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因為,即便是帝國將軍的見識,也已經完全看不清局勢了。

沒有情報,便無法決策。

這樣的情況下,即便讓那些智慧超卓的參謀來此,也無濟於事,因為用來分析的情報都是完全模糊不全的,如何分析?

唯一確定的是,軍部現在的壓力,真的很大。

側翼有蘇爾哈戰區的未知壓力,不知道伊蓮會不會因為藍將軍對地球街下手的事,而做出什麼瘋狂的舉動來。

後方則有來自一名不知名初代的威脅。

而在正面戰場上,軍部的壓力其實才是最大的,卻是最能實際感受到的。

第二次南北戰爭爆發的非常突然,但實際上又是必然。

整個第二次南北戰爭爆發的理由,以及如今帝都所面臨的正面戰場的核心爭奪對象,其實都只有一個——

從北方逃回來的鳳凰和她手裡的那件龍道任務后被北方奪走的「完整」。

如今鳳凰人就在帝都之外的絕望平原上,南方無法將她和她手中的東西安全地接回來,北方也無法將她再次搶回去,雙方就這麼僵持著。

事實上至今為止,軍部方面還沒有和鳳凰直接接觸溝通的機會,沒人知道龍道任務后被俘的她是如何逃回來的,更沒人知道她如何能做到自己逃回來、還帶上了被北國無比重視的「完整」。

畢竟,愷撒和羅素在黑色詠戰中的那場大戰,至今除了當事人之外沒人說得清。

南方這邊確定的是,對鳳凰和她手裡的完整的爭奪,是不惜代價的。

那可是能夠將這個世界的所有戰鬥法師補全、讓他們全都成為「初代」的東西!

「……我的想法是這樣的。」龍將軍道,「那名鳳凰城的初代,我們暫時放一放,雖然那是一名初代幾乎可以肯定了,但從報告中描述的戰鬥力來看,畢竟不到傳奇境界。這場戰爭的核心依然是鳳凰和她帶回來的完整,而不是傳奇的任何人,都無法對這場戰爭起到決定性的作用,即便那是一名初代!

反倒是蘇爾哈戰區那邊,我認為應該要好好溝通一下了。那邊的那位,同樣年輕,同樣不知來歷,卻是一名實打實的傳奇,而且是一打二擊潰了蘭德里和娜美兩名傳奇的人物!」

說到這,龍將軍頗有深意地看向藍將軍,道:「所以,我認為有必要表現出一些誠意,我們雖然不認識那名傳奇,但我們認識伊蓮。她的地球街的力量被我們吞掉了,這件事她肯定不開心,而現在她和一名傳奇掌握了主戰場側翼的蘇爾哈,對這裡的威懾力太大了,可以說蘇爾哈的立場,將會直接決定主戰場這邊的勝負天平。」

藍將軍哼了一聲,直接道:「所以,你想讓我把地球街的所有力量都交換回去,然後道歉說我錯了不該把地球街完全軍部化?」(未完待續。) 藍將軍在正面戰場上的戰鬥法師,已經給予了帝國十分巨大的壓力的同時,以雷霆手段收編了地球街的全部力量——這件事情發生之後,在帝國內部其實引起了不少的爭議,各方的意見和看法都不相同。

有人覺得這是一次冒險,有人認為這樣的舉動對戰爭的勝負毫無正面意義,有人認為這會讓地球街的核心人物離心,還有人質疑藍將軍此舉難道已經不顧忌那銷聲匿跡多年但誰也不知道究竟身在何方的地球街創始人徐子陵了?

看法很多,但事實既成,誰也無力去左右什麼。

但所有人都公認的一點是:藍將軍此舉之魄力非凡。真的,在事情發生之前,沒人想到他會選擇在這個時間點,將地球街這個龐然大物一口吞下!

而隨著地球街的力量被藍將軍吞併,軍部內部的格局也悄然發生了變化:之前立場中立的那些人,默默地走到了勢力大漲的藍將軍這一邊……

單從麾下勢力大小而言,曾經勢均力敵的龍、藍兩派,天平已然明顯地傾斜了。

當然,龍將軍本人不會理會這些,他個人的話語權,以及在藍將軍面前絲毫不虛的底氣,都是不變的。

所以他才敢當著藍將軍的面,直說他應該對蘇爾哈戰區的伊蓮有所表示,至少應該積極地溝通,畢竟你趁人家不在的時候吃掉了人家的全部家產。

即便在這件事上龍將軍是知情、且默許的,但龍將軍的出發點應該和藍將軍不同,龍將軍僅僅是為了戰爭的勝利考量。

他認為藍將軍並掉地球街的力量,有助於軍部的綜合實力提升,所以他沒有反對。

「……沒記錯的話……」

這時候,藍將軍再次開口了,「當初我要對地球街下手的時候,龍將軍你並未表達反對吧?怎麼,現在壞人全是我一個人做了?」

顯然,藍將軍骨子裡的驕傲,以及那冷漠外表下的十足霸道,讓他無法接受在這樣的時候,對蘇爾哈戰區放低姿態。

龍將軍正視藍將軍的雙眼,臉色平靜道:「是,當時我沒反對,即是贊成。我對此也不後悔,再次選擇的話,我還是會支持你,甚至不止用默許的方式,而是直接公開幫助你一起完成。也正因如此——我們現在必須穩住蘇爾哈戰區。雖然我不認為伊蓮會傻到直接和我們軍部鬧翻,畢竟他兒子還在我們手上,但萬一她做出些不利於我們的事情呢?那我們當初吞掉地球街的意義何在?給自己在這場戰爭中多製造一個敵人?」

「所以呢,說了這麼多,你想怎麼樣?」藍將軍緩緩站起身來,冷冷看著龍將軍,有些居高臨下的味道。

龍將軍怔了怔。

是的,這個很少表露出情緒的、不擇手段也要守護帝國的老人,這時候明顯地露出了錯愕的表情。

印象之中,藍將軍再怎麼驕傲霸道,對龍將軍這位輩份高出他一輩的老人,始終還是保持著尊敬。

兩人有過數不清的由意見不一所引起的矛盾和衝突,但所有的一切,都建立在最基本的彼此尊重和平等的前提下。

被藍將軍以一種上位者的姿態俯視,記憶中這好象是第一次?

藍將軍可能是有意的,也可能只是無意的。

無所謂了……

這一刻,龍將軍忽然笑了,笑得有些無奈,有些複雜,有些悵然,有些感慨。

然後,他收斂了笑容,和藍將軍一樣,緩緩站了起來。他看起來還是那個身穿簡單戰袍的老人,沒有絲毫強者氣息散發出來,但就這麼一個簡單的起身的動作,讓他在氣勢上,瞬間反壓了藍將軍一頭!

龍將軍臉上看不到一絲一毫的笑容,只有冷漠。

事實上,真正熟悉龍將軍的人,就會知道百年前的那場南北戰爭中,這位老人是以冷酷和殘暴著稱的,帝國建立之後才慢慢收斂了獅子的爪牙。

龍將軍冷冷與藍將軍對視著,說:「我的想法很簡單,地球街的力量,我們自然要繼續握在手裡。不過,徐坑爹,必須立刻還給伊蓮。」

藍將軍聽了,毫不猶豫地搖頭道:「不可以,伊蓮現在最顧忌的就是徐坑爹,這是我們和蘇爾哈談判的最大底牌,怎麼可能主動給她送過去!」

「這麼說你是不答應了?」龍將軍微微垂下眼瞼,輕輕整了整戰袍。

藍將軍的眼角跳了兩下,似乎察覺到龍將軍此刻的狀態和以往不同,但他沉默了片刻,依然斬釘截鐵道:「不答應。」

指揮部里的氣氛,已至冰點。

女將軍這時候開口了:「我說,是不是太丟人了?要不要我出去暫避一會兒,讓你們兩個打一架先?」

龍將軍哼了一聲,緩緩坐下。

藍將軍則轉身,走到指揮部巨大的落地窗前,凝望窗外不語。

他們作為帝國的指揮官和頂樑柱,當然不可能真的打架,這也是很無奈的一點,彼此意見不一,卻又沒有一個簡單粗暴的來決定用誰的方案的方法。

女將軍向來不在兩名將軍的意見之間做選擇的。

如果她做選擇,龍、藍兩位也不會是如今這樣的狀態,龍藍兩派也不會經歷了這麼長時間的角力,依然未分勝負。

不過這次,事情似乎有些不同。

只聽女將軍慢條斯理地說:「那麼,讓我說兩句,怎麼樣?」

龍將軍有些詫異地抬起頭,藍將軍也回過身來,蹙眉看著女將軍。

只見女將軍一翻手,變魔術般地取出一封信,輕聲道:「這是剛從蘇爾哈戰區送來的。準確的說,是伊蓮送給我的一封信,兩位先看看吧。」

說著她輕點信箋,光影在房間里一陣交織,在空中構建成一個個字元,呈現出信的內容。

這是伊蓮的親筆信,在她率軍拿下蘇爾哈戰區之後,第一時間寄出,送來帝都。

信的內容很簡單,龍、藍兩位將軍認真讀下來,意外地發現整封信說的都是蘇爾哈戰區的情況,包括傷亡狀況、糧草、補給、防禦工事、以及戰鬥法師一方在蘇爾哈的殘餘力量如何,等等這些內容。

看起來……這就好像是一封戰區將領對軍部總部的例行彙報一樣!

自始至終,伊蓮一句都沒有提及她的兒子徐坑爹,更沒有說任何有關討要地球街所屬產業的話語!

看到信的結尾,藍將軍的嘴角已然露出笑容。

他很滿意,伊蓮看起來是識趣的,又或者說,她明白自己的兒子還在軍部這裡,所以不敢輕舉妄動。

本來就該如此啊!你兒子在我們手裡,這時候應該是你表達誠意和放低姿態才對,憑什麼要我放低態度?!

藍將軍心裡對伊蓮的評價,也在這一刻變低了不少。

本來他對這個忽然冒出來的所謂的徐子陵的妻子,心中有些忌憚,畢竟不熟悉對方的風格和行事方式。

但現在看來,女人終究不夠大氣,事關兒子的安危,便什麼大局都不顧了。

想到這,藍將軍瞥了一旁的龍將軍一眼。在他看來,相比起伊蓮,龍將軍就要冷酷得多。因為龍琪琪也在蘇爾哈戰區的消息,已經傳回到帝都了,藍將軍都知道,龍將軍便沒有不知道的道理。可這個老人對此全然不在意,身為帝國將軍該做什麼,和身為一個爺爺該做什麼,這兩件事,在龍將軍這裡,分得很開。

「現在,應該沒什麼異議了吧。」藍將軍吐了口氣,重新坐回到椅子上,一手輕按在巨大的會議桌面上。

龍將軍蹙眉,沉默了好半晌,才低沉道:「我無法理解……事實上,伊蓮這樣的態度,我反而覺得更可疑。她沒道理這樣表態的,這樣放軟態度的,這根本不合理……除非,她已經打算和我們對著幹了。」

藍將軍面無表情道:「無法理解嗎?事實上,龍將軍你這樣膽小怕事的樣子,我才無法理解?百年前那個『鐵血龍騎』到哪裡去了?」

龍將軍的臉色陡然漲紅。

鐵血龍騎是當年龍將軍的稱號,是他鐵血沙場的榮耀之名,但也是他一生的痛。

正因為這虛名,龍將軍一度沉溺於戰場與殺戮,沉溺於名聲和榮譽,間接導致了龍琪琪的奶奶,也就是龍將軍的結髮妻子的死。

所以在帝國建立之後,鐵血龍騎之名,已不再是榮耀的稱號,而是禁忌的名詞,誰都不敢在龍將軍面前提起。

「抱歉,我無意冒犯。」藍將軍嘆了口氣,說,「當年的事情,我知道得不多。只是如果那場戰鬥中你不後退的話,尊夫人或許就不會……」

「好了,夠了!」

女將軍打斷了藍將軍的話。

她看了看臉色已經漲成紫紅色似乎下一刻就要發作的龍將軍,又看了一眼面無表情的如鐵鑄之人的藍將軍,緩緩說道:「你們一個覺得伊蓮這封信是服軟,一個認為是貌似服軟實則為了降低我們的警惕,但其實……伊蓮是在示威啊。」

「什麼?」

「怎麼說?」

女將軍吸了口氣,伸手指向信的最後的貌似空白處,道:「我也是之前不久才發現的,這封信是雙重信,沒發現嗎?」

在戰爭時期,為了情報的機密,不少通信都會有一個表層,和一個裡層。

這不是什麼新奇手段了,只是三位將軍都一時沒想到,伊蓮寄給軍部的信里,會藏有一個「夾層」。

女將軍搖搖頭,不願多解釋,只是說:「你們自己看吧。」

說著,她手指輕點,解開了信最後的那處貌似空白處的「偽裝色」,將「夾層」里的內容,呈現出來

內容還是伊蓮的口吻——

哦,對了,以一己之力拿下娜美和蘭德里的那位,托我向軍部問好。

諸位還不知道他是誰吧。

他說他叫:愷撒。

這一刻,指揮部里出了安靜,只剩安靜。龍將軍顧不上憤怒了,藍將軍也不再像之前那般冷漠囂張。

他們都好像被雷劈中了,滿臉吃驚和困惑。

女將軍慢慢把身子靠後,有些疲憊地望著天花板,想著:「愷撒啊……哪個愷撒?那個愷撒嗎?如果真的是那個愷撒,他以這樣的『問候方式』,又是什麼意思呢……」(未完待續。) 帝都的軍部三大將軍,都被來自蘇爾哈戰區的「愷撒的問候」,弄得震驚失語之際,蘇爾哈戰區完全是另一番景象。

伊蓮在管理方面的能力,確實無與倫比,所有戰後的收尾工作,以及對戰區的接管,全都做得條理分明,而且細緻入微。

雖然距離那場曠世大戰只過去了不到一天的時間,蘇兒哈戰區的氣象卻已然完全不同了。

倒是在森林族人們中,還有不少人無法接受有關娜美的那些過去不為人知的事實,族中氣氛很是低落。

當然,無論如何,蘇兒哈戰區現在是完全屬於南方的了,還留在戰區的戰鬥法師,只有一類:俘虜。

「老實說,到現在我還有點不敢相信呢,蘇兒哈戰區,就這麼拿下了……」

蘇兒哈戰區的總指揮部里,伊蓮靜靜站在牆邊的一副巨大的戰區地圖前,眼睛看著地圖,心思卻不在地圖上。

她的唇角帶著一抹若有若無的笑容。

按理來說,一個丈夫留給自己的家業被人霸佔、兒子也在他人手上的女人,不應該有這樣的笑容出現,可伊蓮的表情看起來一點不似作偽。

當然,在這個地方也沒有人值得讓她作偽,空曠的指揮部里,伊蓮的身後只有地球街的那位老人,科爾大師。

地球街中,實力和資歷都在科爾之上的人,不是沒有,而且不止一個,但此行伊蓮秘密出行來尋找愷撒,不帶別人而唯獨只帶上了科爾,說明他是伊蓮真正信任的人。

老人在之前的戰鬥中受了些輕傷,不過無傷大雅。

他現在倒不是很關心自己的傷勢,反而對另一件大事比較上心,或者說,頗為憂慮。

「我覺得,夫人不該寫那封信的……」老人斟酌著措辭。

「哪封信?」伊蓮還是有些心不在焉,隨口應道。

「那封藏著夾層,讓愷撒以他真實的名義『問候』帝都三位將軍的信。」老人決定把話說得直接一點,「坑爹少爺畢竟還在軍部手裡,地球街的所有產業和人手,也都不受我們掌控。愷撒那少年固然強得不合常理,但他這麼向軍部示威,我覺得不妥當,夫人應該阻止他才是。」

伊蓮的脾氣很好,但也不是誰都敢在她面前直言「你做得不妥當」。

科爾大師就敢。

伊蓮聽了,卻看起來沒有半點是生氣,她轉過身來,看向科爾大師。科爾大師也抬眼正視眼前這個年輕不大卻讓自己甘願輔佐的女人。

他驚愕的發現,伊蓮臉上的掛著笑,而且不再是若有若無的微笑,而是一個愉快的明朗笑容!

只聽伊蓮悠然說道:「科爾大師覺得那封信,是愷撒借我之手,發給軍部的?」

科爾眼神動了一下,輕聲道:「不是嗎?」

「不是,或者說不完全是。」伊蓮笑得更愉快了,「那封信,所有的內容,都是我一個人寫的,愷撒沒有參與。我能確定的是,公開名義向軍部問候,是我想做的事情,也是他要做的事情。這就夠了。」

科爾大師的表情顯得有些不可思議。

他沉默了一會兒,才緩緩再次開口問道:「愷撒那少年……到底要做什麼?」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