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但不等奎里努斯深究,忽覺天地驟然一暗,卻是天地間的一切光芒都匯聚到了盧格手中一桿綻放著萬丈光華的長戟之上,這正是達努神族四大至寶之一的神光戟,手持神光戟的盧格對著奎里努斯大喝道:「為了達努神族的存亡,為了母神達努的榮譽,今日我光之神盧格,定會將你斬於戟下!」 頃刻之間,局勢驟變,奎里努斯強勢威臨達努神族,為護神族尊嚴及榮耀,更是為了不讓達努神族就此終結,手持神光戟的光之神盧格不顧兩人實力差距,悍然迎戰!

「不畏強敵,敢於應戰,你……勇氣可嘉!」一聲誇耀,奎里努斯緩緩舉起了右手,磅礴神力匯聚在他手掌之中,浩瀚威能宛若無形風暴掃蕩四野,立於風暴當中的奎里努斯緩聲說道:「但是你沒有能夠保住達努神族的實力,就讓我親手驗證一下吧!」

一掌打出,曾在海岸線力壓庫丘林與芬恩的神力巨掌隨之再現,煌煌威勢使得天地變色,日月無光,諸神也不禁如之前的芬恩與庫丘林一般生出無力之感,唯有光之神盧格勇猛無畏,悍然迎上!

就在這昏暗的天地之間,手持神光戟的盧格就彷彿末日之中最後也是唯一的一縷希望之光,隨著盧格光明神力源源不斷灌輸之下,神光戟瞬間化為一根擎天之柱,擋在那神力巨掌的下方,緊接著難以用語言描述的巨大力量便通過神光戟傳達到盧格手中。

單純的神力壓制究竟能夠產生多麼恐怖的力量,此時的盧格最有發言權,身為一位同時擁有達努神族與弗莫爾族血脈的戰士,早在年少時期,盧格的肉身強度便已遠超同級的神族戰士,而且隨著盧格的修為不斷增加,他的肉身強度也成幾何倍增長,這是兩大血脈在他體內產生某種無法複製的玄妙變化,所賦予他的天賦異稟。

單以肉身強度而論,此時盧格大約相當於《九轉玄功》七轉巔峰,就差臨門一腳就能踏足八轉,那麼這究竟是怎樣的一個層次呢?用一個最簡單的例子來說,若是盧格將自身力量發揮到極限,想要將方圓不知幾億里的愛爾蘭大陸抬舉起來仍是稍顯不足,但若是要將愛爾蘭大陸生生打碎,卻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但就是擁有如此恐怖力量的盧格,竟是必須傾盡全力才能堪堪抵擋住這隻神力巨掌的下壓之勢,即便如此卻是足以令奎里努斯面露驚訝之色,不過盧格可不是坐以待斃之人,經過片刻的僵持之後,盧格突然爆發了!

「給我……破!」一聲大喝,盧格化戟為棍,綻放無盡光華的神光戟一個橫掃打在那隻神力巨掌之上,只聽一聲巨大悶響,經過片刻的僵持,神力巨掌應聲而碎,化為點點神力光華消散空中。

眼見盧格一擊將自己發出的神力巨掌擊破,奎里努斯鼓掌說道:「能接我一招而毫髮未損,光之神盧格,不愧是達努神族的神王!」

「呼……」長舒一口氣,將自己的狀態重新調整至巔峰,盧格卻並未急於發起反擊,而是好似在等待著什麼一般。

「想要拖延時間嗎?」奎里努斯雙手微抬,雙掌之中神力不斷匯聚,威勢之強比之方才那一擊不損分毫,就聽奎里努斯冷笑道:「這一次……將是雙倍!」

說著,奎里努斯雙手一壓,兩隻神力巨掌當空而現,雙倍的壓力,雙倍的威能,同樣也是雙倍的生死危機,再次籠罩在達努諸神的頭頂之上。

諸神見狀,自是不能只讓盧格一人出手,於是諸神紛紛各展神通,五光十色的攻擊鋪天蓋地迎上那兩隻神力巨掌,便見無數神術攻擊在那一雙巨掌面前不斷破碎,各色神力不斷化為光點消散於空,但那一雙巨掌卻仍是那般不緊不慢的緩緩落下,唯有其中散發出的神力光華有了微微的一點減弱。

但即便神力巨掌的威力有所消弱,可其中所蘊含的威能仍是無比恐怖,一旦讓這兩隻巨掌落在地上,其中蘊含的威力爆發之下,達努神族剩餘的那兩百層結界根本抵擋不住,屆時除了修為達到准聖之上的強者之外,達努神族九成九以上的神靈以及方圓百萬里之內的一切生靈,都必將會在那恐怖的爆炸之下灰飛煙滅!

為了避免那悲哀的結局,盧格決心拚死一搏,剛剛調息完畢的他再次揮動手中神光戟,而後一個橫掃狠狠打在前方的那一隻神力巨掌之上,伴隨著一聲巨響,就彷彿是片刻之前的重演一般,那隻神力巨掌應聲而破。

但不等發出第二擊,盧格便覺得體內氣血翻湧,一口逆血差點從他嘴裡噴了出來,盧格心知這是自己太過著急,並未如方才那般先將神力巨掌的下壓之力抵消一部分,而是直接與之硬碰硬,使得盧格自身已經受了內傷,也幸虧盧格的肉身強度遠超常人,這才只是差點吐血的結果,若是換做他人說不得那神力巨掌擊破不了,他自身就會先被那股恐怖的神力震成齏粉!

但是心知除了自己之外,其他人根本不可能抵擋住這剩餘的一隻神力巨掌,哪怕知道自己強行出手必定傷上加傷,但盧格也不得不將口中的逆血咬牙咽下,而後再次舉起手中神光戟打在那另一隻神力巨掌之上。

又是一聲驚天轟鳴,盧格的身子與那隻神力巨掌同時一僵,但這一回神力巨掌卻並未隨著盧格的攻擊應聲而破,反而是盧格的身軀之上驟然出現無數傷口,金色的神血從中不住的噴涌而出,將盧格染成一個金人。

但即便是渾身被血染透,體內的肌肉撕裂大半,但盧格仍是咬緊牙關,以自身光明神力維持體內肌肉力量不失,將手中神光戟化為一根支棍,抱著哪怕是死也要護住達努神族的信念,死死的將那隻神力巨掌撐住。

就在這時,忽見一道血色光華自下方驟然射出,相較於那遮天蔽日的神力巨掌而言,這道光華無疑十分纖細,但就是這麼一道纖細的光華,在射中神力巨掌的掌心之時,卻是令巨掌之中的神力掀起了宛若海浪一般的波瀾,緊接著一股驚人的爆炸在神力巨掌的掌心處爆發,而後在諸神與奎里努斯驚訝的目光之中,神力巨掌伴隨著這股爆炸轟然崩潰!

「庫丘林,你怎麼樣?」忽而芬恩的一聲驚呼吸引了眾人的目光,眾人順著聲音望去,卻見那道纖細的光華射出之處,神色萎靡的庫丘林半跪在地,他的七竅之中都有金色的神血向外溢出,他那桿幾乎從不離手的赤紅長槍迦耶伯格忽然從空中落下插在他的身旁,原本晶瑩剔透宛若紅寶石雕琢而成的槍身,此時也早已不復之前的光華奪目。

那麼方才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呢?事實上就在方才那一瞬間,眼見自己父親渾身上下神血噴涌,本來就有些莽撞的庫丘林根本無法控制住自己的情緒,從而動用了他當年在影之國中修鍊而出,但卻被影之國女王斯卡哈嚴令不準使用的禁招,突穿死翔之槍!

庫丘林手中的這桿赤紅長槍迦耶伯格,乃是當年他在影之國修鍊之時,身為他老師的影之國女王斯卡哈以一隻存活了不知多少萬年的深海巨獸的骨骼鍛造而成,只因鍛造之時另有奇遇,令迦耶伯格獲得了因果之力的加持,成為一柄雖然只是後天等級,但威力卻並不遜色於先天靈寶的長槍。

而這柄只看外表就知十分不凡的長槍,總共有著兩種用法,第一種就是像庫丘林平時所用那般,憑藉庫丘林自身高強的槍術,以及迦耶伯格之中那必定命中敵人心臟的因果之力,兩者相加所帶來的強悍殺傷力與人交戰,這種用法發揮到極致就是庫丘林的慣用極招,刺穿死棘之槍。

而第二種用法庫丘林只使用過一次,就因斯卡哈的嚴令禁止而成為禁招,這種用法說白了就是將迦耶伯格當做投槍使用,捨棄一切技巧以及冒著失去兵器的風險,將自身全部的神力灌輸到長槍之中,從而將長槍之中的因果之力激發到極致,從而爆發出比平常使用時更加強大數十倍的驚人威力,這就是庫丘林方才一擊擊破奎里努斯神力巨掌的招式,突穿死翔之槍!

不過既然斯卡哈禁止庫丘林使用這一招,自然是有著她的道理,只因這一招爆發之下威力驚人確實不假,若是有心算無心足以令庫丘林秒殺至聖之下的一切對手,甚至於就連達努神族之中僅次於始祖母神達努和死亡女神摩利甘的光之神盧格,毫無準備的情況下都不一定能夠從這一招之下活命!

但大家估計也想到了,這種爆發力強大的招式,往往也有著同樣巨大的副作用,庫丘林的突穿死翔之槍威力強大確實不假,但施展這一招卻對庫丘林的身體素質有著極高的要求,即便是以庫丘林那繼承自盧格的強悍身體,施展一次也必須休息進行長時間的修養方能恢復。

這也就意味著此招一經施展,無論最終是否殺掉敵人,庫丘林都必將失去戰鬥能力,甚至於如果在施展此招之時庫丘林身上有傷,施展之後庫丘林更是會有性命之憂! 眼見庫丘林一招突穿死翔之槍暫時解了盧格與達努神族的危機,但他自己卻是不禁力竭跪地,芬恩連忙來到庫丘林身邊檢查他的狀況,同時問道:「感覺怎麼樣?」

狠狠的喘了幾口粗氣,同時默默的感受了一下體內的狀況,庫丘林這才說道:「還……還撐的住……」

「撐得住么……」奎里努斯面上露出一抹讚賞之色,這是身為一位傑出戰士的他,對於另一位勇猛戰士的肯定,但正是因為這種肯定與讚賞,反而令奎里努斯更加不會留手,因為若是他留了手,反倒是對這位傑出的戰士,以及這些不畏實力差距,也要拚死阻止他的神靈們的侮辱。

「能夠先後擋我三招,確實值得嘉獎,既然如此……」奎里努斯手掌微張,伴隨著一抹暗金色的神力之光,那桿曾在瞬間秒殺弗莫爾族戰神契莫爾的標槍就浮現在他的手掌之中,緩緩握住標槍的奎里努斯緩聲說道:「我就用出全力,送你們一程吧!」

但就在奎里努斯緩緩舉起手中標槍,至聖境初期的磅礴神威全力展開,準備一鼓作氣將一切敵人盡數滅殺,下方的達努諸神各自施展神通,準備拚死一搏之時,奎里努斯卻忽然停住了手中的動作,轉而對著北方撫胸躬身說道:「恭迎海王陛下!」

奎里努斯話音未落,便見那遙遠的北方之處,一道黑色的細線在地平線處浮現,憑藉諸神那超凡的眼力,自然一眼就看了出來,那並非是什麼黑線,而是鋪天蓋地而來的巨大海嘯!

滾滾海嘯奔騰而來,以普通海嘯根本不可能擁有的速度,瞬間便已席捲至達努神族之外,但這海嘯卻並未直接衝撞在達努神族外圍的結界之上,而是被一股無形的力量所束縛,化為一道高達數萬里的海嘯之牆,將達努神族圍了個水泄不通。

而後便見那宛若城牆一般的海嘯巨浪之上,一條水之階梯從上方蔓延而下,一道尊榮之中更顯霸道的身影,邁著淡然的步伐,一步一步走了下來。

便見來人有著一頭宛若海洋一般的蔚藍色長發,俊美的面容泛著一抹淡淡的微笑,既有一切盡在掌握之中的淡定,又有運籌帷幄決勝千里的超然,金色的戰衣穿在他的身上,卻並不令人感覺到絲毫的庸俗,反倒有一種黃金都無法襯托此人氣質之感,此人便是羅馬神族遠征凱爾特大世界的最高統帥,那位一直以來都只是呆在神殿之中未曾露面的海王!

海王現身瞬間,一股無形的壓迫感頓時出現在諸神的心中,這是雙方修為差距大到一定程度之後所產生的無形壓制,也從側面讓諸神知曉,眼前之人的強大已經完全超出他們的想象,那早已不是同一個次元的實力,也根本不存在抵擋的可能性,若是這位海王親自出手的話,他們除了閉目等死之外,將再無其他選擇!

但海王很明顯並沒有親自出手的打算,或者說在場這些神靈還讓他提不起出手的慾望,他只是淡淡的掃了達努諸神一眼,而後對奎里努斯說道:「還沒解決嗎?奎里努斯。」

「讓您失望了,海王陛下……」奎里努斯撫胸躬身,恭敬說道:「對方比我預計的要強的許多,卻是勾起了我享受戰鬥的心情……」

「是這樣么……」海王微微點了點頭,而後說道:「那你就盡情享受戰鬥吧,我也要去會一會我的敵人了!」

「站住!」眼見海王竟是邁步向著始神殿走去,光之神盧格面色一變,也不顧兩人修為的差距,高聲喊道:「你究竟是什麼人!」

「我么……」海王腳步微頓,頗為驚訝的看了盧格一眼,似是沒有想到竟然還有人敢如此質問他,又好似是在讚賞盧格的勇氣,沉默片刻之後海王緩緩說道:「我是羅馬神族的海王,尼普頓!」

「海王……尼普頓……」盧格喃喃念叨一聲,而後不顧身上的傷勢,提起神光戟便要阻止尼普頓前往始神殿的步伐。

卻見奎里努斯身形一閃擋在盧格的面前,他手中那根曾經沾染無數鮮血的標槍好似棍子一般隨意一揮,便將盧格從空中打落,而後奎里努斯目光一掃達努諸神說道:「兵對兵,王對王,你們的對手是我!」

尚未墜地便已重新穩住身形,盧格抬頭望著那道金藍交織的身影,怒道:「僅憑區區兩人,就想將我達努神族覆滅,海王尼普頓,真是好大的野心呀!」

「過多的人手會影響戰鬥的速度,想要消滅達努神族,我們兩人……足夠了!」尼普頓淡然一笑,而後對奎里努斯交代道:「這裡就交給你了,奎里努斯,我不希望有人打擾到我與那位始祖母神的會面!」

奎里努斯躬身道:「是!」

點了點頭,尼普頓腳踏虛空,眨眼間便已消失在眾人眼前,目送尼普頓離去之後,奎里努斯重新直起身來,一股之前並未出現過的殺機在他眼中乍現,他手中的那桿標槍之上光華大作,也意味著奎里努斯終於準備大開殺戒!

「現在……該結束了!」忽聽奎里努斯說了一聲,話音未落之時,他手中的標槍便已在眾目睽睽之下消失無蹤。

下一瞬間,盧格的身影忽然急速爆退,竟是將那兩百餘層的結界瞬間撞碎,而後狠狠墜落在地面之上,卻見原本應在奎里努斯手中的標槍,此刻竟是已經將他的胸膛生生貫穿,達努神族之中僅次於始祖母神達努以及死亡女神摩利甘的第三強者,就這麼毫無反擊之力的被標槍釘在了地上!

「噗!」盧格口吐神血,眼中卻是遮掩不住的震驚之色,只因這標槍無法躲避,也無從躲避,甚至就連標槍的軌跡都無法看到,認真起來的奎里努斯,將至聖境與准聖境的實力差距徹底展現的淋漓盡致,也令一向毫無畏懼的盧格,心中第一次生出無力之感!

「就從你開始,覆滅達努神族吧!」奎里努斯手掌微張,第二根標槍出現在他的手中,絲毫不給諸神以救援的時機,第二根標槍便已出手,伴隨而出的還有奎里努斯的一聲大喝:「死吧,光之神!」

標槍速度之快,完全超乎諸神的反應速度,就連奎里努斯都認定盧格必定會死在他這一擊之下,但就在奎里努斯標槍剛剛出手的瞬間,整個達努神族忽而光華大作,地面之上驟然浮現出無數明顯是早就已經埋藏不知多少年的神文,在這些突然被激活的神文作用之下,一層層無形的結界在達努神族之外瞬間展開。

一層、兩層、三層……十層、百層、千層……奎里努斯出手的標槍攜無上神威,瞬間貫穿了整整一千七百餘層結界,但最終仍是被那彷彿無窮無盡不斷形成的結界抵消了威力。

就在那標槍因為失去威力而懸浮在空中之際,一隻手掌忽而從旁伸出,將這桿標槍握在手中,緊接著一位白袍男子的身影緩緩出現在空中,這位白袍男子看了手中的標槍片刻,而後一聲嘆息從這位男子口中傳出:「唉,終於趕上了!」

達努神族近萬年成長起來的新一輩倒還罷了,如盧格一般曾參與過萬年之前那場大戰的老一輩神靈,見到這位突然出現的男子紛紛瞪大了眼睛,驚疑、狂喜、不敢置信,種種情緒在他們臉上表露無遺。

倒在地上的盧格甚至都沒有將那桿插在他體內的標槍拔出來的想法,只是雙目死死的盯著天空之上的那道白袍身影,喃喃道:「你……你是……」

卻見那位白袍男子微微揮手制止了盧格的疑問,而後十分淡然的轉過頭來對奎里努斯說道:「摩利甘雖然不在,但並不意味著達努神族之中,就沒有了能夠阻止你的人呀!」

心知對方便是激活達努神族之中無數神文,形成那無盡的結界阻擋住他一槍之威的人,雖然這其中不免有取巧之嫌,但奎里努斯卻是可以肯定,對方的修為定然不在自己之下,想到達努神族竟然有著第三位不在他們情報之中的至聖強者,奎里努斯心中便是驚怒交加,口中不禁問道:「你是什麼人!」

「我是一個本應死去,卻又死而復生的人……」白袍男子十分隨意的丟掉了手中的長槍,而後說道:「我本不該在此時出現在你的面前,但是為了達努神族的安危,我不得不提前結束我的隱居生活。」

聽著白袍男子之言,來到凱爾特大世界之後所收集的達努神族情報急速在奎里努斯心中流轉,忽而一個名字突然出現在奎里努斯心頭,這個名字的主人完全符合白袍男子的自述,但是這個人的身份卻是令奎里努斯不禁震驚道:「你難道是……」

「我應該就是你所想的那個人……」白袍男子微微點頭,翻手之間一尊雕刻有豐收景象的小鼎懸浮在他手掌之上,而後白袍男子沉聲說道:「智慧神達格達,誓衛神族!」 達努神族的至高聖地始神殿,始祖母神達努多年以來的隱居之所,今日終將迎來一位實力強大的不速之客!

便見海王尼普頓緩步進入始神殿中,對於空間的驟然變化,尼普頓甚至連一點點的目光波動都不屑為之,只因他的一切注意都已經被神殿中央處,那籠罩在耀眼光華之中的身影所吸引,沉默片刻,海王尼普頓率先開口說道:「達努神族的始祖母神達努,你可是讓我……找的好苦呀!」

一聲問候,來者不善的海王竟與始祖母神乃是舊識,可見羅馬神族遠征凱爾特大世界絕非偶然,但很明顯這種舊識絕非是什麼美好的回憶,只因達努緊接著便回道:「羅馬神族的海王尼普頓,想不到你竟然追到了這裡!」

海王尼普頓一手橫於身前,一手背於身後,這不是即將與強敵交手的姿態,更像是在面對註定將被碾壓的螻蟻那般的風輕雲淡,顯然對於這尚未開啟的巔峰對決,尼普頓有著無比的自信。

但尼普頓卻並未立刻出手,而是說道:「我曾經說過,將你達努神族四大至寶之一的加冕石交出來,我就可以放你達努神族一條生路,更可允許達努神族託庇於我海王麾下,這句承諾至今仍然有效!」

此刻達努身外光華逐漸散去,顯露出她本來的模樣,雍容華貴,和藹可親,即便是面對將要覆滅達努神族的尼普頓,達努仍是沒有露出哪怕一絲一毫的憤怒之意,她只是十分平靜的搖頭說道:「很可惜,加冕石早已不在達努神族之中,哪怕你將我達努神族覆滅,也不過是白跑一趟而已!」

「哦?」尼普頓眉頭微挑,但他的臉上卻並沒有多少驚訝之色,顯然達努的回答並未完全出乎他的預料,畢竟以重要性而論,加冕石足以凌駕於達努神族其他三件至寶之上,但除非是滿足特定的要求,亦或是被擁有某種特質的人拿在手中,否則加冕石就與一塊普通石頭別無二致,這種價值巨大卻又無法使用,而且極有可能引來強敵的東西,找一個安全的地方收藏才是最佳的選擇!

毫不氣餒的尼普頓繼而問道:「加冕石現在在哪裡!」

「不能說!」達努微微搖頭說道:「而且即便我說了,你也絕對不可能得到加冕石,既是如此又何必去說!」

「你可知道隱瞞秘密的代價很大,因為真正能夠永遠隱瞞住秘密的……只有死人!」尼普頓面色一肅,沉聲說道:「當年我能將你的肉身毀去,今日我就能將你的神魂也徹底覆滅掉,然後再去找尋加冕石的下落,只要加冕石還在這個世界之中,我想要得到它不過只是時間的問題而已,即便這樣你還是不說嗎!」

即便面對尼普頓的死亡威脅,達努仍是搖頭說道:「我說過,你絕對不可能得到加冕石,無論我是否告訴你加冕石的下落,結果都是一樣!」

「看來你是真的不想說了!」認定這是達努狡辯之言,尼普頓揮手之間,一柄黃金為體,蒼藍為刃的三叉戟便已出現在他手掌,隨手將三叉戟橫在身側,尼普頓淡然說道:「你先出手吧,因為等到我出手的時候,一切就都結束了!」

「我先出手么?也好……」達努面上的平靜緩緩退去,取而代之的是從未有過的嚴肅之色,只見達努雙手微微一抬,一股玄妙磅礴的氣勢瞬間展開,煌煌神威充斥在始神殿之中這宛若宇宙一般廣闊浩然的空間之中,而後達努緩聲說道:「就在你踏入我這始神殿的瞬間,其實我就已經出手了呀!」

「混沌規則,天地崩碎!」達努一聲輕喝,整個宇宙立刻發生驚天巨變,霎時間日月爆裂,星光大作,地水火風憑空而現,以一種好似隨時可能崩潰,卻又維持在那最為危險的平衡之態急速運行轉化,最終日月之力、星辰之光、地水火風諸般元素盡皆匯聚合一,竟是化為那最為原始,但卻威力無窮的混沌之氣,自四面八方向著尼普頓席捲而去!

混沌之氣所過之處就連空間都為之崩潰,但那崩碎的空間碎片未及消散,便被混沌之氣吞沒其中,如此一來不但增強了混沌之氣的量,更是因為空間碎片的空間特性,而將尼普頓四面八方的空間徹底鎖死,令他無法破開空間躲避此招!

「混沌化萬物,萬物歸混沌,這等手法雖然稱不上玄妙無端,但以一個中千世界作為祭獻,卻也可以稱得上有魄力了……」面對四面八方席捲而來的混沌之氣,手持三叉戟的尼普頓雖然讚歎,卻是絲毫不露驚慌之色。

「海洋規則,永定波濤!」便見他緩緩舉起手中的三叉戟虛空一頓,尼普頓的規則之力瞬間便已擴散而出,那宛若海嘯一般不斷翻滾襲來的混沌之氣在接觸到這規則之力之後,竟是緩緩平復之下,再也不復方才霸道威勢,尼普頓滿意的點頭一笑,而後對達努說道:「但如果僅憑這點手段就想擊敗我海王尼普頓,就讓我不得不為你的天真讚歎!」

對於尼普頓竟然能夠平復混沌之氣,達努並未露出一絲一毫的驚訝之色,顯然曾經在多年之前就與尼普頓交過手的達努,對於尼普頓的實力早已有了一個十分詳盡的了解,但此刻她原本嚴肅的臉上也不禁露出一抹淡笑,說道:「我當然沒有天真的認為這種手段能夠擊敗你,但如果只是為了困住你,也並不是什麼太難的事情!」

忽見達努雙手掐動一個法印,混沌之中頓時浮現出億萬金色神文,顯然這是達努早就已經埋藏在始神殿中的後手,也唯有領悟了混沌規則的她,才能夠令神文在這擁有強大侵蝕能力的混沌之氣中保持不變。

「混沌規則,無盡囚牢!」隨著達努加催神力,億萬金色神文同時光華大作,在規則之力的驅動之下,神文引動剛剛平復的混沌之力,以尼普頓所在的位置為中心形成一層層密不透風的牢籠,以混沌之氣幾乎可以同化一切物質與能量的性質,再加上一個中千世界崩潰所形成的混沌之氣不斷的匯聚與支持之下,即便是海王尼普頓,想要突破這個牢籠也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成功將尼普頓囚禁在囚牢之中,達努微微鬆了口氣,但緊接著她的面色陡然一變,原本凝實的身體竟是出現了一瞬間的虛化,不過片刻之後達努的身體便重新恢復原樣,經過片刻的調息之後,達努這才嘆道:「唉,只剩神魂存在的我連續使用規則之力,果然還是太過勉強了……」

「轟!」、「轟!」、「轟!」……忽聽一連串的轟鳴之聲自那混沌囚牢之中響起,數量幾乎無窮無盡的囚牢隨之出現劇烈動蕩,心知這是尼普頓正在從內部衝擊囚牢,達努連忙將自身神力灌輸其中,以求最大限度的穩定囚牢,同時心中暗道:「快點趕過來吧,玄幻小友,這可是只有你才能破除的劫難呀!」

……

就在始神殿內,達努與尼普頓開戰的同一時間,達努神族那層層結界之外,另一場規模稍遜,但同樣重要的大戰也已經展開。

不知什麼原因重現於世的達努三神之一智慧神達格達,對上實力彪悍的羅馬神族戰神奎里努斯,那打的當真是天崩地裂、日月無光,單以激烈程度而論,甚至還在始神殿那一場戰鬥之上!

眾所周知,達努三神以始祖母神達努最強,掌握著死亡規則的死亡女神摩利甘其次,智慧神達格達只能排在墊底,但這並不意味著達格達的實力不行,事實上如果真的全力交戰,摩利甘與達格達的勝算應該是在四六之數,其中達格達佔六成,除了達格達本身乃是一位頂尖的法術強者之外,更重要的是他手中有達努神族四大至寶之一的豐收鼎在手,防禦一道堪稱無雙,就算是死亡規則全開的摩利甘,也不一定能夠破開達格達的防禦!

奎里努斯攻勢綿延霸道,但達格達守的更是沉穩,加之豐收鼎防禦之功強悍非常,攻了許久,奎里努斯卻是毫無建樹,眼見達格達守的滴水不漏,奎里努斯眼中戰意越發熾烈,終於奎里努斯再也壓抑不住心中的戰意,就在他翻掌之間,那柄雙手大劍隨之而現!

「劍名戰神,一個很普通的名字,但我更喜歡叫它斬神劍!」一手持劍,一手撫劍,奎里努斯就好似在介紹自己心愛的情人一般,口氣十分柔和的說道:「我曾用它征戰過三個大千世界,十九個中千世界,小千世界與星河世界不計其數,先後對戰七大神族,斬殺主神級(准聖境)神靈四十三名,至神級(至聖境)神靈四名,我原本以為那位死亡女神摩利甘會成為第五位,但是今日看來,她……只能成為第六位了!」 戰神劍在手,奎里努斯頓時如同換了一個人一般,對達格達發起最為狂暴的攻勢,劈、砍、撩、抹……這一招招最為簡單的招式,此刻卻在奎里努斯手中化為海嘯一般綿延不絕的衝擊,配合奎里努斯至聖境的修為,令他每一次出手、每一道劍氣,都有天崩地裂之威,攪動風雲之勢,達努諸神驚怒之間,卻是根本不敢踏出結界半步,以免被那驚天劍氣瞬間抹滅!

而面對奎里努斯的狂暴攻勢,達格達卻是守的固若金湯,便見他將那尊豐收鼎拋至頭頂之上,充滿生機的翠綠色光華一縷縷從中溢出,化為屏障阻擋在達格達身外,任憑奎里努斯攻勢如何狂暴,達格達只需加催神力鞏固豐收鼎的防禦便可。

久攻不下,奎里努斯卻是未露絲毫氣餒之色,只因他此時的攻勢看似猛烈,但卻是以試探居多,他是在試探自己手中的戰神劍,與達格達手中豐收鼎究竟孰強孰弱,若是戰神劍強固然是好,那便意味著達格達的防禦對他構不成什麼麻煩,但如今看來他手中的戰神劍還是略遜一籌,這也間接證明達努神族的四大至寶,確實不是徒有虛名之物。

不過攻了這麼久,奎里努斯倒也發現豐收鼎的防禦並非無懈可擊,那好似水簾般垂下護住達格達的翠綠色氣息,若非達格達主動操縱匯聚在某一點進行防禦的話,就只會平均的分攤護住達格達周身,這種防禦模式看似無懈可擊,卻也給了奎里努斯突破的機會!

忽見奎里努斯攻勢一停,身上神力陡然匯聚在戰神劍上,隨著奎里努斯看似毫無玄機的一斬,霎時間這一斬憑空化為萬道斬擊,而後這萬道斬擊又演化為萬道劍氣,每一道劍氣都劃過不一樣的軌跡,但最終卻都匯聚在同一點之上。

一劍化萬,萬劍歸一,在這一分一合之間,威力卻是已經不可同日而語,這是奎里努斯經歷無數戰場所悟出的絕技之一,也是他自信能夠突破達格達防禦的最大倚仗,當這萬劍之威匯聚於一點突破,威力之大竟是令豐收鼎投下的防禦也破開一道不大的空隙!

達格達見狀面露驚訝之色,他下意識便要催動豐收鼎補上這一道缺口,這對於早已與豐收鼎心神相連的達格達而言,就連萬分之一秒都用不上。

但達格達心念快,早有準備的奎里努斯此刻卻是比他反應更快,就趁著那只有萬分之一秒都不到的瞬間空隙,奎里努斯身形一閃衝到達格達的面前,手中戰神劍順著那一道缺口直貫而入,將那道即將彌合的縫隙卡住,而後奎里努斯再次加催神力,磅礴的規則之力隨之而生!

「戰鬥規則,斬碎天地!」以神力催動規則之力,手持戰神劍的奎里努斯猛的一個上撩,得到規則之力加持的劍刃竟在瞬間,將那原本只有一絲的空隙瞬間擴大數倍有餘,而後奎里努斯腳下神力陡然爆發,他竟是順著那一絲縫隙沖入豐收鼎的防禦之中,而後揮舞著戰神劍,在電光火石之間狠狠劈在達格達的身上!

「碰!」沒有利刃入體之聲,反倒是一聲悶響自達格達身上響起,而後自達格達的白袍之上,無數金色神文四處崩散,卻是達格達早已布置在自己衣服上的防禦阻擋住了奎里努斯這突然的一劍,也幸好奎里努斯劍上的規則之力已經在劈開豐收鼎的防禦之時消耗殆盡,否則僅憑一件衣衫的防禦恐怕也擋不住奎里努斯一劍之威。

借著奎里努斯劍勢的衝擊,達格達身形驟然爆退,在奎里努斯追擊之前便已退出豐收鼎的防禦之外,而後達格達心念一動,原本防禦外部攻擊的豐收鼎瞬間化為困人利器,那一縷縷翠綠色的氣息化為牢籠一般,將奎里努斯困在其中。

與此同時豐收鼎的鼎口之處也驟然放出龐大的吸引力,試圖將奎林努斯吸入其中,若是全盛時期的奎里努斯自是不懼這吸力,但此時剛剛使用過規則之力的他,正處於舊力用盡新力未生之際,自是難以抵擋豐收鼎中傳來的引力,而被一點一點向著鼎口處牽扯而去,此時的奎里努斯才恍然察覺,自己竟是中了達格達的誘敵之計!

達格達不愧其智慧神之名,他在察覺到奎里努斯有破開豐收鼎防禦的能力之時,心中便已有了定計,他以自己為餌,誘使奎里努斯使用規則之力破開豐收鼎的防禦,而且因為他曾多次加催神力以強化豐收鼎的防禦,這使得奎里努斯出手必定是全力為之,如此一來當他侵入豐收鼎內部之時,奎里努斯看似佔據上風,但其實他卻是在最為衰弱的狀態。

當然在這過程之中達格達並非沒有危險,若是奎里努斯比達格達預料的更強一點,那麼劈在達格達身上的那一劍可就不是幫他形成牢籠,而是令他作繭自縛了,不過智慧神的智慧並非浪得虛名,奎里努斯中計被困就是最好的證明。

而正是趁著自己親手製造的天賜良機,令達格達成功困住了奎里努斯,只要奎里努斯被豐收路吸入其中,就意味著達格達戰勝了這位羅馬戰神,至於奎里努斯是否能夠在被吸入豐收鼎之後破鼎而出,達格達卻是沒有絲毫擔心,因為若是奎里努斯能夠從裡面破開豐收鼎的話,他也就無法僅憑豐收鼎中逸散的生命氣息,就阻擋奎里努斯這麼長時間的攻勢了、

但事情往往不會按照人們預想的方向發展,達格達確實算準了奎里努斯的實力,但卻低估了他自身的恢復能力,曾經縱橫無數戰場的奎里努斯什麼情況沒有遇見過,面對強敵的時候規則之力用盡也不是一次兩次的事情,但是奎里努斯既然能夠活到今日,就證明他自然有著應對規則之力耗盡的辦法。

便見奎里努斯忽然將左手拇指放入口中狠狠一咬,而後將拇指沿著戰神劍的劍脊緩緩抹至劍尖,這是奎里努斯決心豁出一切拚死一戰的儀式,也是再次激發他自身潛力的徵兆,此刻奎里努斯體內神力以一種毫不顧忌身體是否能夠承受的極限速度瘋狂運轉,拚命壓榨著他所能創造的每一分可能性,也在不斷逼迫他的神魂製造出更多的規則之力,哪怕此戰之後十死無生,此戰也必須要勝!

戰神戰神,戰鬥之神,當戰神無畏生死之際,便是神魔驚懼之時,徹底將自身生死置之度外的奎里努斯,此刻立時展現出前所未見的強悍身姿!

只見他那不斷被豐收鼎拉扯的身軀猛的一滯,強悍的神力爆發而出,竟是令那翠綠色的牢籠都為之震顫,便見奎里努斯緩緩舉起手中戰神劍虛空一掃,死死困住奎里努斯的牢籠竟是在瞬間破開一個大洞,奎里努斯身形爆閃而出,手中戰神劍攜規則之力與不可阻擋的無上神威急速斬下,氣機鎖定之下誓要將達格達一劍兩段!

但就在這一瞬間,一桿暗金色長槍忽而自東方天空激射而來,槍頭所指正是達格達身前揮劍欲斬的奎里努斯,若是奎里努斯非要劍斬達格達,他也必將在這一槍之下遭受重創。

奎里努斯雖已展現拚命之姿,但他那千錘百鍊而成的戰鬥意識,此刻卻是下意識的驅使他的身體轉身揮劍,將身後射來的長槍擊飛,但就是這麼一個簡單的動作,卻是令奎里努斯不禁心生惱怒之意,只因他忽而意識到,自己或許錯失了一個無法挽回的天賜良機!

只因就在這一瞬間,一隻看似纖細,卻是蘊含著無儘力量的玉手輕輕接住那倒飛而回的長槍,

滔天的神力爆發而出,竟是連這天空都染成一片死寂的漆黑之色,在這宛若末日一般的恐怖景象之中,自不列顛大陸趕來支援的玄幻與摩利甘,踏空而至!

「死亡女神摩利甘,以及……」奎里努斯目光在摩利甘身上一掃,而後便死死盯著那道手持法杖的白袍身影,忽而奎里努斯戰神劍一指玄幻,放聲大笑道:「大賢者梅林,與我繼續那天的未完之戰吧!」

「那真是很抱歉,你不是我的對手!」微微搖頭,玄幻一語雙關的拒絕了奎里努斯的邀戰,而後對身旁的摩利甘說道:「他就交給你了!」

「就交給我吧!」目光一掃達努神族周圍的狼藉之相,直性子的死亡女神臉上頓時泛起一抹怒意,她那一雙暗金色的瞳孔之中滿是死寂殺意,但她口中卻是十分平靜,就好似暴風雨前的平靜一般說道:「你徹底惹怒我了!」

奎里努斯目送玄幻離去,但卻並未露出絲毫阻攔之意,因為奎里努斯心中也很清楚,玄幻、達格達、摩利甘三人修為與他都是不分上下,雖然實力上會有所差距,但是如果玄幻要走,他是絕對不可能在達格達與摩利甘的阻撓之下攔住他,於是淡定接受這個現實的奎里努斯目光鎖定摩利甘說道:「那就來戰吧!」

摩利甘平靜的說道:「我不戰鬥,只想……殺人!」 始神殿中,囚牢之內,手持三叉戟的海王尼普頓閉目而立,竟是沒有絲毫想要破牢而出的舉動。

始祖母神達努見狀非但沒有絲毫安心之感,反倒更加確信尼普頓另有所圖,但他究竟想要圖謀什麼,亦或者他其實是在等待著什麼,達努心中隱有猜測,但卻不敢確定。

「來了!海洋法則,驚濤破浪!」忽而尼普頓雙目一睜,手中三叉戟憑空一頓,一股蒼藍色的神力與磅礴的規則之力同時席捲而出,宛若滔天海嘯向著四周混沌囚牢衝擊而去。

如果說達努以混沌規則凝聚的囚牢是磐石岩壁,那麼此刻尼普頓製造的就是無窮無盡而且威力無窮的海嘯波濤,任憑你的磐石如何堅固,岩壁如何深厚,在那無窮無盡的層層海嘯面前,總有被消磨沖碎的一刻!

達努見狀雖驚不亂,只因她以混沌規則之力凝聚的囚牢也並非等閑之物,只要她以始神殿中所蘊含的中千世界破碎所臨時製造的混沌之氣並未枯竭,那麼混沌囚牢哪怕被攻破千百次,也依舊能會在眨眼之間重新凝聚。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