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其他人聞言紛紛眉頭一皺,盯上落平天等人的目光微微舒緩了一些。

「既然你們想晉陞武君,那我就和你們說一說,如何晉陞武君吧,等你們聽完了,你們再做決定也不遲。」林楚風道。

這次沒有人再多言語,均是豎起了耳朵聆聽,就是林雲也是冒著危險靠近了些,希望能夠聽得仔細。似乎這晉陞武君和晉陞武師、晉陞武宗有所不同,若是不知情的話,就貿貿然晉陞的話,誰也不知道後果會如何。若是出了差錯或者走火入魔,那就悔之晚矣了。

「人有三魂七魄,其中天魂在天,地魂在地,皆不在人之體內,所以要想成為武君,需要做的就是將天魂和地魂尋找回來,與人魂聚合起來,成就一個完成的魂魄,這就是武君之位。」林楚風淡淡道。

「那如此需要天魂和地魂?」上官百鍊問道。

「這就需要天意降下的傳承之物了,只有天意授意之下,藉助一樣寶物才能尋找到人的天魂和地魂,否則是永遠找尋不到的。」林楚風道。

「這軸畫就是傳承之物?」

頓時所有人都是猜想道,就是落平天等人均是雙眸一縮,看向那軸畫露出了強烈的渴望。 「你該不會是故意騙我們的吧?我們怎麼知道你到底說的是真是假啊?」血魔子皺眉道。

「是啊,你這武君晉陞之法可是和武宗截然不同,我們實在是不敢相信你說的話是真的。」金黎青同樣的質疑道。

「天意高高在上,他又怎麼可能容許別人挑戰他的地位呢?若是冒出來一個十絕天才的武君,豈不是可以和他平起平坐了?所以晉陞武君不僅異常的困難,而且還有別於之前。」林楚風道。

「你這話可是漏洞百出啊,武聖呢?能夠晉陞為武聖的人物就算不是十絕天才,那也是七絕或者八絕吧,那他們豈不是更加有資格挑戰天意的威嚴?」忽而玄韞道沉聲道。

「對啊!」

頓時所有人一陣激靈,紛紛看向林楚風露出了疑惑的神情。天意懼怕十絕天才的武君,那豈不是更加懼怕七絕天才的武聖,可是現在青元大陸的武聖雖然不多,但是絕對是有的,卻是從來沒有聽說過哪個武聖敢於挑戰天意的權威的。

「呵呵,武聖啊?我也不知道,但是我知道武聖對於天意的懼怕更甚於我們。究竟怎麼回事,我也不太清楚。」林楚風道。

「哼!說了豈不是等於沒說。」血魔子冷聲道。

「好啦,林楚風,你說了這麼多廢話,你到底交不交出晉陞武君的秘法?」金黎青道。

「我這軸畫是我參加跨界大戰,耗費了十萬天功才是兌換而來,本來是準備留給後人的,既然你們想要,那就給你們好了。至於你們這麼多人,究竟誰能得到,那看你們的造化了。」林楚風淡淡一笑,而後手臂一揮,朝著眾人拋了過去。

「這是我的。」

「找死!」

「誰搶我就殺誰!」

隨著軸畫拋了出來,頓時所有人都是瘋狂的朝著軸畫撲了過來,更有的半途之中就是對著他人下了狠手,狂暴的元氣朝著四方散去,震得浮空立著的高山都是微微一顫。

「東西是我的!」

血魔子一聲咆哮,體內磅礴的元氣席捲了出來,更是身上好似帶上了絲絲的雷電,一步跨出,便是奔雷響徹四方,立刻將他身邊的幾個武宗震飛了出去,與此同時,他幾乎是直接化為了一抹黑色閃電,暴掠而出,眨眼就是到了軸畫的近前。

「找死!」

「不要命的話,那就儘管拿!」

轟隆隆!

幾乎在血魔子暴起的同時,所有人都是紛紛大喝,朝著血魔子撲去。

金黎青手掌一握,身軀散發出赤金色的光芒,元氣涌動之下,掌心處一條完全由元氣凝聚而成的金色長槍浮現了出來,手腕一抖,嗖的一聲,鋒利的槍尖就是刺向了血魔子的後背。

歐陽可看著血魔子撲向那軸畫,冷冷一笑,手腕一抖,一個圓潤珠子擺在了掌心之處,正是之前林雲幫助歐陽姐妹獲得的那件殘破法寶。

隨著歐陽可的輕輕一拋,頓時一聲凄厲的吼叫,一個人臉蛇身的怪物凝聚了出來,兩隻眼睛好奇的打量了一下四周,便是惡狠狠的盯向了血魔子,身形一晃,撲了上去。

「哼!能滅一個是一個。」冰海棠冷冷一笑,眼神眼神也是一凝,兩條散發著冰寒之氣的水龍猛然從她的雙眸之中疾射了出來,撕裂長空,攜帶著狂暴波動,狠狠的對著血魔子暴射而去。

「混賬!」

「不!」

所有人的圍攻,驚得血魔子一聲大叫,無奈的放下了抓向軸畫的手臂,身形一轉,想要閃躲開去。

可是速度還是慢了一點,瞬間就是被狂暴的元氣所淹沒,繼而一聲慘叫,整個人如同掉線的風箏拋飛了出來,重重的摔在了地上,一片血肉模糊,感覺不到任何的生機。

嗖的一聲細微的破空聲響,沒等攻擊血魔子的狂暴氣流消散,陡然一道身影掠了過去,完全不受波動的影響,一把就是將軸畫抓在了手裡。

「哈哈哈!是我的了,是我的了。」一聲大笑響了起來。

「啊!」

這時眾人才是發現竟是有人趁著剛才大家圍攻血魔子的時候,偷偷的潛伏起來,靠近了軸畫,不由的紛紛大叫,再次涌動起元氣,又是大片的寒光鋪天蓋地的罩了過去。

砰的一聲,這人連聲慘叫都沒有來得及發出便是陡然身子炸裂,分出了無數碎片散落四方。

轟隆隆!轟隆隆!

十幾個武宗拼盡了全力搶奪,可是只要有人稍一靠近軸畫,便是遭到所有人的圍攻,以至於所有人爭搶了許久,那軸畫依然都是無主之物。

咔擦!

陡然一聲迥異於大家哄搶所引起的轟鳴聲響起,嚇得林楚風雙眸一縮,急忙手臂伸出,五指一抓,嗖的一聲軸畫就是回到了他的身邊。

「你…」

如此急變,眾人紛紛怒火中燒的盯上林楚風,可惜沒等眾人有所反應,林楚風便是驚叫了起來:「不好,那小子要脫困了!」

「啊?那小子?是那個十絕天才?」

「他脫困不脫困和我們有關係嗎?」

「哼!說不定這是林楚風故意的,故意讓我們自相殘殺。」

頓時所有人臉色微變,一陣議論,說什麼的都有。

「快!快阻止他,快阻止他,一旦他脫困,整個大玄國都要血流成河。」林楚風再次驚叫道。

「林楚風,少在這裡故弄玄虛,趕緊的交出軸畫。」金黎青道。

「我…」

林楚風剛是準備開口,陡然山下被鎮壓著的火苗一陣涌動,竟是如同火海一般朝著四方蔓延了起來,同時其中傳來了一陣陣的大笑:「哈哈哈,哈哈哈,本座終於出來了,本座終於出來,爾等遺棄之地的螻蟻們,永世沉淪於萬丈深海之中吧。」

火海越來越大,等到蔓延到了百丈的時候,陡然火焰竄動,竟是凝聚成了一道身影。

蹭!蹭!蹭!

「噗!」

「噗!」

「噗!」

隨著火海人影的凝聚而成,所有的武宗自然好奇之下凝視了過去,不想只是盯了一眼,便是一股攝人心魄的威勢在心底產生,本能的產生一股極大的驚懼,紛紛身子踉蹌的後退,同時一口口的鮮血吐了出來。

只是一眼,就是讓得所有武宗都是口吐鮮血,可見其威勢之強。 「這…這也太可怕了吧?」林雲暗暗吃驚不已。

只是盯了一眼,就是紛紛口吐鮮血,這要是真的讓那人脫困的話,一旦發怒,豈不是所有人都得沒命。

「好可怕的威勢。」

「難道這一切都是真的?」

「林楚風到底招惹了多麼恐怖的存在啊。」

所有武宗吐血之後,紛紛震驚不已。沒想到林楚風之前所言的事情竟然是真的,沒想到那少年竟然如此的可怕,沒想到他們引以為傲的武宗修為在人家面前竟然如此的不堪一擊。

「哈哈哈,螻蟻們,顫抖吧,顫慄吧,本座終於出來了。」

呼!呼!呼!

火焰凝聚形成的火人越來越高,越來越壯,頭頂上的浮空巨山都是劇烈的震動起來,林楚風那本就是單薄的虛影更加的虛幻起來,好似一片煙霧隨風一吹都能徹底的消散。

「快,快阻止他,快阻止他。一旦他脫困的話,所有人都要死的,這絕不是虛言。」林楚風大吼道。

「這…」

頓時所有人一陣沉默,一時不知該如何是好。

按理遇到這種不可力敵的敵人,第一反應就是立馬逃跑,逃的越遠越好,可是那人語氣也是張狂,竟是揚言要所有人的性命。若是他真的會這麼做的話,那他們現在逃跑的話,還是難免一死。

集合所有人一起抵抗嗎?誰知道能不能擋得住啊,這豈不是死得更快。

嗖的一聲,林楚風再次袖袍一抖,軸畫再次拋飛了出來,只是這次卻是有著一層單薄的元氣包裹,好似在防備著有人搶奪一般。

「現在已經是生死存亡時刻,希望大家同心協力。只要能再次將那人鎮壓,立下功勞最大者,那這軸畫就歸誰所有。若是不儘力而為或者臨陣脫逃,不僅得不到軸畫,我想就算是逃出了這裡,依然是死路一條,十絕天才的武宗,他的強大絕不是你們可以想象的,一怒之下,整個大玄國都將寸草不生。」林楚風凝重道。

「好吧,還請林前輩告知,如何才能將那絕世天才再次鎮壓?」終於上官百鍊一咬牙,沉聲道。

「那就試一試吧,既然那人口口聲聲要滅了所有人,那我們就徹底將他鎮壓,看他如何囂張。」冰海棠附和道。

「好,那就這麼辦!」

「理應如此。」

大部分武宗都是紛紛附和,只是血魔子、落平天和金黎青則是目光盯上玄韞道,似是在徵求他的意見。

「好吧,那就大家同心協力。不管那人到底是口出狂言還是虛張聲勢,我們都得以防萬一。」玄韞道最終咬牙道。

「好吧,那就一起出手,我們這麼多武宗,難道還對付不了一個被鎮壓的人嗎?」落平天道。

「如此最好。一會兒我會破開這裡的地面,將你們送到下面的法陣裡面,你們只要將裡面的法陣進行加固就可以了,若是有什麼法寶的話,那就最好了,以法寶充當陣眼。事成之後,我可以用臨海域那些大宗的珍惜秘術酬謝。」林楚風道。

說完,林楚風便是再次袖袍一抖,雙手一陣掐訣,頓時廣袤的地面上就是一陣劇烈的震動,一道裂縫貫穿東西。

這道裂縫越來越寬,越來越長,終於一個地下巨坑呈現了出來,而在這個巨坑的正中心,有著一位樣貌十分俊美的年輕人,只是此刻臉色卻是異常的猙獰,手臂胡亂的揮舞,似乎是有著什麼東西圍困著他,而他正在努力的掙扎,想要超脫出來。

「這就是那位追殺我的十絕天才了,現在我的萬山禁斷大陣已經有了鬆動,只要你們進去將大陣加固就可以了。只要在他逃出之前完成加固,那你們就沒有任何的危險。」林楚風道。

「好!」

「那就這麼辦!」

所有人說著,紛紛點頭,繼而縱身跳下了巨坑之中。

「咦?」

所有人都是一頭跳進了巨坑之中,可是一旁暗中觀察的林雲卻是眉頭一皺,因為隨著天幻星的轉動,他的眼前,看到的不是一個巨坑,而是另外一個空間,好似和現在他所處的空間十分相似的一個地方。

更讓他吃驚的是,這突然多出來的這個空間竟是給他一種十分熟悉的感覺,好似在哪裡見過一般。

「對了,那墓地的地圖。」

陡然林雲心中一動,想了起來。這處獨立的空間竟是與他從李長老那裡得到的那幅墓地地圖十分的相似。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那墓地難道就是困住那十絕天才的地方?可是李長老在裡面可是得到了大量的丹藥和寶貝的。」林雲頓時心頭疑惑不解。

就在他猶豫著到底是出面和林楚風相見,還是和其他人一般一頭扎進這巨坑幻境中一探究竟的時候,陡然巨坑一陣顫動,竟是有著一人從裡面跳了出來。

「玄韞道?」林雲又是心中一緊,那準備現身的身軀又是急忙貼在了地上。

「嗯?你怎麼出來了?」林楚風疑惑道。

「哼!幸虧我在幻術之道上有所涉獵,不然今日還真的有可能被你騙了,什麼萬山禁斷大陣,根本就是一處上古墓地,埋葬著不知道多少的上古大能。那十絕天才根本不是被你困住的,而是被那些墓地中的殘魂困住的。」玄韞道冷聲道。

「呵呵,原來你知道的還挺多的。」林楚風毫不在意的微微一笑道。

「還有這墓地中的殘魂應該還有一定的餘力,他們想要奪舍那位十絕天才,所以十絕天才才能被你困在這裡,而現在殘魂已經是被十絕天才殺的差不多了,所以才快要脫困了。」玄韞道繼續說道。

「這豈不是說,所有進去的人都得死在那裡?」林雲頓時心中一顫,看向那林楚風的目光有了一絲忌憚。

沒想到這人前前後後說的一切都是假的。可是他騙所有人進去又是有著什麼目的呢?

「可是為了防止他脫困,你們的犧牲是值得的,不然他要是脫困了,所有大玄國的人都得死。」林楚風皺了皺眉頭道。

「只是我覺得,犧牲那些人就已經足夠了,我還是拿了你手裡的那軸畫,離開這裡的好。」玄韞道。

「這到底是什麼回事?」林雲聞言更加的疑惑不解,更加的不敢妄動。 就在此時,忽然那巨坑中又是一陣閃爍,又是一道身影從其中飛了出來,正是之前進入巨坑中的血魔子。

「咦?玄老怪,沒想到你比我還早到啊。」血魔子道。

「你不也一樣嗎?」玄韞道冷聲道。

血魔子嘿嘿一笑,轉而面向林楚風道:「老東西,現在該交出那軸畫了吧?」

「沒想到你們兩個竟然都沒有進去?」林楚風詫異道。

「雖然不知道那巨坑中有什麼東西,不過那玄老怪沒有進去,自然我中途也就退出來了。」血魔子淡淡道。

「那這就比較麻煩了。若是你們只有一人,那這軸畫直接就給你們就是,可是現在你們有兩人啊,我該給誰啊?」林楚風道。

「哼!少在這裡玩這種小手段,我掌握著你們林家所有人的生死,只要我一聲令下,林家後裔絕對死無全屍。」玄韞道冷聲道。

「我只是一個殘魂而已,林家的人死不死和我已經沒有什麼關係了。」林楚風沒有絲毫氣惱的樣子道。

「哼!少在我面前裝蒜。或許你沒有本體那種強烈的喜怒哀樂,但要說你一點感情都沒有,完全只是一個木頭,誰又相信?再不把軸畫交出來的話,那我也只有狠心的下令了,到時候恐怕你就要悔之晚矣。」 不良寵妃 玄韞道冷聲道。

林楚風聞言雙眸微微一皺,眉頭有些緊皺,無奈道:「好吧,被你賭對了,我真的不能眼睜睜的看著林家絕後,那這軸畫就送給你了。希望你能放林家一條生路。」

說完,林楚風袖袍一抖,就是準備將軸畫拋飛向玄韞道,而玄韞道看著離著自己越來越近的軸畫,眼中也是一陣的火熱。

「且慢!」陡然血魔子的冰冷聲音打斷了林楚風的舉動。

林楚風微微一怔,停下了動作,看向血魔子道:「怎麼了?你有什麼問題嗎?你要是也想要這軸畫的話,那恐怕只有從這人的手裡搶奪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