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剛準備發火的易文,聞言眉頭挑動了一下,那隻伸出去想要把嘯天從肩膀上扯下來的手,也在半空中定住了! 乾隆爺回京,四月里事務繁忙。

文有殿試,武有用兵安南平叛。

在此多事之時,前朝後宮倒也安寧,沒人敢在這個時候兒逆龍鱗、捋虎鬚去。

五月端陽節時,廿廿陪十公主在圓明園福海上看龍舟,所有皇親國戚也都齊集,廿廿還是遇見了綿偲去。

女眷皆在樓上看龍舟,一眾皇子皇孫等男子皆在樓下。綿偲於眾人之中獨獨仰頭朝廿廿所立之處看過來。

廿廿看見了,十公主自也看見了。

若再由著綿偲如此去,廿廿真怕其餘女眷若稍留神的,便也看見了。

廿廿便扯了扯十公主的袍袖,輕聲道,「奴才請一會子時辰……」

十公主便笑了,「我都瞧見了,你快去吧。要不再耽擱一會子的話,我擔心那小子的脖子都要擰折了。」

十公主本就一力撮合廿廿與綿偲,自然是樂見其成。

廿廿遠遠沖綿偲遞了個眼色,這便下樓,向人少的花叢里去。

綿偲會意,這便也悄然跟來。

.

廿廿小心,待得綿偲走進花叢,還向他背後左右看過沒人,方敢說話。

「小九阿哥方才在樓下望過來,可有事要吩咐奴才?我現在不僅是十公主跟前的侍讀,還是已經記名留宮學規矩的女子,故此要守的規矩倒比從前還要多了些兒去。」

「況今日是端陽,王公大臣都被請進園子里來看龍船。方才樓下人那麼多,皇子皇孫、近支宗室,個個兒都看那海子上的龍船去……偏小九阿哥不看龍船,還回頭反向而望,這便從樓上看過去,倒比那海子上的龍船還醒目去了~」

綿偲便是輕笑,他自聽出來廿廿語氣里小小的埋怨。

「……廿廿,你自不必再害羞。最遲不過今年冬天,等我十姑姑厘降吉禮完了,我皇瑪父便會為咱們指配。」

「你說什麼?」廿廿嚇了一跳,一雙妙目圓睜了,瞪住綿偲。

綿偲倒被嚇了一跳,忍不住倒退兩步,尷尬地笑,「你……這是怎了?定是我瞧錯了吧,你怎麼會不高興似的?」

廿廿皺眉,趕緊背過身去,「這事總歸是皇上來定的,又豈容咱們自己安排了?小九阿哥今兒這是怎了……」

綿偲便笑,「此事自是我皇瑪法聖裁,不過卻也並非沒辦法從中求情去的……我便告訴你吧,我早已經跟我十五叔求了,只要我十五叔代我向皇瑪法求情,這事沒的不成的。」

綿偲知道自己在皇上面前的斤兩,可是他求的是廿廿,也算不得什麼高不可攀的女孩兒去——若是父祖身份貴重的,皇瑪法可能會留著指給更看重的人去。可是廿廿雖說是出自名門,可是房頭卻是不高。

故此綿偲自信,這事兒沒有理由不成的。

廿廿卻一聽就更急了,「小九阿哥你說誰?十……五阿哥?」

綿偲含笑點頭,「對,就是我十五叔。如今在我皇瑪法面前說話最有分量的,自然是我十五叔啊!我求了他去,他也應下了,這事便沒有不成的!」

廿廿兩耳朵邊如被雷劈過一般,一陣一陣的耳鳴。

「他……應下了?」

綿偲想想,隨即點頭。

他十五叔也沒明確說「不行」不是?那就是十五叔默許了。

廿廿忽然覺著一有點兒肚子疼,這便忍不住抱著肚子就蹲下了。

「你怎了?」綿偲忙也跟著蹲下,小心地問。

廿廿搖頭。

她也說不清自己這是怎麼了,總之……有一點欲哭無淚。

綿偲怎放得下心,這便伸手捉住了廿廿的手臂去,「你真是急死我了。你快些告訴我,你可是哪裡不舒坦?還是,我的話叫你心裡不得勁兒了?」

廿廿使勁搖搖頭,只得說,「我肚子疼。只是,肚子疼。」

綿偲哪裡顧上許多,轉身過去,「來,上來!我背你找太醫去!」

廿廿哪兒敢,連忙往後退,「不用!」

女孩兒的心思總比男孩子多了九曲十八彎,綿偲一時哪裡想得過來,只是跟著著急,這便伸手過去,「那我給你揉揉!」

花叢外,悄然跟隨而來的雅馨早已氣青了臉去。

綿偲阿哥說,為了那六房的丫頭,已是求了十五阿哥代為在皇上跟前求情了……

綿偲阿哥又那樣關心那六房的丫頭,言語之間竟然那般親昵!

「雅馨……你怎,哭了?」巧格盯著雅馨的眼睛。

雅馨舉袖用力擦了一把臉。

「我才沒哭!我怎麼會,因為她而哭?」

雅馨攥緊拳頭,疾步走去。

「我要毀了她……毀了這自不量力的蹄子去!」

「怎麼毀?」巧格趕緊跟上來,小心地左右看著,低聲問。

雅馨停住腳步,霍地回頭,「我要讓她也從中選的女子排單里被勾掉名兒去!」

巧格張大了嘴。

「她已經是被選中了的秀女,只待皇上指配。這樣的女子,已是經過了初看、復看、留宮學規矩,這便名義上已經是皇家的人了!」

「便是這個時候被勾了名兒,撂了牌子去,回到家去也不敢嫁人了!甚或就算她自家還有熊心豹子膽,還想自行婚配,可是也沒有人家敢娶這樣的人了啊~」

雅馨冷冷地笑,「你說得沒錯,我就是要這樣。我就是要讓她一輩子都嫁不出去,我就是要毀了她的終身去!」

.

巧格也嚇壞了,半天說不出話來,良久才問,「……可是,雅馨你想怎麼辦呢?」

「這是宮裡,但凡有半點行差踏錯,咱們可能會將咱們自己也給斷送了。雅馨你可千萬要小心。」

這幾年本都是鈕祜祿氏弘毅公家的多事之秋。誠嬪莫名其妙的死,順妃莫名其妙的降位和死去,都給鈕祜祿家蒙上了重重的陰影去。

雅馨深深吸氣,「你說得對。我不但要毀了她,可是我也要小心地保全咱們自己,不叫外人猜到是咱們去……」

「我得想個萬全的法子去,先將咱們自己摘得乾乾淨淨。」

.

廿廿不知道雅馨和巧格在花叢外頭的咬牙切齒,她自己的肚子正經疼了好一會子才過了勁兒去。

她不準綿偲送她,她說她要去凈房。

她像是賭了一口氣,自己抱著肚子從花叢出來,有些昏頭漲腦地往回跌跌撞撞地走。

「站住!」

【上午繼續~】 易文手中的,只是手抄本而已,真正記載著的玉簡,則是在易家的寶庫內存放著。

雖然在易家,除了易文一人之外在修鍊好歹也是人級中品的功法,對於普通勢力來說,人級中品的功法已經算是很難得的了,人級上品的,更是無比的稀少,人級極品的幾乎沒有。

的價值,在易家肯定遠遠不如其他人級中品的功法,但如果無意間毀去了,還是難以交代。所以,在嘯天毀去的剎那,易文的反應才會那麼強烈。

「有空白的玉簡沒有?給我一塊。」嘯天大大咧咧的開口,也難怪嘯天會如此,它要拿出的功法,可是仙界才有的煉體術,他能不得瑟嗎?

點了點頭,易文從儲物袋中取出了一塊兩隻寬的玉簡,遞給了嘯天。玉簡本身不大,但內部卻是可以容納眾多的信息,大部分的修士,如果選擇要給弟子傳授什麼功法秘術,都會將內容傳入在玉簡之中,供弟子修鍊。只有少部分的修士,會選擇用手抄。

靈力托住玉簡,將其送到額頭處,嘯天閉上了虎目,虎臉露出了少有的嚴肅。而後,玉簡逐漸散發出了淡淡的熒光,那是有大量信息傳入玉簡才會出現的情況。

易文一直注視著肩頭嘯天的一舉一動,當玉簡亮起來時,他的拳頭不禁緊握了幾分。

一刻鐘之後,嘯天的虎目睜開,額頭處的玉簡散發出來的熒光也瞬間消失。嘴裡發出了嘿嘿的笑聲,靈力托著玉簡漂浮到了易文的胸前一尺開外。

「嘿嘿,易文小子,看看我這煉體功法如何?」嘯天一臉得意的開口,但隨後好像又想到了什麼,臉上的笑容一僵,無奈的嘆息了一聲,道:「忘記了以你的見識,也發現不了此煉體術的珍貴,你也別管其價值了,就當尋常功法修鍊吧!」

聞言,易文探手抓住了玉簡,將其放在額頭,然後閉上眼睛感受了起來。頓時,一股龐大的信息如同決堤的洪水一般,洶湧沖向了易文的腦海!

嘴裡發出了一聲悶哼,易文臉上表情略顯難受,不過,他卻倔強的沒有取下玉簡,死死硬抗著這股龐大信息的沖刷!

「霸體訣!」

三個蒼勁古樸的大字,出現在了易文的腦海當中。大字下方,一排排略小的文字,密密麻麻,閃耀著金色的光芒,微微扭曲著如同活物,顯得無比的神秘!

伴隨著文字出現的同時,還有著一道道人形圖案,他們動作各異,活靈活現!

無論是文字還是圖案,記載著的都是的修鍊之法!

「,是我在仙界一處秘境當中發現的。這功法不僅是一部煉體功法,而且還是一部逆天秘術!當初我所修鍊的煉體功法,也正是,只不過現在修為盡失,身體也打回了原型,想要重修,必須在等到化形之後才行!」

待到易文將玉簡內部的信息消化完畢,睜開雙眼的剎那,嘯天緩緩開口解釋道。每當想到曾經,再看看現在的自己,嘯天就有一種壓制不住的失落。

睜開雙眼的易文,根本沒有注意到嘯天在說什麼。此時的他,心裡早已被的內容所震撼到了!

正如嘯天所說的那般,不僅是一部煉體功法,而且還是一部逆天秘術!

這所謂的秘術,乃是刺激人體內部的潛力,瞬間提升自身修為境界!

修鍊到初期,能夠提升自身一個小境界的修為。中期,則是兩個。後期,三個。大成,則是能提升恐怖的四個小境界!

小境界,就好比易文練氣中期到練氣後期,這代表的就是一個小境界!

初中后甚至大成,代表的僅僅是秘術部分,不能以此來衡量的煉體上面的成就。

煉體部分,則是記載著煉體之法,它並不是以的初中後期來評定煉體的高低,而是粹皮、凝血等煉體的等級來評定的。

不僅如此,每一部煉體功法皆是如此,所謂的煉體功法,僅僅是記載著如何煉體快速,用什麼樣的資源,什麼的方式,才能更快更有效的增強身體,提升煉體的境界!

功法的不同,選擇修鍊的方式當然不同,提升速度的快慢也就不一樣,並且,修鍊到同樣的煉體境界,身體的強硬與力量程度也會有所差異,這就是煉體術品階不同所帶出的效果。

除了之外,易文並沒有見過其他的煉體功法。但是,這並不影響在易文心裡的價值,這可是嘯天拿出手的,來自仙界之物,傻子都知道肯定不是修真界的煉體功法能夠比擬的!

只不過,嘯天給出的,秘術方面倒是齊全,初中后甚至大成的修鍊之法都有。唯獨記載煉體的部分,只有粹皮和凝血兩方面!

「是不是在驚訝,為何沒有將煉體部分全部告訴你?」嘯天笑著開口。

「嗯」易文倒是沒有否認,點了點頭。

「煉體之法涉及的太廣,光是粹皮和凝血就夠得你修鍊的了,等到你修鍊到凝血巔峰時,我自然會更你後面的修鍊之法。」嘯天一臉賊笑的說道:「實話告訴你吧,這也是我和你討價還價的籌碼之一,免得到時候你有資源了,不給我分享。」

聞言,易文氣堵,但終究還是沒有解釋什麼,才認識沒有多久,嘯天能夠做到這個份上,已經算是不錯了。況且,有著粹皮和凝血的修鍊之法,易文也知足了。

「我們接下來去哪裡?」嘯天見易文不說話,問道。

「在山頂找個地方歇息,我需要時間研究」嘴裡說著,易文背上雙手大劍,肩扛著嘯天,朝著一個方向緩緩走去。

同時,易文心裡也在計劃著,接下來的一步步該如何去走。

首先,大量靈石是必須的,只有得到了大量靈石,才能再度開啟秘境,取得石封劍!然而,想要成功拔出石封劍,就必須提升自己的修為以及煉體術上面的造詣!

至於開啟秘境的靈石,該從什麼地方取得,易文心裡暫時還沒有主意,反正,他不會問自己的父親要。易家的資源,就留給易家的其他修士使用,易文不想因為自己,而耽誤了易家發展。

見易文一臉沉思的樣子,嘯天也安靜了下來,沒有出言打擾,趴在易文的肩頭閉目養神了起來。

尋找落腳點的途中,易文與嘯天遇到了一隻二級妖獸。不過好在易文與嘯天兩人交談的時間,靠著回靈丹的作用,易文體內的靈力還是恢復了不少。

並沒有花去多少工夫,一隻二級妖獸就斬殺在易文的劍下!

然而,讓易文極度無語的是,斬殺了妖獸,自己都還未來得及收集戰利品,趴在肩頭的嘯天就如同一支離弦之箭沖了出去,一口咬破了妖獸屍體的皮毛,將其內丹刨出,然後吞進了肚子,下手簡直又快又狠,易文都來不及阻止。

要不是易文反應夠快,恐怕連這頭妖獸的精血都要被嘯天給趁機吸干!易文的阻止,惹得嘯天一臉不滿的嚷嚷,不過在遭到了易文的無視之後,最後無趣的它,還是老老實實的閉上了嘴巴。

妖獸的內丹以及身體,對於修士來說是寶貝,對於妖獸來說,同樣也是寶貝,特別是妖獸的內丹,更是能夠增進妖獸的修為!

在沒有遇見易文前,嘯天想要弄死一頭二級妖獸可能性不大,遇見厲害一點的二級妖獸,比如說白虎獸這種,那就只能跑路了。

體內靈力稀薄,*又脆弱,哪怕是嘯天腦子裡有再多的秘法,也是巧婦無米之炊,起不到任何的效果。

神獸秘境虎的身份固然嚇人,但神獸,也不是出生就厲害的很,它同樣需要成長。只有慢慢的成長起來,在戰鬥力方面才能逐漸與同階拉開較大的距離。

像嘯天眼前這種情況,非要說它與其他妖獸有什麼不同之處的話,那就是嘯天作為神獸的成長空間,遠遠不是神獸之下的妖獸可比的。

所以,早就餓得不行的嘯天,一見有妖獸的屍體,當然不會手軟!

這不過是一人一獸在尋找落腳點途中的插曲而已,並沒有花去多少時間,易文便尋到了一處山洞,然後身後背著黑色的雙手大劍,肩扛著全身軟塌塌的嘯天,踏步進入。

ps:沒有推薦票,碼字都沒有動力了,來點推薦砸死我吧。。 「葉先生…」老鬼上前一步道:「你昨天跟烈日宗的人照面了,據你的描述,那個人應該叫百里姍,她是烈日宗最強的那個長老,現在整個烈日宗都是她在掌控著。」

「江濤雖然跟烈日宗沒有太大的關係,但是他義父李七是烈日宗的人,我覺得烈日宗的人多半會找上他的。」老鬼說。

「你說那個用冷月的女人?」葉皓軒雙眼中的殺機一閃而逝,他淡淡的說:「也怪我,冷月跟我之前的一個朋友有關係,我一時心軟放過了她,可是我沒有想到這個女居然這麼變本加厲,也罷,既然她想死,那我就成全她。」

「葉先生,百里姍這個人,我了解,她雖然幾十年不出山門,但是我的長輩跟她打過交道,她因為修鍊烈日宗的功法而走火入魔,臉被毀容,而她的愛人也因此離她而去,所以她的心理是比較扭曲變態的,她這處人,有仇必報。」老鬼道。

「有仇必報。」葉皓軒笑了:「我也是一個有仇必報的人,我也沒有想到一時心軟,居然造就了這麼一個女人,呵呵,也罷,既然她想死,那我就成全她。」

「葉先生,你打算怎麼做?」老鬼道:「我覺得她現在是想挾持了老太太逼你就範,江濤充其量是她的狗罷了。」

「老太太現在怎麼樣,沒有受到驚嚇吧?」葉皓軒問老虎。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