五百萬對於嘉禾來說,的確算不了什麼。可就算嘉禾有幾個億,但那是公司價值,很多固有資產都算在裡面的,同樣還有很多資金正在投入。所以說到流動資金,可以臨時調配的也不會有多少。所以把錢借給高飛的形式跟新藝城差不多,都要先通知公司的一些股東,在少數服從多數的情況下才能借給高飛,同樣高飛還要簽一份正規的借款協議。

最後高飛像成龍和周潤發二人總共借了五百萬,因為跟發哥交情好點,高飛向發哥借了三百萬,成龍則是二百萬。都沒有寫任何借條高飛就借到手了,原因其實很簡單,如果高飛把肯定還錢,他們這種身份催討人還錢的話,一是沒有精力,二是不合適。借條在他們手有可有可無,他們也不相信高飛有錢後會不還。如果不還錢最多斷交關係以後不來往,算自己相信錯了人。

三千萬,高飛在二天的時間裡就借到了三千萬了。用不了幾天,這三千萬都會打入到自己的帳戶了。有這樣多錢,建立一棟寫字樓絕對綽綽有餘,自己已經投入了四百多萬了,寫字樓最多再投入一千多萬就可以了。因為現在也就是早期投入大,很多材料要事先購買好,到後期材料投入就不需要這樣大了,所以一千多萬足夠了。高飛一開始就沒有打算只投資一棟寫字樓,香港經濟這二年發展還會飛快,有錢的人會更多,高檔豪華的住宅區不用擔心沒有市場。所以高飛打算多開發一些地產項目,這樣才能更快的使自己財富增長。

資金的問題解決后,高飛又煩惱起來,想到明天就要去裝扮成夏紫嫣的男朋友去參加她的生日宴會,高飛就感覺不爽,期望夏紫嫣明天不會出現,那樣自己也可以躲過這一關了。來到一家高檔的理髮店,高飛讓髮型師開始為自己理髮和清理長久沒有剃的鬍鬚。剃掉鬍鬚這也是高飛答應過夏紫嫣的要求,因為她說不想讓同樣看見自己找的男朋友看上去跟三十歲的男人一樣。在理髮店,高飛在理髮前還為此詢問了理髮師,自己現在這個形象像不像有三十歲的人。理髮師的回復是他看上去最多不會超過二十五歲,這讓高飛很安心,他也不認為自己現在這形象像三十多的人。

當理完髮,鬍鬚也清理后,高飛俊朗的形象又顯現出來,在付款的時候,高飛笑著對著理髮師開玩笑說道:「我這可不是你的手藝問題,而是我本來就很年輕。」

理髮師當然不會認為自己有能使人看上去年輕幾歲的手藝,知道高飛本來年齡就不大,只是一臉的鬍鬚讓他看上去年長几歲。現在高飛的樣子看上去跟二十歲的男子一樣,理髮師也開著玩笑道:「我也希望我能有使人看上去年輕的本領,那樣我就可以收更多費用的理由了。」

高飛回到別墅后,他那俊朗的形象也讓陳紹軍和陳苗紅大吃一驚。望著他們吃驚的眼神,高飛也只能有微笑來回復他們了。

第二天,一大早就使高飛的期望的破滅了,夏紫嫣早早的就來到了高飛的別墅門前。高飛的任務就是冒充她白天的男朋友,因為晚上她就要回家,她父母會另外為她舉行一次生日宴會。

一輛比較豪華的跑車停在別墅門口(當然,這是在這個時代還稱的上是豪華),夏紫嫣坐在駕駛位置上按著喇叭催促高飛出來。高飛出來后見到夏紫嫣竟然是開著汽車來的,不過這倒不讓高飛怎麼太吃驚。因為從前二次接觸來看,高飛就猜想到她肯定是富家子女,不是富家子女在這種時代還不會出現這樣性格的女子。真正讓高飛吃驚的今天夏紫嫣的形象,一身潔白的禮服,細長的披髮,配上那甜美的笑容,以前二次見到她的形象截然不同。以前夏紫嫣給高飛的感覺就是調皮的小丫頭,而這次讓高飛感覺她像是一個高雅的公主。

同樣,高飛這次的形象也讓夏紫嫣一陣吃驚,高飛這俊朗的形象,獨特的氣質,加上他那迷人的眼神。讓夏紫嫣明白今天在同學聚會中,自己這個『男朋友』肯定會受那些姐妹同學羨慕。

高飛走到夏紫嫣身邊,二人互望了許久,最終夏紫嫣開口道:「你來開車吧。」

「開車吧。今天是你的生日,如果你以後不想生日與忌日一起過的話,你可以堅持讓我開車。」高飛直接打開車門坐到了副駕駛的位置開著玩笑著,突然想到這個玩笑在這時候說有點過頭了,今天是夏紫嫣的生日,提忌日二字可不好,連忙抱歉道:「對不起,我只是想開個玩笑,不該提到忌日,我是想說我不會開車。」

對於玩笑的話夏紫嫣並不介意,繼續微笑的說道:「沒有關係,你說話的確有意思,我喜歡。那麼,我開車了。」

在夏紫嫣身上看不到了往日的那種調皮與霸道的性格,笑起來也沒有以往的那種誇張。靦腆的笑容,輕聲細語的說話聲,讓高飛不敢相信眼前的就是自己認識的夏紫嫣。車子開動著,微風不斷的吹在夏紫嫣的面瑕上,絲髮隨風飄揚,認真的表情開著車子。讓高飛有點著迷,突然有種想上前親吻一下她那白皙臉蛋的衝動感。高飛搖了搖頭,控制了自己的衝動。

「怎麼了,不舒服嗎。」高飛的搖頭舉動引起了夏紫嫣的關注,夏紫嫣輕聲的詢問道。

「沒,只是感覺你今天好象變了一個樣子,不像我認識中的夏紫嫣。」高飛解釋道,夏紫嫣的一舉一動,一個微笑,一句細語都是那麼的自然。實在是讓高飛無法想象這就是夏紫嫣,如果她是在演戲的話,那絕對是演技太高明了,高明的沒有一絲破綻。

「飛飛,記住我們的約定,今天你只能叫我紫嫣或者小嫣,因為你是我的男朋友,必須叫的親熱點,否則就不看穿的。」夏紫嫣沒有解答高飛的不解,繼續一邊認真的開車,一邊細語的說著。

的確這是那天的約定,而且那天夏紫嫣說叫他飛飛這個稱呼的時候,高飛還取笑她不如直接叫自己『狒狒』得了。而這時從夏紫嫣口裡說出聽起來是這樣順耳,很親切。高飛也嘗試一下對著夏紫嫣輕聲叫道:「紫嫣。」

「恩,有事嗎?」夏紫嫣見高飛叫自己,詢問道。

「沒,就是先練習一下。」高飛笑著說道。

夏紫嫣笑了笑,繼續開著車子,這次帶高飛去海邊。因為她的生日將在海邊舉行,可以在海邊燒烤,衝浪,游泳等活動。而到了中午則到海邊附近已經定好了的一家餐館慶祝生日,慶祝過後則曬陽光浴,躺在沙灘里睡覺。

夏紫嫣早就跟她那些邀請的人說好了地點的,車子一到海邊,夏紫嫣就看到已經有不少同學到了指定的地點。夏紫嫣指著正在海邊打沙灘排球的二個女子道:「那二個就是我的同學,李馨和趙梅艷。可能現在還早,還有些人沒有來,我們先過去吧。」

李馨和趙梅艷見到夏紫嫣來了,馬上放下了排球上前來打招呼,今天可是夏紫嫣當主角。壽星來了能不趕快打招呼嘛,當然她們也注意到了夏紫嫣身邊的男子。

打過招呼后,夏紫嫣拉著高飛向她們介紹道:「向你們榮重的介紹一下,這是我的男朋友高飛。飛飛,這是我的好同學李馨和趙梅艷。」

高飛以很紳士的口吻說道:「你們好,很高興認識你們。」

「紫嫣,你不會吧,真的有男朋友了,還長的這樣英俊。」李馨有點不相信的說道。

在學校里,夏紫嫣幾乎到處都是追求她的人,但她從來沒有看上一個。因為她家裡條件也特別的好,一般的人也不敢高攀。所以被夏紫嫣拒絕的人,也沒幾個敢死纏著她的。雖然大家都取笑夏紫嫣這樣大了還沒交過一個男朋友,但都知道她如果願意的話,男朋友可以排成一個團。

「我可不相信,你這男朋友出現的有些古怪,為什麼以前不給我們看。紫嫣,你有本事親他一下,我才相信。」趙梅艷懷疑的說道。

雖然高飛的個子夠高,但夏紫嫣也不矮,聽到趙梅艷的話后,立刻就輕輕點起腳在高飛還沒有準備的情況下就在他臉上親了一下。然後笑著把臉一側,用手指了指自己的臉蛋。高飛被夏紫嫣親一口後有點失神,不過很快就回過神來,見夏紫嫣的動作,自然明白是讓自己也親她一下。這樣才能更好的證明自己與夏紫嫣是男女朋友關係。

(我這算爆發吧,凌晨3點更新) 他兒子要是有什麼三長兩短,他的後半生還有什麼意義?

他腦子亂成一團,渾渾噩噩帶著律師前往警局,希望可以保釋他的兒子。

在警局門口,他見到了易老爺子和他大哥、大嫂。

易老爺子狠狠給了他一個耳光,鐵青著臉色質問他:「你還來這裡幹什麼?啊?我問你,你還來這裡幹什麼?你還帶著律師來!難道你還想幫那個小畜生打官司?」

「爸……」他低著頭,喃喃說:「不管怎麼說,他都是我兒子……」

「你把他當兒子,他把你當老子了嗎?」易老爺子暴跳如雷:「如果他把你當老子,把他自己當易家人,他就不會喪心病狂的給他堂哥、堂妹投毒!就因為啟玉擋了他的路,他就想要啟玉的命,還要讓那麼多無辜的人,給啟玉陪葬,他那麼喪心病狂,難道你還要幫他打官司,幫他脫罪?」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